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逃跑未成

發佈時間: 2023-03-21 12:16:31
A+ A- 關燈 聽書

 在慕容傾兒離開易尚國的當天晚上,一道黑影在晨王府內穿梭。

 他武功卓絕,很是簡單的躲過王府重重的侍衛,最後進了慕容流晨的房間。

 房內的燭火微微閃爍,折射出一道黑影在地上緩緩移動。

 此人身穿夜行衣,腰間帶了一把佩刀,銳利的眼,緊盯著床上熟睡的男人。手握佩刀,向慕容流晨而去。

 「晨王,快點告訴我,我女兒在哪,這樣或許還能饒你一命。」手中的刀指向床上熟睡的俊美男子。

 他是白昭,他未隨趙軒離開易尚國,只為要找尋女兒。他知道,以慕容流晨的武功,服了解藥能以功力在身體周圍流動,而使解藥蔓延全身能在今日醒來。而他必須在他剛醒來時,還未恢復體力時問出女兒下落,因為機會只有一次。

 可是躺在床上的慕容流晨,還是沒有任何動靜,而在沉睡。他因強迫醒來見慕容傾兒最後一面,而使功力耗盡,而無法儘快解毒,所以他至少要睡一兩天。

 白昭見慕容流晨不醒來,以為他是裝的,閃著銀光的刀直對慕容流晨的胸口。

 「吱呀」一聲,李雲月推門而來。白皙的玉手端著一碗湯,而看到一個黑衣人拿著刀指著慕容流晨,嚇得。「啪」的一聲,手中那晚溢滿香氣的湯,摔在了地上。而後大叫一聲:「有刺客啊~」

 外面巡邏的侍衛們全部擠擁而來,而翼也在聽聞李雲月的大喊聲闖進了房間。

 白昭絲毫不怕這些舉動,只要慕容流晨在他的手中,這些人敢做什麼?

 手中的刀,移到慕容流晨的脖頸處,轉身看著出現的翼。「你常年跟在晨王身邊,應該知道我的女兒在哪。」語氣威脅重重,眼神凌厲的看著翼。

 「我不知道,只有王爺知道。」翼看了一眼他手中的刀,絲毫不畏懼的說。他沒有想到來的竟然是白昭,他以為來的會是趙軒派來的人。即使他知道,他也不會說,一旦他說了,他就會立馬殺了王爺為他妻子報仇。

 「我不信,你說不說?不說我便殺了他。」說著,刀尖向慕容流晨的脖頸離的更近。

 「我真的不知道。」翼不由心慌了,看著離主子更近的刀,心裡想著該如何救王爺,卻在此時看到門外的凌向窗邊走去,不由明白了她的想法。

 而李雲月卻不是這麼想的,她知道這一切的事情,自然知道這個男人尋找的女兒是誰,而她也不想慕容流晨死,如果慕容流晨死了,那她這些努力不都白費了。

 「是三公主慕容傾兒。」李雲月大喊一聲。

 翼轉頭看著身邊的女人,氣的直咬牙。

 而白昭並未相信。「慕容傾兒?你以為隨便編個女人我便會信嗎?我女兒乃傾國傾城之貌,豈會是無顏女。」

 「我不知道怎麼回事,但她就是你女兒。」緊張的看著那把指著慕容流晨的刀,深怕他一不小心傷害了慕容流晨。

 「該死的女人。」翼不由咒罵一聲,直奔向前救慕容流晨。

 所謂關心則亂,白昭看翼這麼激動也便相信了。他記得他女兒在被慕容流晨帶走後,皇上就突然帶回宮一個女兒,有這麼巧的事嗎?既然知道了女兒是誰,也便沒有任何猶豫,直刺慕容流晨脖頸。

 千軍一發之際,凌從窗邊跳了進來,一劍刺向白昭。白昭感覺到危險,那刺向慕容流晨的刀,瞬間返回,擋住了凌刺過來的劍。

 剎那間,刀劍光影在屋內印著燭火閃映,眾位侍衛一見絆住了白昭,頓時齊擁而上。眾人合夥,將白昭逼出屋內。他慕容流晨的手下,都不是吃軟飯的。

 李雲月見眾人離去,趕忙跑到慕容流晨身邊,看看他有沒有受傷。

 他們使用車輪戰,而白昭,也在眾人圍堵多時,離去了。他要去找慕容傾兒,他身在趙軒身邊多時,自然明白趙軒是什麼人,他不可能讓她嫁給趙軒,況且…。

 兩天後,司徒玄夜在易尚國呆的時間也不久了,而皇上的的壽辰早已過去多時,他也沒什麼理由再呆在易尚國了。

 而馬車內,司徒凌裳手拿個糕點往小嘴中送,看著面前不住的翻著書頁的父王,撲閃著大眼睛。「父王,我有點想姐姐了。」

 翻著書頁的司徒玄夜聽著女兒話語,手指頓了一下,而後裝作什麼都沒發生,繼續翻著書頁。

 「父王,其實你喜歡姐姐吧?」又咬了口糕點,看著有點不自在的父王。她看的出來,父王喜歡姐姐,因為她發現父王每次在姐姐的面前都會顯示的很溫柔,甚至比對她都溫柔。

 再次頓了一下,放下手中的書,大手撫摸在司徒凌裳的髮絲上。「父王只愛你娘親。」

 「你騙人,凌裳看的出來父王喜歡姐姐的。」嘟著小嘴,兩手捏著糕點,捏呀捏的,非要把它捏扁不可。

 司徒玄夜愣了一下,他真的喜歡她嗎?如果不喜歡她為什麼看著她被別的男人碰,嫁給別的男人而不舒服呢。

 「父王是喜歡姐姐的對吧?」放下糕點,湊得司徒玄夜英俊的俊臉上,像是逼迫他承認一般。

 「好好吃你的東西,等會再餓了就沒得吃了。」像是被說中心裡的想法,令司徒玄夜臉微紅一下,但很快恢復了過來。將面前的女兒推離的遠遠的。

 「唔…父王什麼時候變得不誠實了。」撇了撇嘴,再次拿起桌上被她捏的扁扁的糕點,送到了唇中。

 被司徒凌裳說中心裡話,讓他尷尬起來。確實也是,他司徒玄夜一向是說道做到,敢想敢做,何時變得這麼窩囊了?喜歡慕容傾兒竟不敢承認,想將她奪過來竟也不敢。他一向是隨心所欲之人,何時變得這麼不坦蕩了。

 司徒凌裳見司徒玄夜有些動搖,再次說道:「要是以前的父王,絕對會承認喜歡姐姐。」嘟囔了聲,突然想到了什麼,再次說著:「父王,你去救姐姐出來好不好?讓姐姐去我們梓婁國玩好不好?」

 聽著女兒這般說,他心裡竟然也有這種想法,想將慕容傾兒帶回國。

 看著司徒玄夜明顯猶豫的神情,司徒凌裳從馬車的座椅上下來,走到司徒玄夜身邊抱著他的胳膊撒起嬌來。「父王,你去救姐姐好不好?姐姐她不想嫁給趙國那個太子的。」

 「可是你姐姐不一定會跟父王走。」司徒玄夜無奈道。

 「怎麼會?姐姐都嫁給那個太子了,晨叔叔一定是吃了解藥了,現在姐姐都沒有呆在那個太子身邊的理由。總之父王,你快去吧,現在說不定還能追上姐姐。」嘻嘻一笑,露出一口潔白的貝齒。

 「那父王走了,你一個人跟著隨行的隊伍行嗎?」

 「有什麼不行的?他們誰敢苛待我?父王快去快去,我等著見姐姐呢。」邊說邊推著司徒玄夜。

 「好,父王若救了三公主,再回來時,你都回王府了,一定要乖乖的,若是父王回去發現你不在家,又偷跑出去,可不饒你。」伸出手指點著司徒凌裳的額頭,一臉的嚴厲。

 「放心吧,我一定在家等著姐姐。」甜甜一笑,證明她會很乖的。

 司徒玄夜見女兒這般的乖巧,也便出了馬車。向前方領隊騎馬的絕走去。

 「王爺,怎麼了?」絕看著出了馬車的司徒玄夜,疑問道。

 「本王有事,好好保護小郡主。幾天後,本王便回國了。」話語架起輕功飛去。一行侍衛們,看著主子而去,都眼帶疑惑。

 絕看著身後的眾人,大聲喊道:「繼續趕路。」

 而另一邊的慕容傾兒,經過兩天時間的休息,腿已經能夠正常走路了。而兩天時間,已經出了易尚國境內。

 「太子,我們今日便在這個小鎮住下吧。天已經黑了,不適合趕路。」李運在馬車外說道。所有的隊形都已經停在了客棧前。

 「嗯。」趙軒點了一下頭,便從馬車內出來,走了下去。這兩天,慕容傾兒一直悶悶不樂,或許讓她在這個小鎮中玩玩,能讓心裡開心一點。

 許多人已經前去客棧安排事宜。趙軒向慕容傾兒的花轎走去。

 「傾兒,趕了兩天路,出來走走吧。」聲音很是溫柔,並帶了許多情誼。這兩天她連見他都不見,說什麼新娘在待嫁期間是不能見新郎的,而他也隨了她。但兩天都沒見到她,他很是想念她。

 「不用了,我不想動。」清冷的聲音,拒絕了趙軒。當發覺距離慕容流晨越來越遠,她才知道,她的心有多痛,痛到無法呼吸的地步。別說動了,話都不想說。即使他會來找她,可她就是不想跟他分離。想見他,很想。

 「慕容傾兒,你在挑戰本宮的耐心。」趙軒生氣了,這兩天,不管他怎麼對她好,她都不曾心動。甚至對他越來越冷淡。

 「太子應該知道,在待嫁前我們是不能見面的。」

 「不要再用這個借口,一次兩次就夠了,聽多了有用嗎?」說著,進去就拉著慕容傾兒的手,將她給拉了出來。

 慕容傾兒一把甩開了他拽著自己的手,掀開喜帕,隨處一扔,跨步向客棧走去。她不想跟他計較,不想跟他說話。

 趙軒見甩開他的女人,上前大步一跨,從背後摟住了她的腰,禁錮著她的掙扎,趴在她耳邊,危險的說:「本宮突然覺得太縱容你了。」聞著她身上的馨香,竟不由自主點了她的穴道,攔腰抱了起來,上了樓。他發現,從頭到尾她把他對她的好都當做不存在。反正她是他的女人,他不介意早點洞房。

 「趙軒你幹什麼,解開我的穴道。」慕容傾兒突然害怕了。他點她的穴道幹什麼。像是預知什麼事一般,令她想掙扎,卻不能掙扎,穴道使得她無法動彈。

 趙軒不理她,上了樓進了房間,腳一踹便關了門。

 慕容傾兒看著緊關的門,怕了。「趙軒,你若是敢對我做什麼的話,我會恨你的。」

 「你已經很恨我了,我不介意讓你更恨我一點。」抱著她壓在了床上。

 「等一下,趙軒你…你不準這樣,你這樣絕對留不住我的人,也留不住我的心。」慕容傾兒急了,她只能這樣說。

 趙軒愣了一下,他不是抱著對她好的想法而愛她的嗎?為什麼碰觸到她時總是控制不住自己呢?低頭看著慕容傾兒眼裡的害怕,不由心慌了。點開了她的穴道,從床上下去。「希望你不要再惹怒我,不然我若傷了你,那就是你自找的。」

 慕容傾兒脫離了他的懷抱,趕緊害怕的朝床上縮了縮,裹緊了身上的大紅衣袍。她還真怕趙軒對她做些什麼,若是保不住身子讓她怎麼見慕容流晨。

 扭過頭去,不理他。她今晚要實行逃跑計劃。在呆在這個無恥的男人身邊,她還真怕他對自己做點什麼。

95豪門言情小說網 www.dargon95.com

 趙軒看著慕容傾兒這般,衣袖一甩,轉身離去。在開門離去的時候又說了一句。「我的耐心沒有那麼多,你遲早是我的女人,最好做好準備。」而後關門離去。

 慕容傾兒看著關緊門的門,一把將頭上的鳳冠取了下來,扔到了遠方。這幾天讓她坐的花轎坐的屁股痛,腰酸背痛,脖子還被鳳冠壓得酸痛不已。

 從床上下去,走到窗邊去看,得研究今晚離去的線路。窗戶打開,卻見窗戶下站著兩名侍衛。

 「丫的。」慕容傾兒氣的直跺腳,卻發現腿部還有點疼痛。腿是已經能走路了,但跑起來肯定還會疼。但她若不跑哪天出了事怎麼辦?這兩天她都仔細的觀察過,這些侍衛們警惕性很好,稍微一聲貓叫,都會前去查看一番。這麼嚴格的把守,要她怎麼逃出去?而她的門口肯定也有把守的侍衛。這麼的天衣無縫讓她從房頂上爬出去嗎?抬頭看著上方的房頂…有房梁,而且很寬很高,她若躲在房樑上讓他們以為她跑了,不就好了。

 「蹬蹬噔。」「太子妃,飯菜送來了。」門口的侍女敲門道。

 「哦,你們進來吧。」關了窗戶,走到桌邊等待吃飯。

 「吱呀」一聲,侍女們端著飯菜進來,將飯菜送到桌上就下去了。

 拿起筷子就準備吃飯,她可沒那麼傻,餓著自己。雖然想念慕容流晨,但再想念他也得吃飯,這樣才有力氣逃跑。

 飯吃過後,趙軒來看了她一眼,好像知道她要逃跑一眼,特地吩咐了一句。

 「好好獃著。」一句充滿威脅的話語。

 「哦。」慕容傾兒哦了一聲,算是回答。

 結果她這樣的一句話,讓趙軒愣愣看了她幾分鐘。因為她這幾天對他都是冷淡如冰,突然這麼乖,他倒不適應。

 慕容傾兒知道說了不該說的,趕忙裝作困了,上床去睡。

 而後,趙軒看了她一眼離去。

 夜裡,月光照耀著這件客棧,慕容傾兒瞧瞧的打開了窗戶,手中拿著桌上的杯子,朝左扔了出去。

 「啪」的一聲,杯子落地的聲音響起。窗戶下的侍衛趕緊去看看,慕容傾兒再右扔一個,另一個侍衛也去查看。

 慕容傾兒之所以這麼做,就是想讓趙軒以為她是從窗戶離去的。一切做好后,窗戶打開,然後拿著鞋在窗戶上印出一個印記,而後拽著用床單撕的布條,從房頂上拋上去,打了個結,拽著布條而上。她的臂力很好,可以支撐身上的體力。爬了半天,終於上了房梁,再把布條解開,安全的放到房頂。這個布條一定還有用。畢竟趙軒去找她的時候,這一大堆人都還會在這客棧中的。

 清晨,陽光明妹,慕容傾兒在房樑上睡著了,但卻被一道敲門聲給驚醒了。

 「蹬蹬噔。」「太子妃,該起床用早膳了,我們還要早點出發的。」門口的侍女叫的。

 慕容傾兒縮在房樑上,就連呼吸都微微的,生怕被發現了。

 侍女聽著裡面沒有回答,便再次敲門,只是這次明顯的大聲了起來。「太子妃,該起床了。」

 「怎麼回事?」趙軒出現在侍女的身後,問道。

 慕容傾兒一聽是趙軒的聲音,嚇得差點從房樑上掉下來。趕緊捂著嘴,身子縮的更緊了。他們練武之人,肯定能感覺到人的呼吸的。

 侍女轉頭一看是太子,趕忙行禮。「太子殿下。」而後站起身彙報。「奴婢叫太子妃起床,但裡面沒有聲音。」

 「沒聲音?」趙軒疑惑一聲,拍起門來。「傾兒,起床了。」

 回答他的還是肅靜。這讓趙軒有了不好的預感。他知道慕容傾兒是不會乖乖跟他回國的,這樣想著,一腳踹開了房門。讓身邊的侍女都嚇了一跳。

 跨進房門,進屋一看,竟然是空的,根本沒有慕容傾兒的人。看著窗戶打開,向窗邊走去。卻見窗邊上有一女子鞋印。

 「該死的,竟敢逃跑。慕容傾兒,被我抓到你就死定了。」趙軒咒罵一聲。看著窗邊的侍衛,對他們喊道:「都給本宮上來,本宮有話要問。」

 窗戶的侍衛正昏昏欲睡呢,聽到上面的聲音,抬頭一看,是主子,馬上恭敬起來。「是。」

 「太子,發生何事了?」白昭突然出現在趙軒身後,問道。

 趙軒扭頭看著白昭,眉眼間儘是生氣。「你怎麼回來了,不是去殺慕容流晨去了?」

 慕容傾兒聽到這,眼眸睜得大大的,耳朵豎的直直的。他們竟然去殺晨,該死的。

 「我正有一件事問太子呢,你知道慕容傾兒是我女兒嗎?」銳利的眼眸看著趙軒,質問道。

 這件事再次驚住了慕容傾兒,她不認識下面的男人,可他竟然說自己是他女兒。突然的事情,讓她無法接受,何況他竟然還要殺自己男人。不管他是誰,她都不是他女兒,敢殺她的男人,她絕不會認這個父親。

 趙軒沒有對著白昭的眼神,扭過頭去,沒有看他,手被在身後。風輕雲淡的說著:「本宮最近才知道。」

 白昭雙手握了起來。「那為何不告訴我?這樣我就可以直接殺了慕容流晨,沒那麼多事情了。」

 「你到慕容流晨房間了?」趙軒轉身看著白昭疑惑道。

 「你若是早點告訴我慕容傾兒是我女兒,我就可以直接殺了他,哪還用問他我的女兒在哪而跟王府的侍衛們打起來?」說道這,他就生氣。好不容易可以有報仇的機會,就這樣錯過了。

 「這也不能怪本宮,是你自己認不出自己的女兒。」趙軒嘲諷道。要知道,慕容傾兒是11歲被慕容流晨帶走的,那個時候的她跟現在的模樣絕對不會差很多,是他認不出女兒的,如何怪他?

 「若不是她被慕容流晨餵了偽顏,我會認不出她嗎?」白昭微怒道。他完全沒想到慕容流晨竟然會餵了自己女兒吃偽顏。

 「你什麼意思?」趙軒眯著眼,疑惑的看他。

 「慕容傾兒跟我女兒長的不一樣,我女兒的相貌傾國傾城。而她變了樣子,一定是服用了偽顏,而改變了相貌。」只有這個理由可以解釋他為何認不出來她。

 「你說傾兒變了相貌?」趙軒明顯不信。可他也記得白昭曾給過他白衣緋的畫像,確實是閉月羞花之貌,當他發現慕容傾兒是他女兒時,也有點懷疑。但只當是越長越丑而已,從來沒有想過她服用了偽顏。

 偽顏,顧名思義,就是可以偽裝人原本的相貌。而使別人認不出來。

 當年慕容流晨帶走了年僅十一歲的白衣緋,她長相美貌,只是才十一歲就可吸引無數男人,因為太美容易被人認出,才讓她吃了偽顏。而當他愛上慕容傾兒時,更是不想讓她恢復樣貌,因為那樣,他的情敵將會很多。他怕慕容傾兒被人搶去,久而久之這種想法也便更深。所以更是不想讓她恢復容貌。

 「對,菲兒呢?」白昭點頭一下,問道。

 「本宮不知,她逃了。」想到這,他便怒火而生,知道她絕不會乖乖的呆在自己身邊,可是這麼嚴守的把守,她是如何逃的?

 「屬下參見太子,不知太子有何吩咐?」被趙軒叫上來的兩名侍衛進房跪在地上道。

 趙軒憤怒的一腳踹向一個侍衛的胸口,雙眼冒火,語氣噴火。「太子妃為何不見了?」怒火沖沖,勢要把人燒死。

 被踹向地上的男人,趕緊站起身來。胸口的疼痛讓他說話都難受。「屬下不知。」

 「不知?呵…太子妃從窗戶逃跑的,你們兩個把守在窗邊,她是如何走的,你們竟然不知?」趙軒冷笑一聲,臉上醞釀著狂風暴雨。一旦想著慕容傾兒離開他,而不會再在他身邊。去依偎在別的男人懷中,他心裡就痛。

 「屬下…屬下真的不知。」感受著房內的壓力,讓他嚇得冷汗直流。他知道太子的手段,太子妃不見了,他們只有死。

 「昨晚發生了什麼事?」白昭冷靜的問道。菲兒若想從窗邊逃跑,一定得將窗戶下的侍衛打發走。

 「昨晚…」侍衛思考起來。另一個突然想到了什麼趕緊說。「昨晚有被扔東西的響聲,屬下去了發現是一個碎杯子。」

 「屬下也去看了,也是一個碎杯子。」另一個也趕緊答道。生怕答的晚了,他的小命就完了。

 趙軒看著桌上的茶杯,明明是四個的,卻變成了兩個。而後,眼光再次移到跪在地上的兩人身上。「馬上派人去追,太子妃一定會往易尚國的方向前去,她的腿還在受傷,找到她的時候不準傷她。」

 「是,是。」跪在地上的兩人趕緊起身離去,生怕跑的慢了就會死去。太子的眼神好可怕。

 趙軒陰森著雙眼看著連滾帶爬的兩名侍衛,想起慕容傾兒竟然敢逃跑,他就怒火就再次燃燒。

 「慕容傾兒,最好保佑別讓我找到你。」陰森的語氣在這間房間說出,竟冷了幾度。甚至在房樑上的慕容傾兒,都忍不住想要裹了裹衣服。但還是忍住了裹衣服的動作,因為她知道,練功之人的聽力很好,一旦她動,就很可能被發現。

 「太子想怎麼對付菲兒?」白昭忍不住問。

 趙軒冷眼瞥了他一眼道。「你可還記得你曾答應過本宮,本宮娶慕容傾兒之事與你無關,並且關於傾兒的任何事情你都不能管。」

 白昭想起是他建議趙軒娶自己的女兒,他便後悔不已。當時只想讓讓慕容流晨痛苦,卻沒想到讓慕容傾兒嫁給了一國太子,若是她…

 「太子,你可否放了菲兒,我願意再為太子做些事情,以還代價。」既然是他的錯,那麼他就補償。況且,只是做一件事情便可以後擁有更多,划得來。

 「呵呵,當初是你說讓本宮娶了傾兒的。」趙軒好笑的笑了一聲,走到桌邊,坐在了凳子上。如觀察著一個玩物一般,看著白昭。

 「可我並不知她是我女兒,如果我知道她是我女兒,我絕不會拿自己女兒做代價。」他本就是為尋找她才與趙軒合作的,可沒想到竟將在中途出了這等事。

 「本宮實話告訴你吧,任何事,任何人都換不了慕容傾兒。」優雅的倒了杯水喝,明明是風輕雲淡的語氣,可是卻表現的那麼認真。「況且,傾兒跟本宮在一起,總比跟慕容流晨,你的殺妻仇人在一起強吧?」

 白昭雙拳而握。確實,他寧願慕容傾兒嫁給趙軒這個惡魔,也絕不讓她嫁給慕容流晨。

 忍耐了許久,抬起頭看著那個隨心所欲的男人。「你能好好待我女兒嗎?」語中儘是維護之意,他想,他應該做出一個父親對女兒該有的表現。

 「當然,本宮很愛傾兒,自然會好好待她。但前提是她能乖乖的。」輕輕的啄了口茶水,意味深長的說起。

 「什麼意思?」白昭疑惑的問道。

 「沒有多餘的意思,只要她能呆在本宮身邊,而不逃走。」趙軒淡淡的說。現在對於他來說,只要慕容傾兒呆在他身邊就可,其他無所謂了。既然是她非要挑戰他的耐心,那麼就別怪他了。

 「那麼你找到她會如何對她?」白昭擔心的問了出來。

 「鎖在本宮身邊。」紅唇微啟,聲音微冷。慕容傾兒,不要怪我,這是你逼我的。

 慕容傾兒在房樑上,聽著趙軒的話。很想將他碎屍萬段。她以為他只是說說而已,卻沒想到他竟然真的要做。看來一定不能被他找到。雖然她會撬鎖,可是他說的是鎖在他身邊,也就是說,要她二十四小時得跟他呆在一起。

 「只是這樣?不會對她有多的懲罰?」白昭臉上帶著不信。他跟在他身邊,他是個為了權利任何人都可殺之人,竟然就這麼簡單的放過了菲兒?

 「不會,本宮只要她呆在本宮身邊即可。」淡淡的說著,不帶任何感情。對於他來說,他得不到她的愛,得到她的人就可。

 「可是你身邊有那麼多的姬妾,若是欺負了菲兒怎麼辦?」他很是關心的為慕容傾兒說話。但仔細發覺,那是無心的語氣。

 「你放心即可,本宮回去便將他們打發走,太子府只會有慕容傾兒一個人。」趙軒信誓旦旦的說著。若是以前,他會納更多的姬妾來拉攏權利,但是現在他只想要慕容傾兒。

 「那就好。」白昭總算放下了心中的石頭。

 可慕容傾兒卻不這麼想,即使他再為自己多想又如何?傷了自己男人,她是絕不會認這個父親的。

 「不知白教主還有何打算?」斜眼看著站著的中年男子。

 「既然女兒找到了,便要抱殺妻之仇,殺了慕容流晨后,便隱歸山林。請待我女兒好一些,我先走了。」眼帘垂了一下道。竟給人一種憂傷的感覺。話語說完,也便離去了。

 菲兒嫁給趙軒,總比嫁給慕容流晨的好,他也算放心一點。

 慕容傾兒聽到這,心裡急了,他要殺晨,怎麼辦?可趙軒也在,她只能憋著不說話。看著離去的男人,只能幹著急。

 待白昭離去,趙軒一個人坐在慕容傾兒的房間內發獃。他知道,慕容傾兒的腿受傷,絕對逃不了多遠,所以也便沒有親自去。

 突然,眼眸朝慕容傾兒的床上看去,起身走向她的床邊,翻開了被子,枕頭。枕頭處還有被她扔下的鳳冠,孤零的在那邊斜放著。但他此刻沒時間想那個東西。

 慕容傾兒偷偷的伸出小頭顱,從上面看著下面趙軒的舉動,不由罵了自己一聲笨蛋。這可怎麼辦,被他發現了。

 趙軒在慕容傾兒的床上翻來覆去,就是沒有床單,而後再朝窗邊而去。竟然沒有她逃走時要用的繩子。他剛剛沒有注意到,現在才發現。而她的床上唯獨沒了床單,這說明她是用床單逃走的,可是窗邊竟然沒有用床單做成的繩子。那她是如何從窗戶上下去的?要知道,這裡是二樓,她一個弱女子,還不會武功。

 難道她沒逃走嗎?可是她沒逃走,人在哪呢?二樓的走廊處安排了許多侍衛,她是不可能逃脫的,她能打發走一個,卻不能打發許多個。想到這,他便在房間內尋找了起來。

 慕容傾兒再次伸出一個小頭顱,微微的看了一下趙軒。只見他在屋內翻找她,桌子下面,床底下面,該找的地方都找了一遍。趕緊把頭縮回去。怎麼辦,怎麼辦?若是被找到了,再想逃都難了。急的她全身都出了冷汗,突然一道聲音,讓她嚇得哆嗦一聲。

 「慕容傾兒,給本宮出來。」趙軒憤怒的聲音在房間內響起。

 慕容傾兒此刻急的,慌得不得了。怎麼辦,怎麼辦?誰能來救救她?可惜,誰都聽不到她的喊聲。

 趙軒在這個房內翻了一遍,發現沒有可以藏人的地方,抬頭一看,上方那麼寬敞的房梁可以躲一個人。

 「慕容傾兒,給本宮下來。」緊盯著房頂,好似要穿過房梁看透慕容傾兒。

 慕容傾兒只能雙腿蜷縮,頭趴在兩腿之間,多麼希望他沒發現。心裡不斷的安慰自己。他沒發現我,他一定沒發現。可是趙軒下一句話,讓她再沒了希望。

 「慕容傾兒,你覺得你躲在房樑上就有用嗎?快點下來。」怒氣更是明顯了。若是他沒有發覺床上消失的床單,窗邊該有的東西而沒有,他的人根本找不到她。一旦找不到他,他們都會離開這個客棧,而她就能輕而易舉的逃走。這種想法讓他越想越怒。

 慕容傾兒還是不動,就當他是嚇唬她的。

 「慕容傾兒,你是不是想讓本宮上去將你帶下來?」威脅的語氣對著上面的人。

 知道逃不過了,讓他帶自己下去,還不如自己乖乖的下去。

 「叫什麼叫,不叫別人不會把你當啞巴。」嘴一撇,發泄了心中的怒氣。而後,一個轉身,坐在了房梁邊,兩腿在那耷拉著。可是看著那麼高的距離還是有點咽了咽吐沫。怎麼在爬的時候沒發現這麼高呢?

 「該死的你,竟然真的在上面。」看著露出身子與腿的紅衣女子,讓他更怒了。

 「什麼叫竟然?難道你不知道,只是嚇我的嗎?」瞪著星眸看著下面的男人。難道她被耍了?

 「本宮確實不知道,但不知道本宮也打算上去瞧瞧。趕快給本宮下來。」

 慕容傾兒不爽的眨了下眼,拿起旁邊用床單撕的布條,準備綁在房樑上,然後順著布條下去,可是她身邊已經多了個男人。

 「你…」慕容傾兒看著身邊的男人。他竟然飛上來了。

 趙軒二話不說,攬著她的腰帶她下去了。

 慕容傾兒一把推開了腰間的手,小手擦了擦剛剛被嚇的冷汗。隨後想到趙軒與白昭的對話。「剛剛那個男人是誰?」

 「你不是都聽到了嗎?他是你父親。魔教教主白昭。」

 魔教…她記得她在王府生活的那段時間,當時是在吃飯,翼說魔教黨羽已被全部剷除,只是沒找到魔教教主白昭,與那個刺殺她的白雲焰。晨為何要滅魔教呢?

 趙軒看著在那沉思的女人,添油加醋道:「慕容流晨將你父親逼上絕路,你還愛他?」

 「這與你有何關係?」冷眼瞧了一眼趙軒。

 慕容傾兒這聲不屑的語氣,激怒了本就在盛怒的趙軒。一把抓住了她細嫩的手腕。

 「是跟本宮沒任何關係,但慕容傾兒,你以後都別想再離開我。」話語說完,直接對外喊道。「給本宮找個鎖鏈。」

 「是。」門口侍衛接到命令,便去找了。

 「趙軒,你放開我。」使勁的拽著手腕上的大手。也許因為他還在生氣,握的很緊,讓她生疼。

 趙軒沒有理她。左手摟著她的腰,猛地一拽,讓她貼近自己胸膛。她身子的酥軟,貼在他堅硬的胸口讓他覺得舒服極了。她的身子很軟,她的腰很細,大手摸著她的腰,竟想一親芳澤。不過他忍住了,他要讓她知道離開他的代價。

 「慕容傾兒,本宮再跟你說一次,這次你要逃走本宮只鎖著你,若再有下次,本宮不介意打斷你的腿。」紅唇微啟著,卻帶著無盡的殘忍。

 「你…」瞪著大眼睛,看著面前危險的男人。此時竟讓她害怕的心如打鼓。竟隱約感覺到,他說道一定會做到。可是即使這樣,她也不會呆在他身邊,她要回到慕容流晨身邊。

 「太子,鎖鏈。」侍衛進門說。可是看著太子與太子妃抱得這般近,竟讓他覺得打擾到太子的好事了。

 趙軒放開了摟著慕容傾兒腰肢的左手,然後看著門口的侍衛。「過來為本宮與太子妃鎖上。」

 「啊?」侍衛感覺到奇怪了。太子妃準備逃婚鎖著她,他還能明白,為什麼也要鎖著太子?

 「還不過來?」怒氣而聲。

 「是。」侍衛上前拿著鎖鏈將慕容傾兒的手腕上鎖了,而後再鎖著趙軒。

 慕容傾兒想掙扎,卻掙扎不了,因為趙軒握緊她的手腕,使她甩都甩不掉,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被鐵鏈鎖住。

 瞪著大眼睛看著身邊的男人,眼裡是熊熊烈火,恨不得殺了他。他竟然真的鎖住自己,他竟然一點自由都不給她。

 「你不要這樣看著我,是你逼我的。」看著她眼中的憤怒,他竟有點不忍。但這是她自找的。

 「你這樣鎖著我,我去茅廁怎麼辦?」怒眼看著身邊的男人問道。

 「那我會解開鎖鏈。」

 「那我睡覺呢。」慕容傾兒再次問道。

 「我們一起睡。」想起她差點逃走,這讓他怎麼可能再讓她一個人睡。

 「你開什麼玩笑?我不要跟你睡。」她只喜歡慕容流晨陪她睡,絕不允許別的男人跟她睡。

 「反正你遲早是我的女人,早一點睡又如何?」他的話語竟帶著些欣喜。

 「我不要。」慕容傾兒堅決拒絕。讓她跟趙軒睡,她寧願死。

 「你不要也得要,事到如今只能怪你。」再次伸出左手,攔住了她的腰,讓她貼近自己的胸口。剛剛就想吻她,現在不吻更待何時?

 慕容傾兒看著近在咫尺的俊臉。他竟然要吻自己?該死的,除了慕容流晨,任何人都不行。小手推著他的胸口,可是她腰間的手,竟那麼的用力,她根本離不開。這樣下去,她只能扭過頭去。

 趙軒看著面前的人,嫌棄的表情,扭過的頭,更能激發他心底想要得到她的**。他還記得,慕容流晨吻她吻得唇都腫了,她都不曾說過什麼,可自己只是想碰一下她,她就露出這般嫌棄的模樣。想起她被慕容流晨吻的嘴唇微腫的樣子,他就更想吻上她的唇。

 他再次湊過來吻,她再次躲開。兩人就這樣維持了一會,趙軒徹底怒了。

 「慕容傾兒,不要挑戰本宮的耐心。」憤怒的語氣說出,勢要將慕容傾兒燒毀。

 ------題外話------

 千萬不要拋棄我~

 傾兒蛻變總會需要時間的~

 ~(>_<)~

 而且偶絕不讓渣男占傾兒任何便宜~放心吧~

 本書由《95豪門言情小說》首發,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