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五章 完成、再遇故人

發佈時間: 2023-08-29 16:56:58
A+ A- 關燈 聽書

 鳳泉山莊大堂與正門遙遙相望,幾人走過一小段石子路,過了一座小橋。一幢三層高的木質閣樓出現在眼前。閣樓佔地數百尺,規模極大。以往諸人都在下院那一畝二分地修行,上院諸峰又不對下院弟子開放,對文華學院的規模不甚了解。

 今日來了這鳳泉山莊才發現文華學院近些年雖勢弱至極排在六派之末,但是底蘊還是非常深的鵲。

 幾人站在這恢宏的建筑前面有些身形發緊,心情激蕩。

 「我們進去吧!」

 方慈是戊組帶隊的人,早就進了上院,對此見怪不怪,當初自己交任務亦是這副模樣,手輕輕一指,眾人走進了大堂。剛剛馬車已經還了回去,柳丙燦現在由雷常鴻背著。

 「盧夫子,我們組就差一塊雪狼骨而已,求求你就讓我們過了可好……懼」

 幾人剛進去,一陣哀求聲便傳入了耳朵。

 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光頭男子坐在太師椅上,身前擺著一張方桌,兩位女弟子正在登記。

 這光頭夫子前面卻是齊齊的站著十餘人,此時臉色紛紛又急又紅,不住的在向著這主事的夫子哀求著。

 「規矩便是規矩,差一塊都不行,還不退下,不然老子不客氣了。」

 太師椅上那位夫子倏地站了起來,驚天的氣勢爆了開來,冰冷的目光一掃而過,前面的十餘人不禁噤若寒蟬,不敢再開口說話,滿臉灰敗之色的退到了一邊。

 此時四周有著不少其他組的看客,看樣子都是通過了測試,有些得意的看著那組試煉失敗的弟子,卻無人上前幫襯說話。

 「下一組!」

 那光頭夫子洪亮的聲音再度響起。

 葉翩翩幾人走了上去。

 「翩翩,你去吧。」

 方慈有意無意的把交任務的機會讓給了葉翩翩,雪狼骨幾乎全部是因為葉翩翩才獲得,怎麼處置,自然也讓她來決定。

 「好吧。」

 葉翩翩不以為意,以為方慈是吩咐自己做事,便拿過出塵袋,走到了光頭夫子前面。

 「盧夫子,你好。」

 葉翩翩輕輕一笑,低眉向著前面的夫子問好。這位光頭夫子她原本就見過,正是那日藏武閣的守閣之人盧智。沒想到這次試煉考核是由他來負責。

 「小丫頭,原來是你。」

 盧智竟是還記得葉翩翩,看了她一眼,有些不假辭色道。

 葉翩翩只覺得一道如有實質的目光從自己身上一掃而過,自己身形隨之一滯,隨即又恢復了正常。葉翩翩心如明鏡,知道這應該是盧智在查探自己的修為。

 葉翩翩趕緊點了點頭道:「我們是來交任務的。」

 「交上來吧。」

 葉翩翩隨即從出塵袋交給了盧智。

 盧智接過出塵袋微微一掃,便皺起了眉頭,冷聲道:「怎麼各只有六件?」

 周圍的人都在看著,此時眼睛一縮,看著戊組的幾人臉色詭異起來,剛剛那組不過是差一塊雪狼骨都被盧智趕了出去。

 現在又有好戲看了。

 「這戊組的人才獲取六件竟是也敢過來交任務,真是不知死活。」

 這時一個低沉的嘲諷聲音傳了出來。

 旁邊有個弟子指了指雷常鴻身後的柳丙燦低聲道:「那不是柳丙燦么?竟也是受了重傷的模樣,看來戊組這次是凶多吉少了。」

 「我們組中途有四人投靠了寅組,故而只剩下六人而已。」

 葉翩翩有禮貌的笑了笑,對著盧智解釋道。

 「是么?不過現在是無法判斷你們是否完成試煉的,除非那四人也來交了任務你們才算過了。」

 盧智臉色稍緩,對著葉翩翩道。

 葉翩翩沒想到這試煉完成竟是這樣的演算法,雲霞方振幾人還沒過來,即便是他們過來了,也不見得會配合自己這邊承認自己離了隊。

 一時間頓在那裡有些為難起來。

 葉翩翩看向了方慈、李千水幾人,臉上帶著徵求意見的意味。

 周圍的

 tang人看著她們有些幸災樂禍:這戊組看著就像是心緒不寧,肯定是沒完成任務,才出此對策。

 「喂,你們戊組沒完成試煉任務就沒完成試煉任務唄,惺惺作態幹嘛!」

 圍觀的人頓時來了精神,在那裡起鬨道。

 方慈雙眉一豎,冷冷的看向那位起鬨的弟子,譏諷的回擊道:「狗眼看人低的東西,瞎了你的狗眼。」

 那位男弟子在方慈冰冷的目光之下,怏怏的閉上了嘴,不敢再開口說話。

 「翩翩,我們先把東西都交上去吧。」

 葉翩翩聞言,點了點頭。又拿出了個出塵袋交給了盧智。

 盧智臉上表情絲毫未變,又接過出塵袋,神識微微一探。此時臉色終於起了變化,有些驚訝的模樣對著葉翩翩道:「這些都是你們打的?」

 「是的夫子。」

 葉翩翩回答道、

 「戊組,通過。」

 盧智隨手拿出赤雲虎皮、金鈴蛇膽和雪狼骨各四件,交給了登記的弟子,又把出塵袋還給了葉翩翩。

 那兩位弟子一人接過物品,一人便專心的登記起來。

 「多謝夫子,那我們就先告退了。」

 葉翩翩拿起那剩下出塵袋正欲走。

 「慢著。」

 盧智的聲音又傳了過來。

 「夫子有事嗎?」

 葉翩翩略微有些疑惑的問道。

 盧智此時竟是難得的老臉一紅,突然和顏悅色的對著葉翩翩道:「你這多出的二十塊雪狼骨和這火烈鳥內丹可欲出shou?老夫煉器正好需要這些物品。」

 葉翩翩沒想到這盧智居然當場要跟自己做生意,不由得啼笑皆非。但是這雪狼骨和火烈鳥內丹都不是她一個人的,自然不能做主。

 目光不由的又看向了方慈等人。

 盧智見狀,馬上又道:「雪狼骨一塊作價五顆下品靈石,內丹一塊作價三十顆下品靈石,合計一百三十顆下品靈石,你們考慮一下。」

 盧智的話說完,在場的人一片肅靜,目瞪口呆的看著葉翩翩幾人,眼裡全是不可置信的模樣,此時都目光熾熱的看著那桌上的出塵袋,恨不得佔為己有。要知道,下院弟子平時根本沒有機會獲得靈石,哪怕進了上院,一年到頭學院也不過分配五顆下品靈石罷了。

 這次試煉好不容易打到的可以換靈石的雪狼骨,那都得上交學院的,沒有他們自己的份。

 沒想到戊組的這幾人一下子就能夠輕鬆得到一百三十顆下品靈石。

 「這這這……他們怎麼能打到這麼多雪狼骨,居居然還能獲得火烈鳥內丹!」

 現在在場的所有人再也不敢小瞧了眼前這平平無奇的幾人,剛剛出言譏諷的那位男弟子此時低下了頭,把自己藏在了人群背後。

 不敢在露頭,生怕得罪了眼前這高深莫測的幾人。

 大堂此時靜悄悄的,所有人羨慕又妒忌的看著葉翩翩。

 葉翩翩看了後面的方慈、李千水等人,看他們臉上均有些意動,想要賣了這些東西換靈石。

 「夫子,我們有位隊員還在受傷昏迷當中,待他醒來,我們商議之後再答覆你,可好?」

 葉翩翩微微一笑,對著盧智道。

 「可以。這價格,你們可以放心,我倒不至於欺你們。」

 盧智說完,忽然上前,走到了雷常鴻前面,指著柳丙燦橫眉道:「我看看。」

 雷常鴻趕緊把柳丙燦放了下來。

 盧智伸手在柳丙燦脈上輕輕一搭,稍頃便對眾人道:「他只是力竭而已,明日便會醒來。」

 「剛剛你們所說之事,我自會調查,若是查實你們確為六人,多餘的物品到時一併退還。」

 說完,朝著葉翩翩點了點頭示意他們下去,就再度朗聲道:「下一組!」

 「謝謝夫子。」

 聽到柳丙燦沒事,而且現在試煉也終於完成了,眾人不由的都露出了開心的笑容。在後面人熾熱的眼光下走出了大

 堂。

 走出大堂之外,卻見一名男弟子拿著筆墨把自己戊組通過測試的情況寫在了貼在外面的白色宣紙上。

 「我們去看看都有誰通過試煉了。」

 李千水此時展眉一笑,對著葉翩翩道。

 葉翩翩也正想看看自己寢室的張靜好、顧允之、溫無塵還有君承幾人的通過情況,當下也忍不住的走了過去。

 這白紙上已經寫上了通過的十餘組的人名字。

 「溫無塵!」

 葉翩翩終於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名字,不由得開心的念了出來。不過除了溫無塵外,其餘人的名字都沒有看到,此時里試煉截止的時間也就兩天了,葉翩翩不由的又有些擔心起來。

 還有,溫小四完成了試煉,現在人在哪裡呢?葉翩翩捂了捂手,卻也沒覺得奇怪,無塵一向神出鬼沒,能馬上看到她才是奇怪。

 「翩翩,回學院就要選擇去哪一峰了,要不你選擇我們東峰吧,東峰錢長老是我舅舅,我可以為你保薦!」

 方慈忽然一笑,對著葉翩翩道。兩人不打不相識,此時方慈竟是有些欣賞起葉翩翩來,在這裡當場要拉人。

 「錢長老是你舅舅?」

 這時李千水臉上掛著奇異之色,忍不住問了問方慈道。

 方慈淡然一笑,不置可否道:「怎麼,千水你莫不是以為我真是睡了東峰某位長老才進的東峰的?」

 這時李千水也知道自己問錯話了,實在是關於方慈的這個傳言實在是流傳甚廣,眾人皆知,沒想到是場烏龍,趕緊道了歉。

 葉翩翩也很不好意思,當時自己誤會了方慈,還譏諷過人家。

 「對不起,以前誤會你了。」

 葉翩翩低眉也像方慈道了歉。

 方慈毫不在乎的模樣,輕聲道:「這次我能夠活下來,多虧了你。以前的事情還說它作甚。」

 兩人都彼此一笑。

 眾人完成了任務,輕鬆無比的邊說邊聊,忽然十餘個人擋在了前面。

 方慈看向了眼前的人,臉色漸漸冷了下來。

 「他們是辰組的,剛剛試煉差一塊雪狼骨沒有通過。」

 李千水在後面輕輕的對著葉翩翩、方慈說道。

 這時候,在後面幾人的推搡之下,一個男子有些局促的走到了方慈、葉翩翩等人前面。

 葉翩翩眼眸子一縮,隨即有歸於冷淡。剛剛這組人沒有通過試煉,自己也未去注意,現在才發現王海濤也在裡面。

 王海濤看看葉翩翩又看看方慈,低著個頭,此時沒有了往日的精英氣質,反而看著有些窘迫。

 「好狗不擋路!滾開!」

 方慈毫不客氣道。

 王海濤此人看似風雅,實際上不過是個勢利小人,此時方慈也算是看透了。

 葉翩翩心裡早已經沒有了王海濤的位置,現在心裡更是不起一絲波瀾,而且現在有方慈在,她也不用開口,靜靜的在一旁看著。

 「對不起,方師姐,我錯了,對不起!現在我們組還差一塊雪狼骨,看在往日的情分上,你們讓我們一塊好不好……」

 王海濤重重的跪在了地上,痛哭流涕。

 「啪啪啪——」

 王海濤抽起自己的嘴巴來。他現在是後悔極了,眼前的兩個女人,自己都曾經有機會,結果都化為了一場空。

 「對不起就能當作一切都沒發生么?真是可笑。」

 方慈臉色漲的通紅,胸口劇烈的起伏,明顯是想到了什麼,心緒難平。

 葉翩翩向前,看都沒看地上的王海濤一眼,輕聲對方慈道:「這樣也好,看清了人,不用再受騙,方師姐你也別難過了。」

 「砰——」

 方慈一腳重重的踹在了王海濤身上,從他身邊急急的走過,看都未在看他一眼。葉翩翩幾人也跟了上去。

 王海濤捂著胸口,倒在地上,臉上露出了絕望之色。卻沒有上前阻攔。

 這時候方

 慈臉色複雜至極,忽然拿出來一塊雪狼骨往後一扔,扔到了王海濤前面,恨聲道:「以後我們兩不相干,若敢在出現在我面前,休怪我無情!」

 原本葉翩翩以為方慈對王海濤的感情也不過爾爾,現在看來方慈顯然也是用情極深。

 當下沉默不語。

 方慈看了葉翩翩一眼,此時臉色難過萬分:「對不起。這雪狼骨我會想辦法拿靈石還你們的。」

95豪門言情小說網 www.dargon95.com

 「沒關係的。這雪狼骨本身就有方師姐那一份的。」葉翩翩以前從未想過自己會和方慈變成這樣的關係,也不知說什麼好,只得道,「方師姐,這人不過是個自私薄情的人罷了,你為何還要給他呢?」

 論傷害,王海濤傷方慈傷的最深。

 方慈有些魂不守舍,聽到葉翩翩這麼說,終於淚如雨下道:「是啊,這個薄情的人,我們的孩子生生被他打掉了。嗚嗚嗚嗚……」

 葉翩翩和李千水、李雪莉幾人目目相對,不知道怎麼安慰方慈的好,這王海濤竟是這樣的敗類。葉翩翩心裡也有些堵,倒不是對王海濤還有什麼情愫,只是覺得自己看錯了人。

 這時候,葉翩翩心裡不知道為什麼腦子裡出現了南宮燁的身影,南宮叔叔,有天你也會負我嗎?

 方慈嚎啕大哭,眾人心情也有些沉重。

 「既然現在試煉完成了,我們就去這山莊里各自找個房間安頓下吧。有什麼事明天再說。」

 葉翩翩輕咳一聲,對著李千水幾人道。

 幾人都點了點頭,這幾日舟車勞頓,實在是有些乏力了。

 葉翩翩把那個裝著雪狼骨和火烈鳥內丹的出塵袋遞給了方慈。

 方慈正待回絕,葉翩翩說道:「方師姐,這裡你修為最高,這個物品價值不菲,還是由你保管的好,畢竟剛剛有許多人看見了。」

 財不露白的道理大家還是懂得,這裡確實是方慈修為最高,當下方慈也不再推脫,等柳丙燦醒來,她便把這些東西處理掉,分給大家。

 她自己是不會再拿的。

 幾人走後,上官雲鳳所在的寅組也趕到了,同樣是交了任務,兩組一前一後,並未在碰上。

 上官雲鳳進來,裡面圍觀的男弟子眼睛都直了,目不轉睛的盯著像畫里仙子一般風姿搖曳的上官雲鳳。

 上官雲鳳此時氣息看著高深莫測,眾人不禁暗暗咂舌,這修行天賦也太恐怖了。和剛剛的柳丙燦比,上官雲鳳怕死把柳丙燦也遠遠甩在後面了。

 寅組的人出來,上官雲鳳和雲霞卻並未在鳳泉山莊停留,直接又走了出去。像是有人在等。

 等到兩人走到一個偏僻的小巷子后。

 「你們倒是守時呀!」

 一紅一綠兩個女子鬼魅般走了出來,饒有興味的看著兩人。

 「你們是誰,叫我們來為了什麼事,現在說吧。」

 上官雲鳳不冷不淡,看著眼前的兩人,回了一句,眼前的兩個女子看著修為不凡,竟是連自己也看不透。

 至少應該在假嬰期。

 「我們是誰不重要,叫你們來自然是為了對付共同的敵人了。」

 那紅衣女子不置可否,狡猾一笑,對著前面的上官雲鳳說道。

 「共同的敵人?哼,我不記得跟你們有什麼共同的敵人,若沒什麼事,我就先告辭了!」

 上官雲鳳臉色冰冷,不假辭色的對著對面的兩人道。

 「先別急著下判斷,你們莫不是也像對付葉翩翩那個小見人么?」

 紅衣女子微微一笑,像是十分篤定的對著上官雲鳳說道。

 在聽到葉翩翩三個字后,上官雲鳳臉上終於變了神色,和旁邊的雲霞雙雙露出了惡毒之色,她們現在對葉翩翩恨意滔天,恨不得把葉翩翩千刀萬剮。

 「你們想怎樣?」

 旁邊的雲霞已經急不可耐的上前一步,問向了對面的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