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驚異

發佈時間: 2023-08-29 16:51:32
A+ A- 關燈 聽書

 第八十六章驚異

 鎮魔塔外,一個男子靜靜的立在樹尖,青色內衫,青色白花邊長袍隨著夜風而動,加上俊秀無比的臉,渾身說不出的瀟洒。

 邊上還有一個男子站在此男子身後,國字臉,一臉恭敬的樣子。

 「夫人這套搏擊之術真是新奇實用,清涼自問若是不用靈力,可能也避不過夫人那一擊。」

 「本王選中的女人豈是易於之輩。」南宮燁的聲音彷彿不帶人間煙火。

 冷清涼暴汗,自家主上可真是越沒臉沒皮了,葉姑娘真是你選中,不是你自己貼上的么?

 「主上,我們出手吧。」冷清涼忍不住道。

 「等等。」南宮燁眼眸深處閃過一陣興味。

 都火燒眉毛了,主上你還不動手?心裡儘管這樣想,但是行動上冷清涼是萬萬不敢在南宮燁前面造次的。

 仍是恭恭敬敬的立在南宮燁身後。

 雲霞削鐵如泥的匕首往葉翩翩胸口奔去,葉翩翩眼瞼只覺得一陣刺痛,眼看匕首就要破體而入。

 南宮燁右手抬起,化掌為刀遠遠的朝匕首斬去,聲勢不大,速度卻是比雲霞匕首的速度快了百倍。

 兩股力量眼見就要撞在一起。

 只見葉翩翩忽然身形一個模糊,一道浩瀚無比如有實質的金光從她體內狂瀉而出,將她身體包裹在裡面,金光再迎頭擊向匕首。

 「鏗鏘」——的一聲,

 雲霞的匕首掉落在地上,南宮燁凌厲的掌刀遇到金光如泥身進海,同樣消失的無影無蹤。

 「噗……」

 雲霞氣血上涌,居然像是受了極重的內傷,鮮血噴洒了一地。雲霞眼裡流露出一分驚懼,轉身就跑,跌跌撞撞的消失在夜色中。

 樹上平日里風雲不變的南宮燁此時臉色為之一變。

 葉翩翩在擊退雲霞后,好像體力不支的樣子,昏了過去。

 「主上,夫人這是……」

 冷清涼驚訝萬分的聲音在背後響起。

 「你說呢?」南宮燁的聲音透著詭異:看來自家娘子身上也不簡單啊,想要從她身上取得自己的東西,好像難度增加了。

 「難……難道是……天靈之體?」冷清涼彷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們走……」,南宮燁沒有回答冷清涼的話,也沒有否認。忽然打出一道禁制,將整個鎮魔塔包括葉翩翩都圍在了裡面。之後便不再猶豫,轉身就離開了鎮魔塔,冷清涼跟了上去。

 明月樓幾個人仍在商議。

 「不錯,魔靈牌下寧殺錯一千不放過一人,昔日魔族靠此物將無數魔人偽裝成人族天才,盜走無數修行秘籍,連至高秘籍青雲篇化神篇都落入魔族之手,要不然現在我們文華學院豈會五百年只出了柳師叔一個化神。這丫頭居然身懷此等邪物,自然要斬草除根。」

 北峰峰主一向和關越同氣連枝,此時也毫不猶豫的附和。

 「計師弟,你怎麼看?」畢劍忽然轉頭看著計無九。

 計無九嗜酒如命,平日里學院這些瑣事一概不管,晚上這裡畢劍四大峰主五人,四人坐在椅子上商談,只有計無九卻是坐在地上,靠著牆壁喝酒。

 「師兄問我?」計無九醉眼朦朧,因長年宿醉的臉有些蠟黃,長滿了鬍渣。

 「自然是問你。」

 畢劍剛直的國字臉上有些不滿,計師弟曾經是文華第一天賦出眾之人,現在卻墮落成這樣。

 南峰人才凋零,居然淪落只有大弟子築基初期,其餘全在鍊氣士停滯不前的份上。

 「我只聽說人分好壞,可未曾聽說靈器都分好壞的。」計無九滿臉譏諷的看著關越,「有些人儀錶堂堂自封正派,還不是連自己弟子都拿來做鼎爐了。相比而言,區區一個魔靈牌算什麼。」

 「計無九,你說誰!」關越陡然色變,站了起來朝著計無九坐的地方踏出一步,無形的威壓朝著計無九狂瀉而去。

 「哼,關越,別人怕你,我可不怕。有種來便是,我接著。惺惺作態作甚!」

 計無九站了起來,毫不相讓的看著關越。

 「計峰主說的是,本王亦只聽說人心才分好壞,倒未聞靈器也分好壞的。」

 慵懶的聲音遠遠的傳了過來,南宮燁的身影卻已經先一步站在了明月樓廳內。

 原本文華學院五個巨頭在,關克是沒有資格插話的。此時關克卻是迎了上去,臉上帶著略顯複雜的神色,看著南宮燁

 「西凌王,你來了。」

 南宮燁看著關克微微一笑,俊秀的臉上熠熠生輝:「關堂主好,我們又見面了。」

 南宮燁,西陵國三皇子,天底下唯一一個以國號稱王的皇子,雖然北域也是西土第二大門派神武門的勢力範圍,但本身神武門就源自西陵國禁軍,就連當今神武門的太上長老之一都出自皇室。

 修行天賦絕頂,未滿二十歲入地榜前三十,誰都知道只要南宮燁願意,早就可以直接執掌西陵國。

 南宮燁行蹤詭異,極少出手,一般都是手下冷清涼代勞,以至於不少人認為南宮燁是浪得虛名,其實都是冷清涼為其造勢。

 今夜卻突然出現在這裡。

 畢劍眼睛微微一縮,盯著南宮燁,明月樓外面的禁制雖說不是天下絕頂,但是南宮燁能夠在這麼多人眼皮底下無聲無息的出現在這裡,除非是有破禁的寶物,要不然,其實力非常恐怖。

 「不知南宮公子深夜造訪有何貴幹?」畢劍眯著眼看著南宮燁,聲音帶著詫異。

 關克稍稍一猶豫,硬著頭皮接過道:「畢院長,葉翩翩是西凌王的妻子。」

 「內子生xin頑皮,讓諸位費心了。本王特來致謝。」南宮燁微微一笑,深不可見的眸子彷彿別懷深意。

 南宮燁證實的話講了出來,在場的人真是驚呆了,連畢劍都是一臉驚訝。葉翩翩不過是文華學院的普通弟子罷了,南宮燁為什麼要娶她為妻?

 何況,據傳聞,南宮燁似乎早已經定了婚約。

 在場的人不是關克,都是久居高位修行近百年,什麼人沒見過?

 大部分人對南宮燁的話並不相信,但是可以確定的是南宮燁肯定是別有所圖。

95豪門言情小說網 www.dargon95.com

 「怎麼說,魔靈牌乃南宮公子送與葉翩翩的了?」關越冷冰冰的聲音傳了過來。

 「不錯,魔靈牌乃本王贈我家娘子的初次見面禮。」

 關越面帶譏諷,「沒想到堂堂的西凌王居然拿邪物送人,真是失敬了。」

 「魔靈牌乃本王擊敗譚雨憲所得,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物,有何不可?」南宮燁對答如流。

 「譚雨憲是魔族第一天才,據說已經是元嬰中期,南宮公子說大話也不怕閃了舌頭。」關越臉上的譏諷之色更盛。

 南宮燁空有一身名頭,真正為眾人所見的對戰卻一次都沒有,倒是其手下冷清涼,卻是貨真價實打出來的地磅第三十一位。

 關越在地榜的名次卻還是排在冷清涼之後,看見南宮燁早就有想動手的意思了。

 「呵呵,關峰主不信,大可試試。」南宮燁雙手附后,雲淡風輕的盯著關克。

 畢劍面無表情看著兩人,並未插手。

 「試就試!!!」

 關越腳踏前一步,化地為寸,一股強烈的勁風撲面而來。

 抬手!一掌擊出!

 漫天的掌影帶著驚天氣勢朝南宮燁面門拍下,周圍的椅子全部擰碎成粉。

 南宮燁立在原地眼裡亮光一閃而過,不動聲色抬手遠遠一迎。

 沒有任何花哨!關越想一招制敵已經出了全力,南宮燁絲毫未讓,同樣是普普通通的一掌。

 「砰」的一聲。

 雙掌對在一起,又瞬間分開。

 強烈的氣浪像四周狂掃而去。

 畢劍和幾位峰主面色一變,伸手一拂,將氣浪擋了下來。

 只有計無九什麼都沒做,弄得一身灰,看著有些滑稽。

 周圍的都是高手,明月樓又有禁制,除了化為灰燼的椅子。其他倒未受影響。

 「蹬蹬蹬……」

 關越連退數步,上衣袖角不知道什麼時候少了一塊,滿眼血紅的看著南宮燁。

 南宮燁仍是瀟洒無比的立在原地,連一粒灰塵都未沾上。

 關越雖然不是用了最強招式,但是顯然,這一掌關越是落了下風。

 關越丟了大大的臉面,面色潮紅一片,止住了後退,右手又抬了起來,作勢欲上。

 「關師弟,夠了!」

 這時候畢劍清冷的聲音響起,雙眼看著南宮燁,「南宮公子,這麼說葉翩翩不知道你贈與她的是魔靈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