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他生氣離開了

發佈時間: 2023-03-21 12:19:32
A+ A- 關燈 聽書

 夜晚,他們的院中並不漆黑,四周都掛著五顏六色的燈籠。燈籠下,顯得那麼安靜,祥和。

 慕容傾兒是被一陣飯菜香吸引醒的。睜開了睡眼朦朧的眼睛,在床上伸了個懶腰,而坐了起來。

 星眸眨呀眨的,疑惑的看著前方在飯菜上挑著什麼的男人。「晨,你幹什麼呢。」說著,便下了床,向他走去。

 「醒了?來坐下吃飯吧。」扶著她,讓她坐在了凳子上。

 慕容傾兒看著另一個碗中被挑了那麼多的豆角,茄子,很是疑惑。

 看著她眼中的疑惑,而解釋道:「笨蛋,你不是不喜歡吃這些菜嗎?我幫你挑了出來。」

 慕容傾兒只覺得心中幸福的泡泡一個個的冒,眼中漸漸溢出了淚水,從來沒有一個人對她這麼好。

 「晨,我好愛你。」環著他的腰肢,語氣慵懶卻又深情。

 「我知道。忘記了嗎?我不喜歡你哭。」對她的額頭啄了下,看著她眼中的淚珠,他很不開心。

 「笨蛋,我這是幸福的眼淚。」擦了擦感動的快流出的淚水,哽咽的說道。

 「這樣就很幸福了?」被她說的幸福兩字,而觸動了他的心弦。只是這樣她便很幸福,她真的不貪心。

 「嗯,有晨我很幸福。」靠在他的胸口處,很是滿足。

 「我也是。」話語落避,吻上了她的唇,很纏綿,很輕,很柔。

 「我餓了。」貼著他的唇,很是打擾這片溫馨時刻的話語,說了出來。

 很是無奈的離開了她的唇瓣,將她抱在了懷中,坐在了身邊的凳子上,來喂她吃飯。

 「晨,你說李雲月怎麼會跟趙軒在一起呢。」嘴裡塞滿了美食,還堵不住這張小嘴。

 「不知道。喝點湯。」連想都沒想,就回答了。端起一碗雞湯喂到她的嘴邊。

 「晨,你怎麼不關心呢。」張口喝了口湯,看著面前的俊臉。

 「為什麼要關心?」慕容流晨很是疑惑的看著懷中的女人。

 「可是她是你的…」慕容傾兒的話語還未說完,就被慕容流晨略顯危險的表情給停下了。馬上變了臉色,嬉皮笑臉的。「嘻嘻,晨,我什麼都沒說,你什麼都沒聽到。」

 「是不是還很在意那個女人?要不我去殺了她,可好?」手指撫摸著她的唇瓣,俊顏很是認真。如果是因為她的原因而讓自己女人不開心,他絕對會去殺了她。

 搖了搖頭道:「不要了,看看他們倆能幹出啥好事。唔,我飽了,我們出去看梅花去好不好?」

 輕啄了下她白皙的額頭,溫潤如水般的噪音如春風拂過盧溝胡。「好。」

 兩人手牽著手,出了門。現在正屬深夜,誰都睡了,滿園的梅林中就他們兩人。

 「這裡要有個鞦韆就好了。」星眸流轉的看著滿園的梅花,突法奇想道。

 「那我明日給你弄個鞦韆可好?」大手攬著她的腰肢,讓她靠自己近點。晚上空氣很冷。

 「這是別人的院子,可以弄嗎?」清澈的眼眸在星光下很是璀璨的眨著。

 「只要你喜歡,不管是任何人的院子,我都給你弄。」看著她的眼眸,很是認真。別說只是個鞦韆,就是要這整個府邸,他都會給她奪過來。

 「呵呵,晨,你將我寵的以後沒了你,不能活了怎麼辦?」慕容傾兒很是幸福的笑了起來。銀鈴般的輕笑,在這一刻的夜晚,是那麼的動聽。

 「這樣你就再也不會離開我了。」俊顏上露出滿足的笑意。他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我才不會離開你,再也不會。」依偎在他的胸口處,心裡滿滿的幸福。這樣的他那麼的愛她,那麼的寵她,讓她如何捨得離開呢?

 突然,一道道接踵而來的呻銀聲,傳來。在這寂靜的夜,很是引人注目。

 慕容流晨與慕容傾兒隨著聲音的由來,而看向左邊。

 「晨,這邊是趙軒的房間吧?」緊盯著呻銀聲而來的房間,疑惑的問著身邊的男人。她記得,今日她見一個女子將他與李雲月安排在這間房。可是因為是半夜的原因,漆黑掩蓋了這間屋子。

 「嗯…軒…」李雲月的聲音再次的響起,帶著無盡的千嬌百妹與絲絲的喘息。

 這聲嬌妹的聲音,讓慕容傾兒忍不住的抱緊了懷中的人,像是有些冷似得。

 「好噁心,我的雞皮疙瘩要掉一地了,我們快回去。」收回視線,星眸看著上方的俊顏。

 「呵呵,好。」溫潤且好聽的聲音,有些可笑的看著懷中的女人。攔腰將懷中的女人抱了起來,而向自己的房內走去。

 卻不知,房內的男人,是因慕容傾兒銀鈴般的笑聲,而起了反應。明亮的眸子看著身下不斷呻銀的女人,**更是深,似是隱約將她看成了慕容傾兒那張絕美的臉蛋。而動作,也便不再溫柔了,而變的狂野。

 而古代的房子,一向沒隔音措施,在院中的慕容傾兒,自然能聽到屋內極盡纏綿的兩人。

 「晨,你說李雲月怎麼淪落成趙軒的床奴了?」被溫柔的放在床上的某人,疑惑的看著身邊的男人。

 「床奴?呵呵,這個詞用的真好。」附身吻了下她的唇,而伸手去解她身上的絲帶。

 「等一下。」慕容傾兒突然大叫一聲,抓住胸口的大手,星眸帶著研究的看著身邊的男人。

 「怎麼了?」慕容流晨很是奇怪的看著緊盯著他的女人。

 「我今天清晨好像說過,你若占我便宜,今晚睡地面吧?」某女挑著星眸,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絕色美男。

 「咳,老婆這是冬天,你捨得讓我睡地面嗎?」慕容流晨很是尷尬的咳嗽了一聲。清晨他是**在身,不得不解決。何況她那時的嫵妹聲音,也在勾飲著他犯罪,好嗎?

 「哼,我昨晚累的筋疲力盡,你都捨得清晨再次折騰我,我為什麼不捨得讓你睡地面。」冷哼一聲,小手扯開身上的衣裙,而後動作迅速利落,一氣呵成的將手中的衣裙,扔給了旁邊站著的男人。

 「老婆…」旁邊站著的某人,可憐兮兮的抱著被扔過來的白色衣裙。這模樣就像是委屈不已的孩子。

 「哈…」小手放在嘴邊,打了個哈欠,瞧了一眼床邊站在的男人,倒頭掀開旁邊的被子,就睡了。絲毫不管旁邊可憐兮兮看她的男人。她可不信他會那麼乖乖的呆在床邊,就那樣看著她。很明顯,她錯了。

 房間內,寂靜再寂靜,甚至是床上微弱的呼吸聲都能聽到。慕容流晨無法相信她竟然真的讓他站在床邊凍著。墨色的眸子緊盯著已經入睡的女人,有些生氣,有些無奈。但同時又想讓她明白他生氣了,而賭氣的站在床邊。

 幾個時辰后,慕容傾兒有些睡醒了,翻了個身小手摸了摸身邊的位置,發覺很是冰涼,猛地睜開了星眸,看著床邊還維持著她睡時的姿勢,站在那裡的男人,他的懷中還抱著她扔過的衣裙。

 睫毛微微的動了幾下,看著如一個雕像般的男人。心中有些愧疚,同時也有點惱怒他竟然真的站在床邊,他之前的死皮賴臉去哪了?

 「你傻嗎?」清冷的聲音帶著些諷刺的味道。其實心中是心疼的,她不讓他上床,他就不上嗎?

 本來只有一點生氣的慕容流晨,卻因她那麼清冷的話語,而怒火中燒了。他以為她醒來時她會擔心他,心疼他,而以後再也不會這樣了,卻沒想到是這樣。

 「呵,大概吧。」低頭苦澀的輕笑一聲,衣裙扔在她的身上,轉身離去。

 「你什麼意思?」慕容傾兒坐起了身,滿頭的青絲,隨意的灑落在肩膀處,直至垂落在床榻之上。星眸有些受傷的看著轉身離去的男人。大概?是覺得愛上她很傻嗎?

 走到一半的慕容流晨,停了下來,明明溫柔的聲音,卻那麼的冷,冷到刺進她的心中。

 「沒有。」話語落避,踏步離去。愛上她是他幸運,怎麼會覺得傻呢?只是他以為她會心疼他,卻沒想到她的表現那麼的冷淡。

 慕容傾兒就這樣愣愣的看著純白色的背影,離開了房間,而沒有喊他。他要去哪?他剛剛什麼意思?

 起身下了床,打開了旁邊的窗戶,外面快要天亮了,滿天的星星還在閃耀著,因是清晨,空氣很是冷。冬天的風都是刺骨的,冷冽的,刮著她的身上,卻讓她毫無反應。她只穿了一件單薄的寢衣,但耳邊還在迴響著慕容流晨的那句話:大概吧。這句話帶著無盡的苦澀與憂傷。

 憂傷?他在傷感什麼?慕容傾兒垂著眼帘,思考起來。如果今日站著的是她,床上舒適的睡著的是他,那麼她一定會很憤怒很傷心。因為他不疼她了,不愛她了。

 突然的換位思考,令她明白了過來。他是被自己剛剛清冷的聲音傷到了嗎?這個笨蛋,她是在生氣他為什麼這麼聽她的話,不知道她是在開玩笑的嗎?

 拿起床上的衣裙快速的套了起來,而出門去找已經不見的男人。

 慕容流晨因慕容傾兒清冷的態度,而生氣的出了銀殤家族。她不愛自己嗎?不可能,她昨天還在說愛自己的,可她為什麼不心疼他?越想越生氣,便出了門去散散心。

 慕容傾兒走出了房門,四處的觀看著,卻發現慕容流晨的身影已經不見了。也小跑著向大門口走去。因為在銀殤家族沒有他可去的地方,他一定是出了銀殤家族。

 出了他們居住的院中,而向前院走去。

 一個尖嘴猴腮的男人,剛從房間出來,想要去如廁,揉了揉朦朧的眼睛,卻看見迎面跑來一個絕色美女,那雙銀穢的雙眼看著慕容傾兒的臉蛋,瞬間被吸引住了。嘴角流著口水,而後看了看周圍,沒有什麼人,要天亮還要一會,便色心大起。

 「美女,這天沒亮呢,你這麼的匆匆忙忙的,去哪啊。」茅廁也不去了,走到慕容傾兒的面前,眼睛色眯眯的看著白皙無暇的臉蛋。

 看著面前人的擋路,柳眉皺了起來,很是不耐煩,但也沒怎麼追究,她的心中,現在是心心念念的都是憂傷時的慕容流晨。想起他苦澀的輕笑,而離去時的憂傷,心中更是急切的想找到他。

 「讓開。」清冷的聲音在寒冷的夜中響起,讓面前銀穢的男人害怕的顫了下身子。

 男子被慕容傾兒嚇得顫了一下,但想著周圍又沒有人,為何要怕這個女人呢。何況還是一個傾國傾城的美人,要知道,在銀殤家族的三天內都不能碰女人呢,這讓他怎麼忍得下來。

 「美女,不要這麼掃興嘛,來,跟爺去屋裡,爺保證讓你舒服。」說著就去牽慕容傾兒放在身側的左手。

 慕容傾兒左手一揚,一個旋轉離開了他幾步遠。冷眼看了他一眼,而踏步離去。她現在沒空跟他糾纏,等她找回慕容流晨,她絕對會閹了這個男人。

 男子見慕容傾兒不但不讓他碰,還以殺氣的眼神看著自己,怒了。要知道,哪個女人敢這麼對他?

95豪門言情小說網 www.dargon95.com

 大步向前走去,再次攔住了慕容傾兒。臉上的怒色很是明顯,對他來說女人只是暖床的工具,她竟敢這般無視他。

 「你這表子,別給臉不要臉,讓你陪大爺睡覺,是你的榮幸。」露骨的話語說出,拉起慕容傾兒的小手,便朝他的房間走去。他是把慕容傾兒看做是一個小丫鬟了。卻不曾想,丫鬟會這麼的清麗脫俗,國色天香嗎?

 慕容傾兒被他露骨的話語氣憤了,功力運在右掌,對著他的胸口打了上去。

 當男子感覺到殺氣時,已晚了。只覺的胸口一疼,耳邊呼呼的風聲而過,便向後飛去,撞在了身後堅硬的石桌上。「啪」的一聲,石桌碎裂。男子瞬間便躺在了碎石之上。「噗嗤」一口,鮮血從口中吐了出來。

 慕容傾兒冷眼瞧了眼身負重傷的男人一樣,而準備踏步離去,卻見周圍的房門都打開了。

 「發生了什麼事?」一群的男人急急忙忙的從房間內走了出來。

 看來是被石桌碎裂的聲音給驚醒了。

 「師傅…那個女人要殺我。」男子虛弱的聲音響起。眼睛看著一個男人從房內走了出來。他沒想到面前這個女人竟然會武功。而他好色的想要欺負這個女人,他是不會承認的。

 慕容傾兒冷眼瞧了一眼他口中的師傅,踏步離去。卻被他給攔住了。

 冰冷如寒的眸子看著面前留著小鬍子的男人,婉轉的聲音帶著些殺氣。「讓開。」

 齊不經感受著面前女子釋放的殺氣,她身上的貴族讓他有點害怕。但院中都是其他幫派的人,他豈會讓自己在別的幫派面前丟臉。

 「敢問這位姑娘,為何要打傷我徒兒?」態度很是客氣,只是眼中的怒火卻很是明顯。他剛剛竟然對這個女人產生了害怕的念頭,這讓他無地自容。

 「想打,便打了。」婉轉動聽的聲音帶著些玩世不恭與不屑,風輕雲淡的說起,卻讓人聽了只會怒火中燒。

 「你…」男子被慕容傾兒不屑的語氣氣結了。只覺一股怒氣衝到腦海而無法發泄。轉頭看著周圍個個名派之人,都帶著好玩看戲的模樣,看著他。剎那間讓他覺得失了尊嚴。

 冷眼略帶些不耐煩的看了面前男人一眼,繞過他離去。耽誤了這麼久的時間,他不知道該怎麼想了。

 「想走?不可能。」男子被慕容傾兒不耐煩的神情徹底激怒了。一掌便拍了過去。

 慕容傾兒感受著身後的殺氣,一個轉身接過了他一掌,在掌與掌的對視間,男子瞬間被彈了出去,從空中落下,摔在了地上,甚至是摔倒地上之時,腳摩擦著地面還在往後退。

 「噗嗤」男子也是一口鮮血而吐。

 周圍看戲的人,再也不是看戲的狀態,都以嚴肅謹慎的模樣看著那個站在院中央,身姿凜凜宛如仙子般的女人。這個女人看著沒有多大,武功卻已卓絕到連一個門派的掌門都能輕而易舉的打敗,江湖上何事出現這等厲害的女子了?

 「師傅,師傅你沒事吧。」那個尖嘴猴腮的男子從碎石中爬了起來,急切的向他口中的師傅走去。他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比他師傅都厲害。心中虛汗淋漓,若是她想殺了他,豈不是跟捏死一個螞蟻般簡單?

 「為師沒事。」穩著身子從地上站了起來。怒火熊熊的看著院中央那個沒有任何錶情的女子。他知道,他的尊嚴地位在這一刻全沒了,畢竟周圍都是他門各派。都是因為面前的女人,這讓他怎麼咽下這口氣。

 眼眸很是不耐煩的翻了下,轉身離去。再這樣拖下去,要多久才能去找她的晨。

 「給我站住,不分由說的打了我弟子就想走嗎?」那個男人盛怒的聲音在她的身後響起。此時的他哪是為了他的弟子找說法,而是為了他那可笑的尊嚴。

 慕容傾兒絲毫不管身後之人所說,架起輕功而去。衣裙在清冷的風中絕藝的飄揚著,美呆了下方看戲的眾人。

 「各位都不管嗎?」男子看著起身要飛走的女子,陰霾的眸子看向周圍。

 「這是竹青派之事,與我們何干?」一個男子插嘴道。那位女子一看就不是他們所能敵的,自己豈會沒事找死。

 「你們…」男子被氣的無話可說,只覺得胸口疼痛的很。霎時間,怒火中燒而不能發泄,再次吐出了一口血。

 「師傅,師傅你沒事吧?」尖嘴猴腮的男子緊張的問道。

 男子很是生氣的看著身邊的弟子,都是因為他才讓他失了面子,失了尊嚴。

 當慕容傾兒要飛出去銀殤家族時,卻突然飛出來四個青衣女子,攔住了她的去路。

 「沐小姐,請回去。」中間一個女子臉色很是冰涼的說道。

 看著面前的四人,想起了慕容流晨所說的,入住進銀殤家族,是不能出門的。那他有沒有出去?這樣想著,便從空中落了下來。而擋著她去路的四位女子也落了下來。

 「慕容公子剛剛有沒有出去?」急切的看著面前的四位女子,心急如焚的問道。

 「出去了,還打傷了我的幾位手下。」一道邪魅的的聲音突然的插了進來。

 慕容傾兒轉身看著聲音的來源,竟然是他,銀雪?

 他是被手下之人通知,才知道慕容流晨沖了出去,只是好奇天還未亮,他為何怒氣沖沖的要出門?

 「不知晨王為何突然的沖了出去?」銀雪很是優雅的走向慕容傾兒,妖孽的臉上帶著些疑惑。

 「沒事,只是我也要出府,可否出去?」收起了剛剛的冰冷,很是溫和的語氣。不知是因為他長相像銀宇哥,還是因為什麼,總覺得他很親切。

 「天快要亮了,沐小姐出去做什麼?」桃花眼看著隱約有些天亮的空中,很是好奇的問著。

 「我要去找他。能不能出去?」臉色很是急切的看著面前的男人。她擔心他,很擔心…

 「不能,晨王出去已破了銀殤家族的規矩,絕不可能再讓你出去。」銀雪想都沒想就拒絕了,臉色很是認真。

 「如果我偏要出去呢?。」清澈動人的眸子帶著些玩味。話語說完,衣袖一揮,輕功飛向外面。

 銀雪眼眸微閃了一下,快速的攔在她的面前,一身的銀衣因他的拂動而趁顯的妖冶,飄逸。

 慕容傾兒看著面前擋著的妖孽男人,沒有任何思考,直攻前方的妖孽男人。她看的出來,她若想出去,必須打的過他。

 銀雪一個側身躲過了她的襲擊,慕容傾兒再次朝他的方向打去,而他這次不再閃躲,而接起了她的招式。

 一銀一白的身影,在空中打著。快要消失的月光照耀著月下唯美的一幕。

 下方站著的四位青衣女子,驚嘆的看著天上與她們主子打成平手的女人。她們的心中,銀雪就是神,無所不能,從來沒有任何人能做他的對手。也從來沒有任何人能讓他出手的。這個沐小姐是第075章禁錮著她不能發火,只能忍耐。

 趙軒看著身邊盛怒的女人,嘴角噙起陰謀的笑意。看來她很恨慕容傾兒呢,這樣就不用他如何的挑撥了。

 「月兒,沒事吧?我們回房吧。」牽起她的小手,露出溫潤的笑意。

 「好。」看著身邊男人的安慰,而露出了笑意。同時眼眸複雜的看了一眼慕容傾兒。

 慕容傾兒看著走進房間的兩人,很是嫌棄的搖了搖頭。「見男見女的思想不是我們常人可以理解的。」這麼的光明正大的璦昧,真是不知羞恥。一個是被休掉的他國王妃,一個是另一個國家的太子。撿別人不要的女人,他還真是有臉。

 「嗯?姐姐什麼意思?」眨巴著大眼睛,疑惑的看著搖頭的慕容傾兒。

 「沒事,長大你就知道什麼意思了。」收起了嫌棄的臉色,溫柔的看著面前的小不點。

 「哦~姐姐,晨叔叔呢?」仰著小臉,疑惑的問道。

 「姐姐做錯事了,他氣走了。」蹲下身子,將司徒凌裳抱在懷中。晨,我知錯了,你回來好不好?

 「姐姐,別擔心,晨叔叔會回來的。」肉手小心的拍著她的後背。她記得她傷心難過的時候,娘親就是這樣做的。

 「嗯。他會回來的,他不會不要我的。」輕聲的呢喃著,安慰著心中的很不安的心。

 司徒玄夜看著面前的女人,真不知該如何形容他心中的痛。明明知道沒是有結局的戀情,他為什麼還要撲上去呢?他究竟愛上她哪一點呢?想想真是找不出理由,呵呵~

 ------題外話------

 感謝偶們家舊人…心夢滴500打賞。么么噠~

 本書由《95豪門言情小說》首發,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