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五章 真相就是這樣

發佈時間: 2023-01-18 21:54:08
A+ A- 關燈 聽書

 畢竟有小蝶這一層關系在,聶榮還是希望能夠幫一下孫嚴的。他很認真的看著孫嚴,用一種期待的眼光,希望他能夠醒悟,不要再越走越遠,這樣也會連累小蝶的。

 對于聶榮的話,孫嚴根本就不理會,將目光看向了傅傾城“這麼久的事情了,你完全可以編造謠言來當做事實說,你是主犯孫浩是共犯,你說什麼他都會說是的,我爸爸已經不在了,誰又能夠證明你們說的是不是真的所依不要想著用什麼所謂的虛假的真相讓我悔過認錯,我告訴你們,我是不會向你們低頭的,忍了十多年我終于忍夠了,也不想再繼續忍了。

 還有,孫浩你知道我為什麼肯那麼痛快的就要叫你爸爸嗎”孫嚴說到這里,目光陰冷帶著嘲諷的看著孫浩。

 孫浩嘴角微微抽出想要說什麼,卻沒有說出口,孫太太不停的搖頭嘆息,這真的是一場孽緣啊。無論如何都想不到的孽緣啊。

 “對了,你們應該很好奇吧,你們在听別人講故事之前,還是先听听我的心里話吧。”孫嚴說完,掃視了一眼在座的所有人,陰冷的復雜的目光又看向了孫浩“我之所以那麼痛快的叫你爸爸,是因為這樣可以讓你對我毫無防備,更重要的是我每叫你一句爸爸,後面在心里都會跟著一句去死吧,這樣我每一天都可以記住自己的目標,記住我要傻了你報仇的決心,怎麼樣,是不是覺得叫你爸爸很開心啊,但是你也要好好想想,你是不是真的受的起啊。哈哈哈哈哈,你完全是自作自受,你當初幫著傅傾城害死我爸爸,吞了他的財產,你就應該斬草除根的殺了我啊,可是你對我卻當做兒子一樣的要補償,你以為這樣就可以減輕你的罪孽,讓我原諒你做夢。我做夢都恨不得殺了你們,殺了你們這些罪魁禍首。”

 孫嚴的這一番話剛剛說完,客廳的門又被推開了,小蝶走了進來,看著眼前的情況,心里咯一下,她就說哥哥怎麼會來這個地方,原來,原來這一群人早就商量好了。

 絕對不能和他們硬踫硬。

 小蝶攥緊了手指,走到了孫嚴身旁,經過聶榮身邊的時候,沒有抬起頭看他一眼。

 聶榮一直盯著她,可是卻不知道要說什麼,明明她喝了帶有迷藥的紅酒,怎麼會這麼短的時間就醒過來呢,那酒明明可以讓她睡到明天早上的。

 小蝶從他身邊走過的時候,他的心咯了一下,因為就在剛才的那一刻,小蝶眼神中閃動的神情,是他永遠都沒有見過的。

 異常的陌生。

 小蝶,你究竟是不是幾年前一直和我在一起的小蝶,你怎麼會變得這麼陌生

 小蝶走到了孫嚴身旁,輕輕的蹲下身子,伸出手放在他的肩膀上使勁兒的抓了抓,然後對著他使了一個眼色才開口“哥哥,你怎麼會在這里,你們,你們憑什麼抓他”轉過身來,看著房間里的人,將目光落到了陸淺的身上。

 陸淺看著小蝶,這一副冷靜平靜的神色,和今天上午比起來簡直判若兩人,完全的沒有鋒芒。

 “小蝶,你怎麼會來這里”聶榮出來之前,明明記得已經讓小蝶吃了迷藥的。

 小蝶看了一眼聶榮,趕緊的走了過來,乞求似的看著聶榮“你幫我哥哥說說,你幫我哥哥說說他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轉過頭去看著孫浩夫婦“我哥哥不是故意的,他不是故意這樣做的,是不是哥哥”

 孫嚴一把將小蝶推開,臉上帶著肆意的冷笑“我就是故意的,就是故意的,故意要給爸媽報仇的。”

 孫嚴說這話的時候,小蝶的手緊緊的攥了攥孫嚴的衣袖,對著他使了一個眼色。

 陸淺看著這兩人這幅摸樣,深深吐氣,向前走了一步“好了應該說說重點了。”

 “是,當年的事,還是我來說吧。”傅傾城接了陸淺的話,站起身來,目光在房間里掃視了一眼,最後定格在了這對兄妹身上。

 孫嚴目光中的恨意濃重,小蝶目光卻如同一汪清泉一樣,看不出一點兒波瀾,卻是深不見底。

 “你說的誰能保證是實話”孫嚴開口,語氣冷冽。

 傅涼川倪了他一眼“你可以當做是在听故事。”

 “這件事的起因是公司的股權變更,因為股權變更的時候,發現了公司有很大的一筆虧空,順著這筆虧空追究下去,沒有想到居然發現了更加離譜的事情。”

 更加離譜說出口的時候,對當年的事情了如指掌的幾個人,臉色全都沉了沉,看來這更加離譜確實是很離譜,更加離譜中肯定有不一樣的故事。

 這幾個人臉色的變化,讓陸淺瞬間覺得有些不安定。

 “什麼更加離譜的事情”在坐的陸淺和傅涼川異口同聲的問了一句。

 幾個經歷過那件事情的老人,相互對視了一眼,許諾站了出來,看著傅涼川輕輕地嘆息了一聲“這件事情是這樣的,不如就讓我來說吧。”

95豪門言情小說網 www.dargon95.com

 不如就讓我來說吧。

 “最離譜的事情,就是莫震偷了傅傾城的私人印章,冒充他以鴻天的名義,外借了很多的高利貸,當時的鴻天已經名在實亡了。”

 莫小蝶听完之後,眼中閃過一抹復雜,復雜之中看得出來並沒有太多的意外。

 孫嚴的態度倒是覺得很驚訝,一直盯著許諾,嘴角輕輕呢喃,說出了一句話“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你爸爸莫震的後果是他自己咎由自取罪有應得的,根本就和其他人沒有關系,他冒充傅傾城搞出了人命案,為自己的錯誤買單,根本就是無可厚非的事情。”

 許諾頓了頓繼續說道“還有就是,你說沒有分給你財產,你不知道已經沒有什麼財產可分了,當時除了負賬,就是空殼子,我和孫浩也因為想要撫養你,所以最大的損失交給了傅傾城大哥,真相就是這個樣子,你不相信可以自己去調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