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可以愛他

發佈時間: 2023-03-21 12:06:08
A+ A- 關燈 聽書

 「不是皇上的女兒?」慕容傾兒好奇了,她看的小說中,每個女主都是身世迷離的,難道自己這具身體也是嗎?

 「嗯,其實你是…」說到這,他竟不敢看她的眼神了。

 「是誰的女兒?」心裡聽著他這樣說,心裡很是開心,開心到無法形容的地步。她跟他沒血緣關係,這是不是就代表了她可以愛他,可以跟他在一起?

 「小妖精,可不可以不要問,就這樣相信我,跟我在一起可好?」慕容流晨眼裡出現著掙扎,他頭一次有害怕的神情。真的很不想告訴她事情真相。

 慕容傾兒沉思了一下。「好。」對她來說只要知道他不是自己皇叔,跟自己沒有血緣關係就好,其他她不在乎。看著他眼中這般掙扎害怕的神情,她不想知道太多,不是都說知道的太多,受傷的就會越多嗎?所以她不要知道太多。

 「小妖精,你真的很與眾不同。」一把將慕容傾兒抱在懷裡。他的女人真的很與眾不同,如果是別的女人一定會問她是誰的女兒吧?

 「我當然知道,呵呵。」伸出手環上他的腰肢,趴在他的肩膀上,心裡的情緒無法言喻。

95豪門言情小說網 www.dargon95.com

 「晨,你為何喜歡我這般的無顏女呢?以晨的姿色權利應該有很多美女簇擁而來吧?」摸著慕容流晨細膩的肌膚好奇的說道。

 「也許是命中注定我愛你。」慕容流晨深情的望著她好看的眼眸。他也不知道為何會愛上她,他見過她很多次,雖然她都不曾發現。但那個時候的他對她無任何感覺,卻在她大有變化的時候愛上了她,他也不知道為何?也許就是命中注定吧?

 「我可不是。」慕容傾兒調皮的不看他深情的眼眸。

 「嗯?那你是怎樣的?」看著她躲著自己的眼眸,心裡竟蠻緊張的。

 「一見鍾情。」慕容傾兒不經意的話語說出來,深深的觸動了慕容流晨的內心處。

 他雖見到那日掛在樹上的她,但卻並未對她有一見鍾情的感覺,那時只是想她好玩,想她在自己身邊。畢竟他見過她多次,那時的她膽小懦弱,見到誰都怕,甚至一個奴才都可以欺負她。在接觸了她更多一點,就發現自己非她不可了。

 「小妖精,我愛你。」

 「我也愛你。」直接坐在慕容流晨的懷中,纏繞這他的脖子,獻上了自己紅潤的櫻唇。

 心愛女子奉獻香吻,他自然迎接而上。碰上她軟綿的櫻唇,舌頭巧妙的撬開她的貝齒與她纏綿在口中。探取著她的芬香,不由想要更多。他這狂熱的吻倒吻的慕容傾兒暈頭轉向呼吸不過氣來,憋得臉紅紅的。

 「唔…晨。」她覺得再這樣下去要窒息而死了。

 慕容流晨終於是大發慈悲的放開了她。伸出白皙的手指,撫摸著她微腫的櫻唇,趴在她的耳邊說著令人害羞的話語。「小妖精的味道真美好。」

 「一邊去玩去。」兩頰緋紅,慕容傾兒害羞不已。她雖花痴,可她是很純潔的,沒有跟異性牽過手,碰過身,接觸過。站起身,打開門,逃離這個是非之地。

 「呵呵。」慕容流晨一臉壞笑的跟上去。

 慕容傾兒一出門就見一帥哥,而他也看著她。他雖帥氣,但卻不像慕容流晨那般溫爾儒雅般的帥氣,反而周圍散發著一股冷氣,慕容傾兒摸了摸兩邊的胳膊。這好像是夏天呀,為何這般冷?

 慕容流晨看著那愣住的慕容傾兒,抬頭也看了一下,眼神微閃一下,摟住了慕容傾兒的腰肢。「怎麼了?」好聽的聲音問著慕容傾兒。

 「沒事,我們走吧。」嫣然一笑。她為什麼總覺得這冰冷男人看她的眼神有點危險,想殺了她呢?她好像是剛出宮吧?沒得罪什麼人吧?

 「嗯。」慕容流晨看了一下那冰冷男人,摟著她的腰肢下樓去。他肯定認不出小妖精的,不然不會露出這股濃濃的殺氣。

 白雲焰看著下樓的兩人,雙眼閃著憤怒,雙手握的緊緊的。自己的未婚妻消失了,他卻能擁著自己心愛的女子,為什麼?

 出了茶樓的慕容傾兒大呼一口氣。「晨,你有沒有覺得那個男人好像別人欠了他幾百萬一樣。」

 「有嗎?」慕容流晨好笑的說著。不過好笑的眼下是別的情緒。他當然知道他為何這般看他,即使再恨不得殺了他又怎樣?只要小妖精在自己身邊,他們絕對不敢動他。雖然自己並未怕他們。

 「當然像,那摸樣就是別人欠了他幾百萬不還。」慕容傾兒撇嘴道。想起剛剛他那雙冷眼,她感覺渾身都有點冷。

 「呵呵,我們回宮吧,都出來半天了。」那個人的出現讓他不能再帶著慕容傾兒出現在人間中了。他必須防備著。

 「唔,好吧。」出宮,已隨了她的心愿了,看著那血紅的夕陽,是該回去了。這次出宮收穫不少,至少知道了她喜歡的人跟她沒有血緣關係。

 慕容流晨手放在唇上,吹了一下,便見一匹黑色的馬出現在市街上,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哇,好漂亮的馬。」慕容傾兒忍不住摸了摸。她還以為回宮還要坐馬車呢,這騎著駿馬也不錯。

 「呵呵,來上馬吧。」慕容流晨一把跨上了馬背,拉著慕容傾兒的小手,一把將她拉上了馬。然後馬就在市街上慢慢的走著。

 「晨,你知道嗎?我就一直在想,什麼時候能跟心愛人坐在馬背上遊玩呢。」摸了摸駿馬脖子上的鬢毛開心的不得了。這一直是她幻想中的事情,沒想到都實現了。

 「小妖精這麼喜歡騎馬,以後經常帶你騎馬可好?」

 「好。」慕容傾兒歡愉的聲音在吵雜的街市內響起。

 一抹血紅色的光芒照射在他們背後,顯得那麼溫馨美好。

 慕容流晨將慕容傾兒送進宮裡也便回自己王府了,這天色已經黑。他身為她的皇叔在她那裡呆著會被人說道的。

 本書由《95豪門言情小說》首發,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