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傾兒不見了

發佈時間: 2023-03-21 12:27:37
A+ A- 關燈 聽書

 下午的陽光已有些清冷,金色的光芒轉變為橙色的!

 街道上,人煙清冷。一個很是引人注意女子在東張西望著,一雙嫵妹的雙眼,眼中流露著緊張與詫異。突然,紅色的衣袖翻飛,滿頭的青絲隨著她的舞動迎風飄零著,縱身飛向了街道旁邊的屋頂上,眼光以掃描的光速,在下面巡視著,但卻無她尋找的目標。

 她的心中狂跳不安,難道她被那個人抓走了嗎?不可能啊,她沒有喝下那粒散功藥丸,那個人說過,她的武功連她都不是對手,如果他想帶走她,一定會有翻打鬥,為何街道這麼平靜?

 乾脆沒有再想那麼多,縱身飛去,找那個人詢問去。

 在白日去找那個人,她從來沒有過。踏著風降落在一家大院中,看著面前的房門,心中狂跳,垂握的的兩手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一雙嫵妹的眼睛中略過一絲恐懼之色,咽了咽口水為自己添加勇氣,邁著沉重的步子向里走去。

 當打開了密道時,她竟有種想逃跑的衝動。可是慕容傾兒她究竟有沒有被他捉去,她很擔心。

 她卻忘記了,這不正是她所期盼的嗎?

 雙手緊握了許久,吐了口壓抑的氣,才走了進去。密道中一股陰寒的氣息瞬間蔓延全身,峭壁上的燈火剎那間染起,為她渡了一道溫和的光芒,可是即使這樣,都不能掩蓋她因害怕而產生的虛汗與害怕。

 密道中,那輕微的腳步聲一道道響起,現在她顧忌不了那麼多了,她要知道慕容傾兒有沒有被那個人抓去。

 當走到裡面時,裡面一道道痛苦的呻銀聲傳來,把影嚇得一個撂倒,蹲坐在地,靠在了冰冷刺骨的牆壁上。不會的,她不會有事的。緊閉著雙眼,睫毛顫抖的很厲害,睜開眼時,引入眼帘的便是那個讓她害怕的男人,在坐著令她最噁心的事。瞳孔漸漸緊縮,目瞪口呆的看著面前銀穢的一幕,她看不下清他身下的人是誰?只知道那個女子很痛苦。她在掙扎,在痛哭。

 不知為何,這一幕讓她看的頭痛不已,咽了咽口水,心中因害怕而狂跳的心似乎停止了。她不是慕容傾兒,絕對不是,一定不是!

 而那在賣力做著什麼的男人,發覺了有人在,剎那間從那女人身上起來了。因黑暗而遮住了他臉色的神情,但那雙陰霾的眸子卻是緊盯著呆坐在地的影。

 那在床上躺著的女子,發覺身上重量消失了,坐起身拿起被撕裂的破爛衣服,遮蓋住殘破的身子,雙眼染上濃濃恐懼的看著旁邊站著的男人,嗓音中滿是哭泣聲。

 「嗚嗚,求求你,求求你放過我。」女子哭的有些沙啞的聲音,很是痛心。雙手用破爛衣服蓋住雪白色的身體,一雙可憐兮兮的雙眸,害怕的看著他。

 男子當場點住了她的穴道,讓她無法說話。

 影那眼中痛苦的神情,在看清坐起身的女子時,那緊吊起的心總算放下了,竟喃喃自語起來,只是話語中滿是欣喜。「不是她,還好不是她。」

 「什麼不是她?你不是說最近不可來見我嗎?」男子渾厚的聲音打斷了影的喃喃自語。

 影愣了一下,那對男子本來該有的恐懼而席捲了全身,白皙的玉手扶著冰冷的牆壁站了起來。眼帘垂著不敢看在黑暗中的男子,雙手微微的顫抖,鼓起了勇氣,維持著正常時的情緒,抬起眼帘看了那個定在那裡的女子一眼道。「主子,她是誰?莫非近日來,皇城內失蹤的女子都是主子所為嗎?」

 「呵,你又不能來陪我,我當然要找個女人來陪陪我。」男子冷笑一聲,走到一邊,慢悠悠的坐在了凳子上。

 影正了正口氣,鼓起勇氣問道。「所以,近日來所失蹤的女子都是主子所為嗎?」

 「那倒不是,我只是今日捉來一個女人來陪陪我而已。你為什麼來了?」男子狐疑的問道。她不是說為了他的安全,近日來都不能出現他面前嗎?

 影一滯,心中砰砰而跳。她知道他最顧忌的人便是慕容流晨,也便隨便編個理由。

 「皇城內近日頻繁失蹤女子,晨王已在暗地裡尋找,屬下以為是主子所為,所以來通知主子一聲,讓主子提早做好防備。」影低頭十分誠懇的說道。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有多害怕。那胸腔內跳動的心,猶如打雷般在她的耳邊響起。

 「呵呵,原來是這樣。」男子笑了一聲,站起身向影走去。

 影聽聞腳步聲,那微微顫抖的雙手,因害怕而顫抖的更厲害,抬眸看著近在咫尺看不清的臉龐,瞳孔因害怕而發顫著,但因被面前男子遮住了光芒,男子並未看到她眼中的恐懼與噁心之色。

 只見,男子伸出粗糙右手,撫摸在影那光滑柔軟的臉蛋上。影想後退一步,可是卻不敢。只能閉著眼帘強迫自己承受這一切!

 「我挺想你的,你來了正好!」男子粗狂一笑,語氣中儘是開心之色,話語說完竟攔腰想將影抱在懷中。

 影發覺不對勁,急忙後退一步,躲避他的強抱,男子那張開心之色的臉容頓時變了,影趕緊解釋。「主子,現在是白日,屬下離開晨王府久了會被晨王察覺的,晨王讓屬下寸步不離的保護晨王妃的安全,屬下不能離開太久。」

 男子覺得所有的興緻都被打斷了,扭身,憤怒的甩了下衣袖,冷哼一聲、「哼。等我將晨王妃捉到手時,還會怕晨王嗎?」

 「主子…」影裝作無奈的喊了聲。

 「回去吧,別讓他發覺了。」男子命令一聲,走進了密室屋裡,看著那個被定住的女人,雙眼剎那間染起一絲絢麗的色彩,只是色彩中滿是**。

 影猶豫的看了一眼那個,斜眼向她求救的女子,最後只能狠心離去。「是。」低頭一下,轉身離去。她連自己都救不了,何況去救她呢?

 男子見影離去,大手一拉,將那定住的女子,身上破爛的衣裙扯去…。

 影疾步向外走去,深怕裡面那個人突然的改變了主意,當出了密室,出了這個房間后。那本該橙色的陽光已變成了血紅色的夕陽。

 深深的吐了幾口壓抑的氣息,每次從那裡面出來,都讓她有一種從地獄中逃出來的感覺。總讓她有種又從新活過來的感覺,所以她很在乎自己的命。因為她不止一次體驗過死亡,絕望。所以她不要墜入黑暗,她要走向陽光。

 卸下了一身的警惕裝備,因害怕而喉嚨乾燥,咽了口口水,緩解難受。飛離了這個令她害怕的地方,令她逃之夭夭的地方。

 慕容傾兒沒有被他捉去,那她去哪了?眼看天就快黑了,如果還找不到她,王爺一定會出來尋的。

 再次降落在已沒幾人的街道上,順著慕容傾兒消失的方向看去,目光中流露著緊張。突然,一道溫潤的聲音,讓她避恐不及。

 「王妃呢?」慕容流晨站在她身後不遠處,一雙丹鳳眼中滿是狐疑,目光來回巡視著周圍。很是疑惑,為何不見他的寶貝,而只有影?。

 影慢悠悠的轉回了身,看著頂多才兩米遠距離的白衣男子,與那身後跟著的翼,那剛剛隱下去的冷汗,頓時汗毛豎立,冷汗又開始的流了。

 「王爺,王妃…不見了。」低著頭,那愧疚的聲音再沒了平時的嫵妹,反而是輕弱不少。

 收回巡視的目光,因影的話,那狐疑的目光瞬間變成冰冷的,微眯著丹鳳眼緊盯著面前低頭的女子。

 「不見了?給本王說清楚,什麼叫做不見了?」那低沉如魅的嗓音,夾著些緊張,夾著些危險,夾著些冰冷。

 影低頭,雙眼因愧疚而流轉了會,不知該如何回答。緊咬著紅如鮮血的唇瓣,直至咬出血后才開了口。

 「王妃要吃烤肉,買了之後屬下便幫她付錢,可是在屬下付過錢,轉身後,王妃…就不見了。」那腥味的鮮血流入口中,竟讓她覺得噁心不已,也許是這一會內,她的心中承受太多,而讓身體產生了不適。

 影低著頭,她的話說完了,但是面前的男人卻沒有說話。但她卻察覺到濃重的殺氣在周圍蔓延,那兩道怒火般的視線射在她的身上,彷彿要將她射穿!突然間,她的脖頸上多了一道強而有力的手,那白皙的手掌掐著她纖細的脖頸,窒息感剎那間向她襲來,被掐著脖頸從地上抬了起來。懸立在空中。

 慕容流晨緊抿著薄唇,雙眼中起伏著危險的光芒,一張引許多女人為之瘋狂的俊顏上,無任何錶情。但你若仔細的瞧,便會發覺醞釀著狂風暴雨。但是此時,沒有任何人敢正視著他。因為他身上釋放的好像很是平靜的氣息,卻能感覺到滿是盛怒,壓制著任何想要觀看的人。所有人只看一眼,便會立即低下頭逃竄這個地方。

95豪門言情小說網 www.dargon95.com

 「本王讓你呆在王妃身邊就是讓你保護她的,而你卻告訴本王,王妃不見了?」充滿危險性的嗓音猶如鬼魅。

 「影…知錯!」影深深的皺著眉頭,因窒息而說話時強時弱,脖子上被掐的疼痛在漸漸收緊,使力。一張妍資艷質的臉蛋上,因窒息而憋得紅紅的。緊閉著雙眼等待著死亡的來臨,也許死了就解脫了,就在她以為要死去的時候,卻被一個勁道給扔了出去。

 慕容流晨冷眼瞧了她一眼,轉身對身後的翼命令著。「翼,調出暗衛來。挨家挨戶的搜,也要將王妃搜出來。既然王妃在這道街上消失的,那就一定走不遠。」他剛剛見影在這道街上來回巡視,那麼他的寶貝一定在這裡不見的。

 「是。」翼收到命令,而消失在人煙稀少的街道之上。

 忽然,起風了,風有些狂。颳起了慕容流晨白色的衣袍,轉過身看著那個被他扔出去的女人。雙眼中冒著火苗,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轉身消逝在街上。

 影坐在地上,大紅色的裙擺凌亂的在地上散著,低著頭不知在想什麼。吹來的風,將她滿頭的青絲吹的很是雜亂,但卻給人一種唯美的感覺。

 她了解慕容流晨是個什麼樣的人,她明白慕容流晨為何不殺她,只是因為慕容傾兒的關係,如果他殺了她,慕容傾兒一定會怪他。而他是絕對不會讓慕容傾兒不開心,不快樂的。

 夕陽漸漸的消失了,黑暗漸漸的吞噬著每家每戶。直至全部覆蓋大地,這種情形,就像是蔓延著死亡的氣息。

 夜幕降臨了,影無神無魂的蹲坐在地上許久了,只是在默默的發著呆,不說話,不動。

 雖然慕容傾兒失蹤的事不是她乾的,可是卻是她將她弄丟了。而且,她也在做著讓慕容傾兒消失的事情,可是,她不得不做。

 揚起嫵妹人心的臉蛋,一滴清淚順著臉頰流了出來。淚滴落在地上,竟生生的響出一聲「啪」的聲音。

 她好累,真的好累,為什麼不可以死呢?為什麼她要承受這麼多痛苦,她究竟做錯了什麼?

 夜晚是惡人出沒的時刻,那些白天未出來的痞子,流氓,混混已經出來了。他們走在路上,看著街道上蹲坐著一個絕色美人,也便都走了過去。將地上的影,圍了起來。

 一大鬍子男子彎著腰,低頭看著仰著臉蛋,目光木訥的看向星光閃耀的天空,露出鵝黃色的牙齒,對影嘻嘻一笑。「美人,你在看什麼呢?」

 「你說,人死了後會不會飛上天呢?」影木訥的看著天空,那被咬破的紅唇上,血跡已經幹了,一雙嫵妹的雙眼,沒有任何神采,彷彿失了魂魄。

 大鬍子男子抬頭看了眼天空,突然諷刺一笑道。「美人,上天有什麼好的,還不如在人間瀟瀟洒灑玩一回呢。」說著就伸出了骯髒的手,扼制住了影的下巴。

 影扭頭逃離了他骯髒的手,冷笑一聲。「呵,人間又有什麼好的?活的身不由己,痛不欲生。還不如死了算了。」雙手按在地上,緩緩的從冰冷的地面上站了起來。當站起身時,竟覺得頭昏眼花,也許是坐的太久了。

 「哎呦,美人你這是投懷送抱嗎?」大鬍子男人直接伸手將影攬入了懷中,蒼老的臉上帶著銀笑。

 周圍圍著的幾個男人,頓時嘩然大笑起來。「哈哈…就是啊,美人,你是喜歡我們大哥這類型的嗎?」

 影愣愣的看了攬著她的噁心男人一會,妖艷一笑,艷光四射!

 「公子,你喜歡我嗎?我們玩玩去可好?」那魅惑人心的魅音,只讓在場的幾個男人聽了骨頭都要酥了。

 「好啊,既然美人都這麼有興緻了。哈哈。」大鬍子男子爽朗一笑,擁著影離開了街上,向無人的小道走去、

 街道上,頓時清冷不已。也許是因近日女子失蹤的緣故,晚上時,百姓是不敢再出大門了。本該喧嘩的街道上,燎無人煙。月光清冷的投射的光芒,星星一眨一眨的襯托著調皮之色,好像要為這片清冷的世界添一絲人情味。

 那道陰黑蔓延著死亡之氣的小道中,剎那間響起了慘叫聲,慘叫聲一道比一道強。最後漸漸的消失了,那些關門不出現的百姓們,都將房門關的更是嚴實了點。

 一會後,影無魂的從小道中走了出來,低頭木訥的看著地面,猶如沒有靈魂般出現在月光之下。她周圍釋放的氣息竟比月光都清冷,甚至多了些凄涼,落寞。

 抬頭看著月光,苦澀的笑了聲,竟笑出了淚水。為何她生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個人對她好呢?為什麼沒有一個真心的人關心她呢?

 突然間,她的腦海中略過了慕容傾兒那張臉蛋,她發自內心的關心她,把她當朋友,當姐妹。

 似乎是想通了什麼,那苦笑中竟多了些真心的笑意。她要去找慕容傾兒,既然是她弄丟的,她就該付這個責任。關於她要害她…讓她再考慮考慮吧、

 慕容流晨回了王府,雙手被在身後,銳利的目光看著面前被召集了許多的暗衛。

 翼在一邊,欲言又止的模樣,想說什麼,又怕王爺責罰。

 「有什麼話,說!」慕容流晨的目光已看向了天邊,並未看身邊的翼。

 翼知道,王爺是在說他,也便發了話。「王爺,屬下覺得夜已深,百姓們因近日失蹤女子之事,都已安睡。不適合挨家挨戶的搜尋,到時候引起了民憤怎麼辦?」

 「你覺得本王在乎嗎?」慕容流晨突然的收回了看向天邊的視線,扭頭銳利的目光打在翼的身上。讓翼只覺寒毛直豎,頭皮發麻。

 「屬下多言了。」翼彎腰急忙認錯。他知道,王妃對於王爺來說,那就是天大的事!是絲毫不在乎百姓怎麼想,只要找到王妃就可。

 而此時,慕容流晨卻改變主意了。「都下去吧,不用找了,你隨本王來。」目光看了翼一眼,轉身進了書房。

 「是。」洪亮的聲音響起,院中聚齊的眾位暗衛,瞬間消失在院子。

 翼跟著慕容流晨進了書房,翼很是疑惑王爺為何突然改變了主意。

 慕容流晨繞過了書桌,坐在了椅子之上,鳳眼之中雖有一些擔心,但卻沒有剛剛那麼的濃。

 「王爺,不尋王妃了嗎?」翼最終還是沒忍住心中的疑惑,而問了出來。

 「以王妃的武功,你覺得誰是對手?」慕容流晨平淡如其的說道,語氣中沒有任何波瀾,卻有著千言萬語。

 「沒人是對手!」很是鏗鏘有力的一句話,卻有著堅定不移的語氣。他見過王妃的武功,能與之睥睨的不多!白昭現在在牢里,劍鳴被廢了武功,司徒玄夜目前人在梓婁國,再說他是不會傷害王妃的!

 「所以,以本王所想,王妃是自願跟那人走的。她可能遇見了什麼稀奇古怪的事情,等她忙完了便會回來,但是…」剩下的話,慕容流晨沒有再說,鳳眼垂著,眼中有著濃濃的沉重。抬起頭時,看著翼道:「本王讓你查聖王爺之事,你查到了什麼?」

 翼猶豫許久,目光很是不自然的在地上巡視著,不知該如何說。『撲騰』一聲,跪在了地上,認罪的模樣。「王爺,屬下沒有查到關於聖王爺的任何事。」

 「砰」的一聲,慕容流晨一手拍在了書桌之上,那本平淡無波瀾的眸子中,漸漸湧現了怒氣。

 「沒查到?你是如何辦事的?這些天都在做些什麼?」那溫潤的聲音夾著濃濃烈火,周圍瀰漫了冰冷的氣流,與慕容流晨此刻的面容形成了對比。他的語氣是憤怒的,他釋放的氣息卻是冰冷的、

 翼正了正臉色,再次深深的彎了下腰,不敢與之對視。「是屬下辦事不利,求王爺責罰。」

 「責罰?如果王妃出了任何事,本王要你的命!」慕容流晨那雙隱藏著怒火的眸子,此時已被憤怒佔滿,凌遲的看著地上跪著的男子。

 翼只覺渾身僵硬一番,一股涼意從腳底衝到了頭頂。他不懂王爺的意思,剛剛王爺的意思不就是王妃沒事嗎?為何突然的有事了?

 許久之後,慕容流晨壓下了心中的怒火,平靜的看著地上跪著不出聲的男人。「派人去查今日聖王爺都做了什麼,與本王一一道來。」

 翼忍著恐懼,抬頭看著慕容流晨。很是疑惑的問道:「王爺,您懷疑王妃有可能被聖王爺擼走了嗎?」

 慕容流晨沒有回答,沉默了半會,才開了口、「本王只是懷疑,希望不是這樣。」手按托著著額頭,目光無神的看著桌面,那語氣竟有些祈禱無力的感覺。

 慕容流聖曾經為了毀了他,竟連他們母后都可傷害,他很怕他會做出傷害慕容傾兒事。只能祈禱慕容傾兒是跟別人走了,不是被他帶走了。

 翼看著這般挫敗的王爺,安慰道:「王爺,王妃一定沒事的。屬下這就去辦。」翼站起身,退出了房門。

 在翼走後,慕容流晨發獃了一會,心中狂跳的不安在漸漸上升,讓他在王府等候,他做不到。起身,出了書房,飛身向外而去。

 一道白色的影子縱橫在月光之下,宛如天神下凡般,讓人看了移不開眼!

 白色的影子順著月光而飄落在慕容傾兒消失的那個街道之上,目光巡視著好無人煙的街道之上,因月光的照耀,街道沒有那麼黑暗,帶著些銀色的光芒。

 突然,他的目光落在右邊一個漆黑的街道上,因風的拂過,吹過來點什麼的香味,慕容流晨仔細的聞了聞,是烤肉的味道。腳步不自已的向那邊走去,只見地上被油紙包裹著的烤肉被扔在了地上,也就是說,他的小妖精向這條小道而去了。

 這種想法,讓他心中的擔心消散了許多。只要不是落在他皇弟的手中,其他一切都好。同時,也好奇了究竟是誰將她帶走了。突然想起了近日來女子失蹤的事,莫非她跟那件事有關嗎?

 「王爺。」一道女聲打斷了他的想法。

 慕容流晨轉頭看去,只見影站在清冷的街道上,那張妖妹的臉蛋上沒有任何錶情,雙眼認真的看著他。

 影看著慕容流晨,上前走了一步,絲毫不怕他因看到她,而雙眼染起的怒火。平淡卻又認真的說道:「王爺,您明日還要去皇陵處為先皇先後祭奠,找王妃之事交予屬下吧。既然是屬下弄丟了王妃,屬下一定會盡心儘力找回王妃,王妃若是出了什麼事,屬下會以命相陪。」

 慕容流晨冷笑一聲,雙眼凌冽著寒光。「呵,以命相陪?本王告訴你,若是傾兒出了任何事,本王讓你生不如死!」那溫潤的嗓音,說的卻是狠毒不已。如果慕容傾兒出了什麼事,他豈會讓她以命相陪這麼簡單?

 影聽著慕容流晨這麼危險重重的話,沒有露出任何害怕之色,反而是嫣然一笑,似乎是放下了許多。「如果王妃出了什麼事,屬下生不如死也是應該的。」

 慕容流晨深深看了她一眼,沒有說話,轉身進了漆黑陰森的小道中。影也隨後跟著,兩人進了小道便到處尋覓著。只是,除了小道門口烤肉的線索,其他竟無半點可疑的地方。兩人將小道中翻了個遍,甚至是其他的小道都找過,就是沒有慕容傾兒的下落。甚至沒有哪一家是可疑的,這周圍都住著尋常百姓,怎麼能有能力將慕容傾兒帶走呢?

 一夜,很快過去了,眼看天就都要亮了,卻無慕容傾兒半點下落,慕容流晨雙眼中滿是擔憂之色,而翼卻出現在了兩人面前。

 「王爺,聖王爺一天內都在皇宮內好好獃著,並無半點可疑之處。」翼彙報著去宮中查詢的事情。

 慕容流晨抬頭看去天上漸漸隱淡的月光,星星,沉重的說道。「關於王妃失蹤之事,不準任何人泄露消息出去。」命令一聲,離開了這個地方。

 既然跟慕容流聖無關,那麼傾兒失蹤一事,不能讓他知道有可乘之機。而他,只能裝作平淡,不能光明正大去尋她。

 扭頭看了眼身後站在那裡的影。「尋王妃之事,交給你了。」然後領著翼離開了這個地方。

 今日是去皇陵祭奠他的父皇,母后,還有先祖,不可不去。一旦他不去,被慕容流聖發覺哪裡不對勁了,那麼慕容傾兒就危險了。而他,只能拜託影了。

 「是。」影應道,消失在了小道中。

 ------題外話------

 咳咳,謝謝以下寶貝的票票~starrysky02、13405412525、609370791、么么噠····謝謝支持·~

 本書由《95豪門言情小說》首發,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