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昏倒

發佈時間: 2023-03-21 12:06:35
A+ A- 關燈 聽書

 看著走出去的兩人,再低頭看著地上的血跡,這讓她覺得胃裡如翻江倒海般想吐。「將這收拾了,我不想聞見屋內有血腥味。」然後自己也便出去了。

 「是。」

 慕容傾兒離開了那個沒有血腥味的地方,扶著一邊的大樹,狂吐著。原諒她吧,她畢竟第一次這樣做。

 「嘔…嘔。」剛剛吃過飯的她,不停的吐著,似要將胃裡的酸水都吐出來。

 「你怎麼會在這?」一聲清冷的聲音在慕容傾兒的身後響起。

 吐完了的慕容傾兒從腰間拿出手絹擦了擦嘴唇,將手絹給扔了,轉頭看著清冷聲音的來源地。

 只見男子冰清的薄唇輕抿著,雙眸銳利的看著她。這男子長相俊美不凡,白皙的臉上無一點雜質,好看的眸子帶著些不耐煩。

 從記憶中得知,這是她的大皇兄,未來的太子爺、慕容云然。這男人一向不管後宮的是是非非,卻每次見到慕容傾兒都帶著煩躁的神情。努力的想了想,慕容傾兒並未做什麼得罪他的事,他為何這般討厭她?

 「大皇子。」低頭一下,喊了一聲,算是行禮,然後就從他的身邊離去。她現在心情不好,不想跟這個男人有什麼交集。

 「本皇子准你走了嗎?」慕容云然轉身看著那抹絲毫不似從前那般怕他的倩影。

 慕容傾兒愣在那裡。這剛剛解決掉慕容雪兒難道還要解決這個男人才能安生嗎?可他與慕容雪兒不同,他是未來的皇帝。這易尚國只有慕容云然這一個皇子,這皇位必然是他的。

 慕容傾兒轉身瞧著這個冷然的大皇子,她名義上的皇兄。之所以喊他大皇子而不是皇兄,就是因為他不讓她那樣叫他。

 「大皇子有何事嗎?」冷眸對視著他淡然的眸子,沒有絲毫的畏懼。

 據她所知,這大皇子出宮歷練去了,所以她來這的大半個月才並未見過這個男人。既然他回來了,那就要讓他知道她已不是從前的那個慕容傾兒了。

 慕容云然淡然的看著這個與他對視的皇妹,眼裡有了一絲驚訝。他只是出宮了幾個月,為何回來后,她的變化這麼大。

 「多日不見,你的變化不小。」輕唇吐出不屑的語氣,冷清的眼眸盯著敢於他對視的慕容傾兒。

 「大皇子也一樣。」潤唇吐出的話語不帶絲毫感情。

 慕容云然冷眼看著這個絲毫不怕他的女人,眼眸一閃,溢出冰冷的話語。「你倒是一點都不怕本皇子了!」

 「本公主為何要怕大皇子?大皇子又不是兇猛野獸。」冷眼微眯,也不屑的看著慕容云然。

 「你敢說本皇子是兇猛野獸並自稱本公主?」雙眼冒出了微怒的火苗看著慕容傾兒。

 「大皇子在本公主面前就自稱本皇子而不是皇兄,那本公主自然也不用自稱皇妹。」他狂妄,她也可以一同狂妄。就比比誰更狂妄。

 「你…」慕容云然被慕容傾兒的話語給說的無話可說,只有緊握雙手以忍下憤怒。他是未來皇帝,是不能輕易動怒的。

 慕容傾兒冰冷的眸子看著他那緊握的雙手。「大皇子如若沒事,本公主先走了。」說完,不等慕容云然讓她離去,她便轉身就走,但卻被慕容云然被抓住了手臂。

 「本皇子讓你走了嗎?」雙眼微怒的看著這個無視他威嚴的女人。

 「本王允你動她了嗎?」慕容流晨本來是要找慕容傾兒的,卻在半路上看到慕容云然握著慕容傾兒的手臂,他吃味了。一把將慕容傾兒拽到自己身邊。這在外面,他不能樓她。

 「皇叔。」慕容云然恭敬的行了一下禮。他這個皇叔,連他父皇都怕他,他自然也是打心眼裡敬佩他。

95豪門言情小說網 www.dargon95.com

 慕容流晨並未理他。轉頭看著一臉冰霜的慕容傾兒,心裡微顫一下。她怎麼了?怎麼這副冰冷的表情?連他都覺得很是陌生。

 「傾兒,你怎麼了?」慕容流晨擔憂的眼神望著冰冷臉龐的慕容傾兒。在慕容云然的面前,他不能喊她小妖精。

 慕容傾兒感受著熟悉的氣息,熟悉的問道,熟悉的話語。緊繃的臉上終於是緩和了下來,那雙冰眸終於是漸漸放下了偽裝。頓時覺得好累,好累,就那樣暈倒在了慕容流晨的身邊。

 慕容流晨抓著慕容傾兒的手臂,發覺她的神情漸漸恢復過來,還沒問什麼,卻見她就直接暈倒了。趕緊鬆開拽著她的手臂,一把摟住她的腰肢,將她摟在懷裡,焦急的聲音一遍遍的在慕容傾兒漸漸失去理智的腦中響起。「小妖精,你怎麼了?小妖精。」他著急的喊叫,印證了他此時的害怕。轉頭微眯著危險的雙眸看了一眼慕容云然,抱著慕容傾兒離去了。

 慕容云然被慕容流晨冰冷的眼神給嚇住了,感覺周圍都是冰冷冰冷的,沒有一絲溫度。

 「翼,給我將太醫抓過來,要快。」慕容流晨抱著慕容傾兒對著身邊的翼喊道。看清楚了,是抓。而不是傳,或喊。

 「是,主子。」翼轉眼就消失在了皇宮道路中。

 慕容流晨看著臉色蒼白的慕容傾兒一個跳躍,騰空而起向她所住的宮殿飛去。

 慕容云然看著那般從不曾有過別的情緒的皇叔,心裡起了疑惑。怎麼感覺皇叔對慕容傾兒有不一般的情緒?

 「主子。」凌剛打掃完慕容雪兒留下的血跡,就看見自己主子抱著三公主從空而落。

 「嗯。」抱著慕容傾兒向她的房間走去。輕輕的將她放在床上,轉頭冰冷而沒任何溫度的雙眸看著凌。「本王讓你好好保護三公主,你怎麼做事的?」

 「屬下知錯。」凌馬上跪下。雖然認錯,但卻不知發生了何事。

 「發生什麼事了?」慕容流晨冰冷的話語在房間響起,此時的他,臉上再沒了那溫文儒雅的神情,而被冰霜代替。看著凌臉上的巴掌印,定然是發生了什麼事,才讓他的小妖精有了那般的神情。

 「今個三公主在用早膳時,二公主來找麻煩。二公主打翻了三公主的膳食,還罵三公主是見人,甚至想打三公主,而三公主卻突然變得跟往常不一樣,變得冰冷不堪。後來被三公主給制服了,二公主說要告訴皇上,三公主便讓屬下割了二公主的舌頭。」凌感受著低氣壓,喘不出氣的訴說著今天發生的事情。

 本書由《95豪門言情小說》首發,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