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靠自己

發佈時間: 2023-08-29 16:54:18
A+ A- 關燈 聽書

 「南宮燁、葉翩翩情定於此!」

 南宮燁寫完,筆挺的身子瀟洒的站在一邊,嘴角含笑看著葉翩翩,似乎在等著誇讚。

 葉翩翩壓根沒想到堂堂的西凌王大人會幹這麼幼稚的事,哎喲,這好似小朋友作業得了一百分,拿著成績向家長要個方糖獎勵嘛逼。

 「南宮叔叔,這個字能抹去嗎……紱」

 葉翩翩紅著臉弱弱的對著南宮燁開口。雖然這裡人煙稀少,但萬一……有熟人經過怎麼辦……

 「嗯——」

 嗯的聲音老長,臉上寫著大大的「不滿」兩個字,南宮燁眯著眼看著葉翩翩:這丫頭太不給面子了,先不說別的,單是自己的書法,西土大陸有多少人爭破頭都要不到一個字!

 見著南宮燁漂亮的眼睛如有實質的冷意,葉翩翩脖子一縮,當起了小烏龜,馬上對著南宮燁諂笑道:「南宮叔叔別誤會,我是怕這個樹因為字寫多了,營養不良。」

 南宮燁臉色稍齊,微微一笑道:「原來娘子是如此有愛心的人,那娘子就不必擔心了。」

 南宮燁伸手一指,靈氣涌了出來,在樹根下挖了一個小洞,變戲法般的摸出五顆靈石埋在了樹底下。

 「這棵樹底下現在有靈氣源源不斷的供應著,只會長的更茁壯了。」

 葉翩翩眼睛都看直了:南宮叔叔,這可是靈石呀,別人想用它修鍊都得不到,你卻用它來養樹。

 「此樹會越長越高,就如為夫跟翩翩的關係一般。」

 南宮燁淺笑的看著葉翩翩,眼色里寫滿了溫柔。

 不知為何,南宮叔叔昨日今日風裡來雨里去,打鬥多次衣服卻仍是一塵不染。光潔的鼻樑,白皙的皮膚襯托著淡淡桃紅色的嘴唇,俊美突出的五官下一張壞壞的笑臉,兩道筆直的眉好似都泛著柔柔的漣漪,藏著一分溫暖的笑意。

 好帥!

 葉翩翩不由得看痴了,有南宮叔叔在身邊,好像所有的幻想都已經得到滿足了一般。

 「娘子不相信?」

 南宮燁不知道指的是這棵樹還是他們倆的關係。

 葉翩翩淺淺一笑,卻是什麼都沒說。

 兩人快速的在落神山脈上面飛翔,有南宮燁在,原本需一日多的行程卻短短一個多時辰就到了。

 前面就是那日眾人遇到火烈鳥的地方。

 兩人落在地上。

 葉翩翩低眉對著南宮燁語氣溫柔道:

 「南宮叔叔,這是我的試煉,我想靠自己完成它,等下你不要插手好不好?」

 這次試煉,葉翩翩深深的覺得自己的修為實在是太差了,以至於眼睜睜的看著隊友陷入了危險卻無能為力。

 這種感覺很不好,比自己陷入了危險還難受,自己必須快點突破實力才可以。而且自己體內的力量就像一道緊箍咒,葉翩翩有種預感,如果自己不變得強大,它有一天會毫不客氣的把自己一口吞掉。

 「好!」

 沒想到南宮燁答應的如此乾脆。

 「嗯!!!」

 葉翩翩重重的點了點頭,卻沒有馬上走。像是下定了決心一般,忽然向前一步淺淺擁住了南宮燁。

 不等南宮燁反應過來,又倏地分開。

 「南宮叔叔再見。」

 葉翩翩心裡撲通撲通的跳的厲害,逃跑朝著原來跟方慈他們分開的方向跑去……

 南宮燁站在那裡看著遙遙跑開的葉翩翩的背影,嘴角微微翹起,帶著一分興味:

 這個就是對剛剛那個問話的答覆么?

 「主上,清冷覺得葉姑娘不合格,此情此景,應該來個吻別才對……」

 一個略顯滄桑的嗓音傳來,冷清涼如同鬼魅般的站在了南宮燁身後。

 明明是調笑的話,在冷清涼嘴裡講出來卻像是在彙報軍情,非常正式。

 南宮燁轉身,看著冷清涼,什麼話都沒說,只是臉上的笑容卻是笑的越來越燦爛。

 冷清涼身上一個激靈,自己跟在主上

 tang身後多年,主上露出這個笑容他哪會不了解。

 這笑分明是火藥桶即將爆炸的引線。

 「主上,清涼什麼都沒看見。請主上開恩。」

 冷清涼憋得滿臉通紅,身子微微顫動。

 南宮燁拍了拍冷清涼的肩:「清冷,這麼怕作甚,本王和王妃情投意合,王妃又是如此可愛,本王恨不得全天下所有人看見我們恩愛萬分才好。」

 冷清涼抹了下額頭上的冷汗,一臉諂笑:「那是……那是……」

 那是才怪——冷清涼在心裡默默的補上了兩個字,不過這在自家主子前面是萬萬不敢開口的。

 「主上,秦瑤姑娘現在在找鐵背翼龍,似乎想要找鐵背翼龍的麻煩……」

 ******

 遠遠的看見幾頂行帳,應該是戊組隊友們駐紮在那裡,那裡隱隱的有爭吵聲傳出。

 「方振,沒想到你也是這樣的人,居然也要跟雲霞同流合污!」

 李千水的聲音又氣又急,雙目怒氣沖沖的看著對面的方振。

 方振臉色變幻數次,才終於像是下了決心一般,冷冷道:「李千水,你們要守著這兩個病號,你們儘管守著,我方振還要進上院就不陪著你們耗了。你真以為葉翩翩還能活著回來?就算是她還活著,說不定也早已經獨自去完成試煉了,還會管你們?可笑!」

 方慈臉上掛著一抹不正常的’非’紅,面如金紙,眼裡已經沒了往日的神氣,明顯病情已經越來越嚴重了,現在甚至連開口說話都困難無比。

 柳丙燦倒是仍然筆直的站著,但是嘴裡不住的響起輕咳聲,全身紗布包裹的像個粽子,受傷也是極其嚴重,恐怕也失去了戰力。

 「千水……算……算了,由他吧。人各有志……」

 方慈說這短短的一句話,卻像是已經用盡了全身的力氣,說完后又軟了下去,好像是暈過去了。

 「告辭!」

 方振似乎不敢看方慈的眼睛,只是冷漠說了一句,轉身離開了行帳。

 「李師姐,現在我們怎麼辦?」

 李雪莉有些六神無主的看著李千水,李千水正要回答。

 「你們都在啊,方振他幹嘛去了?」

 一個清脆的聲音傳了過來。

 方振剛走出沒多遠,葉翩翩出現在了眾人眼前。剛進帳篷,就發現了情況好像有點不對。

 他們小組有十個人,除去自己之外應是九人,現在帳篷里卻僅僅五個人。

 「葉師姐……」

 「翩翩……」

 兩聲驚喜的聲音同時響起,顯然是不能置信葉翩翩居然會突然出現。

 柳丙燦看了葉翩翩一眼,輕輕咳了一聲,卻仍舊是沉默的像個木頭,什麼都沒說。

 「其他人呢?」

 葉翩翩有些奇怪的問道。

 「葉師姐,他們都離開了。」

 李雪莉臉上浮現出難過的神色,對著葉翩翩道。

 「離開了?」

 「這些人面獸心的東西,前日上官雲鳳那組突然也來到這邊試煉,他們全部投靠上官雲鳳那邊去了。」

 李千水的聲音仍舊忿忿不平。

 「葉師姐,因為試煉的時間剩下的不多了,我們雪狼骨一個都沒收集到,雲霞師姐說只要他們跟著她投靠上官師姐那組,她就叫上官師姐他們幫他們收集好雪狼骨完成試煉……」

 李雪莉斷斷續續的解釋道。

 葉翩翩眉心一皺,馬上明白了其中的緣由。試煉只剩下幾天了,自己這邊這組最強的兩個戰力方慈和柳丙燦都已經身受重傷,無法參戰,偏偏雪狼又是三種魔獸裡面最強的那個。

 雲霞的橄欖枝一拋,也難怪那些人跑了。

 「先給方師姐醫治吧。」

 此時葉翩翩也顧不了那麼多,救人先要緊,從口袋裡拿出了冰玄寒霜露。

 「翩翩你居然找到了冰玄寒霜露?!」</p

 >

 李千水的眼裡閃著不可置信的目光,傳說冰玄寒霜露身在落神山脈深處,不僅僅是魔獸危險,本身冰玄寒霜露也是極難找到,沒想到翩翩居然拿到手了。

 柳丙燦看著葉翩翩手裡拿著冰玄寒霜露,眼眸里突然湧出一絲異色,不過隨即就又深深的隱藏起來。

 「嗯。」

 葉翩翩微微一笑,這次去落神山脈總算沒有白費功夫,有驚無險的拿到了冰玄寒霜露。

 「冰玄寒霜露藥xin霸道,火烈鳥之毒只需要四分之一顆就夠了。」

 李千水嘴裡說著卻不敢直接接過葉翩翩手裡的冰玄寒霜露給方慈喂下:「翩翩,傳說冰玄寒霜露冰寒刺骨,常人一碰就會被凍死,怎麼你看起來完全沒事一般?」

 冰玄寒霜露的霸道葉翩翩可是見過的,連修為逆天的南宮燁都差點被凍僵,何況方慈了,只是不知為何自己拿在手上卻只感覺微微的涼意,沒有其他感覺。

 「我也不知道啊。」

 葉翩翩並沒有說謊,自己確實不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

 李千水點了點頭,也並未深究。

 方慈剛剛講完話已經陷入了昏迷,葉翩翩小心的將冰玄寒霜露給她服下,大約半個時辰后,方慈臉上鬼魅般的紅色消失了。

 雖然臉色仍舊蒼白,不過這應該只是元氣不足的關係,並不是火毒。

 眾人鬆了一口氣。

 雪狼,四階魔獸中的強者。實力比火烈鳥差,大約跟三尾狐差不多,但是雪狼比三尾狐更為兇狠嗜血,而且同樣是群居魔獸。

 以葉翩翩的實力,對戰一隻三尾狐實力都不夠,基本上必然會敗。最要命的是,現在戊組的兩大戰力方慈和柳丙燦都已經幾乎失去了戰鬥力,隊員散了后包括葉翩翩只剩下了六人。

 無論怎麼看,這次試煉任務好像完不成了。

 以他們幾個的實力,可能擊殺一頭雪狼都會很困難。

 但是,既然來了這裡的,大家都是經過一些波折的,讓他們就此放棄,那哪會甘心。

 「千水,辛苦你了」

 幾個人商議了下,決定讓李千水繼續留下照顧方慈和柳丙燦,這也是沒有辦法的決定,留下的人只有李千水懂得醫理,方慈雖說應該是沒事了,但是也大意不得。

 這樣子只有三個人還有戰鬥力了,分別是葉翩翩、李雪莉、雷常鴻。這三人原本幾乎是戊組裡面實力最差的三個,但是現在別無選擇。

 本來是要得到十份雪狼骨,現在雲霞四人走了,只需得到六份。但是這對於葉翩翩三人來說仍舊是難如登天。

 雷常鴻面相平凡,鍊氣七層,修為不高也不低,平時日也有些默默無聞,沒想到他居然未受雲霞的蠱惑,留了下來。

 這讓葉翩翩不由得對其高看了幾分。

 「走吧。」、

 葉翩翩道。

 三人裡面。葉翩翩無疑成了主心骨,說完,便不再猶豫踏步走出了帳篷。

 幾人走出帳篷,卻發現一個灰布衣男子慢慢的追了上來。

 柳丙燦不聲不響的跟了上來,木頭般的臉上毫無表情,跟在三人後面也是悄無聲息,一瘸一拐的走著,手上裹著厚厚的紗布,看著他鼓鼓的衣服,應是背後也裹著紗布。

 柳丙燦臉上也布滿了細細的傷痕,不知道是三尾狐爪抓的,還是後來雪莉帶著他跑路摔得。不過明顯,他們從那裡逃回來也不容易。

 儘管有許多傷痕,但是這些傷痕看著卻無損柳丙燦的英俊,反而是這些密密麻麻的傷痕給柳丙燦增添了莫名的魅力。

 葉翩翩看著柳丙燦撲哧一笑:「柳木頭,你跟上來幹嘛?」

 「一起!」

 柳丙燦的聲音沒有任何溫度,冷的像是冰窖里出來一般,臉上也是冰冷一片。

 一旁的李雪莉有些膽怯的抓住柳丙燦的衣角,急聲道:「柳師兄,你受了這麼重的傷,不可以再出來和魔獸爭鬥了!你回去好好養傷吧,我們一定會把雪狼骨湊齊。」

 柳丙燦轉頭看著李雪莉,似乎沒有領她情的意思。

 「放開!」

 聲音比剛才更冷了一分。

 「不放!」

 李雪莉緊抿著唇,卻是絲毫未讓,雙目不敢對看柳丙燦的眼。

 葉翩翩臉上透著一股詭異:咱們的雪莉小師妹好像對柳木頭的關心有些過分了。

 柳丙燦握住刀柄,長刀抽了出來,眼睛里全是化不掉的冰。

 「喂,柳丙燦,李師妹也是一分好意,你幹嘛這樣!你瘋了嗎!」

 這時候一直沒有說話的雷常鴻也是急了,連忙上前要分開兩人。雷常鴻平凡的臉上現在也是氣的滿臉通紅,這柳丙燦就是一個神經病。

 柳丙燦並未說話,刀光一揮。

 柳丙燦在自己的衣服上留下了一個大洞,卻是把李雪莉握住他的那片衣角給削去了。

 做完這一切,柳丙燦一瘸一拐的邁著步伐頭也不回的走在了前面。

 李雪莉手裡緊緊抓著柳丙燦的一片衣角,雙眸已經淚眼朦朧,淚水順著潔白的臉頰不住的滾下來。

 葉翩翩和雷常鴻目瞪口呆的站在那裡。這個柳丙燦,真是……

 「李師妹,別傷心了。柳木頭不是針對你。」

 葉翩翩也不知道說什麼好,只得攬住了李雪莉的肩,輕聲安慰。

 「我知道。葉師姐,我們走吧。」

 李雪莉用袖子擦了擦眼睛,卻是非常擔心柳丙燦的模樣,馬上跟了上去。

 葉翩翩知道柳丙燦的xin格,他決定了的事,不會給別人迴旋的餘地的。

 四人在落神山脈搜索雪狼的痕迹。

 「小莉,按照你的地圖,雪狼領地好像馬上就在前面了。」

 葉翩翩若有所思的對著李雪莉道。

 「嗯。是的。葉師姐,前面五百米,過著這條小溪就是雪狼的領地。」

 葉翩翩摸出了冰玄寒霜露,臉上狡黠一笑,這東西原來是拿來給方慈解火毒的,沒想到這麼快就又有了作用。

 「我們一定要找到一隻落單的雪狼,由我負責引它過來,你們負責包圍。我在找準時機,將冰玄寒霜露投到它嘴裡……」

 雷常鴻和李雪莉兩人點了點頭。

 葉翩翩淺淺一笑:「柳丙燦,你暫時不要動手。前面的我可以解決的,相信我!」

 柳丙燦冰冷的雙眼朝著葉翩翩點了點頭。

 幾人再往前走了幾步,葉翩翩停了下來,這裡四周都是樹,無論伏擊還是逃命都是絕好的地方。

 「你們找好地方躲起來,我將雪狼引過來,你們隨時準備出手。」

 論逃路身法,葉翩翩是幾人裡面最強的一個,之前火烈鳥攻擊戊組成員時早已經證明。

 這也是無奈之下的選擇,李雪莉和雷常鴻點了點頭。

 李雪莉怯怯的看了柳丙燦一眼,似乎有些害怕柳丙燦心裡是不是對自己有了芥蒂,但是她xin格膽小,哪敢主動開口跟柳丙燦講話。

 葉翩翩說完,並一個人獨自走過小溪。

 一直雪狼懶懶的躺在草地上曬太陽:一般來說雪狼跟其他狼種一樣是群體動物,這裡卻僅僅只有一隻,真是絕好的機會。

 葉翩翩從小溪里抓起一顆鵝卵石,握在手心。對準雪狼,用力的扔了過去。

 「砰!!!」

 石頭正好命中了雪狼的頭。

 雪狼正在那裡打盹,完全沒有想到會有一顆石頭從天而降,馬上機警的站了起來,雙目在四周來回的掃。

 劇烈的疼痛讓雪狼憤怒至極,雙眼已經變得腥紅。

 葉翩翩一咬牙,又抓起一顆石頭,直直的朝著雪狼像暗器般扔了過去。

 這下子雪狼看見了是誰在襲擊它了。

 「嗷嗚——」

 一聲狼叫,雪狼已經朝著葉翩翩箭一般的飛躍過來。

 葉翩翩趕緊勁步跑過小溪,拚命的往剛剛定好的伏擊圈跑。

 雪狼在後面緊追不捨,眼見幾次就要抓到葉翩翩的後背。葉翩翩的後背卻是長了眼睛一般,突然轉變了方向,讓雪狼撲了個空。

 雪狼眼裡的腥紅越來越盛。

 葉翩翩已經跑進林子里,帶著雪狼來回的繞。這片林子樹長的茂密無比,雪狼在這裡完全發揮不了它速度上的優勢。

 葉翩翩卻是如魚得水,在裡面左左右右來來回回的穿梭。

 「笨狼,有本事你來抓啊!」

 葉翩翩停了下來,挑釁的看著雪狼。

 「嗷嗚——」

 雪狼已經初具靈智,多少能夠明白葉翩翩的一絲,頓時氣瘋了,後腿蹬地高高的躍起,朝著一顆大樹前的葉翩翩咬去。

 葉翩翩站在那裡紋絲不動,直至雪狼鋒利的牙齒馬上就要咬上來了,身形才鬼魅般的一偏。

 繞到了樹后。

 「砰!!!」

 雪狼重重的撞在了樹榦上,無數樹葉因為撞擊掉落下來。

 雪狼的頭很硬,此時卻也撞的眼冒金花。

 「殺!」

 葉翩翩一聲輕喝,雪狼身後,兩把劍已經悄然殺到。

 李雪莉和雷常鴻兩人實力不是很強,但是也不弱,這一劍已經用盡了全力,力求一招制敵。

 雪狼反應也很快,並不直接轉身面對後面的兩人,而是再度向前一躍,以求落到前面避開危險。

 剛落到地上,卻見葉翩翩不知道什麼時候正好站在了他落地的位置前面,葉翩翩手指一彈,一顆白色落入了雪狼口中。

 雪狼頓在那裡,連眼睛都結成了霜!

 葉翩翩很滿意冰玄寒霜露的效果,微微一笑。

 後面的兩把劍已經殺到,一下子把雪狼刺了個底朝天,死的不能再死了。

 李雪莉眼睛一動不動的看著手裡的劍,彷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然後又轉頭看著葉翩翩,目光里充滿了崇敬。

 「葉師姐,你的躲避身法好厲害,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有你這麼利害!」

 李雪莉真心誠意道。

 「呵,何止是厲害。連雪狼跳躍的距離也計算的一分不差。」

 這時候雷常鴻也是一臉興奮接過話道。以前在下院的時候就知道葉翩翩是個算術天才,但是自己也從來不知道算術可以這樣用,竟能在逃跑的路線中還把雪狼跳躍的距離計算的一分不差。

 這得有多精確的計算才行啊。

 雷常鴻此時眼裡也帶著一份興嘆,看葉翩翩的眼神也高看了一分,曾經以為葉翩翩修為不行,通過測靈也是靠投機取巧,沒想到葉翩翩竟煉體能夠練到這種地步,非但沒有拖後腿,還成了主力。

 「你們過獎了啦。其實也是我們運氣好,剛好這隻雪狼落單了。」

 柳丙燦應該是隱藏在哪個地方,居然三人都沒有看見他。

95豪門言情小說網 www.dargon95.com

 葉翩翩又拿出冰玄寒霜露,笑道:「剛剛又用了四分之一,還剩下一半。我們繼續吧……」

 「嗯——」

 雷常鴻和李雪莉重重點了點頭。

 三人如法炮製,不久又殺死了兩隻雪狼,現在只差三隻了。

 「哈哈哈……」

 雷常鴻臉上樂開了花,原以為以自己三人實力恐怕是凶多吉少,沒想到這麼輕易的就殺死了三隻。

 李雪莉原本也是非常的興奮,這還是她第一次殺死這麼厲害的魔獸,獲得物品。可惜六階以下的魔獸還沒有形成魔核,要不然收穫更豐富了。

 李雪莉像是想到了什麼,突然眉心一皺,臉紅撲撲的問葉翩翩道:

 「葉師姐,冰玄寒霜露好像好像用完了啊。」

 「嗯。」

 葉翩翩輕輕笑了一笑,臉上也有些苦澀。

 「那怎麼辦?」

 雷常鴻這也才反應過來。

 「拚命吧!」

 葉翩翩的目光深遠而

 堅定。無論如何,這次試煉,自己必須要努力,為了自己,為了溫小四,為了……

 葉翩翩腦子裡不知道為何突然浮現出南宮燁的身影,甜甜一笑:南宮叔叔這麼優秀,自己也必須要變得優秀才行。

 「繼續吧!」

 葉翩翩不再猶豫重新過了那條小溪,埋伏在草叢裡。

 手裡仍舊是握著一顆石頭。

 又是三隻雪狼慢慢悠悠的走著,葉翩翩並未出手,耐心的等著它們落單。

 三隻雪狼領頭的那隻突然停了下來,抬頭看著葉翩翩躲得方向,目露凶光,後腿一蹬,急速的朝葉翩翩這邊狂奔而來。

 葉翩翩雙目一縮,難道是自己被發現了?

 但是此時卻根本顧不上這些了,三隻雪狼過來,自己這邊是完全藏不了身的,而且自己也根本不是這三隻雪狼的對手。

 跑!!!

 不遠處,一道絕美的身影立在那裡,冷笑的看著狼狽逃跑的葉翩翩。

 「沒想到葉翩翩這小見人竟如此命大,現在好了,三隻雪狼追著,以她的修為恐怕被啃得骨頭都不剩,也省的我們動手了。」

 雲霞一臉討好的看著身前的絕美女子,笑的狠毒繼續道,「雲鳳,你這借力打力的招實在妙極了,沒有人能想到是你引雪狼到葉翩翩那裡。」

 「你說什麼?我引雪狼了?」

 上官雲鳳精緻無比的五官上,冷靜的眼睛緊緊盯著雲霞,笑的溫柔。

 雲霞不由打了一個寒顫,急忙低頭道:「不是不是,是葉翩翩那個死見人不知死活主動去招惹雪狼,她死有餘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