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 一百六十章你瘋了

發佈時間: 2023-08-29 17:02:06
A+ A- 關燈 聽書

 扮豬吃王爺,夫君請淡定

 “恭喜這位貴客買下水元參,下面進行第二件物品拍賣。”

 姜同笑着開口。

 這時候兩名小廝擡着一個托盤走了上來,裡面放着是一件內甲。這內甲全身褐色,看着精緻至極,正面卻印着一個碩大的人頭骷髏。

 “鬼面乾坤甲!償”

 內甲剛拿上來,底下就有人發出一聲驚呼,不少人雙眼熾熱的看着盤子裡的內甲。

 熱度一下子比剛纔又上了一分。

 “南宮叔叔,這內甲很有名嗎?”

 葉翩翩好奇的盯着內甲,對着南宮燁道。

 “還過得去。”

 南宮燁寵溺的看了身邊的小妮子一眼,淡聲說道。

 兩個人耳貼着耳講話。

 “三弟,等會我們幫你出氣,把這黑炭五馬分屍。咯咯咯……”

 竹竿一般的嶗一此時又發出陣陣刺耳的乾笑聲。

 嶗三此時雙眼通紅,臉上的肥肉一上一下抖着,直直的看着南宮燁,一束束惡毒的目光肆無忌憚的落在南宮燁身上。

 南宮燁視若無睹,仍然跟葉翩翩有說有笑。

 “鬼面乾坤甲,昔日天魔門鎮門之寶,整個大陸赫赫有名的防禦靈器之一,價值連城。不過經過上次人魔大戰,此甲不知爲何破損了一塊,導致上面的防禦靈陣失去了效用,但是此甲即便沒有了靈陣,也可抵擋住元嬰以下的所有攻擊,即便是元嬰期修士的全力一攻,它也能擋住大部分。”

 姜同面色平淡,話語款款而來。說完,他拿起了鬼面乾坤甲,把它背後展示了出來,在場的都是高手,一眼就看見了這內甲後面有一個不大不小的洞口,顯然是被利器所傷。

 “沒想到是已經破損了的。那就價值不大了。”

 原本許多人目光炯炯的盯着此甲,正準備出手,此時看見了破口,頓時失去了興致。

 “此甲五百靈石起拍,每次加價五十靈石。”

 姜同說出了價格。

 “五百靈石。”

 馬上有人喊出了價格。

 “五百五十靈石。”

 寶軒樓一層裡又有人把價格擡了上去,循聲望去,是一個蒙着黑色面罩的男子出的價。

 “六百。”

 二樓包廂裡一個清冷的聲音傳了出來,剛聽到聲音,葉翩翩馬上呆住了。

 “畢院長!”

 葉翩翩忍不住發出一聲低呼。

 這聲音很熟,正是文華學院畢劍院長的聲音,沒想到他居然也在這裡。

 “七百。”

 那名黑色面罩男子毫不猶豫的開口。

 “一千”,畢劍淡漠的聲音又傳了出來,“這位朋友,此甲本座勢在必得,還請這位朋友高擡貴手。”

 畢劍說的客氣,聲音卻充滿了冷意,對着蒙面男子道。

 蒙面男子目光一凝,有些不甘的看向了畢劍所在的包廂,手舉到一半,卻又是悻悻放了下來。

 鬼面乾坤甲對自己有大用,原本他是準備再放手一搏的,但是現在有上面包廂裡的人開口,他知道自己是爭不過了。

 即便是自己強行把內甲買了下來,也要隨時隨地小心一個元嬰期大修士的報復。

 他對寶軒閣拍賣會的流程也算熟悉,現在自己是價高者得,但是一旦出了這個門,自己卻沒有什麼背景,不一定能保住此甲。

 掙扎了數下,這名蒙面黑衣男子幾次想把手擡起來,最終卻又是放了下來。

 “畢師兄對新收的徒弟可真是有心了,纔剛剛收進門又是送破鏡丹又是送內甲,好,很好。”

 關越坐在畢劍身邊,有些陰陽怪氣的說道。

 “本座買什麼,似乎無需向關師弟報告吧。”

 畢劍面無表情,冷冷的說道。

 “呵,師兄要買什麼自然是師兄的自由,不過我怎麼聽說那上官雲鳳連葉翩翩那廢物都打不過,真擔心她會浪費畢師兄一片苦心啊。”

 關越微微一笑,話語間帶着淡淡的譏諷。

 “哼,葉翩翩不過是投機取巧罷了。真到了以後,修爲又怎麼趕得上雲鳳。”

 畢劍臉上神色更冷,毫不猶豫道。

 “到底是誰比試時投機取巧是誰光明正大,大家看得很清楚,畢師兄就算偏幫,也不用做的這麼明顯吧。”

 這時候角落裡又是一個懶散的聲音傳了過來,卻是計無九,此時他斜躺在椅子上,不客氣的反駁畢劍。

 “計師弟,你這話什麼意思?”

 畢劍轉頭,冷冷的看着計無九。

 “哼。”

 計無九絲毫未懼,憋着嘴巴冷冷一哼,什麼話都沒再講。

 “哈哈哈,畢師兄收了上官雲鳳還說得過去,某人收了一個廢物還得意洋洋,真是搞笑。”

 關越此時臉上譏諷之色更重了,又是陰陽怪氣把矛頭指向了計無九。

 “哼,關越,我好歹收了個‘廢物’,不像你連個廢物都收不到。我聽說那君承根本無心去東峰,虧你熱臉貼人家冷屁股,哈哈。”

 計無九笑的張狂,對畢劍他還有所收斂,對關越卻是根本不顧忌。

 “本座不過是寧缺毋濫罷了,哪像你連一個天生廢物還當寶貝,哈哈,笑死了。”

 “哼,到底誰是廢物,咱們等着瞧!”

95豪門言情小說網 www.dargon95.com

 ……

 三個人脣槍舌劍,旁邊的歐洋不由的再次搖了搖頭。

 此時他無比懷念陳驍在的時候,像這種事,以前都是陳驍決定的。現在這幾大峰主針鋒相對,再這般下去,文華學院真是要亂成一團糟了。

 “一千靈石,諸位可還要出更高的價格?”

 姜同例行公事一般的一問,臉上又是帶着滿意的笑容。此甲已經破損,一千靈石的價格其實已經相當高了,他很滿意。

 “一千一百。”

 這時候一個淡然的聲音傳了出來,又是把內甲的價格生生的擡了上去。

 聲音剛出來,葉翩翩便炸了。

 “南宮燁!你幹嘛呀……”

 南宮叔叔居然加入了搶奪鬼面乾坤甲的行列,真是暈死了。剛剛要買的是他們學院的副院長好不好。

 若是被發現,自己就完蛋了。

 葉翩翩趕緊低下了頭,心虛無比的遮住了自己的臉,悄無聲息的拉了拉旁邊南宮燁的衣角。

 示意他別亂來。

 南宮燁紋絲不動,嘴上掛着輕笑。

 “大哥,你現在未過門便想管小弟的錢麼?”

 “……”

 葉翩翩又是無語,只得氣呼呼的低頭把頭埋得老深。

 “一千一百一次,還有更高的價格嗎?”

 姜同微微一愣,隨即反應了過來。

 “一千二”

 包廂裡的畢劍緊鎖這眉頭,冷冷的又丟出一個數字。

 南宮燁眼睛都沒擡,又面無表情的把手舉了起來:

 “二千。”

 “轟——”

 隨着兩千的數字一出,會場裡響起了轟然的喧譁聲,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到了南宮燁身上。

 全部不可思議的看着南宮燁。

 這個黑炭一般的人,居然硬生生的直接漲了四倍的價格收鬼面乾坤甲,這內甲可是破損的,早已經失去了原來的價值。

 現在至多也就值一千靈石罷了。

 “這黑炭真是人傻膽大,剛剛得罪了嶗山五僧,現在居然還這麼大搖大擺的得罪文華學院,要知道剛剛出價的可是文華學院副院長畢劍,他真是活的不耐煩了。”

 “說不定人家有後臺呢,你知道什麼。”

 馬上有人反駁。

 “哼,有什麼後臺,在他身上一絲靈力都感受不到,我看就是人傻膽大錢多。”

 ……

 臺下的人議論紛紛,只有上面的姜同笑的燦爛。他完全沒有想到一件破損的內甲能夠賣出這麼高的價格。

 這下子自己寶軒閣真是賺翻了。

 “這位兄弟出價兩千靈石,請問還有更高的價格嗎?”

 姜同笑着問道。

 “噓——”

 姜同剛說完,底下的人馬上發出了噓聲,兩千靈石都已經讓你發了大財了,居然還不知足。

 畢劍臉上倏地變得陰沉無比,漆黑的眼裡黑光閃動,顯然已經盛怒到了極點。

 “不過是件內甲罷了,師兄不必介懷。”

 歐洋嘆了口氣,勸了畢劍一句。

 良久,畢劍終於點了點頭。

 他畢劍是名門正派,倒不至於爲了區區一件內甲跟人家撕破臉。

 “恭喜這位公子,內甲是你的了。”

 姜同笑的熱烈,朝着南宮燁拱了拱手。

 這時候兩名小廝擡着托盤走向了南宮燁,恭敬的站在了他前面。

 “南宮燁,你瘋啦。這麼貴,別買呀……”

 葉翩翩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愣愣的盯着南宮燁,這傢伙眼裡沒有金錢概念嗎?竟把價錢炒高了四倍,而且是從自家師長那裡搶的。

 好暈啊。

 剛剛自己可是明明聽到這內甲最多隻值一千靈石的。

 “不準買!”

 葉翩翩做最後的努力。

 “大哥,小弟有的是錢。”

 南宮燁對着葉翩翩神秘一笑,卻根本未把她的話放在心上。

 “……”

 葉翩翩頓時無語。

 南宮燁手往懷裡一探,一個袋子出現在他手裡。

 把袋子給了一名小廝,小廝接過靈石袋輕輕一掃,只見裡面不多不少的放着二十顆上品靈石,摺合成下品靈石剛好是兩千顆。

 “數目對上了,多謝公子。”

 小廝又是恭恭敬敬的把鬼面乾坤甲遞給了南宮燁。

 “接下來我們拍賣第三件東西。”

 內甲賣完,又響起了姜同的聲音。

 拍賣會繼續。

 不多時便賣出了幾十餘件東西。

 但除了南宮燁買的鬼面乾坤甲價錢極離譜之外,其餘的東西都在正常的價格範圍之內。

 隨着拍賣會的深入,展出的東西也越來越好。

 其中有件血靈芝的東西竟然拍出了五千靈石的天價。

 這時候二樓包廂裡面的人蔘與競爭的也多了起來,畢竟一開始拍的那些小玩意還不在他們關心的範圍之內,現在不一樣了,東西越來越好,他們也有用的到了。

 氣氛更加的熱烈起來。

 不過南宮燁剛剛石破驚天的拍下內甲之後,卻顯得異常低調起來,後面的東西全部沒有報價。

 漸漸的,衆人的目光也就不把他放在心上。

 “各位,接下來要拍賣的東西可是好東西,特別是有女眷的朋友可要把握機會了,我敢保證,整個西土大陸僅此一件。”

 姜同手裡拿着一個精美到了極點的紅色盒子,這盒子竟是用名貴的千年紫檀木所制,外面纏着烏蠶金絲,在柔和的光照下閃閃發光,顯得價值連城。

 底下的人又是一陣躁動,顯然是被姜同略顯誇張的介紹吸引住了。

 “玉肌丹,起拍價五千靈石。”

 姜同微微一笑,終於說出了所拍東西的價格。

 “轟——”

 下面的人顯然又是人潮涌動了。

 “竟然是玉肌丹,傳說吃一顆可以葆青春幾十年……”

 在場的也有不少女子,此時都目光熾熱的緊緊盯着臺上的玉肌丹。

 “姜閣主,傳說玉肌丹百年之前便已經絕跡,怎麼你這裡還有。可是真的?”

 二樓的一個包廂內,有人發出了遲疑的聲音。

 “闕長老說笑了,寶軒閣視誠信爲生命,又豈會造假。這玉肌丹千真萬確,本座已經檢查過了。”

 姜同淡然一笑,客氣的向着包廂裡的人解釋道。

 葉翩翩剛剛經歷了幾十件拍賣的流程,正在看着他們你爭我奪,看得津津有味,此時忽然聽見了自己所託的東西上了拍賣,不由得趕緊豎起耳朵認真的聽着。

 “橫刀門闕仁,元嬰中期。”

 耳邊忽然傳來了南宮燁略帶興味的聲音。

 葉翩翩表情一變,這橫刀門實力強勁,也屬於六大門派之一,剛好在文華學院上面,排行第五。

 沒想到橫刀門的長老都加入了自己丹藥的爭奪。

 “呵,既然如此,五千靈石。老夫要了。”

 闕仁臉上揚起一股微笑,對着姜同道,在他的身邊站着一名豔麗的少婦,此時臉色喜色頓顯。

 他的話音剛落。

 “六千。”

 又是傳來一個清脆的女聲報了價。

 “七千。”

 競買進入白熱化,短短數息時間,價格蹭蹭蹭的串上來。

 “哼,七千靈石,怎麼說的出口。貧僧出九千靈石買下此丹。”

 剛剛一直沒買東西的嶗三此時終於來了精神,馬上喊出了報價。

 “一萬。”

 又是橫刀門的闕仁。

 闕仁淡淡看向了嶗山五僧,略一沉銀,再次提高了價格。

 “闕仁,此丹藥貧僧志在必得,你還是莫跟貧僧搶價了。”

 嶗三此時也是瞪大了眼睛看着橫刀門的闕仁。語氣裡帶着淡淡的威脅之意。

 “一萬五。”

 嶗三一下子講價格漲了五千。

 葉翩翩愣在了那裡。

 這這這。

 不就是一顆丹藥嗎?而且對修行有沒有什麼好處,好瘋狂啊。

 葉翩翩這才深深明白了南宮燁爲什麼只讓自己賣一顆,因爲實在太貴重了。若是稍不留意,便會給人不良企圖。

 “哼,沒想到嶗山五僧也對此丹有興趣,那老夫就讓給你吧。”

 闕仁表情微微一變,饒有興致的看着嶗三,點了點頭,沒有再開口講話。

 如不是身邊的女人想要,他是沒什麼興趣的。

 嶗三面露喜色,從儲物戒裡拿出一個袋子,正要去拿玉肌丹。

 “一萬五。”

 南宮燁聲音淡然,剛剛一直低調的他突然又出現了。

 所有人的目光又投向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