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 一百三十章誰是你最重要的人

A+ A- 關燈 聽書

 一百三十章 誰是你最重要的人

 “本王要見的人,誰又能攔得住。”

 南宮燁輕輕一笑,帶着莫名的意味對着眼前的方慈道。

 “南宮大人這是威脅?”

 “不錯。償”

 南宮燁臉色淡然。

 “哎,南宮大人修爲究天,我實在是抵擋不住,有負翩翩所託了。”

 方慈慢騰騰說完,有些內疚的模樣退到了一邊,讓開了路。

 “謝了。”

 南宮燁好看的眸子瞥了方慈一眼,兩人的默契不言而喻,隨即朝着那個遠處嬌小的背影追了上去。

 方慈直愣愣的看着南宮燁的背影,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好帥。爲什麼千水碰不見這樣的男人,若是如南宮大人這般的男子當着這麼多人面叫自己娘子,想想都覺得好激動。”

 這時候李千水不知道哪裡出來,站在了方慈身邊,輕輕感嘆了一聲。

 “羨慕吧?”

 方慈淺淺一笑,對着李千水道。

 “豈止羨慕,我都要妒忌了。”

 “明日去那未府赴宴,你可要瞪大眼睛找俊公子了。”

 方慈別有興味的看着李千水,兩人相視而笑。

 南宮燁腳下的步伐看似很慢,卻是化地爲寸,簡單幾步便追上了葉翩翩。

 “那壞蛋走了?”

 葉翩翩聽到後面的腳步聲,臉色有些暗淡道。

 “那壞蛋說葉翩翩姑娘去哪裡,他便去哪裡。”

 後面傳來一句富有磁xin的男聲,語氣裡帶着一分狡黠。

 “你!”

 葉翩翩驟然停了下來,瞪大了眼睛轉身看着身後。

 南宮燁笑容邪魅。

 “你來做什麼!”

 葉翩翩神色漸漸的變冷,臉上抹上了一絲寒霜。

 “那名壞蛋說他做了讓翩翩姑娘生氣的事,特意來求翩翩姑娘原諒。”

 南宮燁腳下微微一動,站在了葉翩翩前面,眸子一動不動的盯着她笑。

 葉翩翩臉色刷的一熱,這個可惡的男人,用得着一直強調壞蛋壞蛋麼,自己也不過是隨口說了一句,就一直被他念叨着。

 而且,他本來就是壞蛋。

 哼!

 “西凌王殿下說笑了,你高高在上,英明神武,修爲逆天哪是會做錯事的人。”

 葉翩翩冷冷的看着南宮燁嘲諷。

 兩人站在石子路上,旁邊是一個小湖,湖邊是一顆顆柳樹,

 “那倒是。”

 南宮燁臉色玩味,湖邊的微風撩動他束在後面的頭髮,動人的眼眸盯着葉翩翩的俏臉不放。

 靠!

 這可惡的南宮燁還真的上臉了,葉翩翩正要發作。

 “可惜他懼內,有他娘子在,他的聽他娘子的。”

 南宮燁又道。

 娘子……

 這壞人怎麼叫的這般順溜……

 葉翩翩心裡莫名的一甜,隨即又咬了咬自己的舌頭:甜言蜜語,這都是甜言蜜語,糖衣炮彈。葉翩翩,你可別再被人家騙了。

 趕緊把南宮燁這惡魔一般的聲音從自己耳朵裡趕了出去。

 南宮燁手伸出,拉出了葉翩翩的手,柔聲道:“娘子,好久不見。做夢可有夢見我?”

 “沒有。”

 葉翩翩的語氣又恢復冰冷。

 “娘子不想知道我爲何隔着被子都能確定那裡面的人不是你嗎?”

 南宮燁對冷若寒霜的回答不以爲意,再度一笑道。

 葉翩翩頓在了那裡,剛剛雲霞和黃回被擡出來,又有人指證自己進了黃回的房間。正常人都會以爲那被子裡的人是她。

 看那上官雲鳳那得意的模樣,就等着自己出醜了。不過,南宮叔叔怎麼一眼否定裡面的人不是自己呢?

95豪門言情小說網 www.dargon95.com

 甚至連一會兒的踟躇都沒有。

 他真的這麼相信自己?

 “你怎麼知道的?”

 葉翩翩呆呆的問道。渾然不覺已經悄悄的被南宮燁轉移了話題,原本是來道歉,現在變得卻像是聊天了。

 “娘子身上每一處地方我都看過摸過,爲夫閉着眼睛都能認出。”

 “……”

 葉翩翩臉色一下子紅了起來,下意識的看了看四周,這裡月黑風高,這男人不會又想着做什麼壞事吧。

 緊張!

 臉上忽然一暖,卻見對面的南宮燁真的閉着眼睛,手輕輕捂在自己臉上。

 “娘子這裡又瘦了,不過仍然很美。”

 說完,又用手擰住了耳垂,磨砂着。

 “這兒有粒可愛的小痣。”

 葉翩翩一呆,自己耳垂後面是有顆很小的痣,但是不仔細看根本不知道啊,南宮叔叔怎麼知道的?

 那夜他不是趁着自己睡着,真的上上下下把自己看了個遍吧?

 南宮燁的聲音充滿了蠱惑,手順在葉翩翩的身子下移,停在了腰間,微微一用力把葉翩翩擁在了懷裡。

 一股好聞的水果味撲面而來,葉翩翩發現自己又慘了,肚子裡咕嚕嚕的叫這想要吃了這可口的水果。

 “娘子的身體剛好到我的肩……”

 不等葉翩翩反應,南宮燁的脣瓣已經貼了上來,蜻蜓戲水般精準無比的在葉翩翩脣上輕輕一啄。

 然後睜開眼睛笑道:“我微微一低頭,便能親到。”

 葉翩翩一愣一愣的看着南宮燁。

 連生氣都忘記了。

 這這這……

 不知道說什麼好了,這個腹黑的男人。知道自己身體上所有的秘密,自己卻每天光盯着他好看的臉。

 不公平!爲什麼自己被看光了,卻沒有看回來!南宮叔叔應該也全身被自己看遍這纔是公平!

 “這不公平!”

 葉翩翩脫口而出,掙脫了南宮燁的懷抱。

 南宮燁目光深邃,背靠着湖邊的柳樹幹,雙手抱胸,一臉興味的回過葉翩翩的話:

 “不公平。娘子,哪裡不公平了?”

 “……”

 葉翩翩啊葉翩翩,腦子秀逗了吧。被南宮燁饒有興致的一問,葉翩翩才發現自己又講錯話了。

 “我……”

 葉翩翩一陣踟躕,不知道說什麼好。跟南宮叔叔講話,自己真是太吃虧了,彷彿怎麼樣都是輸的。

 “這裡失了火,很亂,娘子晚上去爲夫那裡吧。”

 南宮燁沒有追究下去,溫柔的對着葉翩翩道。

 “燁哥哥,這裡風好大。瑤瑤那日受的腰傷好像發作了。我們早些回去吧。”

 這時候兩人身邊一個嬌蠻的女聲響起,卻是秦瑤被兩個婢女扶着走了過來,皺着眉對着南宮燁道。

 葉翩翩擡起頭,看了秦瑤一眼,面無表情道:“是呢,南宮大人貴人事忙,時間還是不要浪費在我這樣的小人物身上好。”

 這時候秦瑤走了過來,手挽住南宮燁的臂膀,一副柔弱的模樣看着葉翩翩道:“翩翩姐可是生氣了?瑤瑤剛剛只是說了可能存在的情況。”

 “我哪敢生氣。你說的是極有道理的。”

 葉翩翩淡然道。

 “那就好。我聽說翩翩受了未揚的邀請明日要去未府做客,現在夜深了,我跟燁哥哥就不打擾你了。”

 秦瑤眸子裡透着深意,緊緊的挽住南宮燁,出口便說我跟燁哥哥,完全是把葉翩翩當成了外人。

 “是啊。不是秦瑤妹子提醒,我還差點忘了。多謝提醒。”

 葉翩翩嘴角浮起一絲嘲弄,

 “南宮大人,若沒有別的事,我想回去休息了。”

 葉翩翩眉心一皺,冷冷的對着南宮燁道。

 “翩翩明日要去未揚那裡?”

 “不錯。傳說未公子爲人大方,只要去那裡做了客便會有厚禮相送,我當然心動了。”

 “那明日我陪你一起去。”

 南宮燁微微蹙眉,看着對面的葉翩翩道。

 “呵,南宮大人說笑了,我跟你是什麼關係能一起去?何況秦瑤妹子受重傷需要人照顧,南宮大人應該也抽不出身吧。”

 “是啊。燁哥哥,最近瑤瑤覺得自己腸胃不好,很想吃燁哥哥煮的飯,明日燁哥哥在家煮飯給瑤瑤吃好不好?”

 秦瑤眼睛一轉,挽着南宮燁的手撒嬌道。

 葉翩翩看着秦瑤,深深吸了口氣,轉身管自己走了。

 “瑤瑤,別胡鬧了!”

 南宮燁語氣有些冷,手掰開了秦瑤,追了上去。

 秦瑤愣愣的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眼裡的目光越來越冷。自己跟燁哥哥一起長大,他從來對自己都是有求必應,百依百順,現在居然爲了這個女人責備自己,還掰開自己的手。

 “小姐,這葉翩翩是越來越得意放肆了。”

 後面的楊桃上前,小心翼翼對着秦瑤道。

 她兩人搞砸了事,此時有些忐忑不安。

 秦瑤臉上一片猙獰,狠厲道:“我不會放過她的!”

 哼!

 葉翩翩,我一定要你死!

 “娘子,爲夫晚上來這裡本來就是帶瑤瑤見見你的。你誤會了!”

 見我?讓我看你們秀恩愛麼?

 誤會?

 這是第幾次見到了。

 在我背後是那樣,在我眼前還是這樣。本小姐看得一清二楚!

 “南宮叔叔,你再跟着我,我會翻臉的。”

 葉翩翩停了下來,深深吸了口氣,認認真真的對着南宮燁道。

 南宮燁只得停了下來。

 葉翩翩轉身,未在開口的意思,快步回到自己房間。

 剛回到房間。一個清冷的聲音傳了過來。

 “哎,南宮燁這個人一看就是口蜜腹劍之人,虧你一次次的相信他。笨死了!”

 “要你管!”

 葉翩翩撇着嘴,氣呼呼的坐在了椅子上。

 另一邊。

 秦瑤可憐楚楚的立在了南宮燁身邊,聲音很是委屈,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燁哥哥是生瑤瑤氣了麼?瑤瑤是心直口快,並沒有要惹你和翩翩氣的意思。”

 “走吧。”

 簡單吐出兩個字,南宮燁沉默的帶着秦瑤離開了鳳泉山莊。

 房間。

 “葉翩翩,我倒是沒想到,原來你心也這麼狠。那雲霞被你整的怕是以後在文華學院永遠也擡不起頭了。”

 玄凌笑的高深莫測,接着道:“不過,你這樣,小爺很喜歡。小爺的宿主又豈能心慈手軟!哈哈哈哈。”

 葉翩翩表情一變,快步上前抓起桌上的一條毛巾就捂住了玄凌的嘴巴。

 “喂,你瘋啦。半夜三更的還笑的這麼張狂,若是被人聽見就完了。”

 葉翩翩壓低了聲音,惱怒的對着玄凌道。

 “咳咳咳……”

 玄凌一陣狂咳,一把拿掉了嘴上的毛巾,用鼻子一嗅,滿臉嫌惡道:“這是用來幹嘛的?”

 葉翩翩呆呆的看着毛巾,又看看玄凌。

 非常不好意思道:“額……洗碗布……”

 “葉翩翩你混賬!嘔……”

 玄凌本就有潔癖,此時在對着地上狂吐起來,葉翩翩一陣凌亂,心虛無比。

 “小玄子,你能不能小點聲……”

 玄凌嘔吐的很大聲,萬一被人撞破自己房間裡半夜三更有個男人,那真是一世英名全沒了。

 玄凌終於吐完,目光腥紅的看着葉翩翩道:“白癡,你當小爺是你麼?這裡早就被我佈下了禁制,哪怕這邊鬧翻了天,外面也聽不到。”

 “那就好!沒事我就要睡啦,你走吧。”

 葉翩翩看了玄凌一眼,下了逐客令。

 “我要進去。”

 玄凌眼睛緊緊盯着葉翩翩手上的元始指環,對着葉翩翩道。

 “爲什麼?”

 葉翩翩一陣好奇,這玄凌爲什麼對裡面這樣一副癡迷的模樣。

 “我受了重傷。要療傷!”

 玄凌的語氣很緩慢,對着葉翩翩慘笑:

 “就是你的好叔叔南宮王八蛋傷的。”

 “南宮叔叔最多也只會把你擊退,哪會真的傷你,我纔不信。”

 葉翩翩撲哧一笑道。

 這玄凌也是詭計多端,肯定是騙自己。

 “我是……”

 玄凌剛說兩個字,忽然往後一歪,倒在了地上。

 “小玄子……”

 葉翩翩疾步向前,扶起了他,這才發現玄凌衣服裡面全是紅色的血。

 南宮叔叔,竟然真的把自己的人傷的這麼重!

 是爲了秦瑤麼?

 叔叔,秦瑤在你心裡纔是最重要的是麼?

 葉翩翩顧不了這麼多,一道神識放出,靈力夾着玄凌的身體,讓他進了元始指環。

 一夜心緒不寧,直到清晨雞叫才沉沉睡去。

 翌日。

 陽光明妹。

 “翩翩……”

 “翩翩……”

 外面傳來了敲門聲,聽着聲音應該是方慈和李千水。

 葉翩翩睡眼朦朧的起來,開了門。兩人奪門而入。葉翩翩昨晚睡的不好,還有些昏昏沉沉。

 “你們自便,我再睡會。”

 葉翩翩又躺回了牀上。

 “翩翩,你怎麼忘了。未揚公子的馬車已經在山莊外面等啦!”

 李千水滿臉興奮的模樣,對着葉翩翩道。

 “我不去了,好睏。”

 葉翩翩閉着眼睛道。

 “喂,翩翩,你可是答應了我的。可憐我一個失戀的女人,想去多多認識幾位公子,你卻不答應。嗚……”

 一旁的方慈假裝委屈道。

 葉翩翩最是心軟,聞言只好起來。

 “走吧。”

 葉翩翩直接開門而出。

 “你就這副模樣去赴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