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

發佈時間: 2023-03-21 12:37:43
A+ A- 關燈 聽書

 霸寵之皇叔的金牌萌妃 梓婁國篇 145 天天書吧

 正午的陽光溫和舒適,空氣中飄着淡淡的花香味,溫和的陽光讓人懶洋洋的。

 此時,丞相府的後花園內,不知何時多個了鞦韆,慕容傾兒坐在鞦韆上,仰着小臉一副愜意的模樣,懶洋洋的曬着太陽。慕容流晨在她的身後,溫柔的推着她盪漾。

 “晨,我們真的住在丞相府了嗎?”慕容傾兒眯眼看向天上耀眼的陽光,表情有些似睡非醒的模樣,懶洋洋的問着身後的人。

 “嗯。”低沉的喉音寵溺而溫柔,手中輕柔的推着面前的人兒。

 因爲慕容傾兒懷孕,住在客棧不是那麼的方便,所以就打算在丞相府久住,省的搬回客棧,還那麼的麻煩。簡單來說,就是嫌麻煩而已。

 “嗯…那我們這不是非法佔居別人的家嘛。”慕容傾兒沉思道。

 “那又怎樣?”簡單的幾個字,便可從語氣中聽出狂傲的味道。他慕容流晨,想住在哪裡便住在哪裡,還從未有人敢趕他走過。當然,別人巴不得他能久住在他們家中。讓一國戰神王爺居住,不說別的,那也是很有面子的。

 慕容傾兒無奈的笑了聲,確實沒有什麼關係。

 聽聞由遠到近的腳步聲,慕容傾兒微微的勾起了脣角,嘴角的弧度略帶些嘲諷的味道。不用想也知道是誰來了,胡嫣兒自昨晚來到他們院中便再沒回去,丞相府中的下人早已將丞相府翻了個底朝天,唯一不敢來的便是慕容流晨他們所居住的這所院子,想必府中的下人猶豫再三,硬着頭皮而來。他們雖然不知道小姐跟晨王是何關係,爲何小姐總是說自己是晨王妃,但是他們也知道晨王可不是好惹的主。

 一個身穿碧綠色衣裙的丫鬟走向花園內,雙眼顫動着水花,有些懼怕的看着遠處的一幕。一張平凡的臉蛋有些蒼白,額頭已滲出細細密汗,想必是被逼而來。畢竟只聽晨王的傳說,就能將他們嚇破膽了,誰敢前來?

 常年做下人,自然知道這些大人物沒一個能好惹的,所以自然而然便對慕容流晨產生了懼怕感。

 丫鬟走到兩人的跟前,始終不敢擡頭去看兩人,低着頭,視線看着地面,聲音怯怯的發出。“王…王爺,小姐去哪了?”聽這顫抖的嗓音,好似隨時都會哭出來一般。

 慕容傾兒收回看向陽光的視線,淡漠的眼神落在面前的丫鬟身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很怕王爺嗎?”很是輕柔的語氣,彷彿刻意溫柔,怕嚇壞了面前的小丫鬟似得。她男人這般好,真搞不懂她們有什麼好怕的。

 她不知道的是,也只有她認爲自己男人很好。

 她身後的男人,見面前的人兒對那個小丫鬟笑的這般溫柔,醋意瞬間由心底上升,也不再推着她盪鞦韆了,雙手圈着她的脖頸,彎腰爬在她的肩膀上,有些陰沉的的鳳眼略帶怒意的看着近在咫尺的臉蛋。

 慕容傾兒發覺臉頰旁多了一張生氣的俊臉,像是安慰小狗似得拍了拍他的臉頰,讓他不要生氣。

 慕容流晨對於她這種安慰很是不滿,霸道的啃了下她小嘴,纔算沒有找他算賬,只是那雙佑人的丹鳳眼中卻染上一抹冷意,瞬間從面前的丫鬟身上一掃而過。

 丫鬟只覺得後背涼涼的,有些害怕的擡頭看着面前對她說話的人,當看清慕容傾兒的容貌時,一瞬間沒反應過來。她不是被她的容貌所迷住了,而是晨王身邊何時有這麼一個美人了?她是什麼時候出現的?爲何他們這些下人都不知道?

 此時的慕容傾兒一身女裝,沒有再做男裝打扮,聲音也沒有刻意僞裝,反正胡嫣兒已被送去軍營了,而胡丞相此時被皇上派去了邊塞,一時半會回不來。她還僞裝什麼?

 她倒是一點都不怕他們知道什麼,反正有慕容流晨在,她就不用擔心那麼多!

 慕容傾兒挑了挑眉,對於她眼中的疑惑她很明白。畢竟她可是憑空冒出來的,而晨王的身邊可是沒有一個女人的。即使是一個丫鬟都沒有,好像胡嫣兒很怕丫鬟會壞了她的大事,伺候慕容流晨的人都是清一色男子。

 丫鬟愣愣的看着面前的人兒,腦子像死機了一般。直至察覺到一道冰涼的視線,擡頭看去,迎上那抹冰人眸子,身子一僵,馬上低下頭去。“王爺…我們小姐在哪?”丞相那般寵愛小姐,若是小姐丟了,丞相回來他們一定會很慘的。而她,因爲害怕,直接忘記了慕容傾兒的問話。

 慕容傾兒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強忍着害怕的小丫鬟,漫不經心的說道:“你們小姐說很想念丞相,昨晚跟晨告別以後,就連夜前往軍營了。”這話說的非常的輕鬆,好像跟他們一點關係都沒有。而且她說的也不錯呀,胡嫣兒昨晚就是來跟他男人‘告別’的,然後連夜前往軍營了,只是想念丞相這一事倒是假的而已。只是,誰會在意呢?

 “那奴婢告退。”接收到應有的答案,丫鬟頓時落荒而逃的逃出了花園,這狼狽的模樣好像是慕容傾兒與慕容流晨對她做了什麼般。只有她自己的知道,那瀰漫在空間的壓抑氣氛,讓她渾身發抖,一刻都不想呆在裡面。

 看着落荒而逃的丫鬟,慕容傾兒不由嗤笑道。“晨,你是不是對她做了什麼,她怎麼那麼害怕你?”

 慕容流晨故意曲解她的意思,將面前的人兒從背後將之摟入懷中,狹長的鳳眼中瀰漫着寵溺與一閃而逝的戲謔。“我很想對你做什麼。”低沉魔魅的嗓音,蠱惑而迷人。

 慕容傾兒有些無奈抽了抽嘴角,淡淡說道。“回房做夢去。”

 “哎。”慕容流晨很是無奈的嘆了口氣,懷孕真不好,想着還要八個月才能碰懷中的人兒,他就覺得內心特別淒涼。

 若是他知道孩子出生後,慕容傾兒養好身子也需要一兩個月,估計要崩潰。

 “晨,翼已被北冥救出來了,想必趙煬也已知道他的計劃泡湯了,那麼你打算如何處置趙煬?”慕容傾兒扭頭,看向身邊的俊顏,疑惑的問道。

 趙煬那個人,從第一次見面時她就不喜歡他,竟然敢打主意在他們身上,絕對不能輕易放過。她的男人,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利用的,想利用得付出代價即可,當然,付出代價也不會讓他利用。

 聽聞趙煬,慕容流晨的眼中涌現着波光暗影,那一閃即逝的凌冽寒光,帶着些嗜血的殺氣。看向懷中的人兒,眼中的殺氣已消失不見,全被溫柔與寵溺替代,只是眼中卻有着捉麼不透的光芒。賣着關子說道:“過幾天你就知道了。”

 慕容傾兒撇了撇嘴,對於慕容流晨的回答很不滿意,不過眼光中卻流露着期待的光芒,看來趙煬的下場一定不會很好。

 突然間,他們的面前落下一個龐然大物,摔在地上發出“砰”的一聲巨響,慕容傾兒怯怯的拍着自己被嚇了一跳的小心肝,眼帶疑惑的看着地上的龐然大物。

 眼前一道紅影閃過,影已身姿凜凜的站在那個龐然大物的身邊,美麗的臉蛋扯了一抹動人心魂的笑容。

 慕容流晨冷眼掃了一眼影,明顯埋怨她嚇着她的女人了。而影,很是無辜的眨了眨妖妹的雙眼,不懂王爺爲何這般警告的看着她。

 地上的龐然大物似乎被摔疼了,慢悠悠的的醒了過來。動了動肥胖的身子,擡起滿是肥肉的大臉盆,有些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當慕容傾兒看清地上的龐然大物是誰時,那雙宛如天使般純潔的水眸染上一抹冷意,薄嫩的的嘴角邪肆的勾起一抹嗜血的弧度。波光流轉的水眸,涌現着嘲諷的意味。竟然是他,那個想佔她便宜的胖子。她很明白,這個人也是被人利用了而已,只是敢打她的主意,她可不會輕易放過他。

 “王爺,此人便是昨日想要佔王妃便宜的人。”影臉上扯出一抹魅惑的笑容,輕輕說道。

 聞言,慕容流晨微眯着鳳眼,危險的視線落在地上的胖子身上,那一股無聲無息的壓抑氣息,自他的身上流出,竟讓趴在地上的胖子,嚇得大氣不敢喘一下。

 慕容流晨鬆開懷中的人兒,一步步向地上的胖子走去,一張俊臉冰冷無情,雙眼有着嗜血的殺意。此時的他,就像是一個來自地獄的修羅,在一步步走向地上的胖子,要將他帶離這個世界。

 胖子的雙眼明顯流露着恐懼的神情,慢慢的坐起身,眼神卻始終注視着一身白衣的男子一步步向他走來,那一步步的腳步聲,就像是踩在了他的心上,讓他不敢呼吸,不敢亂動,只能麻木的看着向他走來的俊美男子。

 慕容流晨一腳踩在他的肩膀上,將剛坐起來的他,一腳踩在了腳底下,摔得臉頰發麻。在他還未感覺到疼痛的時刻,頭上方便傳來一個彷彿來自地獄的嗓音。“本王的王妃,是你配碰的嗎?”只要想着他的女人被這等污穢之人碰觸,他都恨不得將此人碎屍萬段。當然,碎屍萬段對他來說太仁慈了,應該要給他最特別的待遇。

 此時的慕容流晨,渾身瀰漫着惡魔的氣息,竟讓一旁站着的影都看傻了眼。雖然她在慕容流晨的身邊不久了,可是他給她的感覺一向都是沉靜淡雅,冷落孤高,泰然自若,沉着鎮定。自從愛上了王妃,總是會流露出讓人聞風喪膽的一幕!

 他就是一個高高在上的王者,居高臨下的看着腳下的男子,那雙狹長的鳳眼有着讓人渾身顫抖的嗜血神情。雖然邪魅,卻讓人看了忍不住的心底發寒。

 看着這一幕,慕容傾兒垂眸輕笑了一聲,笑容中洋溢着幸福與甜蜜,心中覺得暖暖的。她知道,他在害怕,害怕她出了什麼事。害怕會失去她,她就是他最大的弱點。

 曾經的晨王是沒有弱點的,而此時,她就是他最大的弱點,也是他的逆鱗。

 站起身向那個釋放冷空氣的男子走去,從背後抱緊了他的腰,溫柔的語氣安慰着他害怕的心。“晨,我沒事的。”

 慕容流晨身子一僵,感受着身後溫暖柔軟的懷抱,收起了陰冷的氣息,一腳將腳下的胖子踢了幾米遠,轉身抱着懷中的人兒。

 他長這麼大從來沒有害怕過什麼,可是自從她的出現,自從愛上了她,讓他有了一次次的害怕,那種滋味真不是好受。

 慕容傾兒擡起頭,雙手捧着他的臉頰,調皮的眨了眨眼睛。“晨,現在還不能殺他,他還有用呢。”

 慕容流晨無奈的輕笑了聲,他當然知道她心中的想法,只是剛剛突然失控了。關於她的事,讓他都不能冷靜的思考。

 慕容流晨轉頭看向身邊的影,不動聲色的皺了皺眉,冷冷問道。“可有查出是誰讓他這樣做的嗎?”

 影看了眼慕容流晨,只覺得的背脊發涼,低下頭恭敬的回答:“回王爺,是一個平民家的女子,屬下找到她的時候,她已經被殺了。”

 慕容傾兒不屑的嗤笑一聲,漫不經心說道:“李雲月還真是精明呢。”嘲諷的語氣略帶些冷到徹骨的讚賞。

 影只是愣了一下,隨即眼中閃過一道精光,當場明白了慕容傾兒話中的意思。看着面前的兩人,卻發現他們就像是早就知道了是誰所爲的。

 慕容傾兒擡頭看了眼上方的俊顏,嘴角掛着淡淡的微笑。看來她的晨也是一早就知道是李雲月所爲。除了她,再無他人了。

 趙煬當初只是想抓住她,以備不時之需,是絕不會做這等卑鄙的事情。他應該很明白,若是動了晨王妃,到時候可是得不償失。而胡嫣兒,在屢次刺殺失敗後,已經放棄除掉慕容傾兒的意願,滿腦子想的都是如何得到晨王的寵愛。李雲月對她的恨意那般深重,再加上幾天前她對她的那般羞辱,武功又被慕容流晨派去的人廢了,自然對慕容傾兒的仇恨又加重一層,除了她會做這等卑鄙無情的事,想必不會再有人這麼做。

 恐怕她的想法便是她痛苦,也要慕容傾兒痛苦,也要慕容流晨痛苦。甚至是很期待失去貞潔的慕容傾兒,慕容流晨還要不要她?

 而慕容流晨之所以知道是李雲月所爲而讓影再去查探清楚,是因爲凡是想傷害她女人的人,他一個都不會放過!

 想通了一切後,慕容傾兒突然露出可憐兮兮的一面,就像是被人遺棄的小狗。一雙美麗的大眼睛,閃爍着點點波光,雙手纏着慕容流晨的脖頸,撅着小嘴,輕聲問道。“晨,我若是失了貞潔你還要不要我?”

 慕容流晨滿眼無奈的看着懷中的人兒,昨天她都問過這個問題了。不過,也只能妥協的回答她,並且以行動回答。

 雙手攬着懷中人兒的柳腰,俯身覆上那抹嬌豔欲滴的櫻脣,以最真摯的動作告訴她,他根本不介意,他介意的只有她不愛他,或是不願意跟他在一起。

 慕容傾兒嘴角掛起甜蜜的笑容,眼角帶笑的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顏,心中彷彿被抹了蜜一樣甜。雖然本就知道他會這麼回答,可是聽到他的回答或是他以做的方式回答她,她的心中還是甜蜜蜜的。

 一吻過後,慕容傾兒滿臉甜蜜的笑容,視線落在一旁的影上。淡淡說道:“影,將他先關起來。”

 “是。”影將地上被踹的昏死過去的胖子,一把拎了起來,剛想轉身離去,卻又聽見身後的聲音。

 “將他關在胡嫣兒的閨房中,然後你可以找你家男人恩愛去了。”

 影愣了一下,隨即展開一抹動人的笑顏,然後消失在兩人面前。她可是好幾天沒見到北冥了!

 慕容流晨一把將懷中的人兒抱了起來,向涼亭走去。“小妖精打算如何對付李雲月?”

 現在的李雲月已經屬於痛不欲生的下場!中了慕容傾兒下的毒,每日都要承受又痛又癢的苦楚。又被人廢了武功,因爲毀容而再沒有趙軒的寵愛,加上曾經練的邪功而不能生育,又常被趙軒的姬妾欺辱,真的是有夠悲慘的。用痛不欲生一詞形容,那可是相當的貼切。

 可是她明明這麼痛苦,卻不想死,因爲她的仇還沒有報,即使死,她也要慕容傾兒給她陪葬!

 那雙美麗的瞳孔閃爍着詭異的光芒,似是期待的說道。“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今晚我們去太子府先看看李雲月的下場再說。”隨後看着慕容流晨剛開口要說什麼,慕容傾兒及時搶了他的發言權,嘟着粉嘟嘟的小嘴,惡狠狠的說道。“別想讓我乖乖呆在屋裡。”

 慕容流晨將懷中的人兒放在軟塌上,口氣真是無奈加無奈。“小妖精,你現在是孕婦。”他真的是拿她一點辦法都沒有,若是正常的孕婦,怎會這般活潑好動?

 慕容傾兒挑了挑眉,不滿道。“孕婦咋了,孕婦不能沒有自由嗎?”

 慕容流晨很是無奈的溫柔道:“我怕你出事。”她現在懷着寶寶還這般不安分,讓他很擔心她的安全,若是磕磕碰碰了怎麼辦?她又那般怕痛!而且他也會心疼。

 慕容傾兒一臉諂笑,雙手纏住慕容流晨的脖頸,在他的胸口蹭啊蹭的撒嬌。“不是還有你嗎?有晨在,我怎麼可能會出事呢。”

 最後慕容流晨只能無奈的妥協了,面對懷中女人的撒嬌,他永遠都沒有硬心腸!

 夜晚,滿天的星辰閃爍着微弱的光芒,皎潔的月光被雲朵塗抹了一層白紗。迷濛的月光下,慕容流晨一手攬着懷中的嬌軀,縱橫在夜間。而翼,默默的跟在他們的身後。

 很是萬幸,翼被趙煬囚禁起來,趙煬並未對他做什麼,也許是以後需要慕容流晨的幫忙,所以對翼只是囚禁,其他什麼也沒做。只是每日爲他灌**湯,今日被北冥救出,吃了慕容傾兒給他的藥丸,身上的無力感已消失殆盡。

 慕容傾兒讓他一同來是因爲等會有事讓他做,她可不想讓她男人碰李雲月那個女人。

 而北冥與影,這對夫妻倆好幾天沒見了,此時正窩在屋裡恩愛呢,慕容傾兒也算是大發慈悲的沒有找他們的麻煩。

 三人落在太子府的房頂上,看着下面來回巡邏的侍衛,嘴角掛着些諷刺的味道。趙軒因被北冥刺殺,所以皇帝特別派御林軍嚴密保護太子的安全,只是,若是他們想殺趙軒,就憑這些御林軍?那可是一點屁用都沒有。

 翼直接跳下房頂,劫持了一個下人,詢問李雲月的住處。

95豪門言情小說網 www.dargon95.com

 隨後,三人向李雲月的院子而去,只見李雲月所居住的小院非常的小巧,但因是太子府,府中自然沒有破舊的房間。這所小院雖然小,但是卻跟趙軒的寢房相差甚遠。想必趙軒因爲慕容流晨對他下的毒,一路上需要隨時隨地的發泄欲望,而帶走了李雲月。當到了趙國,他府中姬妾成羣,豈還會只寵幸於一個被毀了容的女人。即使曾經對她存留一些感情,想必以他那尊貴無比的身份,也會拋掉不要。

 接近李雲月所居住的房間時,便聽見裡面傳來“啪,啪,啪”的耳光聲。

 慕容傾兒與慕容流晨對視一眼,收斂了氣息跳到房頂,揭了一片瓦,看向房中所發生的事情。

 只見房中站着五個穿着非常鮮麗的女子,女子們個個都長的非常妖妹。只是她們的眼中卻流露着恨意與得意的光芒。而她們的面前跪着被下人打的相當悽慘的李雲月。

 李雲月跪在地上,被兩人下人壓制着,一個下人在不停的扇着她的臉頰。她本就毀容的臉蛋被扇的通紅通紅的,嘴角流着殷紅的血絲,眸子垂落在地,就像是一個木偶般,任由下人們毆打。

 “見人,讓你以前總是欺負我們。現在就是你的下場。”一道尖銳的嗓音劃過,慕容傾兒看向那個說話的女子,只見女子眼中全是得意之色。

 李雲月欺負她們?想必是李雲月會武的時候,她們都不是對手吧?現在李雲月被廢了武功,她們可是來好好的跟她算賬的。

 趙軒只是去了趟梓婁國便帶回了一個女人,這讓他的衆位姬妾都感覺到了危險,誰知剛見到她時,她竟然是一個醜八怪。這些女人也就想要欺負她,只是她們每次欺負她時,她們的下場都非常的慘。而李雲月一來到趙國,便被趙軒扔在這個小院中,對她不聞不問,關於他的姬妾欺負她的事,他即使知道也不會去管,這讓他的姬妾們更是爲非作歹起來,若是在哪個姬妾那裡受了氣,都會來找李雲月,將氣發泄在她的身上。要知道,這些女人,表面上看着和睦,實則暗地中都得可是水火不容。剛開始她們不是她的對手,可是不知怎麼回事,幾天前這個小院傳來一聲慘叫聲,這女人便不會武功了,這自然能讓她們好好欺負欺負。

 簡單來說,此時的李雲月就是她們這些女人的發泄桶,她們若是受了什麼氣,都會發泄在她的身上。

 “就是,讓你以前還得意。”另一個女子一腳踹在李雲月的腹壁,不知是發泄着曾經在這裡受的怒氣。還是發泄着在別人那裡受得氣。

 李雲月悶哼一聲,忍住肚子的疼痛,可是卻“噗嗤”一聲,吐出了一大口血,血吐在了面前一個藍衣女子腳邊,一點點血跡噴灑在她白色的鞋子上,藍衣女子頓時怒氣中生,揚起手,一巴掌打在了李雲月的臉頰上,李雲月被打的當場趴在了地上,咳嗽着口中的鮮血,垂落的眸子下閃爍着瘋狂的恨意。

 心中的恨意叫囂着:慕容傾兒,都是你,都是你。我李雲月若是不報此仇,誓不爲人。

 她不認爲她的武功被廢跟慕容傾兒無關,幾天前她才見了她,被她羞辱一頓。第二天武功就被廢了,除了她還會有誰!

 李雲月對慕容傾兒的恨意已經深入到骨髓了,即使她的武功不是慕容傾兒所廢,她也會認爲是她所做。今日之事跟慕容傾兒無關,她還認爲是慕容傾兒害得她。

 若是慕容傾兒知道她心中的想法,估計要閃爍着顫若的眸子,可憐兮兮的看着慕容流晨,尋求安慰。這些女人打她跟她有什麼關係?爲什麼要怪她?而且她被廢武功又不是她讓人去做的,是她男人讓人去的,她也是後來才知道的!

 一邊站着的紫衣女子像是想到了什麼,突然拳打腳踢的打着趴在地上的李雲月,口中不停的罵道。“見人,讓你勾飲太子,讓你勾飲太子。”

 李雲月自從來到趙國,連趙軒的面都未見過,她何時勾飲了太子?只能說,這個女人將她當成了別人,在發泄心中的怒氣。

 紫衣女子瘋狂的打着地上的李雲月,其他四位女子對視一眼,也全部上去毆打她,拳腳同時上,帶着大力的力道,不停的踹在李雲月身上,而李雲月就像是沒有感覺到一半般,緊咬着牙齒,不發出一點點哀叫的聲音。

 慕容傾兒滿眼同情的看着捱打的李雲月,突然扭頭看向身邊的男子,自言自語道。“幸虧你沒有小妾,不然我豈不是死的很慘了。”

 聞言,慕容流晨只覺得頭頂幾隻烏鴉飛過,“哇…哇…哇…”

 看着又將注意力放在下面的女人,慕容流晨很是無奈的扶額搖了搖頭。除了她,任何女人在他面前都是空氣。先不說這,就說以她的性格。他若是有這麼多小妾,應該是他死的很慘吧?就這些女人去找她的麻煩,他敢肯定,這些女人不死即殘。她曾經不會武的時候,慕容雪兒找她的麻煩,她可是直接割了她的舌頭。雖然她是命令凌去做的,但是如果沒有凌,他想,她會親自動手,即使當時很害怕!

 在毆打李雲月的這些女人,見他們累個半死卻沒有聽見李雲月一聲哀叫,突然的都停了下來。那個藍衣女子拔起頭髮上的簪子,氣喘吁吁的說道。“我就不信你不吭聲。”然後拿着簪子便紮在了李雲月的身上。

 好像聽到李雲月的痛苦聲,她們的心情就會好很多。

 李雲月那張被下人打的紅彤彤的臉蛋,此時竟變得蒼白如紙,冷汗淋漓。口中發出輕微的呻銀聲,痛苦不已。

 旁邊幾個女人見此法有效,個個都拔下發簪,準備扎李雲月。

 見此,慕容傾兒突然收回視線,看向身後的翼。“去救李雲月,將那些女人趕走,在暗處救,別讓她們發現。”

 “是。”翼收到命令,瞬間跳下房頂,去救李雲月。

 慕容傾兒擔心的看着房屋中的一幕,眉頭深深的蹙着。

 不要覺得慕容傾兒是心疼李雲月,可憐她!她是怕這幾個狠毒的女人將李雲月給弄死了,那樣她還怎麼報仇啊。

 慕容流晨很是寵溺的撫平她的眉頭,無奈的靠在她的耳邊,輕柔的語氣噙着讓人渾身酥軟的魅惑。“小妖精,你這般看着那個女人,我都要覺得你不愛我了。”

 慕容傾兒無辜的眨了眨一雙美麗的大眼睛,萌萌的看着旁邊的俊顏,很是純真可愛的“啵”了他一口,笑的很是唯美的說道。“這樣我就愛晨了。”然後繼續低頭看向下方的場景。

 慕容流晨無奈的搖了搖頭,像是宣誓什麼似得,抱着慕容傾兒給她來個熱吻,將她吻得暈頭轉向的才肯罷休。而下面,傳來一道道刺耳的尖叫聲。

 聽此,那雙有些迷離的如煙水眸瞬間變得清明瞭起來,一把推開面前的男人,神采奕奕的看着下方的一切。

 看着注意力被吸走的女人,慕容流晨此時真的覺得,他的魅力還不及幾個女人的尖叫聲吸引人。頓時覺得心中酸酸的,好像本該屬於他的人兒,被人搶走了。

 慕容傾兒的注意力直勾勾的看着下方驚慌失措的那些女人們,完全沒有察覺到她身邊的男人,此時以一副哀怨的眸子,有些可憐的看着她。這樣子就像是被狠心的丈夫,所拋棄的怨婦一樣。

 只見屋內的女子一個個大叫了起來,而翼在暗處以石子打在這五個女人身上,讓她們害怕的四處觀望着。突然,一個穿綠衣的女子怯怯說道。“這裡是不是有鬼啊。”

 一聽有鬼,幾個女人心中的恐懼瞬間增高,像是安慰着自己害怕的心靈,自己安慰自己道:“別嚇人,這世上怎麼可能有鬼…啊…”女子的話語還未說完,一顆石子打在了她的身上,讓她痛的大叫一聲。這一聲慘叫嚇壞了幾個本就害怕的女人,幾個女人頓時大叫着。“有鬼啊…”一個個落荒而逃的往外跑。那維持的溫柔,賢淑,在此刻全消失不見。一個個都跟瘋子似得,甚至有一個女人還摔倒了,卻不管不顧的爬起來就跑。

 慕容傾兒看着這搞笑的一幕,捂着小嘴笑的合不攏嘴。若是趙軒看到他身邊的女人都是性格是這副樣子,不知他會有何感想。

 李雲月趴在地上,渾身的痠痛讓她不敢再動,好像動了一下便讓她痛不欲生。

 那雙渾濁的眸子疑惑的看着四周,她剛剛親眼見到有石子打在那些女人身上,也就是說有人幫了她。

 房頂上的慕容傾兒見翼已經將那些女人趕走,嘴角扯着大大的微笑,證明她很開心。扭頭看向身邊的男人,卻見他滿眼哀怨的看着她。慕容傾兒愣愣的撲閃了兩下大眼睛,很不明白她男人怎麼了?看着他這副哀怨的表情,霎時間,慕容傾兒只覺得母愛氾濫,伸手拍了拍慕容流晨的俊臉,可愛的說道。“乖哦,不哭。”也許是她有了寶寶的原因,看着慕容流晨這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心中一陣難受。

 聞言,慕容流晨的臉色剎那間陰沉了下來,一張俊臉黑的就如鍋底。聽着她這哄小孩子的口氣,真是讓他…氣也不是,發火也不是,最後只能吐了口氣,無奈的將面前的人兒摟入懷中,抱着她從房頂跳了下去。

 剛落地,慕容傾兒便急切的衝進了李雲月的房間,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女人,慕容傾兒笑的真是純真美好。“李小姐,我救了你哦,不過你不用報答我,只要幫我一個忙就行了。”

 李雲月忍着身上的疼痛,艱難的坐了起來,看着面前的突然出現的女人,滿眼中都是驚愕,似乎不相信竟然是慕容傾兒救得她,但隨即眼中的呆愣被怨恨所替代。“竟然是你。”她還以爲是哪個好心人幫助了她,沒想到是她最大的仇人。

 視線看向隨後走進來的美男子,李雲月的眼睛瞪得更是大,眼中全是震驚與不可置信。怎麼回事?她親眼見她種了妹藥,親眼見她被那個噁心的男人扛走,爲何她與晨王會出現在這?是她所做的事被發現了嗎?不可能的,她明明殺了那個女人,線索也就此斷了的,她是如何知道是她做的?

 視線看向慕容傾兒,看着她那張笑的很美的臉蛋透着一分冷意,心中竟涌現了害怕的神情。“你…你來幹什麼?”

 慕容傾兒聳了聳肩,眨動着美麗的水眸,純真可愛道。“我來讓你幫我個忙呀。”

 “什麼忙?我不幫。”李雲月彷彿忘卻了身上的疼痛,在地上磨蹭着向後退,企圖離慕容傾兒遠一點。看着笑的這般純真的女人,讓她覺得心中毛毛的。

 “哎呀,你不要怕嘛,我只是想讓你證明一下,當你服用妹藥,然後跟那個胖子發生關係,你會不會被他給壓死呢?”慕容傾兒垂眸思考着,像是在跟李雲月說話,也像是在自言自語道。

 她給她下了妹藥,又找了個那麼強壯的男人,她這分明是讓她死,而且是死不瞑目。如果她沒有死,那麼她要的是慕容流晨拋棄她,看着她是如何被休,成爲一個棄妃。總之,不管她死不死,李雲月要的都是要她痛苦!

 聽着慕容傾兒像是談着女兒家悄悄話一般的口氣,李雲月嚇得滿身大汗,渾身顫抖,像是承受不住這種打擊,雙手竟沒有一點力氣,硬生生的摔躺在了地上。那個胖子那般強壯,她的身子這般瘦小,再加上受了如此慘重的傷,要她跟他發生關係,她一定會死在胖子的身下。

 努力的託着沉重的身子站起身,看着面前的女人,害怕的不斷向後退,雙眼中全身恐懼的神情。她知道,慕容傾兒說道一定會做到。

 慕容傾兒看着這般害怕她的女人,慕容傾兒不由嗤鼻一笑道。“你這麼害怕做什麼?我只是讓你幫我個忙而已。而且,你記不記得在梓婁國時,我曾對你說過,我若找到那個害我的人,我會讓她後悔活在這個世上。”‘後悔’兩個字,咬的非常重。

 慕容傾兒笑着真是美的無法形容,只是卻透着讓人頭皮發麻的冷意。

 聞言,李雲月只覺得一股徹骨的寒意從腳底直衝她的腦海,讓她嚇得竟愣在那裡,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不知爲何,她突然後悔了,後悔得罪了這個女人。

 慕容傾兒皺了皺眉,嘟着粉嫩的脣瓣看着身邊的男人,可憐兮兮道。“晨,人家長的很醜嗎?她爲什麼這麼害怕我。”說着,竟然撲到慕容流晨懷中,委屈的撒嬌起來。

 慕容流晨有些無奈的抱着懷中撒嬌的人兒,他怎麼覺得今晚的小妖精不太對勁呢?不會是被寶寶附體了吧?想着,一手便摸上慕容傾兒扁扁的肚子,眉頭深鎖着,想要一探究竟。可是,他能摸出什麼嗎?

 感覺着慕容流晨的動作,慕容傾兒嘴角抽了抽,看着上方皺眉的男子,心中明白他在想什麼,不由雙手捧着他的俊顏,很是無奈的說道。“晨,寶寶還未成型呢。”

 慕容流晨皺了皺眉,突然霸道的說着。“小妖精,你是我的,即使是寶寶都不準佔據你的心。”他真怕寶寶將慕容傾兒附體了,然後慕容傾兒的心中只有寶寶,沒有了他,他決不允許那樣的事情發生。

 慕容傾兒無奈的笑了聲,妥協道。“我是你的,只屬於你一個人的,只是你的,這樣好不好?”

 “哼。”慕容流晨冷哼一聲,霸道的將懷中的人兒擁入懷中,證明着她是他的。可是,他給誰證明呢?他的情敵此時在慕容傾兒的肚子中呢。

 一旁的翼,看着這一幕只覺得額上劃過無數黑線。王妃不是要報仇嗎?怎麼忘記報仇跟王爺在這恩愛起來了?

 他不知道的是,慕容傾兒是故意這般做的,死不可怕,等死纔可怕。她故意拖延時間,要的就是煎熬她的心。並且,讓她心裡更痛苦,要知道,心靈上的痛苦纔是真正的痛苦。

 而一旁的李雲月,看着這幸福的一幕,瘋狂的恨意瞬間腐蝕了她的心。爲什麼,爲什麼慕容傾兒可以這麼幸福?爲什麼她就擁有不了幸福?她是他的王妃時,沒人知道她的存在。找到了慕容傾兒他狠心的將她休掉,本以爲趙軒會是她今生所愛,卻發現終究是錯付了。

 既然…既然她也活不了,那麼她也要慕容傾兒跟她一切陪葬。

 想着,李雲月的雙眼突然涌現殺意,拔起髮絲上的簪子便嚮慕容傾兒刺去。她也不想想,慕容傾兒在晨王的懷中,是她能碰的到的嗎?

 慕容流晨發覺衝過來的李雲月,鳳眼危險的一眯,一股狂怒的氣流衝李雲月而去,直接將衝來的李雲月掃向很遠,摔在地上,口吐一口鮮血,暈死過去。慕容流晨冷冷命令道。“翼,聽見王妃剛剛怎麼說的了吧?帶回去。”然後擁着懷中的人兒,轉身出了這間房。

 慕容傾兒懶懶的打了個哈欠,靠在慕容流晨的懷中蹭了蹭,證明她困了。玩了這麼會就累了,懷孕真不好。

 慕容流晨低頭吻了下她的額頭,抱着她消失在了夜間。

 ------題外話------

 唔…沒有多少章就要大結局了。

 我感覺後面這些寫是給我自己看的,嘖嘖~

 不過無所謂了,這部完成再說,到時候我可能要消失一段時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