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你走了我就離家出走

發佈時間: 2023-03-21 12:23:16
A+ A- 關燈 聽書

 「嘩。」門外的傾盆大雨而下,天氣就彷彿是那聚集一天的怒氣般,徹底的了釋放了出來。

 慕容傾兒看著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女人,心中沒有任何可憐之情。畢竟是她做的。

 「不要怪我哦,要怪就怪你自己,誰准你打我男人主意的。」慕容傾兒有點心虛的看著只能眼珠流轉,而不能動彈半分的女人。

 站起身,向門口走去,只見外面的傾盆大雨將院中傲立不倒的梅花,摧殘的凌亂不堪。

 慕容傾兒很是無奈的搖了搖頭,很是替這些堅強的梅花惋惜。「再堅強的東西,也抵不過環境的摧殘哪。」

 眼眸看向遠處門口,只見慕容流晨打著油傘已經回來了,在雨中的迷濛之態,為他添了一分神秘感,讓人看了很想沉淪在此。

 慕容流晨收起撐著的雨傘,來的慕容傾兒身邊將發愣的她抱在了懷中。

 「站在門口作甚,冷不冷?」低頭看著懷中的女人,有些擔憂。

 慕容傾兒只覺她進入了一個冰冷潮濕的地方,那迷失在慕容流晨美態感的神智,瞬間恢復了回來。身子不由掙扎了翻。撇著嘴,很是不滿。「門口倒不怎麼冷,可是你的懷抱冷。」

 慕容流晨疑惑了下,輕輕的放開了慕容傾兒,摸了摸身子,原來衣袍因為雨水的原因已有些潮濕。

 「我去換衣服。」說著就拉著慕容傾兒向里走去。看著在客廳地上,奄奄一息的女人一眼,很是無奈的露出了縱容的微笑。

 這個女人落在了他女人的手中,也算她倒霉了。

 「你換衣服幹嗎我也去。」慕容傾兒任由慕容流晨拉著,有些疑惑的問道。

 慕容流晨沒有說話,到了房間抱著身後的人上了床,將她壓在了身下,很是慵懶的說道:「因為想你了。」話語落避,便吻上了慕容傾兒的紅唇。

 他昨晚可是沒有碰她的,雖說昨晚之前碰了,可他就是想她~

 這男人哪,一旦開了葷,那就是止不住的**想要解決~

 慕容傾兒感受著唇上微涼的溫度,感受著身上亂走的大手,想起了今日之事,一把推開了身上的男人,很是認真的模樣。「去洗澡,不然不給你碰。」

 好吧,她承認她潔癖很嚴重,她可不喜歡慕容流晨被人碰了,而不洗澡。

 慕容流晨一愣,隨即明白了過來。確實得洗澡,光顧著忙著正事,給忘記了。

 他與慕容傾兒一樣,有著嚴重的潔癖,被別的女人碰了,若是不洗澡會渾身不舒服的。

 「我們一起去洗。」某男露著壞笑的將床上的女人抱在了懷中。然後抱著就走。

 「不要,我不去,你自己去。」想起上次他們在浴室,她的臉就如死火山般,轟的一聲,炸了。她敢肯定,她的臉色此時一定能跟西紅柿有的一拼。

 「我自己去多沒意思,我們一起。」不容她的拒絕,硬是抱著她想浴室走去。

 「慕容流晨,快點放開我,不然我可生氣了,我要離家出走。」慕容傾兒攔住慕容流晨的脖勁,很是認真的模樣,一張俏皮的臉蛋上有些微怒。

 「我在這裡,你怎麼可能捨得離我而去呢?」一張俊臉上帶著迷人的笑意,一本正經的說道。

 慕容傾兒一滯,他還真說對了。他在這裡,她怎麼可能捨得離開他而離家出走呢?

 「我不要,不要。不要跟晨一起洗,晨就愛欺負我。」慕容傾兒搖著撥浪鼓般的頭顱,跟個小孩子似得撒起嬌來。她知道,她撒嬌的時候他都妥協的,可是很不幸…

 「我哪是欺負你?我那是在疼你。」某男人說的是多麼的一本正經。他確實是在疼她好嗎?

 「你就是在欺負我,快點放我下來。」嘟著櫻唇,跟一個沒要到糖的孩子般。慕容傾兒不信撒嬌沒效果,更是變本加厲的撒嬌。

 殊不知她這模樣,更能讓人想吃了她。

 慕容流晨只覺喉嚨乾澀,很是不自然的動了動喉結。那深邃不見底的黑眸,跳躍著火焰般的炫彩,緊盯著懷中的女人,恨不得當場將她撕碎了,然後拆骨剝皮的將她給吞了。

 慕容傾兒緊盯著慕容流晨的俊顏,發覺他有點不對勁。心中暗想。不好,得趕緊跑。

 「晨,快點放我下來,不放我翻臉了。」邊掙扎著,邊要逃脫禁錮。心中更是懊悔,她的撒嬌竟然起了反作用~媽媽咪呀~

 慕容流晨將懷中的人兒抱得緊緊的,兩人已到了浴室,輕輕的將慕容傾兒放在了地上。

 慕容傾兒發覺已安全落地,拔腿就跑,可是卻被一個強而有力的臂彎給拉了回來。耳邊回蕩著他染滿**的聲音。「小妖精是自己脫,還是我給你脫?」

 慕容傾兒只覺身子一震,呆在他的懷中不敢亂動。撇嘴小嘴,一副委屈的模樣。「晨,我不想洗~」

 「那你給我洗。」慕容流晨很是無恥的說道。然後便鬆開了她的禁錮,脫著身上的衣袍。

 慕容傾兒發覺禁錮消失了,扭頭看著在認真脫衣服的男人,剁手跺腳的想要偷跑出去。

 而後,身後想起了一個溫潤不已卻又危險不已的聲音。「你想去哪?」

 慕容傾兒那張小心翼翼的表情,驚嚇住了,馬上打著哈哈,尷尬的說道:「我…我覺得這裡太悶了,想出去透透氣。」

 「哦?是嗎?」慕容流晨在她的身後淡淡的說道,只是口氣燃氣一抹疑惑卻又有種惡趣味的味道。

 「嗯,所以晨你慢慢洗,我先…」她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慕容流晨給打斷了。

 「小妖精是要自己脫,還是我給你脫?反正我已經脫完了。」慕容流晨的臂彎從背後,攬上她的細腰,下巴抵在她的肩膀處,很是璦昧的說。

 慕容傾兒只覺身上貼著一股火熱的爐火,她感覺的到,身後的男人確實已經脫光光了。燦燦一笑。「我自己脫,我自己脫。」知道逃不掉了,還是乖乖面對現實吧。

 「可是我比較想給你脫。」他磁性的話語儘是璦昧之色,那從背後伸出的一隻手臂,已變成了兩隻,而後在她的胸口處解著絲帶…

 慕容傾兒苦憋著臉看著胸口解她絲帶的兩隻手,她很想說。我能不能轉身踹這個無恥的男人一腳,然後逃跑?

 很快,慕容流晨很是熟練的解開了她胸口所有的絲帶,而攬上她的肩膀,為她脫衣裙…

 「等等,我要自己脫,不然…不然我不洗了。」慕容傾兒突然制止肩上為她脫著衣裙的男人。開玩笑,讓他與她光明正大的**相見,她不敢,她可不喜歡別人看著她酮體昨瞧右看。

 「好,你自己脫。」發覺了她的妥協,他也不逼迫了。轉身下了浴池。

 慕容傾兒扭過身看著下了浴池的男人,很是為難的說:「晨,你可不可以躲在那個石頭后,你這樣我不好意思。」

 她什麼都不怕,可就怕她脫衣服的時候他看,對於身體部分她可是很害羞的。

 「不行,若是你跑了呢?」慕容流晨堅決拒絕道。好不容易讓她留下一起洗了,豈會讓她有空逃了?

 「我絕不跑,再說我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慕容傾兒很是認真的看著水中的男人,伸出右手保證道。這模樣像是在發誓~

 慕容流晨像是深深的思考了下她的話語,掂量著可信度,一會後終於是有點妥協了。「我頂多背對著你,讓我躲到石頭后不行。」

 「好,那就這樣,扭頭,不準看我。」伸出食指,指著那個看著他的男人,模樣認真不已。

 慕容流晨無奈一笑,背靠著身後的池子邊緣,身子背對著她。

 慕容傾兒見慕容流晨乖乖的,也便一一的褪去了身上的衣裙,然後輕輕的踏進水中,距離慕容流晨是遠了又遠,生怕跟上次一樣,再發生讓她昏迷后,不知道發生了何事的事~

 慕容流晨聽聞水聲,扭頭看著那個躲著他,如躲著洪水猛獸般的女人。很是無奈的笑了聲。她幹嘛這麼怕他?就算他剛剛起了反應,可是在她磨蹭半天的份上,也早已下去了。

 慕容傾兒瞧了一眼在池子邊緣的男人,吸了口氣,潛伏在水中。在水下暢快的游著。話說自從來到了古代,她都未好好游泳了,滿是懷念的。

 一會後…「嘩」的一聲,水的聲音響起,慕容傾兒就從水下鑽了出來,那落下的雨滴,滴入池內就如現在外面在下的漂泊大雨般,清澈動耳。

 慕容流晨微眯著丹鳳眼,看著唯美的一幕美女出浴圖,控制不住向那個還在仔細擦著臉上水分的女人而去。

 慕容傾兒雙手擦了擦臉上池水,順便摸了摸貼在身上的濕發,突然覺得不對勁,怎麼感覺身後的池水那麼的熱呢?像是想到了什麼,某女是撒腿就跑。

 身後的某男,手臂一伸,將逃走的人兒給拉了回來。當她滑嫩細膩的肌膚貼在他堅硬的胸膛上時,只覺一軟一硬很是融合。

 當她覺得碰上了身上的一堵肉牆后,慕容傾兒只覺渾身一滯,不敢再動。

 「晨…那個,你可不可以先放開我?」慕容傾兒弱弱的試探著身後的男人,她不知道他此時的想法,若是他哪個想法不對,她又亂動了可怎麼辦?

 「不可以。」他低沉的聲音有絲魅惑人心的感覺,卻又那麼的堅定不移。

 聽聞他堅定的話語,她覺得只有沉默,不動比較好。

 她不動,不代表身後男人會不動~

 慕容流晨將胸口的女人,攔腰抱了起來,向池邊走去。

 「晨,你抱我去哪?」慕容傾兒的警惕性瞬間驚起,有些防備的看著抱著她的男人。

 「去池邊。」淡淡的三個字,沒有任何的想法。

 當兩人來到了池邊,慕容流晨靠在邊緣處,讓慕容傾兒坐在他的懷中,然後…某腹黑男人的大手不安分了,在她的身上摸索著。

 慕容傾兒直覺渾身痒痒不已,雙手攔著在她身上作亂的手,很是警惕的問道。「你幹什麼?」

 慕容流晨說的理所當然,一本正經。「給你洗澡。」說著便掙脫了緊握著他手的小手,又開始在她的身上亂摸著。

 慕容傾兒感受著身上亂摸的手,有些尷尬又有些無奈的說道:「晨,你確定你是在幫我洗澡,而不是在吃我豆腐?」

 「當然,不然你也這樣給我洗。」慕容流晨說的是一本正經的,只有那兩雙手在不正經。

 「…」慕容傾兒被慕容流晨無恥的話語說的無話可說,任由他亂摸,亂揩油。

 不管是她給他洗,還是他給她洗,賺便宜的都是他,好嗎?

 不知過了多久,就在慕容傾兒昏昏欲睡的時刻,身上給她「洗澡」的某人終於是停了下來。

 只見慕容流晨已起身穿衣袍去了,慕容傾兒眨著有點睡眼惺忪的眸子,疑惑的看著站在屏風處后那個穿衣袍的男人。他今天就這麼放過她了?不會有什麼陰謀嗎?

 慕容流晨整理了下白衣纖塵的衣袍,從屏風處走了出來,看著是那麼的風度翩翩。

 一雙帶著戲謔的丹鳳眼看著還在水中發愣的女人,溫柔的笑道。「小妖精是想讓我給你穿衣服嗎?」

 還沒恢復神智的慕容傾兒愣了一會,隨即明白了他說話的意思,那小頭搖的跟撥浪鼓似得。「不要,不要,我自己穿。」

 慕容流晨低頭輕笑一番,走了出去。他知道,她很害羞的,所以給她穿衣服,脫衣服他是不會去做的。當然,在房間里就不是這樣了。而在這裡他沒有要她,是因為他知道她不喜歡。上次已算破例了,這次他可不希望她不開心。

 當看著慕容流晨很是優雅的走出了浴室,慕容傾兒當場從池水裡站了出來,走到屏風處,拿起衣裙就快速的穿上。

 當她穿好出來時,慕容流晨已在飯桌前等候了她好一會了。

 「過來吃飯,吃完了再睡。」伸手將她撈在了懷中,喂著她飯食。剛剛她已經困得在池中昏昏欲睡,也便讓她吃飽一起去睡。再說,他可是很想她。

 「你要跟我一起睡?」慕容傾兒張起櫻桃小口咬著送過來的食物,疑惑的問道。

 「嗯。」慕容流晨重重的點了一下頭。

 聽慕容流晨這般說,慕容傾兒當場就明白了,敢情他剛剛在浴池占她便宜而沒有要她,是等回屋算賬的。這個大尾巴狼。

 「那個我不困了,不想睡。」慕容傾兒以商量的口氣跟慕容流晨說。

 「你確定?」慕容流晨笑的好不開心,那笑容處儘是陰謀。

 看著慕容流晨這般迷人的笑意,慕容傾兒只覺有種上當受騙的感覺,「那個,你想幹什麼?」慕容傾兒怯怯的問道,心中還不忘警惕一番。

 她的男人她了解,這種笑容一定有陰謀。

 「沒想幹什麼。」慕容流晨搖了搖頭顱,收起了臉上的笑容,一副無害的模樣。

 看著他這麼純真的表情,慕容傾兒只覺上了賊船,還是乖乖睡覺吧。

 「我吃飽了,我去睡覺。」說著就從慕容流晨的懷中走了出來,向床上走去。

 「你不是不困了嗎?」慕容流晨微笑的看著向床榻而去的女人,臉上露著得逞的微笑。

 他了解慕容傾兒,他剛剛故意那樣說話,故意露出無辜的狀態,她一定會上當,多想。

 「我突然又困了。」邊說邊脫著身上的衣服,然後一咕嚕鑽上了床,縮在被窩中,怯怯的看著優雅的坐在凳子上的男人。

 「小妖精,你那純真的眼神,會讓我誤會你邀請我一起睡的。」慕容流晨優雅的站了起來,向床榻而去。

 某女冷哼一聲,扭頭不去看而來的男人。「哼,我不邀請你,你不是也會跟我一起睡的。」

 不知何時,慕容流晨已經來到了床榻邊,趴在慕容傾兒的唇瓣邊,懶散的聲音誇獎的說著。「真聰明。」說完還不忘啄了一口。

 慕容傾兒很是無奈的白了一眼,拿著被子蓋住了頭顱。這哪是她聰明,是人都知道他會怎樣做。

 閉著眼眸,沉思著。貌似她前幾日被折騰的時候都說過不會放過他的吧?竟然忘記了。

 突然,一股冷風灌進了被窩后,她的身邊就已經多了個男人…

 某女在被窩中,感受著已經伸過來的手臂,很是無奈的搖了搖頭。乾脆什麼也不想了,一個翻身,將慕容流晨給壓在了身下。

 「我要在上面。」櫻花色的粉唇輕輕的蠕動,一副不可否置的模樣。

 都是她在下面,他在上面,讓她總有種被欺負的感覺,她也要體會一下上面的感覺。

 慕容流晨一愣,明白了過來,微微一笑。「好。」

 某女雙手纏住身下人的脖頸,棲身深吻了起來。

 模仿他對她時的動作,慕容流晨也不忘自己該做的事,兩手在她的身上撫摸著,慢慢的…慢慢的退她的寢衣~

 紫色床幔微微落下,遮蓋住了床上相依相偎的兩人,窗外,大雨還在傾盆的下著,勢有一種將全天下淹沒的大志~

 傍晚,因下雨的緣故,空氣中瀰漫著雨水的味道,漫天遍野都是霧氣縈繞,看著若隱若現的風景給人一種海市蜃樓的感覺。

 經歷一番翻雲覆雨,慕容傾兒只覺渾身疲憊的很,腰酸的難受。扭頭看著入睡的男人,氣的直咬牙。兩人經歷一半,他竟然嫌棄她太慢了,又將她壓在身下欺負一番,

 那雙清澈的眸子充滿怒火,似要將沉睡的男人燒毀殆盡。

 動了動身子,疲勞酸痛的很。輕輕的坐起了身,慢吞吞的從被窩出去,生怕沉睡的男人醒來。可是在剛踏出去一隻腳,挨地的時刻,她的腰間瞬間多了一個有力的臂彎,然後背後貼了一個火熱的胸膛。

 「小妖精想去哪?」低沉溫潤的聲音在她的耳邊響起。慕容流晨趴在她的肩膀處,微笑著看著旁邊白皙無暇的俏臉。

 吃飽了,他自然是開心的,滿足的。

 「你怎麼醒了?」慕容傾兒那小心翼翼的俏臉,瞬間露出討好的微笑,扭頭看著身邊的男人。他不會一直沒睡著吧?

 「發覺某個小耗子準備離去,我便醒了。」慕容流晨啄了下她的臉蛋,眼中湧起一絲戲謔。

 他一向輕睡,在她動的那一刻,他便醒了。

 慕容傾兒眨了下眸子,打著哈哈說道。「呃,耗子?我們房間里沒有耗子吧?」

 「是嗎?沒有嗎?…小妖精,你想去哪?」薄唇勾起戲謔一笑,手臂微微用力,讓胸口的女人更貼近自己一點。

 慕容傾兒看著耳邊男人邪魅的微笑,有點心虛的說道:「我…我要離家出走。」

 慕容流晨一聽她想走,那種還在微笑的俊臉僵住了,有些微怒的說道:「離家出走?為什麼?」

 只要一想到她要離開他,他的心就不安定下來,甚至有些恐慌。

 「讓你戒戒欲,省的你縱欲過度還把我累個半死。」撇了撇唇,控訴著慕容流晨的不好,說著就站了起來,可腰間的手臂禁錮的嚴,半天沒掙開。

 聽聞慕容傾兒有些埋怨的話,那僵住的笑容瞬間笑逐顏開,抱緊懷中的女人,有些認錯的說道:「小妖精,我錯了,我盡量改可好?」

 慕容傾兒微微點了點頭,隨即非常不信任身後男人的說道:「改?是個好主意,不過你覺得你改的了嗎?」

95豪門言情小說網 www.dargon95.com

 「改得了,絕對改得了。」慕容流晨臉色認真,嚴肅保證起來。

 慕容傾兒上上下下將身後的男人打量了一番,搖了搖頭很是不信任他。

 「我覺得你若能改了,只有一個辦法可以。我們分房睡吧。」慕容傾兒微微點著頭顱,很是認真看著旁邊的側臉。好似在炫耀的說,我這個辦法不錯吧?既能讓你改,還能讓我不那麼累。

 慕容流晨當場拒絕了。「不行」他晚上睡覺若是懷中沒有他的小妖精,他睡不著。再說了,吃豆腐的時候還不麻煩。若是分開睡,他想吃豆腐的時候豈不是還要跑遠一點,那麼的麻煩。

 慕容傾兒嘟著櫻唇,很是不滿。「為什麼不行?」

 慕容流晨愣了一下,可不能將心中的想法說出來。臉上露著淡淡的微笑,很是替慕容傾兒著想。「你一個人睡我不放心,萬一有鬼了呢?」

 試圖以鬼嚇慕容傾兒,可是人家根本就不怕。

 「我不怕鬼,我見到鬼只會興奮。」某女聳了下肩很是平淡的說道。

 慕容流晨一滯,隨即又說道:「萬一有刺客了呢?」就不信嚇不住她。

 慕容傾兒再次平淡的說道。「以我的身手絕對讓刺客豎著進來,橫著出去。」

 慕容流晨的臉色已有些不好,難道就沒有她害怕的事情?「那你若是寂寞了呢?」

 「我看寂寞的是你吧?」挑著眉頭,一副鄙視的模樣。

 「小妖精,你都知道我寂寞,怎麼捨得跟我分房睡呢?再說,跟我分房睡,你睡的習慣嗎?」說道這時,慕容流晨竟覺得有絲勝利的感覺。他的女人晚上都喜歡依偎在他胸口,沒了他的懷抱,她會習慣嗎?

 慕容傾兒臉色一滯,不知該如何回答。他說的卻是很對,沒了他她還真睡不習慣。在那半年沒有他的時刻,天知道她天天失眠。本來只是想嚇嚇他,讓他吃點癟,沒想到自己先吃癟了。

 慕容流晨見她沉思不說話,明白了說到她的心中了,臉上的笑容漸漸擴大。同時心中也也有種說不出的幸福,她什麼都不怕,怕的只是他不在她身邊。

 「小妖精,累嗎?我給你捏捏。」邊說,邊將坐在床邊的女人抱上了床,將她塞進了被窩開始在她的身上錘著捏著。

 當她還在沉思時,卻發覺已經進了被窩,才發覺剛剛竟然那麼冷她竟然沒發覺。

 睜著眼眸看著為她服務的男人,想起前幾日的『補償』,他纏了她五天,覺得很有必要跟他他說一聲。「晨,關於你每天欺負我的事,我覺得我們有必要談談。」這樣說著,臉色有絲微紅。

 「談什麼?」慕容流晨雙手享受著柔軟的觸感,淡淡的問道。彷彿不在意她說什麼。

 眯著眼睛,危險的看著面前的男人。「我記得前幾日晨折騰了我五天,我說過不會放過你的吧?。」

 「小妖精,你錯了,是你說我老了,滿足不了你。所以我在儘力滿足你。」慕容流晨說的是那麼的風輕雲淡,那麼的浮雲淡薄,一副我是為你著想的模樣。

 聽聞慕容流晨所言,想起半個月前她說的話,臉色微紅,咬了咬銀牙。那時好像就是她自討苦吃來著。她怎麼覺得總是輸在他的手中呢?

 眼眸瞥了眼淡笑的男人,翻了個身,留給他一個背影,以示她對他的不滿。

 淡淡說道:「困了,睡覺。」然後便閉上了眼眸。被折騰了這半天,她也確實困了。

 慕容流晨趴在她的耳邊,輕輕的說道。「嗯,先睡吧,我去趟皇宮。」

 一聽他要離去,慕容傾兒馬上扭回了身子,疑惑的看著他。「去皇宮?你去皇宮幹嘛?」

 「我們明日便要回國了,總得跟梓婁國皇上說一聲。」輕吻了下她的額頭,便下了床,拿起屏風上的衣袍,慢慢的套了上去。

 聽聞外面下雨的聲音,有些擔憂。現在已屬黃昏了,「可是現在下著大雨呢,明日再去吧。」

 「明日前去可走不了了,今日同皇上說一聲,明日我們便可出發回國了。」

 慕容傾兒當然明白慕容流晨的意思。若是明日前去說,皇上一定會留下他們再開一次宮宴,若是今晚說,天氣已經很晚,也便沒什麼留下他們的理由了。

 「現在還在下著大雨,明日吧。我們又不急著回國。」她還是不放心讓他下雨天出去,而且她不喜歡下雨天一人呆著。

 慕容流晨走到她的身邊,看著她的眸子很是認真。「我急,我想早點回國娶你。」

 慕容傾兒愣了一下,隨即笑了出來。「我同你一起去可好?」

 「不行,好好休息等我回來。」慕容流晨當場拒絕了,然後站起身便向外走去。他知道她現在還累著,可不想她亂跑。

 慕容傾兒看著向外走的背影,很是無所謂的說道:「好啊,你走吧,你走了我就離家出走。」

 一聽慕容傾兒要離家出走,那還未踏出房間的男人,瞬間拐回來。很是無奈的看著床上笑的好不燦爛的女人,拿起屏風上她的衣裙,向她走去。他真是敗給他了,這種白痴的威脅她都會用,偏偏他還就是心甘情願的上當,明明知道她只是說說而已。

 慕容傾兒笑的甜甜蜜蜜的,坐起身等待著自己男人給她穿衣服。

 慕容流晨邊給她穿衣裙,邊擔憂的問道。「累不累?」

 慕容傾兒雙手纏上他的脖頸,甜甜一笑。「有一點點,所以要晨抱抱。」

 「哎,我真是拿你沒辦法。」慕容流晨很是無計可施的將面前的女人,抱在了懷中,向外走去。

 慕容傾兒窩在慕容流晨安心的懷抱中,很是開心的笑著。

 皇宮內。

 一個白鬍子的滿臉皺紋的老頭,在那悲痛哀怨的說著什麼。

 「皇上,晨王當街殺了臣的孫子,求皇上為臣做主啊。」老頭蒼老悲痛的聲音在御書房響起,讓坐在龍椅上的皇上聽了忍不住揉了揉太陽穴。

 這個老頭便是那大街上猖狂要帶走慕容傾兒的富家公子的爺爺,一國太師。

 皇上很是無奈的看著面前太師求他做主的表情,很是無奈。貌似他已在他御書房內大半個時辰了,煩的他頭痛。

 「苗太師,不是朕不為你做主,朕已派人了解這件事件,是你孫子當街調系沐小姐,晨王才殺了他的。」皇上萬般無奈的說道。

 經過這幾日的徹查,他已明白了慕容流晨是有多寵愛沐小姐。甚至今日在大街之上向她下跪求婚,這種侮辱尊嚴的事情他都去做,便可明白沐小姐在他的心中是何等重要。

 何況今日還是他的孫子沒事找死,又能怨得了誰?

 「皇上,臣就這一個孫子,即使他做錯了事,也不該被晨王當場殺了吧?」他這話有另一個意思,就是他的孫子即使做錯了事,也不該是外國的人該處置的,就是處置也是他們自家國家的事。

 而這時,一個太監走進了房間,躬了躬身子。「皇上,晨王與沐小姐求見。」

 苗太師一聽慕容流晨來了,那想報仇的憤怒,一下衝到了腦海。但還是懂他一介太師,晨王不是他可以訓斥的,也便雙手緊握,忍著身上的怒氣。

 皇上警告的看了一眼苗太師,讓他待會不可衝動,做出以下犯上之事。

 看了太監一眼,淡淡說道:「讓他們進來。」

 「是,奴才遵旨。」太監彎腰一下,便走了出去。

 當慕容流晨牽著慕容傾兒走進房間時,御書房內的氣氛剎那間變了味。

 苗太師看著慕容流晨的出現,那雙仇視的眼睛緊盯著慕容流晨,似要將他盯出一個窟窿不可。

 而慕容流晨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便無視了他。

 皇上看著慕容傾兒的出現,那驚愕之色一閃而過。上次在宮宴之上她是戴著面紗,他也不知她是何模樣。早聽聞沐小姐傾國傾城,沒想到竟是這般的美若仙人。怪不得皇叔會將她藏了起來,若是換做是他,也會將她藏起來不讓任何人看到。

 他梓婁國皇帝,是一個無權無勢的皇帝,別看他一表人才,儀錶堂堂,卻是個愛好美色的皇帝。就如紂王一樣,只願沉醉在溫柔鄉中,反正有司徒玄夜為他管理朝政,管理國家。他也便能享受一時,是一時。因為他有自知之明,他不是司徒玄夜的對手,也便不爭不搶。只願做個瀟洒自在的皇帝。

 慕容傾兒感受著一道火熱的視線,看著面前對她目不轉睛的男人,心中出現嫌惡之色。

 那次她在宮宴之上光顧著慕容流晨呢,也沒有對這個皇上有怎樣的觀察,卻不曾想他竟然這麼讓人噁心。

 慕容流晨看著面前男人毫不避諱的盯著自己女人觀看,幽深的眸子染起一絲寒意。清淡的聲音在房內響起。「皇上。」

 沒有行禮與任何恭敬之色,他從未向任何人行過禮,或是參拜過,豈會像他一個無權無勢的皇上行禮參拜。

 那盯著慕容傾兒觀看的男人,瞬間收回了視線,看向一邊的慕容流晨。當對視他那雙冰冷的目光時,心中卻猛地狂跳起來。「晨王所來所為何事?」

 「本王只是通知皇上一聲,明日本王便回國了。在梓婁國的這些日子,打攪了。」淡淡語氣,沒有任何感情。

 「晨王說哪裡話,晨王能來梓婁國已是梓婁國之幸,哪有打攪之意。」皇上很是客氣的說道,如一個家主在招待賓客。

 而一邊聽聞慕容流晨要離去的苗太師,徹底不淡定了。站出來怒斥道:「晨王殺了人,不負任何責任便要離去嗎?」

 慕容傾兒很是疑惑的看著怒斥之人,眼中寒冷煞現。殺人?呵,他就是那個該死男人的靠山嗎?

 而慕容流晨早就知道他是誰,在他殺了那個男人時,便已讓人查了那個男人的身份。

 臉上露著淡然的笑意,絲毫不為他發怒的話語所震到。薄唇微微的勾起,帶著一抹傲視天下的狂妄。「苗太師沒管教好孫子,讓他出來打本王女人的主意,本王殺了他都覺得是便宜了他。」

 很是狂妄的一句話,卻讓苗太師聽了只覺心頭掠過一絲寒意,害怕之態漸漸湧上心頭。

 同時,慕容流晨這樣說,也是給面前那個對他女人有些心思的皇上,一個提醒。他的女人不是任何人都可打主意的,即使他是一國皇帝都不行。

 皇上又不是那麼笨,自然懂慕容流晨的意思。他在司徒玄夜的手下,如果沒有一點睿智,早就死了。

 見苗太師沒任何話語,看了一眼坐在龍椅上的男人。「皇上,本王已通知了,就先回去了。」而後拉著身邊的女人,就轉身離去。

 苗太師見慕容流晨絲毫不把人放在眼中的離去,再想起他孫子被人扭斷了脖子而死,便衝出了頭。「晨王且慢,對於我孫兒之事,請晨王給個交代。」

 「呵呵…」慕容傾兒很是不給面前子的笑了起來,笑中儘是諷刺。

 清澈的眸子儘是譏諷,冷看著苗太師,紅唇微微的蠕動。「你算哪根蔥哪根蒜?要晨給你交代,你配嗎?」

 慕容傾兒這番挑釁他尊嚴的話語,讓苗太師更是憤怒。她一個平民配跟他這樣說話嗎?他的尊嚴豈是她一介女子侮辱的。

 渾濁的眼睛,滿是憤怒的看著慕容傾兒。「我與晨王對話,豈是你一個女子可以插話的?」

 「在本王看來,你還不配跟本王的女人說話。」慕容流晨冷眼看著盛怒的苗太師,眼中反射的寒光是那麼的凌厲,只讓苗太師看了一眼,便覺得脊背發涼,心底顫抖。

 慕容傾兒微笑的看著身邊的男人,拉了拉他的手,讓他不要生氣。為這種人生氣,不值得。氣壞了,她可是會心疼的。

 感受著慕容傾兒無聲的話語,慕容流晨收回了身上的寒冷。扭頭寵溺的看了一眼身邊的女人,露出了微笑,算是明白。

 苗太師見無法向孫子求交代,雖是害怕著,但心底那一口氣咽不下去,扭頭看著皇上態度很是恭敬。「皇上,求您為臣做主。」

 皇上見苗太師將深水炸彈扔給了他,不由冷撇了一眼苗太師。臉露微笑的看著慕容流晨。「晨王,關於太師所言,你怎麼看?」

 既然苗太師將問題拋給了他,那他就拋給慕容流晨。苗太師有些惱怒皇上的不爭氣,但卻不敢說什麼,畢竟他還是一國天子。

 慕容流晨冷眼瞧了一眼皇上,很是狂妄的說道:「交代本王沒有,想死,可以隨時來找本王。」話語落避,扭身牽著身邊的女人離去。

 苗太師怒火沖燒的看著離去的男人,卻無任何辦法。

 皇上微眯著眼睛,看著被慕容流晨牽著而走的女人,眼中的的失望之色很是明顯。若是讓他擁有此等絕色美人,拿江山換他都願意。

 更何況,這個江山,也不是他的!

 ------題外話------

 謝謝偶們家兩個妖兒的獎勵,妹惑的小妖滴一顆鑽石,么么噠。

 、毒小妖滴兩朵花花,么么~

 本書由《95豪門言情小說》首發,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