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傷了她的心

發佈時間: 2023-03-21 12:09:00
A+ A- 關燈 聽書

 慕容流晨抱著慕容傾兒直接來到了王府,凌看著陰森臉色的慕容流晨也是嚇一跳。(平南文學網)

 「王爺,公主。」凌行禮喊了一聲。

 慕容流晨直接無視她,向房間走去。

 「慕容流晨,你放開我,放開。」慕容傾兒在慕容流晨的懷裡掙扎著,企圖讓他放開自己。可是慕容流晨抱得很緊很緊,她完全無法掙開。

 凌看著一個臉色陰森恐怖,一個憤怒掙扎、很是好奇他們怎麼了?看著主子那般的表情臉連她都嚇了一跳,甚至想去幫慕容傾兒,但是她知道,主子的事情不是她一個奴婢該管,該問的。

 慕容流晨完全無視慕容傾兒的怒氣,撒潑。他現在才是一肚子氣。不給她點教訓,她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一腳踹開了房門,將慕容傾兒扔在床上,大手一揮,以內力將房門給關了起來。只聽「砰」的一聲,將那本就有點害怕的慕容傾兒,給嚇了一跳。

 此時的她,心裡害怕的情緒全湧上來,連手都因為害怕而在抖著,眼眸都在微微的顫抖。

95豪門言情小說網 www.dargon95.com

 「慕容流晨,你想幹什麼?」似乎是以自己的聲音掩蓋自己害怕的情緒。可是說完這句話,看著慕容流晨那冰冷的臉龐,心裡更是害怕了。

 「你不是想看嗎?我表演給你看青樓是怎樣的,如何?」話語說完,慕容流晨直接壓在慕容傾兒的身上。

 「你敢…唔…」她被慕容流晨給堵住了嫩唇。

 狂肆霸道的吻,如懲罰一般吻上了慕容傾兒的櫻唇。很有技巧的撬開了她的芳唇探取著她的芳香。

 「唔…」慕容傾兒一把躲著,一邊捶打身上的男人。

 慕容傾兒的那點力道對於常年習武的慕容流晨來說,根本就是撓痒痒。絲毫不管她的捶打,反抗,閃躲。就是要狠狠的吻她,給她教訓。而雙手也不閑著,在慕容傾兒的身上遊走著。

 慕容傾兒感受著身上遊走的大手,眼孔睜得很大,瞳孔因為害怕都在緊縮。「唔…慕容流。晨。你敢…唔…」閃躲霸道的吻,說著心裡害怕的語言。

 慕容流晨絲毫不管她的語氣,是怒氣沖昏了頭,也許是她的味道太過美好,讓他有了**的念頭,便再沒有管她。大手摸到她的腰間,不知他如何做的,包裹在慕容傾兒嬌軀的嫩黃色衣服,瞬間散落開來。也許是聞到她身體所散發的幽香,從她的唇上離去,漸漸的滑下她的脖子,鎖骨~

 慕容傾兒只覺身體一涼,所有衣服散落開來,唇上霸道的吻已經將她的唇吻得有些微腫。然後唇上的溫度消失,那帶著些絲潤的感覺從她的臉部到脖子到鎖骨~她知道下面要進行什麼,嚇得眼裡瞬間溢出的滾燙的淚水。

 「不要,晨。不要。」雙手推著胸口上吻她鎖骨的男人,嘴裡喊著祈求的語言。

 她的味道太過美好,使慕容流晨沒了理智,雙手在她的身上撫摸著,一遍遍的吻著她的脖頸,鎖骨,最後直至被肚兜蓋著的雙峰。

 慕容傾兒此時很是徹底放棄了掙扎,任由慕容流晨隨便親吻。而心裡,也沒了害怕,反而是傷心,如慕容流晨拿一把刀,在狠狠的割她的心。眼裡的淚水,不停的流著,如湧出的泉水一般。

 慕容流晨剛想拽了她身上礙眼礙事的肚兜,卻沒有聽到了聲音,甚至是反抗都沒有。他瞬間恢復了理智,抬起頭看著躺在身下淚如泉湧般的淚人,大大的眼睛猶如沒有瞳孔一般,就那樣的睜著,如一個死人一般沒了生氣勃勃。

 知道了自己所做的錯事,慕容流晨很想揍自己一番,明明只是嚇唬一下她的,為何會失了理智?

 大手撫摸著慕容傾兒白皙的臉龐,為她擦拭著淚珠。聲音有些顫抖,害怕,愧疚。「小妖精,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慕容傾兒的眼眸只是閃動了一下,並未理他,如一個破碎的瓷娃娃一般,木訥的睜著漂亮的雙眼。眼水順著眼角不停的流著,如下雨一般。她不相信她的晨會這樣對她。他一直很寵她很愛她,很疼她的,為何會變成這樣?

 慕容流晨將僅剩肚兜的慕容傾兒扶起來,雖然那些衣服還掛在她的身上,但此時她還是暴露在他的身前。將她靠在自己肩膀上,拿著被他脫到一半的衣服為她穿好。「小妖精,我不是故意的,你別哭了了好嗎?」將衣服蓋在她的身上,手指擦拭著她眼角的淚水。

 可是慕容傾兒根本不理他,這讓他更是痛恨自己。他剛剛究竟在做些什麼?

 「小妖精,你理我一聲好嗎?不要不說話。你這樣我很怕。」慕容流晨恨不得給自己幾巴掌,為何會那樣做?為什麼會傷害她?不是一直以寵愛她,疼她為目標嗎?為何會變成這樣?

 慕容傾兒靠在他的肩頭,眼神還是那樣的無神,好像沒了靈魂一般。也是,慕容流晨這般寵愛她,她早已習慣了。真的不知道慕容流晨會有傷害她的一天。

 雖然她的表情是無神的,但是心卻在一點點的滴血

 「小妖精,我錯了,我知道我傷了你,可是我是被你氣昏了頭,你知道嗎?你在我眼中是最完美而單純的人,我不希望你看到一點污穢的東西,事情。我不想青樓那個地方髒了你的眼睛,心智。」摟著如死屍一般的慕容傾兒,他趴在慕容傾兒的脖頸處訴說著他生氣的原因。看著這樣毫無生氣的慕容傾兒,他的心很痛很痛,淚水順著眼角滴了下來。

 慕容流晨從他懂事以來,就沒有流過眼淚。他的父皇教過他,想要不受傷害就要變強,男兒流血不流淚。而他聽從了他父皇的話,從記事起流血的多,流淚一次都沒有,可是此時他卻哭了,只因他怕慕容傾兒不再理他,不再愛他,不想見他,甚至…恨他。這是他最不能接受的。

 慕容傾兒聽著慕容流晨的話語,眼眸有了些神采,而再感受著脖頸處滾燙的溫度,使她的身體僵硬了一番。

 本書由《95豪門言情小說》首發,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