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2章 皇后之死4

發佈時間: 2023-08-29 18:47:27
A+ A- 關燈 聽書

皇后病危,遠在益州的元峻啓,還有遠在幷州的元峻明,在揚州的元峻傑,都帶着一家大小回京城來了,要見上皇后最後一面。

95豪門言情小說網 www.dargon95.com

夏依蘇也到福陽宮去看皇后。剛進福陽宮門口,夏依蘇遠遠就就看到元峻明和他的王妃長孫妹兒。此時長孫妹兒有了身孕,不過因爲穿的衣服多,她懷孕了不但沒長肉,反而比以前清瘦了許多,不大看得出身子。

她過來給夏依蘇行禮:“臣妾見過太子妃!”

夏依蘇急忙扶起了她:“哎呀,你身子不便,不必多禮。”

長孫妹兒微微紅着臉說:“我哪有這麼嬌氣呢?”

夏依蘇笑着說:“但有了身子,到底是不一樣。”

元峻明站在那兒,沒有動,只是斜着眼睛,上下打量夏依蘇,好一會兒後,他轉頭,對長孫妹兒說:“你先去給母后請安,我有些話要和太子妃說。”長孫妹兒沒問爲什麼,只是看了元峻明一眼,然後說:“知道了。”他又再說:“那我先走了。”

這元峻明,到底有什麼話要說?還支開長孫妹兒,這麼鬼祟。

夏依蘇不是不疑惑的。

長孫妹兒離開後,元峻明也不說話,又再斜着眼睛,盯着夏依蘇看,一直盯,一直盯,緊緊地盯着。夏依蘇給他看得毛骨悚然,不禁伸手摸了摸臉,惱怒地說:“看什麼看?難道你沒見過我麼?”

元峻明咧嘴一笑,終於說話了:“我不是沒見過你,而是沒見過當上了太子妃的你。你當上了太子妃,挺威風的嘛。”這元峻明,不知爲什麼,像是吃了火藥味,一副在吵架的樣子。

夏依蘇沒好氣,白了他一眼,不耐煩起來了:

“你剛纔不是說有話要和我說麼?有什麼話快說,有什麼屁也快放。”

元峻明一聽到這話,臉上忍不住露出一絲笑意,他說:

“怎麼當上了太子妃,說話還這樣粗俗?”他又再打量夏依蘇,又再說:“我一直想不明白,你到底哪點好?相貌不過是俊俏了點,可又不是傾城傾國,比你長得好的女人多的是,而且你脾氣又臭,xin格又犟,沒一點大家閨秀的樣子!可爲什麼,他竟然死心塌地對你好?哪怕,你生不出孩兒來,是隻不下蛋的母雞,他對你,還是不離不棄。”——這個“他”,自然是指元峻宇。

夏依蘇皺了皺眉頭:

“到底你要說些什麼?”

元峻明伸了個懶腰:

“其實我也沒想要說些什麼。我只不過是要告訴你,早上的時候我去拜見皇祖母,他也在,我聽到皇祖母說,作爲一個太子,沒有自己的孩兒,像什麼話?皇祖母還說,如果你再生不出孩子來,她要給他找姬妾了。結果,你猜他怎麼對皇祖母說?”

夏依蘇心一緊,連忙問:“他怎麼說。”

元峻明咧嘴,笑了一聲:“他對皇祖母說,他對別的女人沒有興趣,他這輩子,就愛你一個女人。”

夏依蘇不說話,只是咬了咬嘴脣。

元峻明又再瞧她,搖頭,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對夏依蘇說:“你這個女人,遇到他,到底是幸,還是不幸呢?”

夏依蘇問:“什麼意思?”

元峻明又再伸了個懶腰,好一會兒後他回答:“也沒什麼意思。只是想提醒你一下,做太子妃,並不那麼容易做。”

夏依蘇悶悶地說:“我知道。其實,我並不想做這勞什子的太子妃。”

元峻明點點頭:“這些年,我倒也沒錯看你,知道你和他,到底是不一樣的。他挖空心思,處心積慮爬上這個位置,可謂是不擇手段,千方百計了。”頓了頓,他又再說:“我想不明白,母后爲什麼會站在他這邊?是不是有什麼不得已的苦衷?要不,母后爲什麼要倒戈相向,出手幫他?”

元峻明跟元峻是同一母所生,但兩人的xin兒完全不一樣。元峻武恣其所爲,飛揚跋扈,而元峻明剛好相反,生xin不羈,個xin散漫,不喜富貴爭鬥。儘管如此,並不證明元峻明不關心周圍事,這些年來,他對元峻宇的野心一直看在眼內。對於元峻武被廢,元峻宇當上太子,元峻明心生疑惑,測想着,一定有着什麼不可告人的隱情。

夏依蘇不知該說些什麼,只是沉默着。

這個時候元峻明也沉默下來。

此時是深秋了,樹葉飄然零落,枯黃散在四周,一陣風吹來,一小堆一小堆地跑了起來。呼嘯而過的風聲,微微透着寒意,刮在臉上,給人一種凜冽的感覺。

好半天后,元峻明咳嗽了一聲。他什麼也沒再說,只是看了夏依蘇一眼後,便轉過身子,大踏步的走了。

夏依蘇站在風裡,發着呆。

她知道,元峻明誤會了元峻宇。可是有些事情,是不能說,不能解釋的。

有人走了過來,是元峻傑,他輕笑:“太子妃想些什麼?心事重重的樣子。”

夏依蘇回過神來:“沒想些什麼。”

元峻傑瞧瞧她,隨後嬉皮笑臉地問:“師傅大人,你當上了太子妃,你應該開心纔對啊,怎麼看上去鬱鬱寡歡的?”

夏依蘇白了他一眼:“有麼?”

元峻傑把頭點得像小雞啄米似的:“有!當然有!”他又再嬉皮笑臉的說:“師傅大人,你跟了我四哥這麼多年,按理說,近墨者黑近朱者赤,你怎麼沒學得四哥的一成聰明?你看你,還不承認,喜怒哀樂全露在臉上呢。”這小子,他倒會挪喻她。

這時候元峻傑的王妃孫美琪臉色焦急,匆匆忙忙走過來:“哎呀太子妃,王爺,你們怎麼還在這兒?衆人都在母后的寢宮裡呢,父皇和幾位娘娘也在,太子殿下也到了,母后……母后……母后的病,發生了惡化,好像更嚴重了。”

元峻傑頓時擡腳,匆匆走了。

夏依蘇和孫美琪跟在身後,也一起到皇后寢宮去。

此時皇后的病情發生了惡化,昏迷不醒。好幾個太醫跪在旁邊在旁邊,給皇后把脈,神色凝重,眼神哀傷。一直不曾離開的皇帝痛不欲生,大聲叫着“皇后!皇后!”

皇后已無法回答他了。

一張蠟黃色的臉,一點點發紫,喉嚨有痰聲,呼吸越來越急,越來越弱。終於,皇后的喉嚨“咕嚕咕嚕”地響了幾聲,身子一僵,便停止不動了。

皇后死了。

她的眼睛睜着,沒有閉上,像是有所不甘。

皇帝臉色大變,無限的傷痛,他瘋了那樣的拚命地搖着皇后的身子,聲嘶力竭地嚎叫了起來,一聲又一聲:

“皇后!皇后!你醒醒呀!皇后,你醒醒呀!你不能丟下朕呀,皇后!”

衆人跪滿了一地,哭聲一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