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六十五尾聲完結

發佈時間: 2023-08-29 17:03:22
A+ A- 關燈 聽書

165.一百六十五尾聲(完結)

“給我站住!燁兒,你須記住,南宮家是天授皇族,你代表的是我們整個西陵王國,更是天下第二大門派神武門,她不過是個鄉野粗俗丫頭,做你婢女尚且不可,何況是做你妻子,絕對不行!!!你生在皇家便要有覺悟,婚事豈能讓你做主!玩玩也就罷了,你若膽敢娶她進門,以後找你父母之事休得再提!”

太后雍容華貴的臉上此時充滿了肅殺般的冷意,淡漠的雙目直直的盯着南宮燁不放。

秦瑤美豔的臉上終於不自覺長長的舒了口氣。

既然太后都出面了,葉翩翩不可能再有什麼機會了,誰不知道太后把持朝政數十年,向來說一不二償。

南宮燁身形一頓終於緩緩的轉過了頭,臉上什麼表情都沒有,像是石化了一般。

旁邊的葉翩翩看着南宮燁的臉,心裡突然涌起一絲痛意,南宮叔叔雖然什麼都沒說,什麼都沒做,但是不知道爲何,自己從他眼裡讀到了一絲絲蕭瑟。

讓人心裡堵的很。

“叔叔,其實我並不在意這些的,你這樣好爲難。先讓太后一下不行嗎?”

葉翩翩可伶兮兮的看着南宮燁,雙手拉了拉他的衣袖,希望他不要這樣硬碰硬。

南宮燁像是感受到了什麼,低頭看着葉翩翩,卓爾不羣的臉上帶着稍稍的暖意,但是隻是一瞬間,又消失不見。

他摸了摸葉翩翩的頭。

笑了笑。

然後對着前面的太后道:“這招您二十年前已經在我父親身上用過了,還想在用一次麼?對不起,我不願。”

說完,南宮燁此時卻連進南宮府的意思都沒有,抓過葉翩翩,縱聲一躍,跳上了馬。

“放肆!”

太后臉色一變,腳下微微一動,下一秒已經怒氣衝衝的擋在了南宮燁馬前喝到:

“燁兒,你當真要如此執迷不悟麼?”

太后看着一副無風無雨的模樣,竟也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

“祖母呢?也要如此執迷不悟麼?”

南宮燁臉上都是化不開的冰冷。

“你!”

太后的身形晃了晃,有些站立不穩,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指着南宮燁說不出話來。自己孫兒往常雖在人前雖然一向冷傲至極,但是在自己面前一向是孝順聽話的。

沒想到今天爲了一個女人變成這樣。

“你要護她,老身便殺了她!來人啊!”

太后暴喝一聲,無數的鐵甲軍從南宮府內魚貫而出,把南宮燁團團圍住。

兩邊劍拔弩張,眼看着就要走火。

葉翩翩心裡七上八下,一方面南宮叔叔爲了自己居然冒天大的忌諱去直接對抗現在的西陵國當權者,還是他的祖母,自己心裡既是歡喜又是擔憂。

何況,從剛剛太后的言語裡葉翩翩聽出了南宮叔叔的父母好像失蹤了,要靠着太后的力量才能找到。

叔叔這樣做,會不會自己也受了連累?

“叔叔,你放開我。我先走回去,你跟太后好好解釋解釋……”

葉翩翩擡頭愣愣的看着南宮燁,眼睛裡帶着絲絲柔軟。

“燁哥哥,她有什麼好?能讓你對她這樣。你先下馬聽祖母的好嗎?”

秦瑤眼珠子一轉,也站了出來,呶聲呶氣的道。

南宮燁卻是什麼都沒說,只是深深的看了秦瑤一眼,眸子裡帶着絲絲冷漠至極的寒冰。

秦瑤脖子一縮,竟是不敢在繼續講下去。

她第一次覺得,這事情自己好像辦錯了,自己竟無形中與燁哥哥站在了對立面。

即便燁哥哥放棄了葉翩翩,還能回到自己身邊嗎?關係還能和以前一樣嗎?

葉翩翩正着急萬分,卻見一隻大手又是慢慢的搭在了她頭上,輕輕的拍了幾下。

“不必擔心。”

南宮燁淡淡一笑,對着葉翩翩道。

“這裡交給你了。”

南宮燁又看向了冷清涼。

冷清涼眸子一縮,臉色仍是面無表情,只是微微點了點頭。兩人說是主子屬下,但是相交莫逆,早已經配合默契。

“好。”

冷清涼點了點頭。

“好你個冷清涼,難不成你敢造反??”

太后面色冰冷,直直的盯着冷清涼。

“夫人,清冷的主子只有一位,談不上造反。”

冷清涼淡淡的說完,一面鐵牌出現在手裡,“衆將聽令,主上要走,若敢阻攔,殺無赦!”

語氣裡毅然決然!

南宮燁騎着馬,慢慢的走了出去,惟尊劍陡然出現在了手裡。

神武禁衛在大陸上威震天下,昔日人魔大戰中闖下莫大的聲名,此時卻面面相覷,不知道該作何反應。

兩邊都是主子,一邊是太后,一邊是王爺。

南宮燁兩人一馬一步一步的走着,神武禁衛一步一步的後退。

“拿下!”

太后一聲暴喝。

神武禁衛一驚,包圍圈陡然收緊。

“散開!”

冷清涼也是一陣暴喝,手裡的竹棒猛地掃了出去,禁衛不敢直觸起鋒芒,紛紛避退。

終於出現一個缺口。

南宮燁雙腿一夾,腳下的駿馬如離弦之箭,直奔而出。

葉翩翩長舒一口氣,剛剛的氣氛真是太緊張了。自己並不想讓南宮叔叔爲了自己與家人都鬧翻了。

“給我追!”

太后此時臉色也是變了,手一揮,朝着衆人下了命令。

神武禁衛如夢初醒,魚貫而出。

冷清涼臉色如冰,縱身飛起,攔在了道上。

他的手裡做着複雜至極的手勢,一堵巨大的氣牆出現在了眼前。

“想追,先從我身上踏過去。”

冷清涼目光如電。

“冷統領,得罪了。”

爲首的那名將軍臉色有些不自然的講了一句,隨即化爲了果斷,朝身後的人喝到:“郎兒們,給我上!”

說完,一把長槍出現在他手裡,朝着冷清涼所置的氣牆刺去。

有了他第一個,身後的無數人同時掏出了長槍。

這時候團戰的威力爆發出來。

雖然禁衛軍每一位不過是築基左右的修爲,一對一肯定不堪冷清涼一擊,但是如此多的人聚集在一起,威力陡增了百倍千倍。

“轟!”

一股合聚的絕強力量撞擊在氣牆之上。

氣牆發出一陣耀眼之極的光芒,轟然破碎。

“蹬蹬蹬——”

冷清涼不由的往後退了幾步,但是面上卻不見慌亂,手裡繼續做着複雜的手勢。

靈氣瘋狂的在他手上跳舞!

他的手勢越來越快,快的讓人無法看清。

瞬間,又是一道氣牆出現在跟前。

“上!”

禁衛軍爲首之人又是用手一揮。

眼看着又要朝氣牆轟去。

“好了。都是一家人,自己打自己也不怕人家笑話,還不住手!”

一個平平淡淡的聲音從遠處傳了過來。

聲音不大,卻是清清楚楚的傳入了每個人的耳中。

這聲音響起之後,天空中竟是憑空下起了朵朵雪花。這雪花像是有無窮的威力,不但是神武禁衛,竟然連冷清涼都目瞪口呆的頓在了那裡。

此時冷清涼眉毛上都凍成了一絲白霜。

渾身像是被凍住了,動彈不得。

原本飛到一半的禁衛驟然失去了靈力,從空中摔了下來,也不知道肋骨斷了幾根。

氣氛變得安靜的可怕。

太后若有所感,遙遙的看向了聲音來處,嘴角怒氣騰騰的一笑,冷冷道:“哼,你終於捨得從那裡出來了麼?你親孫子都要爲了一個女人造反了知道嗎?”

旁邊的秦瑤此時臉色也瞬間慘白,有些侷促不安的站着。

臉色連變數次,手緊緊的抓着衣角。

一息之後,一晃,一個筆直的身影出現在了衆人眼前。此人身材不高,面相也平凡,一身青衣布衫,臉色倒是紅潤,若不是眉毛是白的,頭髮是白的,看起來最多也就四五十歲。

他平平淡淡的站在那裡,但是卻無人敢直視他的眸子。他的整個身體彷彿都帶着莫名的韻意,似乎與這整片天地化爲了一體。

剛剛隔得這麼遠,雙方人又這麼多,竟然莫名的全部被制住。

這修爲也太驚世駭俗了。

老人淡淡的掃了太后一眼,臉上帶着莫名的笑意,似乎是嘲諷,又似乎沒有。

“太太太……太……太上長老……”

秦瑤臉色通紅,饒是她平日裡飛揚跋扈,在老人面前竟也是侷促不安起來。

秦瑤跪了下去。

“太上長老!”

除了太后之外,所有人都跪了下去,空氣中安靜的連根針掉地上都聽得見。

太后臉冷冷的撇向了一邊,不看來者。

隨着衆人的聲音,老人的身份也浮出了水面,來人竟是平日裡神龍見首不見尾的西陵國太上皇,同時也是神武門的太上長老,天榜上真正的絕世高手南宮武。

“秦丫頭也在啊。”

老人點了點頭,算是示意。然後轉頭看向了太后。

“燁兒的事,是我授意的。你就不必插手了,老夫自有安排。”

南宮武淡淡的說完,沒有指向誰,但是語氣裡誰都知道是對太后講的。

“哼,你來安排。你安排的真好,竟讓燁兒去找這麼一位鄉野之女,南宮武,你可真是可以了。”

太后原本一副倨傲的模樣,在南宮武來了之後,卻顯得憤憤不平起來,語氣裡充滿了譏諷。

兩人怎麼看都不像是感情要好的夫妻。

南宮武嘴角扯出一絲微笑,卻沒有答話。

“啊!”

那邊一聲輕喝,冷清涼身上的寒霜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化了開來。

此時他滿臉潮紅,有些心緒難寧的看向南宮武。

“你們退下!”

南宮武手一揮,對着禁衛道。

神武禁衛沒有絲毫再停留的意思,以最快的速度撤入了府裡。他們不但是西陵國禁軍,更是神武門的弟子。

無論是哪個身份,南宮武對他們來說都是天一般的存在。

又有誰還敢囉嗦。

擡起地上受傷的人。

瞬間走的空空蕩蕩,只有留下了太后和秦瑤。

南宮武腳下一動,下一秒已經到了冷清涼前面。

冷清涼此時已經收起了臉上的表情,恭恭敬敬的朝南宮武雙手一拱道:“太上長老,您來了。”

嘴上很恭敬,腳步卻未移開一步。

南宮武淡淡的看向冷清涼,同樣是面無表情。

“你跟這燁兒也有十數年了吧?”

南宮武終於開了口。

“十二年了。”

冷清涼答道。

“不錯,以你的修爲,隨便走到那裡都可以坐鎮一方了,呆在燁兒旁邊卻是有些委屈了。”

南宮武掃了冷清涼一眼,冷清涼一震,有股全身被看透的冷冽感,泰山般重的壓力壓了過來。

竟讓他呼吸都覺得困難。

豆大的冷汗不由得從額頭滾了下來,對面的老爺子仍然如當年一般讓他有種無法匹敵的感覺。

他的眼睛如深淵黑洞,讓人一看就完全亂了分寸,根本不敢與他爲敵。

冷清涼狠狠的咬了咬舌尖,一痛,終於從壓迫中清醒。丹田裡靈氣狂涌,險險的從南宮武強大的力場中脫離了開來。

一個透明的光罩出現在冷清涼跟前,冷清涼緊緊的拿着手裡的竹棒。

看着南宮武如臨大敵。

“清涼的命是主上給的,不委屈。”

冷清涼道。

“你對燁兒倒是衷心。”

南宮武不置可否,莫名一笑。

冷清涼不敢在開口講話,只是把自己的身體調到了最佳的戰鬥狀態。如果再度開口,他怕自己的氣泄了。

“你連我也要攔?”

南宮武向前一步,一隻腳輕輕踏在了地上,無聲無息。但是在冷清涼耳裡卻聽到了巨雷響徹天地的聲音。

頓時氣血從體內要涌了出來。

冷清涼再度強行提了口氣,又生生的想把這翻滾的氣血壓下去。

南宮武不急不忙的看着他。

冷清涼不再開口,只有死死的站在那裡,堅定的眼神透着死也不退的決意。

“孺子不可教!”

話音剛落,南宮武右手擡了起來,雲淡風輕的拍向了冷清涼。

這掌影竟是憑空增大了百倍,如巨山一般罩向了了冷清涼。

“嗷!!!”

冷清涼一聲高呼,手裡的竹棒在空中劃出一個八卦,朝着掌影轟了過去。

“砰!”

無邊的氣浪翻滾了開來,旁邊的石頭書拔地而起,又被擰成了粉碎。

“噗——”

冷清涼眼裡閃過一絲驚駭之色,如斷線的風箏一般掉落在地上,口裡瘋狂的咳着血。

南宮武看都沒看一眼,從他身上邁了過去。

冷清涼麪如金紙,完全失去了血色。

他的表情更加的堅決,強忍的劇痛又從地上爬了起來,一口血吐在了竹棒上,竹棒瞬間變得全身通紅,像火燒了一般。

冷清涼不再猶豫,一飛而去,竹棒化爲漫天飛舞的棒影擊向了南宮武。

南宮武像是感覺到了什麼,倏地轉身。

目光變得如刀刃般鋒利。

“冷清涼,你以爲本座不敢殺你麼?”

南宮武冷冷一笑,化掌爲拳,一拳再度回擊向了竹棒。

“砰!!!砰砰!!!”

數聲之後,冷清涼再次倒在了地上,此時他完全成爲了一個血人,不醒人事的躺在地上。

生死不知。

南宮武看都沒看他,也沒有看太后和秦瑤。朝着南宮燁和葉翩翩剛剛走的方向追了過去。

“走吧。”

南宮武道。話音剛落,一道黑色身影跟着他飄然離去。

……

“娘子,從此以後,你我便長相廝守,不管別人如何,不離不棄,如何?”

駿馬上,南宮燁忽然低頭,對着葉翩翩道。

葉翩翩一震,偷偷的看了南宮燁俊美無雙的臉一眼,南宮叔叔此時臉上竟是說不出的鄭重。

“叔叔,我們這是要去哪裡?”

葉翩翩心裡不由的緊張起來,撲通撲通的跳着。

95豪門言情小說網 www.dargon95.com

她試圖轉移話題。

“娘子還沒準備好麼?”

南宮燁居然沒有放過她的意思。

“我……”

葉翩翩本想說我願意,但是話到了嘴邊,卻非常的不好意思。愣是半天說不出口。

葉翩翩正侷促不安,抓腮幫子不敢回答,臉上刷的閃過一陣一陣的潮紅。

南宮燁微微一笑,把懷裡的人兒擁的緊了些。

“那娘子要答應爲夫,儘快把修爲提上去。”

南宮燁今天的話特別多。

“嗯。”

葉翩翩點了點頭。自己不敢回答南宮叔叔的問題,最大的原因是這個吧。自己體內的禁制就是個定時炸彈,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讓自己爆體而亡。

葉翩翩講完,南宮燁的臉色突然劇變。

“籲!!!”

拉住了馬匹。

坐前面的葉翩翩歪過頭,呆呆的看向了南宮燁,輕身道:“叔叔,怎麼了?”

“你先走,無論什麼情況都不要回頭。最好是馬上離開落日城,迴文華學院。適當的時候爲夫回來找你的!”

南宮燁原本不動如山的臉色,此時竟是難掩心緒不寧。

“我不走,要走一起走。”

葉翩翩感覺到了不對,馬上果斷的對着南宮燁道。

“娘子,相信我。我沒事的。你在這裡只會讓我分心。我沒時間跟你解釋了。”

南宮燁第一次這麼對葉翩翩沒有耐心。

“我不走!剛剛你不是說我們以後要長相廝守,永不分開嗎?騙我的嗎!我死也不走!”

葉翩翩此時心緒大亂,不知道怎麼辦好,只是堅定想要和南宮燁在一起。

忽然眼前一花,下一秒不省人事的暈了過去,靠在了南宮燁懷裡。

南宮燁呆呆的看着懷裡的葉翩翩,用手摸了摸她的臉。

剛剛不得已擊暈了她,依照娘子的xin子,肯定不會輕易原諒自己了。

“咻!!!”

悠長的口哨聲。

一匹奇醜無比的驢朝着這邊狂奔而來,南宮燁竟然解釋都沒解釋,一把掄起葉翩翩朝着醜驢扔了過去。

醜驢與他心神相通,打出一個響啼,呼呼呼急速的撒腿就跑。

轉眼消失在了路上。

南宮燁定定的站在那裡,似乎在等着什麼人。

一息之後,一個平淡的聲音傳了出來。

“燁兒,你太讓我失望了。區區一個女子,你竟然都動不了手,如此婦人之仁,以後如何能夠成就大業。”

循聲望去,南宮武和一名黑衣男子站在了南宮燁前面。

南宮武雙目冷冷的看着南宮燁。

南宮燁抿了抿嘴,看着自己的爺爺,低聲道:“您來了。”

他說完,目光落在了南宮武旁邊的黑衣人身上,似乎有些不解,黑衣人眼見着南宮燁的目光射了過來,不由的低下了頭,不敢與他對視。

“對不起。”

聲音傳了出來。黑衣人像是鼓起了勇氣一般,終於擡起了頭,正是落日城甚至是西土大陸最有名的神醫,薛如畫。

“你也不必怪他,他亦是爲了你好。不然我都不知道你竟是讓身體到了這個地步!”

南宮武冷冷道。

南宮燁慢慢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臉上帶着一絲蕭瑟之意,輕聲道:“我明白,不過我還需要一些時間。麻煩祖父能夠再給我一些時間。”

“你還有時間?六院大比馬上就開始了,你可知這些年你修爲停滯不前,吳楚天修爲已經到了什麼地步了?你可知半年之後,你若是沒有解決你身上的問題,你必死無疑。”

南宮武一字一頓,在說着一個天大的秘密。

“我明白!”

南宮燁再度點了點頭。

“哼,你明白?你明白現在就去拿下她,直接搜魂!”

南宮武毛髮須張,冷冷的盯着南宮燁。

南宮燁深深吸了口氣,手裡拔出了惟尊劍。聲音淡然而堅定:

“我不願!”

南宮武眼裡閃過一絲失望之色,一掌朝着南宮燁掄了過去。

另一邊,醜驢馱着不省人事的葉翩翩朝着鳳泉山莊走着,到了門口,一道人影飛了過來。

卻是玄凌。

這神出鬼沒的九尾狐消失了這麼久,此刻居然詭異的出現了。

玄凌站在醜驢前面,朝他點了點頭。

醜驢也極人xin化的點了點頭。

玄凌把葉翩翩接了過來,醜驢撒腿就跑,急急的朝剛剛南宮燁停住的地方跑去。

玄凌眼珠子微微一動,按在了葉翩翩的睛明穴上,葉翩翩一陣吃痛,終於從昏厥中醒了過來。

“小玄子,你怎麼會在這裡?”

玄凌一向不見蹤跡,早已經消失了好幾天了,不知道爲何,此時居然出現了。自己居然被他救下了。

“救你。”

玄凌英俊的臉上冷冷道。

“你快帶我去找南宮叔叔!”

葉翩翩急急的抓向了玄凌。

“他既然把你交給我,我又怎麼能帶你去。”

玄凌還是冷着個臉對着葉翩翩道。

“你不去我自己去。”

葉翩翩臉上閃過倔強之色,倏地站了起來。南宮叔叔什麼事都瞞着自己,今天怎麼也要弄個明白。

不是說一輩子長相廝守麼?這個壞人!

“瘋子,你不要命,小爺我還要呢。我們現在可是生死綁在一起。哼!”

玄凌手一揮,毫不客氣的擊向了葉翩翩。

“你!”

葉翩翩大怒,但是瞬間又暈了過去。

十日之後。

兩人出現在官道上。

“你確定南宮叔叔不會有事?”

葉翩翩再度問了一句。

玄凌不知道這個女人是第一百次還是第一百零一次問這樣的問題了。

“南宮燁可是西陵國和神武門未來的希望,南宮武那個死老頭捨得真的下狠手纔怪,你就放心吧。”

“可是……”

葉翩翩仍舊擔心。

“沒什麼可是的。”

玄凌不耐煩的把頭偏向了一邊。

葉翩翩只得悻悻的閉上了嘴巴。

兩人一前一後在官道上騎着馬,朝着文華學院趕去。

“你就是葉翩翩?”

一個壓着嗓子的聲音傳了過來,五個奇醜無比的人站在了官道上,卻正是那五個嶗山五僧。

此時他們衣衫襤褸,顯得異常的狼狽。

顯然是那天在寶軒樓沒有討到什麼便宜,紛紛都掛了彩受了傷。

此時他們手裡拿着一副畫像,正看着葉翩翩對照。明明顯是未把眼前的人跟當初耍了他們的人聯繫在一起。

葉翩翩停了下來,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五人。

“誰派你們來的?”

葉翩翩問道。

“告訴你也可以,反正你馬上就是個死人了。咯咯咯……”

嶗三咯咯咯的笑着,趾高氣昂道:“自然是未府了,大財主啊。”

葉翩翩眼珠子一轉,馬上了然於胸,一定是未府的人找不到自己,便把消息放了出去,要他們來殺了自己。

“不過,也不止未府,還有個姓秦的丫頭也要殺你,哈哈哈,殺你可真是件好買賣,一次得兩次賞金,好事好事。”

嶗一得意洋洋道。

身邊的嶗三一呆,朝着嶗一問道:“老大,她的頭只有一個,我們怎麼交兩次差?”

“笨,劈開不就行了。”

嶗一不屑的說道。

“還是老大厲害,這麼難的問題都想到了。”

嶗三狂點頭。

“你們自殺吧,我們也不想費事。”

葉翩翩一愣,旁邊的玄凌一衝而起,抓起了她,御劍疾飛。

此時正要逃命,也顧不得省靈力了,轉眼已經在數百米之外。

“沒想到這丫頭身邊還有高手相護,兄弟們,追。”

嶗一嘴角浮現一絲輕蔑的冷笑,率先射了出去。

“他如果是一個人到有可能逃命,可惜還帶着個尾巴。哈哈。”

幾人魚貫而出,瞬間功夫,就拉近了與葉翩翩玄凌兩人的距離。

“把轟天雷全部拿出來。”

玄凌嘴角浮現出一絲冷笑,對着葉翩翩道。

葉翩翩一愣,把一整瓶轟天雷全部從元始指環裡面拿了出來,交給了玄凌。

“這個能傷到他們?”

葉翩翩問道。

“當然,要不然你也太小看柳青雲了。”

玄凌帶着葉翩翩卻是不跑了。

兩天淡定的站在那裡。

“哈哈哈。你們也算是有自知之明,就你們這德行,能逃過貧僧五人的手心?還不乖乖束手就擒!”

嶗三自稱貧僧,臉上卻是完全沒有出家人的平和亮節,特別是看向玄凌的目光充滿了銀見。

他指着玄凌道:

“小乖乖,咱們要殺的是這個臭娘們,跟你沒關係。待會你只要乖乖站着不動,我保證不會傷了你,還會好好疼你呢。”

“哈哈哈……老三,你這次真是不虛此行啊,竟是碰見了這麼位俊俏的極品公子。你晚上有福了。”

其餘幾人鬨堂大笑。

嶗三也是得意洋洋,望着葉翩翩兩人。

玄凌眉心一皺,問旁邊的葉翩翩道:“這白癡什麼意思?”

葉翩翩呆呆的看着前面的嶗三,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道:“那……那個……他有龍陽之癖,專愛長你這樣的……”

其實葉翩翩倒沒有歧視同xin戀的意思,只要是兩情相悅的自然也沒什麼。只不過這個嶗三一看就不是什麼好貨色,肯定是殘害了很多人。

“靠,小爺暗器,射死你們!”

玄凌暴喝一聲,手裡的轟天雷朝着嶗山五僧轟了過去。

“什麼暗器,可笑。能逃出我的手心麼?。”

嶗山五僧裡的兩人向前一步,竟是要徒手去接,剛剛說了大話,明顯現在是想炫耀一番。

葉翩翩、玄凌沒想到會這麼順利,這五人這麼蠢,是怎麼活到現在的?

兩人四目相對,異口同聲道:

“走。”

以最快的速度向前爆射而出。

“嘭隆隆!”

身後如火山爆發了一般,巨大的蘑菇雲沖天而起。無數的的石頭泥土如流星一般激射而出。

火。

到處是火。

這火如摧枯拉朽之勢向四周狂卷而出。

“啊!!!”

火光裡發出幾聲慘叫,瞬間又消失的無影無蹤。

玄凌的臉色劇變,顯然連他都沒想到這麼多轟天雷聚集之下,竟產生這麼巨大的威力。

“太慢了。”

玄凌發出一絲長嘯,臉上涌現一絲紅潮,拉過了身邊的葉翩翩,朝着前面玩命的奔去。

“老五!”

“老四!”

“老二!”

火光中響起了數聲憤怒至極的叫喚,卻是沒有人回答。嶗山五僧竟是瞬間死去了三人,只有嶗一率先衝了出來,接着嶗三也衝了出來,兩人都衣不遮體,嶗三甚至是少了一隻胳臂。

鮮血滴答滴答的掉落下來。

“啊!!!”

兩人發出驚怒吼,不管不顧傷勢朝着葉翩翩兩人衝了出去。

“你們兩個見人,哪裡跑。老子要把你們千刀萬剮!!!”

瞬間追了上去。

風在耳邊呼呼的吹着,葉翩翩、玄凌往前玩命的飛着,身後都是泥土巨石落在樹葉上、草叢中稀里嘩啦的聲音。

前面站着一名白衣男子,直直的盯着葉翩翩,目光再也移不開。他的臉上充滿了冷傲,這個表情似乎一萬年也不會變。

“柳木頭!”

葉翩翩一聲驚呼,沒想到柳丙燦居然也出現在了這裡。

其實柳丙燦這些天一直在打探葉翩翩的消息,未府的人找她都來到了鳳泉山莊,他自然是知道的。

終於在這裡碰見了葉翩翩。

“你們走,我來對付他們。”

柳丙燦道。

“不行,你快跟着我們一起逃,他們都是元嬰期大修士,你打不過的。”

葉翩翩趕緊道。

“是麼?”

柳丙燦眼裡閃出一絲興味!

玄凌深深的看了柳丙燦一眼,輕聲道:“輪迴者!沒想到這個世界上真能有這樣的法術,你又是傳承了誰的力量?”

“什麼意思?”

兩人的對話高深莫測,弄得葉翩翩一愣一愣的。

玄凌懶得和這個小白解釋,但是葉翩翩卻不依不饒,他只得道:“他是輪迴者,如果我沒說錯的話,你現在已經有了化神期的力量了吧?”

柳丙燦微微一笑,什麼都沒說,朝着疾飛而來的嶗三嶗一衝了出去。

驚天的氣勢涌起,瞬間雙方戰在了一起。

“這裡交給你了。”

玄凌道。

“他真的沒事嗎?”

“那兩人給他塞牙縫都不夠。”

再過五日。

兩人有驚無險,終於進入了柳善城。

剛到了文華學院門口,只見張靜好、顧允之、溫無塵、方慈、李千水幾個人都站到門前,像是在等着什麼,那個臭名昭著的柳乘風居然也在。

шωш●тт kān●¢O

葉翩翩剛剛出現,衆人的眼睛一亮,爭先恐後的朝着她圍了上來。

玄凌完全被晾在了一邊。

不過也傢伙也不以爲意,自從打定了主意跟着葉翩翩之後,玄凌的xin子似乎安靜了許多。

“你們……”

葉翩翩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人,說不出話來。

今天是什麼節日啊,難道知道本姑娘今天會回來嗎?

“翩翩,你回來拉!”

張靜好張開大大的懷抱,擁了上來,抱住了她的腰。

“喂,你們這是幹嘛啊,爲什麼一個個的站在這裡,有什麼事快說。”

葉翩翩道。

幾個人面面相覷,似乎藏着什麼秘密,在那裡大眼瞪着小眼。

“允之,這是你發現的秘密,這份功勞就歸你了。”

溫無塵不客氣的把顧允之往葉翩翩這邊一推。

“嗯?”

顧允之一個鏗鏘,差點要摔倒。

“那個……”

顧允之漂亮的眸子一轉,忽地一伸手揪過了柳乘風的耳朵,嘴角揚起一股冷笑:“小三,不是你第一個查到南宮燁那壞人接近我們翩翩的目的麼。你來講。”

柳乘風原本自喻英俊瀟灑,風流倜儻,此時卻形象全無,瞪着大眼怒不可揭道:“顧丫頭,士可殺不可辱,南宮是本公子的知己好友,我纔不會幹這樣的事。”

說完,柳乘風低頭冷着臉在那邊出着悶氣。

“是麼?”

顧雲之露出一絲獰笑,手上的力氣用力了十倍,差點把柳乘風整個耳朵都擰了下來。

“啊……”

柳乘風發出一聲疼痛至極的怪叫,以他的修爲,十個顧允之都不是對手,他卻偏偏不敢動手。

“說不說!”

顧允之臉帶煞氣。

“哼,有本事就把我耳朵擰下來,本公子可是講義氣的人。”

柳乘風毅然道。

“好啊,你這個柳小三,你行,待會我便帶着小北消失。你一個人守着你的義氣過一輩子吧。”

“不準帶走小北!”

柳乘風急了,顧允之的兒子顧小北彷彿是他的死穴。

這什麼跟什麼啊,允之不是隻是跟柳乘風是試煉纔在一起的隊友麼?關允之的兒子小北什麼事,葉翩翩好奇的看着他們。

自己是不是錯過什麼事情了。

“滾。”

顧允之怒氣衝衝的放開他,轉身竟不管不顧的踏步就走。

“喂,姓顧的,你給本公子回來。”

柳乘風在後面急衝衝的要追上去,顧允之卻根本不理他。

“我說,我說。”

柳乘風面如死灰道。

“哼,那還差不多。”

顧允之終於停下了腳步。

柳三少垂頭喪氣的走到了葉翩翩前面。

葉翩翩不知道爲什麼心裡突然涌上了一絲不好的預感,似乎接下來的話不是自己想聽的。

……

半年之後。悟神澗。

葉翩翩、柳丙燦兩個人同排而立。

葉翩翩語氣裡帶着一絲調皮道:“喂,我現在是該叫你柳木頭呢還是該叫你太上長老呢?”

萬年寒冰一般的柳丙燦臉上突然微微一笑:“翩翩真的相信輪迴一說麼?所謂的太上長老其實已經死了,我只是柳丙燦,更確切的說,我只是得到了他的傳承,說起來,還得謝謝南宮燁,若不是他,恐怕我身上的輪迴圖不會覺醒的這麼順利。”

柳丙燦正慢吞吞的說着,旁邊的人忽然靜了下來。

“你又提那壞人幹嘛……”

良久,葉翩翩輕輕道。

柳丙燦微微蹙眉。

“嗯。可能是我自覺欠了他一份人情吧。不過翩翩你倒不用在意了,他接近你,不過是爲了收回不小心留在你身上的一魂一魄,你現在已經放在凝神珠裡交給薛如畫,你們以後關係就兩清了。”

可能是柳丙燦不習慣這麼大段大段的解釋,這段話說的有些吃力。

葉翩翩思緒被無限的拉長。

那日柳乘風單獨把她拉到了一邊,解釋起來。

“翩翩,南宮燁平日裡都是假裝的,八年前他正在練功,不知道爲何虛空中傳來一股巨大的神秘之力,奪走了他身上的一魂一魄,其實在那之後他是個缺情魄之人,根本無法對人動情的,你不能把他放在心上,被他騙了。”

其實他是個缺情魄之人,根本無法對人動情的。

葉翩翩默默的在心裡唸叨了這麼一句,不知道爲何胸口忽然傳來一陣陣絞痛。

八年前不正是自己穿越來的時間嗎?難怪自己穿越後對前世的記憶只留下了可憐的一點點。

葉翩翩嘴角浮現出一絲自嘲,原來這便是自己多年來一直身背頑疾的秘密,所謂的神秘力量,就是因爲自己穿越的時候南宮叔叔不小心被自己奪走的魂魄。

“他也不算壞,以他的修爲,只要想對你動手,找到了你,早就可以直接搜魂了。他也不用冒這麼大的風險,只不過搜了魂你會死而已。按照他的想法,是你能夠晉升元嬰期,結成元嬰之核後,能夠承受離魂之力,纔對你說吧……”

腦海裡突然響起了玄凌的聲音,有些意味深長道。

這傢伙一直日以繼夜的在元始指環裡面修煉,除非葉翩翩召喚,不然向來不管任何事了的,現在居然替南宮燁說起好話來了。

“只不過,大概連南宮燁也沒想到,你竟能得到原始指環,這邊還有這樣一片神秘空間能讓你的修煉速度憑空增加十倍,築基已然有十三層輕而易舉結丹吧。”

玄凌又道。

“喂,好了啦。別提那個壞人了。”

葉翩翩對着空氣氣鼓鼓道。

旁邊的柳丙燦一愣,看着忽然動怒的葉翩翩。想當然的以爲葉翩翩是在說自己,淡淡道:“翩翩不喜,那我便不說了。”

葉翩翩一愣,陡然驚醒。

靠,都忘了身邊還有柳丙燦了。

“我不是說……”

葉翩翩真想解釋,忽地又想到了什麼。

點了點頭,若無其事的轉爲笑臉道:“他們在外面等我們呢,我們趕緊出去吧。”

悟神澗外。

熙熙攘攘的圍着一羣人。

自從兩個月前天資出色的弟子被選中進了悟神澗修煉,其他弟子陸陸續續的有了所得出了悟神澗,只有葉翩翩與柳丙燦兩人一直未出來。

“我說君少,你如今已經脫離我們文華學院了,爲什麼還來這裡……等誰呀……”

溫無塵眼眸裡閃過一絲興味,對着君承道。

不過她剛說完,周圍便向她投來一陣陣鄙夷的眼神。

“明知故問,鄙視你!”

旁邊的顧允之狠狠的拍向了溫無塵的頭。

君承面若桃花,一對漂亮的桃花眼帶着絲絲激動。自己如今回了君家,大哥君銘終於也同意讓自己放手去追翩翩了。

現在南宮燁已經和翩翩不可能了,自己肯定能得到翩翩的心。

悟神澗內。

“好!”

柳丙燦點了點頭,率先走了出去。

兩人相伴而出。

“翩翩,你出來啦?本少已經把整個幽蘭樓都包下來啦,祝你悟神成功,修爲大成。嘻嘻,快說,怎麼感謝我!”

君承臉上堆起了最燦爛的笑容。

“君承,你又來這套……”

看到這麼熱情的笑容,葉翩翩的心情也莫名的好了起來,白了君承一眼,語氣裡有些嗔怒,臉上卻帶着絲絲笑意。

“哼,還有南宮燁那個王八羔子,敢欺負我們翩翩,本少碰見他就要讓他好看。”

君承口沫橫飛。

“白癡。”

葉翩翩還未答話,旁邊的柳丙燦冷冷的丟出一句。

“喂,柳木頭,你還不給本公子閃開,你有什麼資格站在我們家翩翩旁邊。閃開閃開。”

君承上前一步,想要霸道的把柳丙燦擠到旁邊去。

柳丙燦卻紋絲不動。

也不開口解釋。

過了半響,君承終於發現了氣氛的不對,面露怒容道:“好啊,你這個柳丙燦,你敢喜歡兄弟的女人,老子剁了你……”

柳丙燦卻也不答話,只是用眼睛深深的看着前方。

一個絕美的男子傲然挺拔的站在那裡,靜靜的看着這邊,目光像是要穿透千年。他的旁邊還站着兩個男子,其中一個男子懷裡還抱着一個兩三歲的小孩,長的十分可愛。

“柳乘風,你敢揹着我偷走小北,我殺了你!!!”

顧允之殺氣騰騰的朝着柳乘風奔了過去,柳乘風充滿慈愛的看了懷裡的小孩一眼,朝着顧允之調皮一笑,轉身就逃。

過了這麼久,衆人已經知道了顧允之當初根本就是柳乘風的妻子,小北正是他們的兒子。兩人成親了這麼久,居然連真正的面都沒見過。

兩人成親生小孩完全都是意外,柳乘風之前甚至不知道顧允之長的怎麼樣,更別說知道自己有這麼一個小孩了。

這也是他成親三年,一直沒法帶妻子出來的原因。

直到試煉中才發現彼此的身份。

這兩活寶轉眼消失。

最前面的那個男子嘴角扯起一抹無比生動的輕笑,後面的冷清涼安安靜靜的站着。

“娘子,還不回家麼?”

聲音不大,卻帶着不可一世的狂傲。

這聲音像是有魔咒,葉翩翩臉上一片潮紅,激憤無比的衝了上去。

“啪!”

一巴掌抽在了他臉上,留下了一羣目瞪口呆的人們。

“你敢打我!”

南宮燁皺眉。

“打你怎麼了?”

“打得好!”

南宮燁微微一笑,拉住了葉翩翩的手。

後面的君承面如死灰,忽然發現自己再也沒有機會了,哪怕自己與南宮燁比,對翩翩好上一萬倍。

頭被拍了一下,卻是柳丙燦。

柳丙燦眼裡帶着濃濃的蕭瑟,惜字如金:“白癡!喝酒去!”

說完,果斷的轉了身,托起君承,御刀離去。

深夜!

酒樓,上官皓一人也獨自喝着酒。

“傷心了吧?”

對面溫無塵的眼眸裡藏着一分深意,嘻嘻笑道:“沒想到軒轅老頭你返老返童了……”

上官皓的酒一飲而盡,然後溫暖的笑了起來。

城郊。

平凡的小四合院。

葉翩翩、南宮燁站在院子前面。

“娘子,我們進去吧。我已經做好了你喜歡的菜。”

南宮燁陪着一副笑容。

葉翩翩深深的看着他,臉上一副純良:“好啊。好啊。我最喜歡吃你做的。”

她的手裡卻緊緊扣着一個玻璃瓶罐。

南宮燁,你死定了。

本姑娘跟你沒完!

……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