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惡毒的下人

發佈時間: 2023-08-29 16:52:32
A+ A- 關燈 聽書

 第九十二章惡毒的下人

 酉時,太陽已經走到西邊,黃昏初至。

 葉翩翩提着個小籃子站在小院子前面有些局促不安,身上的傷已經短時間沒有大礙。

 南宮叔叔說這裏是他們的家,不過葉翩翩站在門口小半個時辰了還不敢進去:哎,今天南宮叔叔這麼生氣,會不會還在生氣呢。

 葉翩翩看了看手裏的籃子,微微一笑:

 家么?

 自己好像還從未在家裏煮過一頓飯呢。現在惹南宮叔叔生氣了,才想到去買菜過來煮飯賠罪會不會顯得太沒臉沒皮了。

 不過葉翩翩很快又否定了,叔叔人這麼好,肯定會原諒自己的。

 「南宮叔叔……」

 葉翩翩推門而入。

 屋子裏悄無聲息。

 裏面還是原來的樣子,簡單的傢具,這張飯桌南宮叔叔曾經煮了很好吃的飯給自己吃。

 不知道為什麼,今天葉翩翩看着這些東西突然特別的親切。

 葉翩翩不信南宮燁會對自己有什麼企圖,如果不是南宮叔叔大概自己早已經毀在余亮手裏了吧。

 「南宮叔叔……」葉翩翩又是喚了幾聲。

 找了一圈都沒看見人。

 「吱呀——」

 院子裏的門突然開了。

 葉翩翩趕緊跑了出去:

 「南宮……」

 「這衣服給我拿去洗洗……」進來的人打斷葉翩翩的話,非常自然把手上的長袍塞到葉翩翩手裏,「對了,再去把洗澡水給本姑娘放好,我要洗個澡。真是熱死了……」

 葉翩翩愣在了那裏。

 進來的並不是南宮燁,而是一位綠衣女子。

 只是看了一眼,葉翩翩頓時有驚艷萬分的感覺。

 這女子約莫十六七歲的年紀,瓜子臉,穿着一件淡綠色羅衣,潔白如玉的頸中掛着一串明珠,加上明眸皓齒、膚色白膩,秀眉纖長,容貌很美。

 「喂,愣在那裏幹嘛?還不去做!」

 女子睜著一雙大大的眼睛,有些嗔怒的看着葉翩翩,彷彿自己就是她的丫鬟一般。

 「姑娘,你是不是走錯門了?」

 葉翩翩臉色淡然的看着眼前的美貌女子,柔聲道。

 「什麼走錯門了。南宮哥哥不是住在這裏么?」

 女子蹙眉,滿臉不悅的盯着葉翩翩,話語里已經有些不耐煩了。

 「是。」看來是沒走錯門啊,但這位姑娘是誰,葉翩翩不由的開口問道:「但姑娘你是……」

 這下這個美貌女子真是不高興了,指著葉翩翩頤指氣使:

 「你這丫鬟這般多嘴,還不去做,不然回頭我定讓南宮哥哥解僱你!」

 「我不是丫鬟!!!」

 靠!

 我身上穿的衣服是剛買的好不好,請問哪裏像丫鬟了?

 不過,見者女子的談吐,好像是和南宮叔叔相熟,葉翩翩只得忍了下來。

 「不是丫鬟?難不成你是嬤嬤?!算了,都一樣……你手上拿着的不是菜嗎?正好本姑娘餓了,等我洗了澡,也要吃飯!」

 「姑娘,這個菜不是給你吃的!」

95豪門言情小說網 www.dargon95.com

 葉翩翩這下子也有些不悅了,這姑娘怎麼這般沒禮貌。

 葉翩翩手上一輕,卻是女子一個箭步向前,奪過了她手上的籃子。

 「嘖嘖,這都是些什麼啊,這是給豬吃的嗎?確實不是給本姑娘吃的。噁心死了。」

 綠衣女子一副嫌棄至極的表情,

 「我還是不吃這些豬食了,你自己慢慢享用吧!嘔……」

 葉翩翩眉心一皺,這個女子雖然長得美麗,但是實在是太沒禮貌了。

 自己籃子裏的菜雖然不是什麼名貴的東西,但是也有魚有肉,哪裏像豬食了?

 何況,這也不是給你吃的好不好。

 抬手!

 葉翩翩把手裏的衣服扔還給綠衣女子,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女子:

 「姑娘,你到底是誰?私闖民宅可是犯法的。」

 綠衣女子似乎沒有料到葉翩翩敢仍她的衣服,竟沒有伸手去接。衣服從兩人中間掉在了地上。

 「你這惡毒的見婢!敢扔本姑娘的衣服,我是誰?告訴你又如何,我是南宮哥哥未過門的妻子,哼,你給我等著瞧,等我見到南宮哥哥,我定要他馬上解僱你!!!」

 說完,綠衣女子氣沖沖的跑進屋裏去找南宮燁。

 葉翩翩瞬間呆在了那裏。

 未過門的妻子?

 那就是未婚妻了……

 怎麼會……

 南宮叔叔有未婚妻了,那自己又算是什麼?

 你那便宜相公好像不簡單啊,宛如話不知道為何突然在葉翩翩的腦子裏想起。

 其實這不是第一個人這般對自己說了,之前王夫子送自己築基丹的時候也曾怎麼說過。

 「翩翩,你那個叔叔絕對不像他表現得這麼簡單!你不要被他的外表迷惑了……若他真的只是一個落魄的倌郎,哪來這麼多傳音符?你還真相信他是撿的啊?」

 叔叔,所以,一直以來,你都是騙我的么?

 丑居。

 葉翩翩倚著窗枱,看着外面,心裏堵得慌。儘管一再的告訴自己,叔叔應該不會騙自己。

 但是心裏的那個小人一直冷冷的笑着告訴自己所有的都是假的。

 「你葉翩翩有為什麼地方值得南宮燁喜歡的?」

 「假的!假的!」

 哎,葉翩翩無奈的嘆了口氣:也許自己就是命犯孤星吧!

 「翩翩……」

 「翩翩……」

 手在葉翩翩前面晃了兩晃,然後蒙住了葉翩翩的眼睛:「猜猜我是誰!」

 「溫同學,你這個橋段也太老了吧,能不能換個新的啊。」

 葉翩翩撲哧一笑,拿開了溫無塵的手。

 溫無塵明亮的眼睛朝着葉翩翩眨了眨,「嘖嘖嘖、咱們的翩翩小美女真是厲害啊,這都能猜到。」

 葉翩翩汗然!

 「這橋段你也玩了幾百次了,何況還提前發聲了,真當我白痴嗎?溫小四!」

 「林海航每次都猜不到啊!」溫無塵嘻嘻一笑不以為意。

 葉翩翩嘟著嘴看着溫無塵:「秀恩愛,可恥!」

 「翩翩,你不是有什麼心事啊?因為南宮燁嗎?」溫無塵心細如髮,其實早就看出了葉翩翩心情不好。

 「我沒事。只是覺得自己好像是個傻瓜!每次都被人騙!」

 葉翩翩淡淡一笑,有些自嘲道。

 說起來,自己為什麼老是會這樣,哎,兩世為人了,還這麼幼稚!

 「哎喲,葉小姐,別想這麼多啦,我們去藏武閣吧!馬上就試煉了,我還沒有一把稱手的武器呢!」

 葉翩翩摸了摸自己腿上的匕首,抽了出來,在溫無塵面前晃了晃:「這不是么?削鐵如泥!上斬妖女,下砍見男!哈哈。」

 匕首是溫無塵給葉翩翩的,不過,這顯然不能拿來殺魔獸。

 還沒近身,也許就被魔獸吃了。

 「神經!這怎麼能用!跟姐姐走!」

 一把拽過葉翩翩的手,溫無塵直奔藏武閣而去。

 藏武閣,總共五層。

 溫無塵帶着葉翩翩來這裏,最大的原因卻不是為了選武器。她們不過是出去試煉,學院肯定也不會給自己什麼珍貴的武器。

 但是藏武閣是什麼地方?

 整個文華學院最神秘的地方之一,也許這邊能有什麼跟翩翩身上禁制有關的線索,在學院修行近四年卻根本沒有機會進來探查,這次試煉挑武器正是難得的機會。

 「夫子你好!我們是來選武器的!」

 葉翩翩有禮貌的道。

 藏武閣看守是位年紀彼大的男夫子,葉翩翩不過是鍊氣三層,看不清他的修為,不過,能夠把手這麼重要的地方的,修為自然不會差。

 老夫子睜開渾濁的雙眼,掃了兩人一眼,蒼老的聲音傳來:「我叫盧智,」

 「魯智深?」溫無塵脫口而出,「唔……」

 葉翩翩趕緊捂住了溫無塵的嘴巴,什麼魯智深啊,你以為是水滸傳嗎?溫小四你真是的!

 瞪着眼睛白了溫無塵一眼轉頭看着盧智,笑眯眯道:「盧夫子你好,我們來挑武器!」

 「明天試煉的?」盧智倒是沒聽出什麼異常。

 「嗯嗯。」

 這時旁邊溫無塵趕緊點了點頭。

 「第一層。」

 盧智老夫子的話有些有氣無力,「第二層不能去。」

 溫無塵正想問樓上能不能上去。沒想到還沒開口盧智老夫子已經給了否定回答。

 第一層數百個平方架子上琳琅滿目的擺滿了各式各樣的武器。

 溫無塵掃了一圈,從架子上拿下一把劍,放在了手心。劍沒有什麼出彩的地方,唯一的特點就是好看。

 上面雕著鳳凰,攜著百花圖。劍柄是上等的玄鐵,但也是十分稱手。

 葉翩翩其實沒有什麼心思選武器。

 「翩翩,你怎麼不選啊。」溫無塵催促道。

 「好!」

 葉翩翩這才細細打量起藏武閣第一層武器來。

 武器很多,但是一看都不是什麼名品,當然,學院也不會把珍貴的法器隨意擺在一樓。

 傳說文華學院開派祖師用的誅神魔舞劍就在藏武閣第五層,但那裏是禁地,她們連第二層都上不去。

 「我就這把吧。」

 葉翩翩隨手從架子上拿了一把青色的劍。這把劍連劍套都沒有。劍身上也沒有一點光澤,顯然不是什麼好貨。

 「翩翩,別選這把啦,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溫無塵蹙眉。

 「青魄劍!」

 還沒等葉翩翩回答溫無塵,盧智忽然幽靈般的出現在葉翩翩面前看着劍嘆道。

 「夫子,這劍很有名嗎?」這下子葉翩翩不由的也十分好奇了。

 「豈止是有名,這可是當年人族第一高手柳青雲的佩劍,死在這把劍下的妖魔鬼怪不計其數,當年可真是遇神殺神、遇魔殺魔啊!」

 盧智老夫子像是在緬懷什麼,渾濁的雙眼看着藏武閣外。

 「翩翩。你的眼光也太好了吧!!!」

 溫無塵睜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葉翩翩,眼裏全是羨慕之色。

 葉翩翩也是震驚無比!柳青雲可是整個西土大陸神話般的人物,沒想到自己試煉前隨隨便便挑了一把劍居然是當年他的佩劍。

 「夫子,真的么?」

 葉翩翩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老夫子定在了那裏,還在緬懷當中。

 兩人也只得等在那裏。

 半響,溫無塵終於忍不住了,拉了拉盧智的衣袖。輕輕喚了一句:

 「夫子……」

 盧老夫子這才把頭低了下來,露出一口黃牙,笑着道:「嘿嘿,你們真信啊?」

 葉翩翩、溫無塵頓時無語。盧智看着一本正經,德高望重的樣子,沒想到也會這般坑人!

 「這把劍放這裏很久了,沒人要,你要不要自便。」

 「那我就要了它吧!」

 本來葉翩翩肯定不要的,但是經過這位夫子這麼一講,雖然現在知道不是真的,但看着劍居然有些親切起來。

 當下便選了這把劍。

 辰時。下院練武場。

 昨晚其實葉翩翩一夜沒睡,明明告訴自己南宮燁不會來找自己。但是卻鬼迷心竅的想着南宮叔叔會不會像往常一樣發傳音符帶自己出去吃雪糕。

 來給自己送別!

 結果什麼都沒有發生。

 戊組的人都已經到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