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 教訓胡嫣兒

發佈時間: 2023-03-21 12:36:35
A+ A- 關燈 聽書

 141、教訓胡嫣兒

 隨後,胡嫣兒便已推門進來。

 慕容流晨收到慕容傾兒的眼神,這才收回四散的冷冽,淡淡的說道。“進來吧。”

 慕容傾兒輕撫在他背後,讓他消氣,挑了挑眉,示意讓她進來。既然胡嫣兒這麼想盡快得到她男人的心,那麼她就看看她會怎麼做,也許這樣就能儘快知道她背後之人是誰。

 她的話語剛落避,慕容流晨一身便散出了凌冽的冷意,他不能說他不喜歡與人一起用膳,因爲慕容傾兒在他的房中,她肯定事先是知道的。

 胡嫣兒咬了咬脣,沒有再拿蔘湯做藉口,她必須要想辦法跟慕容流晨在一起,不能讓他將她支開。主子都讓她儘快得到他的心,她不能再拖了。“王爺,嫣兒還未用膳,可否與你一同用膳。”

 “不用了,本王不需要。”清冷的嗓音,飄出門外,沒有一絲的感情。

 慕容傾兒與慕容流晨對視一眼,眼中都閃過不耐煩。

 “王爺,嫣兒知道你喜歡在屋內用膳,特意做了碗蔘湯來給你補身子。”胡嫣兒的聲音,很是不合時宜的在門外響起。

 屋內的溫馨氣氛一點點的升高,這一刻是那麼的美好,可是總有那麼不知趣的人,來打擾。

 慕容流晨察覺到慕容傾兒的危險視線,急忙忍下笑意,沒有再笑。

 慕容傾兒默不作聲,微眯着雙眼,危險的看着頭上方笑的非常開心的男人。他的笑對她來說,那就是在****的提醒她,她當時是有多愚笨,竟被他三言兩語就給騙了!

 聞言,慕容流晨突然放開心胸的大笑了起來。“哈哈…”當時他也沒想到,他的女人竟然這麼的好騙。

 “沒有,只是覺得我當時太笨了,竟然隨隨便便就被你給騙了。”想到曾經被慕容流晨騙的一幕幕,頓時覺得沒臉見人了。

 “怎麼了?”慕容流晨輕輕的擦拭着她嘴角的油漬,溫柔問道。

 慕容傾兒無奈的搖了搖頭,輕輕的嘆了口氣。“哎。”

 想到當時,不由覺得霎時可笑。想她iq200的聰明美少女,竟然被這個腹黑男人給騙住了。真是往事不堪回首。她這麼精明的人,竟然敗在他的手中了。

 慕容傾兒輕輕的笑了,笑容中洋溢的幸福的色彩。她當然知道他當時有愛她的想法,竟然以皇叔的身份,光明正大的佔她的便宜,並且還給她算命,說什麼,在嫁人之前不準接觸別的男人,不然很可能會得不到親情,愛情,友情。

 聞言,慕容傾兒一拳揍在他的胸口處。慕容流晨及時抓住打來的粉拳,放在嘴邊吻了吻。輕柔的語氣,濃濃的認真。“如果我沒有想愛你的想法,怎會整日纏着你不放?”

 慕容流晨擺出一副沉思着的表情,邊想邊說。“你這麼說,還真有可能呢。”

 慕容傾兒撇了撇嘴,不滿的嘟囔着:“誰知道你當時怎麼想的,也許出門忘帶腦子了。”口中雖是這樣說,但是心中對這些已經很明白了。她記得她當時問他爲什麼會喜歡她這樣一個無顏女,他卻很是認真的回答。命中註定我愛你。

 “呵呵,如果沒有想愛你的想法,那麼我怎麼會將玉扳指交予你呢?”

 慕容傾兒對於慕容流晨的回答,很是不滿意。微嘟着粉嫩的紅脣,眼中涌現濃濃的不滿,對他冷哼一聲道。“就是沒有想愛我的想法,哼!”然後彆扭的扭頭,不再看他。她記得,她對他是一見鍾情。雖然是在第二次見面時才確定了心中感情,但是她敢肯定,她就是在那日樹下,對他產生了感情。

 慕容流晨卻只是對於慕容傾兒此時的話語,好笑的輕笑了聲,將夾得菜送到她的嘴中,風輕雲淡的口氣下是讓人察覺不到的認真。“不會,從第一次見到你,你就已經在我的心中烙下了烙印,除了有想保護你的想法,甚至是得到你的想法,不管怎樣我也不會傷害你!”這是他第一次見她時的心情,當時就覺得她跟以前不同了,雖是見到她從樹上掉下來,但不知爲何,竟突然莫名其妙的將代表他身份的玉扳指送給了她,甚至對她有一種很維護的感情。要知道,當時的他,心冷絕情,突然間對一個女人感興趣,甚至是莫名其妙的將玉扳指交予她的手中,這一切對他來說都太怪異了。也許,在那次見到她時,心就已經爲她跳動。

 慕容傾兒眨了下雙眼,雙手纏上慕容流晨的脖頸,一副乖巧順從的模樣看着他。“我在想,如果晨不愛我的話,我若是得罪了晨,是不是下場也很慘呢。”

 慕容流晨夾了個菜,送到慕容傾兒嘴邊,卻見慕容傾兒垂着眼簾,眼中若有所思的在想着什麼。不由疑惑的問出了聲。“怎麼了?”

 死不可怕,等死,想死死不了,纔可怕!

 慕容流晨一向的宗旨就是看着一個人在他的面前垂死掙扎,或者讓她過得痛不欲生。最大的興趣就是看着那人,一隻腳已經邁入地獄,卻只能體會死亡的感覺,但就是死不掉。

 慕容傾兒對此,只能打心底佩服,但是又很是喜歡。她的男人真危險,幸虧他是她男人,不然她準的躲得遠遠的不行。這麼腹黑的大尾巴狼,她若是被他盯着了,以後的日子可怎麼過啊,那可是求生不能,求死不行哪。

 慕容流晨挑了挑眉,算是承認。

 “所以你派人廢了她的武功?”慕容傾兒當即接下他的話語,天使般清澈的瞳孔,染上了一抹讚賞與深愛。她的男人,果然腹黑。直接將李雲月逼入死地,讓她過得更加悽慘。

 慕容流晨的眼中劃過一絲邪惡,隨即輕笑道:“怎麼可能?我聽說,因爲她會武的原因,趙軒那些姬妾都拿她沒辦法。”

 “所以你放過了她?”慕容傾兒還是不信的問道。她真的不相信自己男人就這樣放過了李雲月,那女人竟然想殺她呢。雖然她目前過的很是悽慘,而她與慕容流晨的性格就是喜歡讓人痛不欲生,而不是讓他們痛快的死去,但她可不認爲他就這麼好心的放過了她,他應該會讓李雲月過的更悽慘一點。

 慕容流晨低頭笑了聲,啄了下她的鼻頭,寵溺的說道。“據我所知,李雲月臉部毀容,已經不得趙軒寵愛,在太子府裡過的很是悽慘。趙軒的姬妾總是想盡辦法的欺負她,而她身上的毒,每日發作三次,每次都讓她痛的的肝腸寸斷。就目前來說,她的生活已經屬於人間地獄了。”

 慕容傾兒挑了挑眉,一副不相信的模樣。“真的嗎?”他會這麼好心放過那個女人?不可能吧?

95豪門言情小說網 www.dargon95.com

 “沒怎樣。”

 慕容傾兒輕輕的笑了聲,忍不住責怪道。“真無情。”雖是責怪的話語,卻絲毫沒有責怪的語氣。“對了,李雲月怎麼樣了?”想起三天前,慕容流晨眼中一閃而過的殺意,她可是看的清清楚楚,他肯定不會放過那個女人。

 “來了,不過我閉門不見而已。”

 慕容傾兒很是享受的吃着飯菜,窩在慕容流晨的懷中,真是好不愜意。雙眼看了看四周,疑惑的問道。“胡嫣兒一下午沒來打攪你?”那女人雙腿好了,怎會放過跟自己男人獨處的機會?

 兩人雖在別人的府邸,卻如在自家王府一樣,自由自在,絲毫不受拘束。不知道的,還以爲他們是主人呢。

 慕容流晨也知道她最近的飯量很大,也便起牀命令人準備膳食。爲她穿戴好後,房間內的桌子上,已經擺滿了飯菜。

 “嗯…有一點了。”雖然她中午吃的挺多的,可是現在好像已經有點餓了。

 “黃昏了,餓不餓?”慕容流晨輕輕的撫摸着她滿頭柔順的青絲,sin感的嗓音自她頭頂傳來。

 “什麼時候了?”懶懶的嗓音,像是還未睡醒般,自他的胸口傳來。

 當慕容傾兒再醒來的時候,人已經在屋裡了。懶懶的翻了個身,抱着身邊的男人,在他的胸口蹭了蹭,找個舒服的姿勢,繼續睡。但是她已經睡夠了,豈會睡的着。

 慕容傾兒點了點頭,閉上眼簾,很快便已入睡。她不擔心胡嫣兒會再次過來,也不需要想那麼多,因爲有他在!

 慕容流晨抱着她轉了個身,將她輕輕的放在身後的貴妃椅上,然後自己也睡在了她的身邊,擁着懷中的嬌軀,曬着溫暖的太陽。輕輕的吻了下她的脣瓣,輕柔的嗓音溫柔而寵溺。“睡吧,有我在。”

 慕容傾兒諷刺的看着那對父女倆離去,這才收回了視線。站起身,直接光明正大的坐躺在慕容流晨懷中,懶懶打了個哈氣,朝他的懷中拱了拱。“折騰了這麼久,我都累了。”可能是懷了寶寶,真的比較容易睏倦。只是玩了這麼一會,她就覺得累的狠。

 “好,好。”胡丞相很是欣慰的點了點頭。臉上涌現着樂不思蜀的笑容。看來他對於胡嫣兒的所作所爲,很是贊同。要知道,他能做晨王的岳父,那也代表他以後可是更會高人一等了。就晨王的勢力,誰人敢得罪?他卻沒有想過,晨王是易尚國的王爺,跟你是一個國家嗎?

 胡嫣兒示意的眨了下眼說道:“爹,你剛回來,女兒先送你休息吧。”

 慕容傾兒看着這父女倆之間的互動,嘴角扯出了一抹嘲笑的弧度。她豈會不懂他們之間說話的意思?只是真的沒事嗎?一對愚蠢的父女。也不想想,晨是易尚國的王爺,總是會回易尚國的,易尚國人人都知道他的王妃長什麼樣,怎麼可能會被她魚目混珠?即使她可以說,慕容流晨去了趟趙國就愛上了她,不再愛慕容傾兒,但是誰會相信?

 胡丞相拍了拍胡嫣兒的小手,一副欣慰的模樣。“看着你沒事,爹也就放心了。”

 胡嫣兒會心一笑,對於胡丞相的真切關係,心中涌現了一股暖流,長這麼大,從未有人對她這麼好,即使他不是她的親生父親。雙眼故意的眨了下。“爹,我沒事的。”這句話是變相的告訴他,她成功了。

 當日胡嫣兒跟他說了些什麼後,他還未見識胡嫣兒要怎麼做時,皇上突然下來一張旨意,讓他速去關外,但是他心心念念着胡嫣兒,也便提前趕回來了。

 胡丞相看了眼自己的寶貝女兒相安無事,心中也算放心了。“爹想你了,所以回來看看你。”他雖被皇上派出去做事,可是卻時刻擔心自己的女兒沒有讓晨王愛上她,反而得罪了晨王,就很是不放心的回來看看。誰知道剛回來便聽見了自己女兒的慘叫聲,便直奔這邊而來。誰知道竟然是這樣的一幕,他的女兒竟然沒事,而晨王竟在自家後花園內喝茶,賞風景,也就是說嫣兒成功了?

 胡嫣兒將胡丞相扶了起來,對於胡丞相的突然迴歸,也很是好奇。“爹,你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皇上不是說,有事情讓你做嗎?”

 慕容流晨淡淡掃了他一眼,輕啄了下手中的茶水,漫不經心的的說了句。“起來吧。”他在丞相府的這幾日都未見到丞相,經查才知道,他被皇上派出去做事了,據說要一個多月才能回來,怎麼才四五天就回來了?

 胡丞相見胡嫣兒並未有什麼大礙,總算放下了心中的擔心。“你沒事就好,你沒事就好。”隨後扭頭看向涼亭內的兩位白衣男子,當視線落在慕容流晨身上時,竟一時間腿軟,跪了下去。“參加晨王。”

 胡嫣兒疑惑的眨了眨眼,隨即輕笑一聲。“爹,一定是你聽錯了,要不就是府內別人的叫聲。”

 “真的嗎?那爹剛剛怎麼聽見了你的叫聲?”

 胡嫣兒皺了皺眉。“爹,我能有什麼事,我這不好好的嗎?”

 胡丞相來的胡嫣兒身邊,將她上上下下的看了個遍,隨後關心的問道。“你沒事吧?”

 胡嫣兒雙眼疑惑的看向胡丞相。“爹,你怎麼了?怎麼這麼急?”

 突然間,傳來一聲急切的聲音。“嫣兒,嫣兒,發生什麼事了嗎?”胡丞相急衝衝的趕來,想必是聽見了胡嫣兒剛開始的慘叫聲而來的。

 胡嫣兒皺着眉頭,一張小臉都疼的糾結了起來,雙手撫摸着身上的疼痛來源,誰知一碰,更是痛,不由倒吸一口涼氣。

 聞言,胡嫣兒輕輕的吐了口氣。她還真怕慕容流晨對她生氣,她還沒有讓他愛上她,豈會讓他討厭她。只是,身上怎麼會這麼疼?

 慕容流晨收回了冷冽的視線,淡淡說道。“沒有。”

 慕容傾兒得意的上揚了嘴角,看來學習妹術是對的,竟然這麼的好用。

 很明顯,她將剛剛的事情,已經全部忘記。

 而胡嫣兒的視線在落在慕容流晨身上時,一張俏麗的小臉明顯染上幾朵紅暈,可是在與慕容流晨對視時,看到他眼中的冷意,心中一驚,不明白慕容流晨爲何這樣看着她。“王爺,嫣兒…做錯了什麼嗎?”她只是雙腿好了,想來見他一面而已,他爲何這樣看着她?

 慕容傾兒挑了挑眉,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樣。可是慕容流晨卻不是了,而是冷眯着一雙狹長的鳳眼,危險的看向胡嫣兒。

 而下一秒,閉眼的胡嫣兒,突然的睜開了雙眼,疑惑的看了看四周,發現自己蹲坐在地上,急忙站起了身。卻發現身上疼痛不已,雖是好奇,但也沒有怎麼在意。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扭頭看向涼亭內的兩個美男。視線在落在慕容傾兒身上時,眼中明顯的略過了一絲的反感。畢竟慕容傾兒給她的印象是同性戀,這種斷袖之人,自然讓她看不起,而噁心。

 慕容傾兒直起腰,看到慕容流晨眼中的欣賞,得意的挑了挑眉,然後走向涼亭內,規規矩矩的坐在了他的對面。因爲好奇影的妹術,便讓她教了她,以她的聰明才智,只需影示範一遍,便已學會。當時影震驚的半天沒反應過來,也終於明白慕容傾兒爲何以那麼快的速度,學會了王爺的武功。

 慕容流晨狹長的雙眼微眯,sin感的薄脣微微上揚,欣賞的看着面前的一幕。看來他的女人學了妹術。

 只見胡嫣兒竟然木訥的點了點頭,隨即雙眼一閉,坐在地上失了神智。

 慕容傾兒邪魅一笑,輕輕說道:“把你進入花園內所發生的一切,都忘了。”

 突然間,慕容傾兒的瞳孔變成血紅色的,而與慕容傾兒對視的胡嫣兒,眼中的恨意竟漸漸消失,失了神采,就像是沒有一個靈魂的人。

 看着她眼中的殺氣,慕容傾兒不以爲然的勾了勾脣,這笑容看在胡嫣兒眼中,卻是非常刺眼的。慕容傾兒知道,她想跟她同歸於盡嘛,只是她還沒有玩夠,豈會讓她這樣隨隨便便死去,何況,有人來了。

 看到慕容流晨對她那一記冷眼,眼中有着嫌棄,有着不屑,有着反感,她突然明白了。不管她怎麼做,他都不會愛她。扭頭以怨恨的眼神看向面前的慕容傾兒時,眼中全是殺氣。即使殺不死她,至少她也盡力了。

 慕容流晨冷眼的看了她一眼馬上轉移視線,好像看她一眼,對他來說就是侮辱。微冷的視線落在慕容傾兒身上時,頓時變得溫柔如水。雖不知慕容傾兒這麼做是何意思,但是隻要她開心,他就隨意讓她做。反正出了什麼事有他頂着,不就是胡嫣兒背後之人嘛!他總要派人來吩咐胡嫣兒一些事,那時他命人抓住那個人,就不信打聽不出來那個人是誰。他有的是手段讓那個人開口,但是卻沒有把握讓胡嫣兒開口。因爲她太恨小妖精了,肯定會寧願自己受苦受罪,也要留下那個人替她毀了小妖精。要知道,一個人的恨意往往很強。以前他從來不怕什麼,但自從有了慕容傾兒後,令他害怕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他不得不防。

 胡嫣兒沒有看着慕容傾兒,反而扭頭看向涼亭內的男人,看着他的視線始終都不曾看她,心中不由有些悲涼。她那麼愛他,儘管他對她做了那麼多過分的事情,她都恨不起他,爲何他就那麼無情呢?滾燙的淚珠洶涌的衝出眼眶,顫抖的聲音似乎因爲哭泣而變得哽咽。“你…你什麼時候恢復記憶的?”

 “嗯哼?有何指教?”慕容傾兒一副感興趣的模樣看着她。對她來說,她就是她的一個玩物,太早讓她死了,後面豈不是沒得玩了?

 “沐、傾、兒、”胡嫣兒頓時氣得雙眼通紅,咬牙切齒的念着慕容傾兒的名字。雙眼中流露着對慕容傾兒的濃濃恨意,恨不得將她千刀萬剮都不解恨。

 慕容傾兒低頭輕笑一聲,彎腰看着坐在地上沉思的女人,用樹枝挑起她的下巴,諷刺的問道。“看出來我是誰了?你也沒那麼笨嘛!”他們一開始就知道她並不是真正的胡嫣兒,一次可以瞞過她,並不代表第二次也可以滿過她。雖然並不知道她是誰,但是她似乎對他們挺了解的。只要仔細想想,便能想清楚裡面的貓膩。

 突然想起幾天前慕容流晨出府,當時看見晨王與他親吻,她一時間接受不了,沒有多想,只相信她的胡言亂語了。現在一想,她根本就是沐傾兒。若是平常人,敢那樣親吻晨王,早已不知是如何死去了。她曾經蒐集了晨王那麼多資料,豈會不懂晨王的威嚴不是人人都能得罪的,除了他的王妃,沐傾兒。

 胡嫣兒咬着紅脣,憤恨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他一定是沐傾兒,從晨王看她的眼神就能明白,那樣的寵溺,那樣的溫柔,絕對不會錯的。他的好,只有在沐傾兒的面前纔會展現,除了她,再無任何人可以。只是晨王何時恢復記憶的,他是如何解了忘情蠱的?忘情蠱的解藥很找的。

 她現在直視她的男人,她自然將這個也稱之爲教訓的理由。何況,慕容流晨本來就不是她的丈夫!

 慕容傾兒居高臨下的看着她,嘴角勾起一抹玩世不恭痕跡,開口道:“所謂男尊女卑,你身爲晨王妃,豈能隨意直視晨?”很明顯,這是她再次打她的理由。當然,她打她的理由,個個都是正常的。在這種萬惡的社會,王妃是不能直呼王爺的名字,就連尋常家百姓都是不能的。而在一個王爺面前,王妃是不能自稱我,必須得自稱臣妾。同樣的,女子是不可直視男子,輕則挨板子,重則死無全屍。不過,對於自己的丈夫是例外的,但是慕容傾兒卻不認爲。

 突然間,胡嫣兒從慕容流晨眼中看到了那隻屬於慕容傾兒的寵溺與溫柔。瞳孔漸漸擴大,瞬間扭頭看向慕容傾兒,可是在她剛扭頭時,慕容傾兒又是一棍打在了她的身上,令她直接蹲坐在地。

 “你…”胡嫣兒忍着身上的疼痛,一雙大眼中閃爍着深切的恨意。她根本就是故意折磨她的,可是慕容流晨根本不管。想着慕容流晨,不由扭頭期盼的看着他,可是他的眼神根本沒有放在她的身上,反而看的是這個爾清。

 聽此話,慕容流晨臉上扯出一抹好笑的笑意。自稱臣妾?他可從未見她這樣稱過,不過他也不喜歡她這樣自稱,這樣會讓他覺得她低他一等。他豈會要慕容傾兒低他一等,他要的是她與他平起平坐,沒有嫌隙,沒有間隔!

 誰知道慕容傾兒以一副無辜的眼神,萌萌的看着她。“不要怪我,是你自己不知道規矩,在晨的面前應該自稱臣妾,而不是我,明白嗎?”

 想着慕容流晨,胡嫣兒委屈的咬緊了紅脣,雙眼已經噙滿淚珠,楚楚可憐的看向涼亭內的男人,期望他能管一管。“王爺,我知道錯…啊、”胡嫣兒的話語還未說完,身上又捱了一棍,抱緊了被打的疼痛的胳膊,怨恨的看着慕容傾兒。

 慕容傾兒笑的很是無害的看着胡嫣兒,挑了挑眉道:“你別這樣看着我嘛,是晨讓我教你的。”慕容傾兒直接將罪責推到慕容流晨身上,自己則一副無辜的表情。

 胡嫣兒眼中燃燒着憎恨的目光,痛恨的看着慕容傾兒,恨不得殺了她。

 胡嫣兒一時沒反應過來,硬生生的捱了這一棍,只聽“啊”的一聲慘叫,響徹後花園。因爲她的腿好了,第一想法就是來找慕容流晨,想着那個宛如天神般的俊美男人,心中頓時興奮不已,知道他此時在後花園,便一人來了這裡,根本沒有帶下人。所以她此時在後花園內,只能任人宰割了!

 慕容傾兒綻放一抹迷人笑顏,點頭道。“樂意至極。”話語落避,還未等胡嫣兒反應過來,藤條‘咻’的一聲,打在了胡嫣兒身上。

 爾清,這是慕容傾兒女扮男裝後的名字,反過來乃是傾兒的意思。自從慕容傾兒光明正大的居住在丞相府時,胡嫣兒雖腿腳不方便,但是豈會放心一個同性戀之人時刻跟慕容流晨呆在一起,自然將他的底細查的清清楚楚。當然也派人盯着他們的一舉一動了,但是他們兩人的身手,豈是她能盯得住的?

 慕容流晨把玩着手中的茶杯,輕描淡寫一句。“王妃好像忘記了,本王的名諱,不是你能叫的。不如爾清幫本王教教本王的王妃,該如何做一個王妃。”

 聞言,胡嫣兒頓時嚇得驚了一身冷汗,雙手抱緊身子,戒備的看着一副玩樂模樣的慕容傾兒。“你…你敢,我是丞相府的千金,我是…我是晨王妃。”說到晨王妃,她突然想起,慕容流晨也在這的,扭頭看向在涼亭內悠閒喝茶的男人,看着他這副慵懶愜意的模樣,不知爲何,竟覺得心中很痛。“晨…”

 看到胡嫣兒眼中有着不屬於大家小姐的神情,慕容傾兒勾脣一笑,以內力將遠處的一根樹枝吸至手中,在自己的手中悠閒的拍打着,圍着胡嫣兒,將她仔仔細細的打量了起來。“聽說官家小姐都皮嬌肉嫩的,不知道藤條打在身上,會不會很痛呢?”他們早已知道胡嫣兒並不是真正的胡嫣兒,那麼她假扮胡嫣兒是爲了什麼?她又會不會武,她今日自要試探一番。如果試探不出來,那她也不吃虧,反正她早看這個妄想她男人的女人,不順眼了。

 胡嫣兒見慕容傾兒的身手那麼快,眼中劃過一絲凝重與戒備,不由再次後退了一步。這麼快的速度,即使是曾經會武的她,都不是他的對手。

 慕容傾兒挑了挑眉,撲閃了兩下大眼睛,萌萌的看着她說道。“我知道啊。”話語落避,下一秒她已從涼亭下消失,站在了距離胡嫣兒兩米之內的距離。

 面對慕容傾兒笑裡藏刀的視線,胡嫣兒竟然害怕的到退了幾步,聲音微微顫抖的說道。“你…你想幹什麼?這裡…這裡可是我家。”不知爲何,面對他煞冷的視線,她竟覺得頭皮發麻!

 慕容傾兒伸手撫摸了摸慕容流晨的胸口,讓他不要生氣,爲這種女人生氣不值得。感覺到慕容流晨的怒氣在一點點下降,慕容傾兒雙眼微眯看了會胡嫣兒,隨即綻放一抹佑人的微笑,只是微笑中卻帶着不易人察覺的冷意。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樣,冷瞧着她。“我這人呢,最討厭別人命令我,一般命令我的人,下場都很慘。”話語落避,煞冷的視線將胡嫣兒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好像在考慮,該從哪下手!

 一旁被慕容傾兒推開的男人,因胡嫣兒的話,周圍頓時燃起一抹陰森鬼魅氣息,讓這暖洋洋的天氣,竟陰冷了下來。

 胡嫣兒被氣的一時之間,話都說不全。一張美麗的小臉,頓時被氣的紅彤彤的。“你…你…你馬上滾出我家。”

 慕容傾兒像是被人抓間一樣,猛地推開身上的男人,當看到胡嫣兒那震驚不已的表情時,清澈的水眸劃過一絲笑意,然後瞬間僞裝成驚恐的神情,優雅的理了理被扯亂的的衣袍,一副愧疚的表情,諂笑的看着胡嫣兒。“別誤會,是他勾飲我的。”這輕鬆得意的表情,哪是一副愧疚的模樣。

 胡嫣兒震驚了看了許久,許久,才勉強接受面前的一幕,手指微微顫抖的指着亭內的兩人。“你們…你們在幹什麼?”

 影這幾日就在客棧中,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他們居住的客棧外,也有暗衛守護,胡嫣兒幾次派人去殺慕容傾兒,都屢戰屢敗,最後只能放棄。而李雲月,經過那次刺殺後,她的動靜就突然平靜了。慕容傾兒知道,李雲月現在的下場一定很慘。

 因爲慕容傾兒這幾日來丞相府做客,以慕容流晨的朋友身份。未免胡嫣兒與胡嫣兒背後之人懷疑,特意讓影假扮成她的模樣呆在客棧。而影只是慕容流晨的手下,突然消失,他們沒什麼疑惑的,也就認爲是做什麼事去了。

 這幾日,她有想過這個暫居在府內的男子,會不會是慕容傾兒。她可以易容成別人的模樣,就比如她!可是客棧中,有一個慕容傾兒!也就是說,晨王他…愛上了一個男人!

 胡嫣兒來到花園後看到的就是這樣的這一幕。涼亭內,她深愛的男人將一個‘男子’壓在身下,輕喘的氣息,凌亂的衣袍悄悄退了一大半!那一刻,她覺得一道天雷從她的頭頂劈過,炸燬了她的理智,讓她只能目瞪口呆的看着這一幕,口中卻發不出一點聲音。第一次看到這一幕,她可以想只是那個男子真的在證明他是同性戀,那時她也沒看清。可是這一次,慕容流晨就那樣光明正大的將那個男子壓於身下,讓她再如何不多想?

 衣衫凌亂,呼吸急促,動作火熱。一幕少兒不宜的璦昧場面,就此而生。

 慕容流晨對於來人的腳步聲,完全當做沒有察覺,繼續佔着懷中女人的便宜!對於胡嫣兒那個女人的出現,他算是明白了什麼,只要那個女人的出現,他每次都能在慕容傾兒身上佔點便宜,再過分的都可以。要知道,自從她懷孕的這幾日,她簡直讓他碰都不準碰,就差將他一腳從牀上給踹出去,然後掃地出門了!

 來人還能是誰?一定是胡嫣兒。妄想她的男人,她的王妃之位,她自然不會讓她好過!

 而此時,沉重的腳步聲有些急切的向這邊靠近。慕容傾兒勾脣一笑,清澈的水眸劃過一絲間佞,隨即消失不見。

 慕容流晨順勢將慕容傾兒壓倒在貴妃椅上,輕啃着她那張嬌豔欲滴的脣瓣,慵懶的嗓音魔魅佑人。“沒有。”然後那隻在她身上游走的大手,已經輕輕的脫着她的衣袍,薄脣已經輕啃着她的脣瓣,品嚐着她的香甜。

 他這副佑人的模樣,自然讓身爲花癡的慕容傾兒拜倒在他的魔力下。雙手已經攬上他的脖頸,靠近他的薄脣,一副被他迷醉的模樣。輕啃着他的紅脣,柔聲道。“那我有沒有胖?”

 慕容流晨一張俊臉掛起一抹和煦的微笑,看着她的視線充滿佑人,薄脣邪肆的上揚,帶着幾分魔魅,渾身透着魅惑的慵懶。風輕雲淡的說道:“這樣才能深切的摸到,小妖精有沒有胖!”

 慕容傾兒氣憤的咬了咬牙,深深的吸了口氣,心中不由喃呢道:冷靜,冷靜,不能生氣,會氣壞寶寶的。然後下一秒,一張俏麗的小臉已經融化成一抹阮妹的笑意,輕聲低語道。“有你這樣摸的嗎?”聽這語氣,已經明白她已忍到極限了。而那隻撫摸着慕容流晨臉龐的小手,已經改爲輕揉的力道了。

 慕容流晨直接無視慕容傾兒的看他的眼神,很是認真的點了點頭。“嗯。”那隻大手肆無忌憚的在她的身上游走。天知道,自從她有了身孕後,他連碰過她的機會都沒有,那樣的痛苦,誰能體會!

 慕容傾兒感覺到身上游走的大手,額頭瞬間劃過無數黑線。柔軟的小手輕撫在慕容流晨俊美的臉龐上,一副嫵妹佑人的模樣看着他。“晨,你確定是在摸我有沒有胖?”這輕柔的話語,說出來有一種咬牙切齒的語氣。有他這樣直接深入衣衫下面摸得嗎?這是擺明的吃豆腐好嗎?

 慕容流晨挑了挑眉,一本正經的回答。“摸摸你有沒有胖。”摸着手中柔軟的肌膚感,心中頓時心神盪漾,順勢從她的腰上向上遊走。

 慕容傾兒感覺着已經深入腰間的大手,嘴角瞬間抽搐了起來,一副咬牙切齒的模樣,危險的看着面前笑得慵懶迷人的男人。“你做什麼呢?”

 慕容流晨勾脣而笑,很是聽她的話,手已伸進她的衣衫內,朝她的腰間摸去。

 她這明顯是推卸責任,明明是她吃過飯後,就要吃點心,或者是零嘴,水果,總是不停嘴。不過,她發現了自己的身材明顯加胖,是絕不會怪到自己身上的。

 某女發現自己明顯胖了,頓時一張紅潤的小臉氣的鼓鼓的,一雙銅陵般的大眼睛瞪得非常大,櫻花色的脣瓣微嘟着,雙手抓住慕容流晨胸口的衣服,一副惡狠狠的模樣。“沒有,你敢說沒有?你摸摸我的腰,明顯胖了一圈。說、你是不是故意的。”三天,三天內她竟然胖了這麼多,這明顯是被喂胖的。

 慕容傾兒看了他一眼,不理會他說的沒有,伸手在自己腰上摸了摸,看看胖了沒有。這一摸還得了,腰間明顯胖了一圈。

 慕容流晨將粥放在桌子上,輕輕的擦拭着她的嘴角,狹長的雙眼是寵溺到令人沉醉的溫柔。“沒有。”

 慕容傾兒微眯着雙眼,看向天邊刺眼的陽光,口中享受着慕容流晨餵過來的粥,突然間,柳眉輕輕的蹙了起來。猛地從貴妃椅上坐了起來,一副一驚一乍的模樣看着身邊的俊男。“晨,我最近是不是吃太多了?”明亮是水眸垂着,思考着這幾日的飯量。她這幾日好像每次用完膳後,都會要求吃點心,喝點粥或者湯,從未停下嘴過。

 丞相府的後花園內,一個下人都沒有,全被慕容流晨遣散走了。若是讓他們看到他這般溫柔的服侍着一個‘男人’,估計準會鬧到胡嫣兒那邊去,到時候他們可沒這麼悠閒了。

 丞相府的後花園後,金色的陽光下,慕容傾兒懶洋洋的躺在貴妃椅上,享受着正午的陽光,真是好不愜意。而她的身邊,慕容流晨坐在她的身旁,端着一碗甜粥,一口一口的喂着她喝。

 這幾日,胡嫣兒很是安靜的呆在自己閨房中等待雙腿安好,倒沒有去打擾慕容流晨的寧靜。經過刺殺那件事,慕容流晨對慕容傾兒很是不放心,直接將她帶到丞相府,兩人耳磨私語,好不恩愛。當然,慕容傾兒是以女扮男裝的好友身份呆在他的身邊,兩人光明正大的在丞相府玩樂!

 三天過的很快,轉眼即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