97、此生,非傾不娶

發佈時間: 2023-03-21 12:25:39
A+ A- 關燈 聽書

 夜的漆黑籠罩著整個大地,天地間都被黑暗吞噬,只有那半圓的月亮,為這漆黑的夜添了一絲光彩。

 宮宴之上,所有人的目光都瞪得大大的,恨不得將眼珠子從眼底擠出來。他們實在不敢相信,他們所敬怕的晨王,竟在這麼多人的面前吃下沐小姐咬剩下的東西。

 而慕容流晨絲毫不在意任何人的看法,口中細細品嘗著他心愛女人餵給他吃的東西,邊品嘗著,邊細說道:「好吃。」

 那溫潤寵溺的嗓音,聽在在場各位的耳中,只覺更是震驚。他們已有大半年沒見過他們的晨王,這麼的溫柔了。

 晨王的變化是在三公主嫁給趙國太子后,才開始大變的。有的人說,晨王是太寵愛自己的侄女,而不捨得將她嫁那麼遠。有的人說,晨王愛上自己的侄女了。總之,流言蜚語滿天飛。直至慕容流晨從梓婁國帶回一個女人後,他們才把第097章到慕容流晨的身上了。

 「皇弟,你剛剛說的可是真的?」整張俊逸的臉上竟是凝重,嚴肅。一看便知發生了什麼重要事情。

 「嗯,臣弟也是今日聽聞手下人所說。」輕輕的放下手中的茶杯,俊顏之上儘是認真。

 「他怎麼突然回來了?」皇上似乎還未從思想中醒過來,繼續問道。

 「不知,總之臣弟先回去了。傾兒應該醒來了。」慕容流晨的目光看向門外的天氣,心中卻已想念了宮外也許還在沉睡的人兒。

 皇上一見慕容流晨沒任何在意之色,不由急了。「皇弟,你這可不行,他回來了,你就沒任何想法嗎?」

 「沒有,對於臣弟而言,身邊有傾兒就好,她安全就好。其他無所謂。」慕容流晨站起身,理了下白衣勝雪的衣擺,平靜而無波瀾道。

 「咳,皇弟,你可別忘記了,他可是對你是除之而後快的,你敢保證他不對傾兒下手嗎?要知道,傾兒是你的弱點。」皇上很是尷尬的咳嗽一聲,再接再厲。他可不想孤軍奮戰對抗那個人,再說,他要殺的可不止是他,還有慕容流晨。

 慕容流晨本想離去,可聽聞皇上所言,垂著眼帘思考了甚久。直至皇上那張剛毅的臉上出現隱隱笑意時,他的一句話徹底將皇上打入地獄。

 「傾兒有臣弟保護,絕不可能出任何事。何況…」說道後面那句話時,他省略的無數的字,只是俊顏之上隱現出別有深意的笑意,而後轉身離去。慕容傾兒會武之事,還沒有什麼人知道呢。這對她來說,是一層保護罩。

 皇上愣愣的看著優雅自在的男人走出房門,半天沒緩過神。隨即想到一件事,皇弟的王府可比他這皇宮安全的多,倒是他說廢話了。

 點點金光,透過薄窗上的白紙,灑落進屋內。大紅色紗幔中睡著一個絕美的女子。女子已然醒來,眼神木訥的盯著頭上方的紗幔,似乎還未從睡夢中醒來。發獃了一會,終究是坐了起來,伸了個懶腰,起身下床。

 「吱呀」一聲,推門聲響起。凌便端著洗臉盆走了進來,再看到慕容傾兒那張出塵脫俗的臉蛋時,再次被震驚一下,而將洗臉盆放在一邊,拿起屏風上的白色衣裙,向慕容傾兒而去。

 「凌,現在中午了嗎?」慕容傾兒任由凌服侍穿衣,目光看向門口處射進來的陽光。

 「是。」凌驚了一下,而恭敬的點頭道。隨後想到慕容傾兒可能是想念王爺了,而再次說道。「王爺今日有點事,一會便回來了。」

 「嗯。」慕容傾兒點了點頭,接過凌遞過來的濕毛巾,擦了擦臉,向外走去。

 凌隨後跟著。「王妃,向這邊走,先去用午膳吧。」凌走向前面,向慕容傾兒指示著路線。

 「嗯。」慕容傾兒點了點頭,才發覺,確實已經很餓了。

 用膳的房間。

 「凌,你再這樣看著我,我真吃不下飯了。」慕容傾兒放下筷子,目光從面前的食物上,轉移到旁邊站著的凌身上。

 她知道她變了相貌,她暫時接受不了,可是從用膳到現在,她一直盯著,真的是讓她盯得食不下咽。

 凌收到慕容傾兒的目光,急忙低下頭去。「奴婢知錯。」認錯的意味很認真。不能怪她,當翼給她解說這個女子便是三公主時,真的讓她無法相信,因為三公主的變化實在是太大了,大的她相信不了。

 「哎。」慕容傾兒很是無奈的搖了搖頭,站起身,向門口而去,看著天上的驕陽,覺得今日不是很冷,不由想要出去逛逛。畢竟她離開了大半年的時間,易尚國應該有變化了。「隨我出去看看吧,不知道皇城內的變化怎樣了?」目光看向蔚藍的天空,而踏出了房門。

 「是。」凌隨後跟著。但看著前方慢步走著的慕容傾兒時,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公主變的這麼美,出去定會引無數觀望吧?

95豪門言情小說網 www.dargon95.com

 她的擔心,真的是對了。他們剛出了王府大門沒多久,她們便回頭率百分百…

 凌疑惑的看著前方還在興緻勃勃東瞧西看的慕容傾兒,很是疑惑。這麼多的視線,公主就不在意嗎?

 殊不知,慕容傾兒已經習慣了,剛開始可能會有反感,但時間久了,她也便淡然了。與其管那些沒用的人,她不如多看看別處。

 本來在半年前,她就少出門,對皇城內的變化也不是很有印象。所以,這皇城內究竟有沒有變化,她根本沒看出來。

 「凌,皇城好像沒什麼變化呢。」慕容傾兒的目光看向四周,感覺一切還是那麼的熟悉。

 凌光顧著以目光殺死周邊的蚊子,突然響起慕容傾兒的聲音,倒讓她愣了一下。「王妃,您說什麼?」

 周圍之人,一聽王妃,頓時嘩然起來。都在交頭接耳著。今日易尚國可到處都在傳著晨王妃之事,那麼面前這個絕美女子便是晨王妃嗎?畢竟在易尚國內,只有慕容流晨一個王爺。

 「前面那個是書店嗎?。」慕容傾兒的目光注視在前方的一個店面,手指著前方處,被前方的店面給吸引了目標。

 凌眺望了一下,隨後說道。「是的王妃。」

 聽聞凌的回答,慕容傾兒便踏步向那個書店而去。

 周圍若即若離的百姓們,都想要一看再看一眼慕容傾兒的美顏,但都還懂得,晨王的王妃,不是他們隨隨便便瞻仰的,也便一一離去。

 店中的掌柜的,正在書架處觀望著什麼,突然發覺有人來了。扭頭一看,竟是一白衣勝雪般的絕美女子,不由被驚艷到了。但很快便恢復了過來。這位女子一看便不似尋常人家的小姐,有元寶來了,他自然是愛金錢比愛美人多。

 「這位小姐,請問您要看什麼書。」掌柜的點頭哈腰的脅肩諂笑著,臉上的巴結表情體現的淋漓盡致。

 「我隨便看看,你去忙吧。」慕容傾兒對他擺了擺手,便去書架邊,隨處的看看。

 掌柜的不死心的離去,繼續言笑著。「小姐,我這可有xx朝代的著名詩集,xxx的散文,xxx的言論。請問您要看什麼。」

 慕容傾兒不理他,自己隨處看看。她要找的可不是那些東西,而是…言情書。當然,她知道那種書在古代是**,所以她要自己來找。

 凌見慕容傾兒不想搭理那個掌柜的,也便攔住了掌柜,讓他離自己主子遠一點。

 慕容傾兒這才仔細的在眾多書中觀望著,瞧了半天愣是沒有她要找的書。難道是**,所以書店是沒有這種書的嗎?

 「哎,凌,我們走吧。」慕容傾兒很是失望的嘆了口氣,便踏出了書店。

 凌見慕容傾兒已經離去,也便急忙追上。

 掌柜的見沒有賺到任何金錢,還是不死心。「小姐,別走嗎,你想要看什麼樣的,我給你找。」掌柜的仰著個脖子,伸出店外,還是期盼慕容傾兒她能回來。

 畢竟,慕容傾兒的氣質,相貌,就不是平凡人家的小姐。指不定是什麼大官人家的小姐呢。如果他伺候的好了,說不定以後她還常來呢。

 「你這沒我想看的。」慕容傾兒很是瀟洒的對他擺了擺手,甚至頭都未扭過來。

 目光還在隨處觀望著,直至凌的聲音,才讓她轉移了注意力。

 「王爺。」凌看向前方順著陽光,而向他們走來的白衣男子,恭敬喊道。

 慕容傾兒那隨處觀望的目光,瞬間看向前方。臉上帶著沁人心腑的微笑,向前方俊美男子而去。

 「晨…」某女歡天喜地的向前方的俊雅男子奔去,卻沒看到他微笑的弧度是冷冽的。

 男子微笑著看著奔過來的人間尤物,笑容很冷,沒有溫度,那雙丹鳳眼中甚至是以研究的神情,看著慕容傾兒。

 「晨,你回來了。」慕容傾兒抱著他的脖頸,很是歡心的看著微笑著的男子。突然,她的笑僵硬了,一把推開了面前的男人,滿眼警惕的目光,看著面前跟慕容流晨一模一樣的男子。「你是誰?」那張剛剛還是如花般綻放的笑顏,現在已是板著的,警惕的。

 凌愣了一下,他不是王爺嗎?他明明是王爺呀…

 ------題外話------

 咳咳,再次感謝我們家妖兒滴~花花,鑽石~么么噠~

 本書由《95豪門言情小說》首發,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