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心裡只有你

發佈時間: 2023-08-29 16:53:46
A+ A- 關燈 聽書

 葉翩翩咬著牙,嘟著嘴巴,仍是一言不發。

 小狐狸去哪裡了?這好像不是自己現在在意的事。

 心裡本來很想問:昨晚叔叔你為什麼留下我一個人在那麼個危險的地方紱?

 卻是沒有開口逼。

 在南宮叔叔眼裡,有更重要的人,這應該就是原因吧,如果自己問了,他給了一個冷冷的回答,那自己不是更難堪嗎?

 葉翩翩臉色複雜,腦海里浮現出一個白衣女子的身影。不過這樣也好,叔叔可以找一個跟他門當戶對的修為又好又漂亮的女子。

 就像那個白衣的女子。

 沒有回答南宮燁的話。葉翩翩輕聲道:

 「謝謝你來救我。「

 葉翩翩認認真真的向對面的南宮燁道了一聲謝,小心的撿起地上的青劍,邁開步伐,臉色冷淡的從南宮燁身邊走了出去。

 還沒走出一步。

 手突然被一隻溫暖的手握住,卻是南宮燁伸出手拉住了自己。

 「放開!」

 葉翩翩的聲音清冷、

 南宮燁臉上帶著有些寵溺的笑,朝葉翩翩眨了眨眼:「翩翩生氣了?」

 葉翩翩冷冷道:「你管我生不生氣!你不去找你的未婚妻來找我幹嘛!」

 「翩翩吃醋了?」南宮燁粉嫩的臉上閃過一絲興味。

 葉翩翩一使勁,用力的抽回了自己的手,面無表情的走出了山洞,卻沒有再繼續和南宮燁扯皮的意思。

 自己最痛恨的就是小三,自己怎能再和南宮叔叔糾纏不清呢,葉翩翩你要知道,南宮叔叔他現在是有婦之夫。

 身後的南宮燁微微揚了揚好看的劍眉,毫不猶豫的跟了上去。

 「翩翩是生氣還是吃醋呢?很氣我對不對?」

 南宮燁笑著看著葉翩翩,在葉翩翩眼前晃來晃去。如果冷清涼在這裡,恐怕會掉了下巴:自己的主子什麼時候這般討好人過了。

 「沒生氣。」

 葉翩翩的聲音不高,不過仍舊是冷冰冰的。

 「那就是吃醋了?」

 「誰吃醋了?我沒有!」

 葉翩翩耐著xin子回答。

 「所以就生氣嗎?」

 ……

 葉翩翩覺得自己掉坑裡了,怎麼都爬不起來。這般的問法,自己怎麼能說得清啊,就算自己回答個一千遍,結果還是一模一樣的呀。

 難不成自己霸氣無雙的回答我就是生氣了,我就是吃醋了,怎樣?

 生氣犯法嗎?

 吃醋犯法嗎?

 不過葉翩翩就想想而已,不管怎麼樣,葉翩翩可以感覺到南宮叔叔並沒有害自己的意思,不單如此,還幾次三番的救了自己。

 就算……

 以後只能當個熟悉的陌生人,自己也沒有理由生他氣。

 葉翩翩只得裝作一副高冷萬分的樣子,不再理會南宮燁。

 現在的第一要務應該是找到冰玄寒霜露!再找到柳丙燦李雪莉他們!昨晚這麼危險,也不知道李雪莉和柳丙燦避過危險沒有。

 希望所有人都沒事。

 邊走邊仔仔細細的回想著小莉那天畫的地圖,不知道現在柳丙燦李雪莉怎麼樣了,不知道方慈她們怎麼樣了。

 現在剩下的時間並不是很多了。

 儘管現在心裡十分的堵,但是真不是和南宮叔叔再繼續扯皮的時候。

 葉翩翩一言不發。

 走路帶風,快步在落神山脈中穿梭。

 一道青影無聲無息的飛到了葉翩翩前面,南宮燁彎了彎眉毛,有些愁眉苦臉的對著葉翩翩道:「娘子,為何不理我呀?」

 南宮叔叔,你怎麼能這般無賴,自己明明不想跟你講話,你怎能一隻死皮賴臉呢。

 心裡想著,葉翩翩卻緊緊閉著嘴巴,雙目

 tang直直的向前,乾脆連看都不看南宮燁。

 「娘子,你是不是嫌棄為夫沒用,所以不理我……」

 南宮燁頂著亮汪汪的眼睛,委屈的看著葉翩翩。

 「堂堂的西凌王大人,位高權重,修為驚天,無數人拍馬匹,多少美女投懷送跑。我不過是個平平凡凡的小女子,身份跟你天差地別,怎敢不理你呀!」

 葉翩翩咬著嘴唇,聲音悶悶的,終於忍不住開了口,不過一開口就帶著刺兒。

 「所以娘子,你是在生我一直沒有告訴你真實身份的氣么?」

 「我哪敢!」

 「停!」

 南宮燁張開雙臂像是一個攔路劫色的採花大盜,眉毛一挑:「娘子,別冤枉我,這個不是我騙你,而是你沒問!」

 南宮燁的表情極其的凝重好似忍辱負重,現在倒好,好像變成了她葉翩翩是個大騙子大壞人了。

 我沒問?

 不可能吧。!

 葉翩翩仔細一想,好像還真是這樣。好似他的確從頭到尾都沒有說過自己是倌郎,是她自己一廂情願的這樣認為罷了。

 不過,南宮叔叔,你演技也太好了吧?這個西土大陸沒有奧斯卡獎真是埋沒了好多想像宮叔叔這般長的帥的沒邊又是實力演技派的好演員!

 哎!

 葉翩翩不知道怎麼反駁可惡的南宮燁,只得繼續悶頭趕路。

 「你都不給我解釋的機會,還怪我,我很冤枉很可憐的好不好……」

 南宮燁的聲音特別的委屈,繼續道。

 葉翩翩一陣無語。

 南宮叔叔,明明是你居心叵測的靠近我,就算我沒問你,你自己不會說么?

 你這麼久了,一直在扮弱小,害自己還以為你是柳三少的館郎!費盡心機的想要解救你!

 欺騙本姑娘的感情!

 實在是太過分了。

 葉翩翩咬牙切齒道:「南宮燁!!!要裝可憐去找你的未婚妻,人家還等著你呢!本姑娘沒時間跟你扯皮!」

 「未婚妻?誰是我未婚妻呀,我如花似玉貌若天仙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一笑傾城再笑傾國的葉翩翩娘子不正在我眼前么?」

 一大串誇張的詞語如黃河之水。

 南宮燁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眼裡眼裡閃過一道黑光,「到底誰在污衊我,娘子,你告訴我,我去殺了他!」

 ………

 南宮叔叔,我沒有你說的那麼美。

 雖然這麼想,雖然知道南宮叔叔是因為自己生氣了才刻意討好自己用這麼一大串俗不可耐的成語。

 但是,不知道為何,別人講出來會讓人生厭的話,經過南宮叔叔的口,就會變得香噴可口的模樣。

 南宮叔叔也太沒臉沒皮了。不過,看他的樣子,難道自己真的誤會了么?不可能,那個女子明明講的是說她是南宮叔叔的未婚妻。

 葉翩翩只覺得自己的心撲通撲通的跳著,好像加快了。

 「娘子,我心裡只有你。別生氣了好不好?」

 南宮燁深邃的眼睛充滿著柔意,現在的南宮燁一副溫潤如玉的認真模樣。葉翩翩一個恍惚,到底剛剛那個嘻皮笑臉的南宮叔叔是他還是現在溫潤如玉的是他呢?

 難道真的是自己誤會了嗎?

95豪門言情小說網 www.dargon95.com

 葉翩翩不由的心裡微微一暖,聲音像個蚊子般低不可聞道:「可……那個白衣女子……」

 講到一半,葉翩翩有些講不下去了。

 肩膀突然被毫無道德底線的南宮燁一把攬住,不知道男女授受不親么?真是個大色狼!

 老到的南宮大色狼,專門干這種趁人不備偷襲的事。

 「你說是秦瑤師妹?」

 南宮燁低頭看著葉翩翩壞壞道,「她是我師父的女兒,並不是我未婚妻!」

 「可她說她是你未過門的妻子!」

 葉翩翩鼓著嘴巴,怒氣沖沖道。

 「她呀

 ,就喜歡天天開這樣的玩笑,從小就說長大了要嫁給我什麼的,當不了真的。」

 「真的么?」

 葉翩翩非常不好意思的再次以極小的聲音確認。臉上湧上一抹粉紅,心裡竟是歡呼雀躍起來。所以,南宮叔叔還是自己的么?

 自己終於可以吃香噴噴的南宮叔叔了。

 儘管直覺告訴自己,那女人的空氣,可不是只想要過家家。但葉翩翩相信南宮叔叔。

 心裡一下子輕快起來。

 耳朵邊突然一熱,南宮燁粉紅的唇卻已經貼了上來。

 鼻子上的熱氣呼的耳根暖暖的紅紅的。

 好癢,好羞羞。

 「娘子,放心,為夫一個館郎,除了娘子,別人是看不上的。」

 南宮燁攬著葉翩翩的手越來越放肆,深邃的雙眼裡藏著濃濃的興味:這丫頭真是太可愛了,挑逗一番,樂趣萬分。

 堂堂的西凌王會沒人看上,南宮叔叔你真當我傻嗎?葉翩翩心裡有些好笑。

 不過誤會解除了,葉翩翩現在心情愉悅。

 葉翩翩抬頭展眉,像是終於下定了決心,看著對面的南宮燁,輕聲道,「南宮叔叔,其實那晚我們什麼都沒發生對不對?」

 葉翩翩這兩天越想越覺得不可能,以南宮叔叔的修為,自己怎能拿著匕首強行那個了他呢?

 這個問題昨晚就橫隔在自己心頭了,自己必須要問個清楚才可以!

 狡猾的南宮叔叔,誰知道那時候他是不是也是騙自己的呢。

 「那晚?娘子問的是哪晚?」南宮燁一臉懵懂。

 「就是那晚,我醉酒去你家……」

 葉翩翩臉上不由的一陣發熱,南宮叔叔好過分,明明肯定知道自己說的是哪晚,卻硬是裝作不知道,非要這麼一問。

 是想告訴自己當時自己的樣子是有多糗嗎?

 可惡的男人!

 「哦,明白了,娘子是問那晚你有沒有把我給睡了嗎?」

 南宮燁漂亮的臉看著葉翩翩一臉認真的問道,彷彿這是人生中最正式的事。

 說完。

 等著回答。

 葉翩翩一臉無語的看著南宮燁:南宮叔叔,看你一副賢良高尚的模樣,怎麼說話能如此不文明呢?

 嗚。

 難道說自己在南宮叔叔眼裡就是這麼一個可以隨便講話,隨便睡的女人嗎?

 雖然我葉翩翩在你面前有時候**上是放蕩了點,但是在精神上我真是一個純潔的姑娘!

 屁屁屁!

 老子**上也是個好姑娘!

 葉翩翩急著脫口而出:

 「南宮叔叔,我不是個……」

 「不是個什麼?」

 「沒什麼!」

 葉翩翩你現在是要解釋什麼,你現在不是急著想知道那晚發生了什麼么?

 「那……南宮叔叔……我那晚到底……有沒有睡了你……」

 講的太繞,南宮叔叔真會不明白,不得已之下,葉翩翩只好霸氣的把話講的清楚點。

 「額……我想想……如果我說了實話,娘子會生氣么?」

 「不會!」

 葉翩翩斬釘截鐵!

 南宮燁俏皮的嘻嘻一笑,一陣長銀,像是陷入了回憶。

 葉翩翩在一旁急瘋了,那才多久前的事,南宮叔叔你用得著想這麼久么?

 半響,南宮燁彷彿還在沉思中。

 「叔叔,這個不用想這麼久吧?」葉翩翩只得再次催促。

 「我在想細節!」

 南宮燁有些喃喃的回答道。

 「細節?」

 「是啊,娘子,為夫突然想起,娘子的身材是極好的,腿又白又長……為

 夫甚是懷念。不由的多想了一會。」

 暈!

 ……

 葉翩翩完全無語,自己就問個你當時有沒有睡了自己,你現在想什麼細節幹嘛呀!

 而且是想那麼羞人的事。

 南宮叔叔,你可是西凌王,風度翩翩的大陸最著名的天才公子,這樣子真的合適嗎?

 自己真是太天真了。以南宮叔叔的狡猾,怎麼可能會告訴自己真相嘛!

 儘管理智告訴自己自己不可能睡了南宮叔叔,但是又不確定。

 這種感覺好難受!

 跟南宮叔叔鬥智斗勇,實在是太沒有成就感了。

 「南宮叔叔,我現在要去找冰玄寒霜露!」

 誤會終於解釋清楚了,葉翩翩想起來正事。對著南宮燁道。

 「冰玄寒霜露?」

 南宮燁微微蹙眉。

 當下,葉翩翩把試煉過程中發生的事,簡略的向南宮燁說了一遍。

 「南宮叔叔,是不是冰玄寒霜露很難找到?」

 「原來可能是,現在卻不會。」南宮燁微微一笑,「小玄子,你還不出來,你家主人找你有事啦!」

 ……

 是了,有最熟悉落神山脈的九尾狐玄凌在,找到冰玄寒霜露應該不是什麼難事吧。

 「一對狗男女,叫你爺爺幹嘛?」

 白衣少年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剛剛發泄了一番,現在好像有些平復下了心情。

 看著眼前的兩人,一副嫌棄至極的表情。其實少年壓根沒想出來,只是悲哀的發現,生死契約好像發揮效力了。

 儘管自己理智一再告誡自己不能出去,但是葉翩翩身上的氣味竟然像毒品,聞了就讓自己不得不靠近。

 玄凌知道,這肯定是因為她是宿主的關係。

 葉翩翩頓時又羞紅了臉。難道自己剛剛和南宮叔叔的對話又全被這隻狐狸聽去了嗎?

 剛剛可有好多兒童不宜的內容啊。

 「南宮叔叔……」葉翩翩突然歪過頭,有些不好意思的問道。

 「嗯?」

 「請問,主人殺自己的靈寵是不是很方便?」

 「方便。但是你為什麼要殺他。」

 這下子南宮燁也有些糊塗了。

 「滅口啊!他偷聽……」

 葉翩翩笑容可掬的看著九尾狐玄凌,像是在認真思考這個問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