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 一百三十七章來落日城的目的人心

發佈時間: 2023-08-29 16:58:49
A+ A- 關燈 聽書

 一百三十七章 來落日城的目的,人心

 深夜,經過一日的喧囂又恢復了平靜,只有三三兩兩的人在議論今日發生的事。偶爾從這聲音裡能聽到葉翩翩、柳丙燦、南宮燁幾人的名字。

 李雪莉住在鳳泉山莊的最北角,這裡地處偏僻,出門就是一堆雜草叢。西土大陸以武爲尊,在學院有意無意的安排之下,就如當初在下院安排衆人寢室一般,李雪莉現在修爲最差,年紀最小,自然分在了最差的廂房。

 李雪莉心情有些低落,簡單的洗漱完畢,沒有在打坐修煉,而是倚靠在窗臺發呆起來攖。

95豪門言情小說網 www.dargon95.com

 “吱……償”

 一個開門聲傳了過來。

 “誰?”

 原本在那裡沉思的李雪莉倏地站了起來,桌上的短劍緊緊握在了手心,迎了上去。

 “雪莉師妹還未就寢?”

 聲音清脆悅耳,一道玲瓏額身形踏步走了進來。

 “上……上官……師姐,你怎麼來了……”

 李雪莉的神情有些緊張,上官雲鳳高高在上,自己不過是學院裡默默無名的小人物,她從來沒有找過自己,爲什麼今晚突然過來

 。

 “心情不好,想找雪莉聊聊天。”

 上官雲鳳低着頭,自然的坐到了李雪莉的身邊,託着她的手道。

 “哦。”

 李雪莉乖巧的回答道,她不是笨,這麼晚了上官雲鳳來找自己,自然不是什麼寂寞了。但是李雪莉一向順從,聞言也沒有拒絕。

 “雪莉師妹對柳丙燦的情意,我們都看在眼裡,可那柳丙燦卻似乎眼裡沒有你,我看了可真是十分心疼雪莉呢。”

 上官雲鳳握住了李雪莉的手,語氣溫和道。

 “啊?我沒有……”

 李雪莉臉色刷的通紅,癡癡的對着上官雲鳳道,聲音低不可聞。

 “雪莉對他的深情,我怎麼會看不明白呢,看你那麼緊張他的模樣。雪莉可別在否認啦。”

 上官雲鳳颯然一笑,手拍了拍李雪莉的肩,輕輕擁過了李雪莉道。

 李雪莉臉上一暗,像是自言自語道:

 “雪莉這麼平凡,不敢對柳師兄有非分之想。”

 李雪莉聲音更加的暗淡。

 上官雲鳳輕聲道:“雪莉師妹你乖巧懂事,長的也漂亮,怎麼會是非分之想呢,何況雪莉修爲也不差,只不過年紀比我們小了一點罷了。”

 “而且,喜歡一個人也沒錯呀,雪莉師妹怎能如此看輕了自己。”

 “我……”

 李雪莉看着窗外的夜色,突然答不出話來。

 “哎,都怪那個葉翩翩,也不知道使了什麼手段,讓柳丙燦對她死心塌地的。我作爲一個外人都看不下去了。”

 上官雲鳳臉上浮現出一絲淡淡的不平,對着身邊的李雪莉道。

 “上官師姐別這麼說,翩翩姐人心地善良,修爲也厲害,人是極好的,雪莉也很佩服她呢!”

 “哼,她心地善良,雪莉你可別看錯人了,那葉翩翩明明有了西凌王那麼優秀的男子當相公,卻偏偏還死死抓着柳丙燦不放,分明是水xin楊花之徒,又哪裡是善良了。”

 上官雲鳳的語氣越講越惱怒,對李雪莉的遭遇憤憤不平。

 “這……”

 李雪莉又搭不上話了,今日她也在場,看着葉翩翩和柳丙燦那副心靈默契的樣子,柳丙燦從沒有哪怕一次對自己如此和顏悅色過。

 說自己不難過,那真是騙人的。

 “雪莉怕是還不知道雲霞是被誰害的吧?”

 上官雲鳳憤憤道。

 “啊?雲霞師姐不是和黃師兄兩情相悅纔會……”

 說到這裡,李雪莉的臉色又紅了紅,這樣的事情,她臉皮薄,實在說不出口。

 “哼,那日雲霞因爲試煉的事專門上門道歉,沒想到葉翩翩口蜜腹劍,明明嘴上原諒了她,暗地裡卻在茶裡下藥,可憐這雲霞,一輩子就被她毀了

 。”

 “啊,上官師姐……翩翩姐不是那樣的人,你……還是不要說她的好。”

 李雪莉接過上官雲鳳的話道。

 “雪莉,你真是看錯了人呢,雲霞中的可是龍延香之毒,無色無味,卻能讓人的欲念徒增百倍,要不然雲霞怎麼會亂來呢。雲霞本想與她化干戈爲玉帛,沒想到竟爲她所害,沒想到葉翩翩表面看着單純善良,心機卻是如此惡毒。”

 “上官師姐,翩翩姐應……應該……不是這樣的人。”

 上官雲鳳又是一笑,語氣肯定道:“怎麼不是呢,要不然她明明知道雪莉這麼喜歡柳丙燦,卻這麼橫插一腳,又哪裡是個好人了。”

 “不是……”

 李雪莉彷彿還在否認,不過講到柳丙燦,她的臉色忍不住難看起來。

 見李雪莉一副踟躇的模樣,上官雲鳳並沒有繼續下去,自己在試煉時得罪過李雪莉,要她一次相信自己那是不可能的。

 上官雲鳳忽然從懷裡一掏,一個淡綠色丹藥出現在她手心,這丹藥散發着濃郁的靈氣。

 “這顆築基丹,送給雪莉師妹,等雪莉師妹哪日築基成功了,我倒要看看,到底誰還敢輕視雪莉你,還有誰敢說你配不上那柳丙燦!”

 上官雲鳳不平之色越來越濃。

 “上官師姐,這太貴重了,我……”

 李雪莉剛要狠心拒絕。

 上官雲鳳卻一把把丹藥塞進了李雪莉的懷裡,輕輕笑道:“你叫我一聲師姐,大家就都是姐妹,雪莉又何必客氣。”

 說完,上官雲鳳又是颯然一笑道:“夜深了,我就不打擾雪莉休息了,告辭。”

 上官雲鳳接下來竟是什麼都沒再說,起身對着李雪莉暖暖一笑,走出了房間。

 李雪莉呆呆的看着築基丹,臉色變化數次。

 如果自己不築基,那好象就離柳丙燦越來越遠了。李雪莉心裡撲通撲通的跳着,良久,彷彿是終於下定了決心一般,把丹藥收進了懷裡。

 自己必須要晉級築基,要不然柳師兄肯定不會看到自己的。

 窗外,上官雲鳳悄悄附在那裡,見李雪莉終於是收了那丹藥,這才滿意一笑,離開了那裡。

 翌日,陽光明妹。天空一片晴朗。

 今日是試煉截止的最後一天,大部分完成試煉的人已經早早交了任務,除了個別人拖到了現在。

 鳳泉山莊大堂那又熱鬧起來,在這落日城也閒來無事,許多人便守在這裡看着後面的人完成試煉的情況。

 葉翩翩也在這裡。

 一是因爲柳丙燦已經醒來,幾人商議之下,決定把多餘的雪狼骨火烈鳥妖丹賣給盧智,加上之前因爲方振雲霞投靠了寅組多交的,一共從盧智手裡換來了一百五十顆下品靈石。

 幾人出來,外面的弟子目光炯炯的看着他們,眼裡又是羨慕又是妒忌,這麼多靈石,可真是一筆鉅款了。

 要知道,學院一年發給他們這般的初級弟子靈石也不過五六顆罷了

 。

 “這次試煉幾乎全是因爲翩翩才完成了,這靈石翩翩拿一半,剩下的一半我們分。”

 方慈不假思索道。

 對此衆人倒沒有什麼意見,事實就是如此。

 “那怎麼行,我們是一組的。這些靈石我們平分。”

 葉翩翩吸了口氣,語氣果斷道。說完,從裡面拿出了一部分放進了口袋,剩下的卻無論如何都不要了。

 衆人只得作罷,有些高興的接過靈石。

 這麼多靈石,對修煉的作用實在太大了,沒有人不喜歡靈石的。

 幾人分完,卻剩下了一份。

 “雪莉怎麼沒來。”

 葉翩翩蹙眉,輕輕問道。

 “雪莉師妹說自己偶感風寒,身子有些不舒服,所以沒來。”

 葉翩翩一笑,拿過了那剩下的靈石,笑道:“那先放我這裡,待會給她,她肯定也會很高興。”

 第二件事可是葉翩翩來這裡的最大原因。溫無塵通過了試煉,但是張靜好、顧允之、君承卻遲遲未出現。

 這讓葉翩翩不由的擔心他們起來。

 今天可是交試煉任務的最後一天,葉翩翩靜靜的等在外面。

 幾人正百無聊賴的等着,那熟悉的人影卻沒有出現。

 “翩翩,原來你在這裡,讓我一頓好找。畢院長託我找你去他那裡有事。”

 久未露面負責聯絡下院弟子的艾琳突然出現在衆人面前,面帶着微笑,對着葉翩翩道。

 “畢院長找我?”

 葉翩翩一頭霧水。

 艾琳肯定的點了點頭仍是一副非常有禮貌的樣子道:“是的,翩翩,畢院長已經在勝寒齋等你。”

 “好!千水,這些靈石就拜託你交給小莉了。”

 葉翩翩應了一聲,把手裡的靈石遞給李千水,在衆人的詫異下向着勝寒齋走去。

 “畢副院長怎麼會突然找這葉翩翩呢,傳說這次畢副院長要收一名親傳女弟子,難道是選中了這葉翩翩?”

 人羣裡發出一個遲疑的聲音。

 這聲音像是炸藥一般點燃了氣氛,所有人把艾琳圍在了裡面,想要問個明白。

 艾琳卻是笑着擺了擺手,說自己也什麼都不知道。

 關於葉翩翩的討論越發熱烈起來。

 “這是真的嗎?”

 李千水呆呆的問向方慈道。

 “也許吧,這是翩翩一份天大的機緣呢,好羨慕。”

 方慈笑道。

 勝寒齋是整個鳳泉山莊的核心,住在這裡的都是學院的高層

 。

 “咯吱……”

 葉翩翩推門而入。

 與外面人來人往嬉笑熱鬧不同,勝寒齋空氣中有些清冷。葉翩翩擡眼望去,馬上就頓在了那裡。

 只見副院長畢劍、南峰峰主計無九、西峰峰主歐洋齊齊的坐在了前面。

 “畢院長好,兩位峰主好。”

 葉翩翩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略微有些忐忑的朝三人微微一福,輕聲道。

 “翩翩在那大堂可是擔心君承、張靜好、顧允之幾人的事?”

 計無九有些混沌的雙眼看了看葉翩翩,淡聲道。

 “嗯。”

 葉翩翩點了點頭。

 “那翩翩大可不必擔心了,君承天資出色,不管結果如何,學院都會要他,顧允之由柳乘風那小子帶着,出不了什麼大事,卻沒有來這裡直接去了柳善城。至於張靜好,有消息傳來,她已經通過了試煉。”

 葉翩翩一直在等這三人的消息,現在聽到了肯定的回答,不由的臉色一喜。朝着計無九深深鞠了個躬,淺淺笑道:

 “多謝計峰主相告。”

 “翩翩,你可知本座今年爲何會把交試煉任務安排在落日城?”

 旁邊的畢劍臉上藏着一分深意,聲音突然響了起來對着葉翩翩道。

 щшш. ттκan. ¢○

 “據師兄師姐們說,落日城不日將舉行一場十年中最大的交易會,他們說各位夫子大人欲參加此次盛會。”

 畢劍點了點頭道:“不錯,這是我們來這裡的原因之一,但是又不是主要原因。”

 葉翩翩心裡有分詫異,那主要原因是什麼?爲什麼突然對自己說這些呢。

 “不知道畢副院長大人選擇這裡是爲了什麼事呢?”

 “爲了你!”

 畢劍聲音不高,略顯清淡的對着葉翩翩道。

 “爲了我?”

 葉翩翩好奇無比,學院弄這麼大陣仗,居然是爲了自己。

 畢劍點了點頭,嘴上揚起一絲笑意,對着葉翩翩道:“不錯,今日本座將帶你去薛如畫那裡。”

 薛如畫?葉翩翩來這裡幾天,聽到最多的就是這個名字,傳言他是天下一等一的神醫,沒有他治不了的病、

 葉翩翩像是想到了什麼,擡頭,直直的看着對面的畢劍。

 “翩翩可是覺得自己修爲停滯不前,流轉困難,丹田似乎被什麼封着?”

 這時候計無九帶着一分深意,插了進來,對着葉翩翩道。

 計無九話一出,葉翩翩才知道自己身上的神秘力量好像被眼前的幾位峰主知道了。

 深吸一口氣,捂下煩亂的思緒。

 “是的。計峰主。”

 葉翩翩只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