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三十六章

發佈時間: 2023-03-21 12:35:29
A+ A- 關燈 聽書

 一百三十六章

 慕容傾兒發覺門口之人走了,皺了皺眉,消失在房間內.不管是不是真的,她都需要去看看凌裳,那麼單純可愛的小女孩,一直對她很好,她豈會捨得不見她.

 沒有收到慕容傾兒的回答,絕一氣之下轉身離去.

 慕容傾兒沒有回答他的話,她怎麼知道絕是不是打着凌裳的名字叫她去見司徒玄夜.不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昨日他親眼看到慕容流晨‘失憶’忘記了她,愛情都是自私的,誰知道他會不會打她的主意.凡是讓慕容流晨不開心的任何事,她都不會做.

 她不善良,也不單純,是不會做那種賠買賣的事.

 可是他卻沒有想過,是司徒玄夜心甘情願爲她做的事,她爲什麼要心存感激,或者是對他好一點.那樣會傷害到慕容流晨,她豈會去做那麼蠢的事?要怪只能怪司徒玄夜愛上她這麼個冷血的人,她的心只有一個,已經完完全全給了慕容流晨,所以她是不會做任何讓他心中不悅的事.因爲那樣,她的心也會不舒服.

 絕沉默了會,門外再次傳來他的聲音,只是音中有些生氣.";晨王妃可能誤會了,是小郡主想見你.";他一直都很討厭慕容傾兒,從玉冰心那件事開始就很討厭慕容傾兒的無情.

 慕容傾兒皺了下眉,打了個哈欠,這才懶懶開口.";跟你們王爺說,本王妃有事,不能去.";她不想讓慕容流晨知道,然後心中不開心.

 因爲慕容傾兒沒有回答,絕再次敲起了門.";噔噔噔";

 皺了皺眉,眼眸微微垂着,琉璃般的眼眸在思考着司徒玄夜找她做什麼?她記得昨天他說來趙國有事,有什麼事?他找她又爲了什麼?

 慕容傾兒一個激靈,坐了起來.這聲音好像是…司徒玄夜身邊的絕.

 但是門口的敲門音不斷的傳來,慕容傾兒始終不理,那人終於開了口.";晨王妃,王爺有請.";

 慕容傾兒懶散的翻了個身,抱着懷中的被子不去理敲門音,她現在困的要死,哪個殺千刀來找她?

 躺在一人的牀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不知睡了多久,門口傳來敲門的聲音.";噔噔噔";一道道敲門聲傳來.

 最後慕容傾兒氣呼呼的吃完,氣呼呼的上樓睡覺.

 慕容傾兒氣的抓起桌子上的筷籠,對着北冥扔了出去,北冥抱着懷中的女人,瞬間輕功飄走.他若不走,打,打不過她,即使打了,等晨回來,死的還是他.所以唯一的方法,逃走是最吉利的.

 北冥冷哼一聲,雙眼中流露着看戲的光芒,幸災樂禍道.";我可沒晨那般幸運.";

 只是在兩人還未踏出客棧門口時,他們的身後傳來一句詛咒般的話語.";小心你們出門也遇見個第三者,破壞你們的感情.";

 影微笑的點點頭,任由北冥摟着她出門.

 北冥收到影飽了的信息,拉着身邊的女人向外走去.";我們出去散散心.";影睡了這麼久,他陪在她身邊這麼久,一直未曾出門過,他這麼愛玩之人,早急了.

 慕容傾兒白了身邊兩人一眼,一副嫌棄他們的模樣.";要走趕緊走,別打擾我用膳的心情.";同時,心中也爲影開心,她看的出來,此時的影再沒了煩惱,除了幸福還是幸福.

 影的眨眼了會.飽了.

 北冥以眼神回道:你飽了嗎?

 影發覺慕容傾兒心情不太好,在桌子下拉了拉北冥的衣袍,眼神看着北冥說道.我們走吧,別等會殃及池魚了.

 鑑於北冥是怎麼知道的,是北冥昨晚發現了她離去,他未受傷,自然能察覺.反倒是影,受了傷後,感覺不那麼靈敏了,根本沒有發現慕容傾兒離去.

 慕容傾兒白了他一眼,然後擦了擦嘴繼續吃,隨後飄來一句話.";你們惹我了.";她這模樣,好像跟他們說一句話都會讓她覺得多餘,擺明的對兩人嫌棄.

 然後扭頭看向身邊狼吞虎嚥的女人,調侃道.";傾兒,你昨晚不是去找晨去了嗎?怎麼?晨惹你了?";

 北冥對她溫柔一笑,給她多加點肉,讓她先吃飽再說.沉睡這麼久,她都瘦了.

 影被慕容傾兒的話語說的臉色有些微紅,有些疑惑的看了北冥一眼,以眼神詢問道.王妃怎麼了?

 慕容傾兒白了她一眼,一副嫌棄的模樣看着他們倆.";別理我,你們倆繼續.";她出去一夜這兩人竟然都不知道,還一大早這麼恩愛.想着她跟慕容流晨分割幾百米,她就心裡不舒服.她倒忘記了,是她故意不讓兩人知道的.

 ";王妃,你去哪了?";影開口問道.看着慕容傾兒從外面回來,她挺疑惑的,王妃不都是睡到快中午的時候纔起來嗎?難道今個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跟個幽靈似的飄到兩人的身邊,不管三七二十一,拿起桌上筷籠的筷子,就開始用膳.真是餓死她了!

 影跟北冥有說有笑的邊用膳,邊.慕容傾兒氣的真想砸桌子,不過她忍住了.影的傷還沒好透,她可不敢再把她給弄的傷上加傷.

 當慕容傾兒回來時,眼前就是這樣一幕.

 她要吃飯,她要睡覺!

 慕容傾兒勾脣一笑,眼中閃過諷刺.這個人可比趙軒要難對付多了,皇帝一定是瞎了眼.隨後打了個哈欠,轉身消失在原地.

 若王?呵,原來是哪位名不經傳的王爺,趙煬.趙國傳說,這個王爺懶散好玩,喜好玩樂,常去青樓,被皇帝置之不管的一個兒子.

 慕容傾兒在暗處跟着男子與那人向一府邸走去,隨後看向府邸的牌匾,只見牌匾上寫着三個大字:若王府.

 當時這個男子在易尚國時,因爲他對慕容傾兒太過親暱,慕容流晨當時便派人去教訓他,卻不曾想人已經不在,經過徹查才知道,這人是趙國之人,而且已經離開了易尚國,也便沒有再尋.

 在男子離去後,慕容傾兒從某一個角落出來,眯眼看向男子離去的方向,眼中波光流轉,閃着精銳的光芒,隨後消失在街道之上.

 只見那人附在男子耳邊說了什麼,男子眼中閃過一絲凝重卻又有些玩味.";看來老天都幫他呢.";一句意味深長的話語說畢,男子轉身離去.

 男子看了身邊男人一眼,隨手扔了手中的包子,勾脣問道.";有事?";

 慕容傾兒走後,男子的身邊走出一個人,很是恭敬的對男子稱道.";王爺.";

 她身後的男子眯了眯眼,眼中閃過一絲讚賞的光芒.果然不是一般尋常女子,怪不得晨王這般寵愛,那個人又那般深愛.

 ";只是天下沒有掉餡餅這等好事.";慕容傾兒淡淡說了句意味深長的話語,轉身離去.

 男子微笑道:";那是什麼?";看來她是認出他來了呢?他還以爲只見一面之人,她早已將他忘記了.不過,那個人喜歡的女人,豈會跟尋常女子一樣?不然也不會念念不忘.

 慕容傾兒停下腳步,扭頭看向身後很是俊美的男人,挑了挑眉笑道.";不是.";

 身後男子輕笑一聲,看着前方的倩影道.";姑娘是怕有毒嗎?";

 這個男人她見過一面,就是那個在易尚國時,她進酒樓時,那個故意撞她一下,將她手中拿着的玉扳指撞在了地上的男子.那時她便對他心生不悅,今日再見,還是一樣.

 慕容傾兒擡眸看向面前的男人,琉璃的眸子閃過一道異樣,眯了眯眼,直接委婉拒絕了.";不用.";然後繞過他,從他的身邊離去.

 只見男子快步走向前,攔住了慕容傾兒的去路,將手中的包子遞給了慕容傾兒.";姑娘,你餓了是嗎?";他剛剛看她站在包子跟前,眼饞的看着包子,想必一定是餓了.

 這是大街上,她又是初次來趙國,誰會認識她呢?

 在前方走着的慕容傾兒,摸了摸肚子,覺得她的肚子快要打咕嚕了.還是趕緊回客棧吃一頓再說吧.而她呢,也絲毫沒有管身後喊叫之人.

 ";這位姑娘,請留步.";

 男子給了他一錠銀子.";不用找了.";隨後便去跟着前方離去的白色身影.

 ";好嘞.";老闆說着,便拿出兩個包子包了起來.然後遞給了面前的公子.";兩文錢.";

 ";老闆,來倆個包子.";

 突然間,她身後響起一聲熟悉的嗓音,不過她也沒有轉頭去看.

 看着面前的包子鋪,咬了咬牙轉身離去.她現在不僅需要補眠,還需要補食,回去一定得大吃大喝一頓.可是還要走那麼久的路途,真是讓她覺得好無力.

 想到慕容流晨,閃閃的眼眸瞬間變得溫順起來,嘴角掛着一抹幸福的笑痕.不由開口輕聲喃道:";估計他會氣的幾天不理我吧,呵呵.";

 一雙閃閃的眼眸看向前方賣包子的地方,聞着香噴噴的味道,真是餓的有點頭昏眼花.若是慕容流晨知道她兩頓沒吃,估計得氣的半天不理她.

 慕容傾兒離開丞相府後,獨自一人行走在大街上.聞着路途上傳來的陣陣飯菜香,真是垂涎欲滴.她從昨晚開始便沒有用膳,直至剛剛聞到一股包子味,纔想到她兩頓沒吃了,可是有慕容流晨寵着,縱容着,她從來都沒有帶銀票的習慣.

 在昨晚她端着一碗粥突然的摔在地上時,當時手腕一痛她還不是很在意,直至剛剛雙腿明顯被人用石子打過,她才明白.沐傾兒一直都在丞相府,她曾經會武,當然明白這些.

 她沒有看到的是,在她消失之後,被丫鬟扶到屋內的胡嫣兒,見丫鬟離去,那張美麗的臉蛋因爲憤怒而猙獰的扭曲了起來,一雙美麗的眼睛,因爲生氣而泛着血紅,讓人看了頭皮發麻.放在腿上的雙手使勁的攥起,直至青筋冒起爲止.口中惡狠狠的喃呢着:";沐傾兒,我不會放過你的.";

 隨後,白影一閃,消失在了原地.

 而慕容傾兒要的就是這種效果,都是她讓她跟慕容流晨分開,她當然不會如她的願,讓她去纏她男人.

 胡嫣兒咬着牙,強忍着站起來,卻發現雙腿軟弱無力,將重量交給一旁的丫鬟,讓她扶着自己.";先把我扶到屋裡,然後去叫太醫.";看這樣子,她今天不能去找慕容流晨了,總不能雙腿殘廢的跟着他吧?

 ";小姐,小姐你怎麼樣?";

 胡嫣兒一旁的丫鬟,頓時急了,若是小姐受了傷,她該如何向相爺交代呢.

 慕容傾兒得意洋洋的上揚了嘴角.敢惹她男人生氣,活該!她也不想想,明明是她要離開慕容流晨,他才生氣的,不過要怪的人確實是胡嫣兒.要不是她,他倆就不用分開了.

 胡嫣兒又";啊,";了一聲,不同的是這次是雙腿跪在了地上.

 慕容傾兒見她站了起來,手指輕輕一彈,石子又打向她另一個腿上.

 ";小姐,小姐你怎麼樣?";

 胡嫣兒當場";啊";的一聲,單漆跪地,她身後的丫鬟趕緊將她扶了起來.

 慕容傾兒嘴角掛起一抹壞意,明亮的眸子中閃爍着特異的光彩.只見手中突現一顆石子,‘嗖’的一聲,打在了她的腿上.

 胡嫣兒被打扮的漂漂亮亮,一身高傲的走出了房門.

 沒想到天才剛剛亮,胡嫣兒就已經叫人伺候她起牀了.她的宗旨是,她要做個早起晚睡的女人,要多花些時間陪着慕容流晨,一定要讓他愛上他,不然若是出了什麼意外她可要氣死了.

 而慕容傾兒離開了慕容流晨的房間,卻並未離開丞相府,她的身影穿越在丞相府內,最後落在了胡嫣兒閨房處,躲在一個角落看着裡面來來往往的一幕.

 等衣服穿好了後,慕容流晨狠狠的親了她一會,才放她離開.

 慕容傾兒無奈的瞪了他一眼,這男人得寸進尺.然後很是乖巧的點了點頭,任由他幫她穿衣服.

 聽慕容傾兒這般說,慕容流晨低頭邪魅一笑,揉了揉她滑嫩的臉頰,爬在她的脣瓣上,呼出的氣息璦昧灼燙,sin感的嗓音劃過無限佑惑力.";今晚來早一點補償我.";

 慕容傾兒見慕容流晨一臉的不開心,雙手攬上慕容流晨的脖頸,靈眸中流動着認真的意味.";我不走了.";天大的事也沒有她男人生氣重要,胡嫣兒那個女人怎麼能比的上他生氣重要.

 ";她來就來,我要讓她看看,你纔是我的王妃,我的女人.";慕容流晨就如小孩子般,霸道的說着.然後把她強吻一番,才放開她.雖說是這樣說的,但是他也知道大局重要,便乖乖的拿衣服給她穿.

 慕容傾兒像是哄小孩子似得,拍了拍他的後背,無奈的說道:";我不走胡嫣兒可要來了哦";

 脖頸處傳來委屈卻又賴皮的聲音.";不準走.";

 ";晨,快點起來,我要走了.";慕容傾兒無奈的推着身上很重的身子,要壓死她了.

 慕容流晨聚集的怒火,頓時破功了.無奈的趴在她的肩膀處,對着她白嫩的脖頸啃了幾口.他當然知道天要亮了,她在這裡挺危險的,可是他就是不想她離開.早知道就不假裝失憶了,害的他沒法跟他的女人光明正大的在一起,都怪胡嫣兒那個女人,別讓她落在他手中,否則一定讓她痛不欲生.

 看着他這副氣鼓鼓的模樣,慕容傾兒‘撲哧’一聲笑了出來,柔軟的雙手捧上他俊美的臉龐道.";晨,你這樣子好可愛哦.";

95豪門言情小說網 www.dargon95.com

 狹長的雙眼充滿着怒氣,有些生氣的看着身下的女人.這是她頭一次拒絕他,從前只是說說,或者瞪他一眼就不管了,這次竟然咬他.

 看着自窗紙斜射出來的光亮,慕容傾兒張口咬了他一口.慕容流晨吃痛一聲,鬆開了她.

 慕容傾兒無奈的瞪了他一眼.";慕容流晨你…";話還沒說完,脣就已經被堵住了,身上已經多了個重量,口中只剩下了唔唔,嗯嗯,還有不滿的哼唧聲.

 慕容傾兒白了他一眼,知道他武功深不可測,然後視線看向外面道:";天亮了,我當然得走了.";隨後便感覺到身上亂走的大手,身子僵硬一下,擡眸便見到慕容流晨的雙眼中,涌動着熾熱的色彩.

 慕容流晨挑了下劍眉,勾脣一笑道:";怎麼?你想走?";只是點了睡穴,對他來說沒有用.

 慕容傾兒驚愕一瞬間,然後陪笑道:";晨,你怎麼沒睡着.";

 磨磨蹭蹭的穿着衣服,可是衣服還沒穿上去呢,又被拉了回去,摔進了被窩.

 視線看向身邊睡着的男人,俯身親了他一口,這纔開始穿衣.爲了防止被他纏着走不掉,她可是特意點他睡穴的.無奈的伸了個懶腰,看來她有必要回去補會眠.

 透着窗戶紙看向門外,天已矇矇亮了.這肯定是她來到這個世界第一次起的這麼早.

 慕容傾兒打着哈欠,伸着懶腰從牀上坐起來了.爲了防止第二天不必躲在房樑上,她可是特意少睡一點.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懷中女人香甜的呼吸聲還在一聲聲傳來,就在天快亮的時候,他迷迷糊糊地要睡着的時刻,突然感覺胸口被人一點,徹底沉睡過去.

 無奈的嘆了口氣,摸着手中光滑如脂的肌膚,真是讓他一點睏意都沒有.

 慕容流晨親了親她的額頭,擁着她光滑的身子,也準備入睡.可是眼閉了好久,感覺着懷中的溫香軟玉,那柔滑的身子,愣是讓他睡不着了.而懷中的女人,睡的正香甜.

 伸出蓮藕般的手臂,纏上慕容流晨的脖頸,朝他的懷中拱了拱.";睡覺.";

 慕容傾兒從他的胸口擡起頭顱,明亮的大眼睛,在黑夜中閃閃發亮,微笑的看着上方的俊顏.其實她睡覺晚上若是沒有他在身邊擁着她,她也睡不着的.

 黑夜中,傳來他寵溺卻又腹黑的的語言.";這樣省的小妖精半夜逃跑.";說着,像是爲了防止她這麼做般,將她弱小的身子往身上攬了攬.

 而慕容流晨什麼也沒做,只是將自己也剝光後,將懷中同樣光溜溜的女人擁入懷中,拿起一旁的褥被蓋在兩人身上,手指一彈,屋內的燭光瞬間熄滅.

 慕容傾兒氣的的是咬牙切齒的.";慕,容,流,晨.";念着他的名字,跟咬着石頭似的,一個個蹦出來.

 慕容傾兒對她冷哼一聲,不再理他.可是突然感覺身子一涼,低頭看去,她已經被扒光了.

 慕容流晨親暱的吻了下她的額頭,對她慵懶的笑着.";一定.";

 也許是常穿白色的衣裙,讓她心中起了嚴重的潔癖,不能看到衣服有一點灰塵.

 慕容傾兒雙手捧住慕容流晨的俊臉,讓他看着她,美奐絕倫的臉蛋掛着一絲微笑,真是笑的好不甜美.";晨,我可提前跟你說好了,再讓我躲在房樑上,我就將你綁在房樑上.";若是他不叫她起牀,清晨睡過頭了,胡嫣兒若是來了再讓她躲在房樑上,她堅決不幹.有那麼多蜘蛛網就算了,還那麼髒.

 慕容流晨看都不看她眼中挑釁的笑意,伸手就去脫她的衣裙,反正她都不打算走了.不過卻還不忘記回答.";放心,我一定叫你起牀.";

 慕容傾兒莞爾一笑,星眸中流露着無奈的光芒,好笑的看着他.";你捨得嗎?";他會捨得將睡的正甜的她叫醒嗎?根本就不可能!

 見慕容傾兒眼中已經流露出妥協的光芒,慕容流晨勾脣邪魅一笑道:";沒事,有我在呢,我叫你.";

 ";胡嫣兒明天一大早就會來找你的,我要是起不來了怎麼辦?";

 慕容傾兒無奈的撇了撇嘴,她就知道今晚絕對走不了.所以就故意無視他的委屈,無視他的藉口,結果還是被他給弄到牀上去了.

 慕容流晨一滯,趕緊隱去身上的危險,陪笑的認錯.";我準備下午去告訴你的,誰知道你睡着了.而且現在的天氣這麼涼,你怎麼能不蓋被子呢?所以爲了你不生病,小妖精今晚還是別走了.";說着,抱着慕容傾兒轉了個身,將她放在了牀榻裡面,自己睡在最外面,一手固定着她的腰肢,讓她無法再動.

 慕容傾兒撅了撅嘴,不滿的反駁道:";是誰假裝失憶不提前跟我說一聲的,當時我被你嚇壞了.";

 耳邊撲散着灼燙的氣息,傳來低沉危險的嗓音.";你不說我還沒想起來呢,今天中午誰準你讓司徒玄夜抱的?";

 聞言,摟着她腰肢的雙手,此時摟的更是緊,但卻不會讓她有呼吸不了的情況.

 慕容傾兒點了點頭,漫不經心的說道.";我還以爲是司徒玄夜呢.";

 慕容流晨鐵青着一張俊臉,喉音發出了一絲對她不滿的聲音.";嗯.";

 隨後,慕容傾兒像是想起了什麼,扭頭看向身後一臉鐵青的男人,裝作沒有看到的問道.";晨,你下午是不是回客棧了?";她一開始認爲是司徒玄夜去了她的房間,現在慕容流晨並未失憶,那麼她身上的被子,還有屋內點燃的蠟燭應該是他做的吧?如果是他做的,那就正常了,畢竟她對他是不會有戒備的.

 慕容流晨一怔,剛染上的怒火,就這樣被她這副可愛的萌樣,給澆滅了,瞬間變得烏漆墨黑,鐵青不已.

 誰知,慕容傾兒一點感覺都沒有,而是伸出一根白嫩如蔥般的食指放在嬌豔欲滴的脣瓣上,說了個.";噓…外面還有人呢.";

 慕容流晨頓時有些生氣了,他都這般可憐了,她都不知道多寵寵他,不由怒氣的喊了聲.";慕容傾兒.";

 慕容傾兒扭頭再次拍了拍他的俊臉,像是安慰小貓咪般說起.";放心吧,不會的,我該走了.";說着就掙扎着要離開,哪知腰間的大手,摟的緊緊的,根本掰不開.

 慕容流晨見此,順勢抓住她的小手將她拉入懷中,讓她坐在他的腿上.精美堅毅的下巴抵在她的脖頸處,輕柔的語氣還是那般的楚楚可憐.";是藥都有三分毒.若是醒不來了怎麼辦?";

 慕容傾兒挑了下眉,故意裝作沒看到他眼中的神情,拍了拍他的俊臉,安慰的說道.";吃點安眠藥就好了.";然後就準備下牀離去.

 慕容流晨當然知道她的想法,無奈的坐在牀榻上,一張俊俏的容顏頓時從溫柔變化成可憐,狹長的丹鳳眼閃着可憐兮兮的神情.";小妖精,沒了你我晚上睡不着怎麼辦?";若是讓人看道大名鼎鼎的晨王這副可憐的神情,絕對會嚇得暈過去.

 慕容傾兒剛落入牀榻之上,看着已經伸入她腰間的大手,腦中靈光一閃,連忙將面前的男人推離的遠遠的.一雙燦然的星眸,戒備的看着面前的男人,跟防狼似的防着他.";我等會還要走呢.";這可是丞相府,再說胡嫣兒可是隨時會來的,她可不能呆在這裡.

 而發覺她吃醋,慕容流晨心中是滿滿的愉悅,很是開心的回答.";好.";然後將懷中的女人放在牀榻之上,開始爲她寬衣解帶.

 聽着慕容流晨真切的回答,慕容傾兒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心中如塗抹了一層蜂蜜般,真是甜到心裡去了.那抹危險,與醋意也已消失不見,不過她還不忘叮囑道.";那個女人的東西你少碰,說不定有毒呢.";她沒發現,這種說法更是證明了她吃醋了.

 慕容流晨一把將她攔腰抱起,向牀邊走去,邊走邊說.";如果是你煮的,我連碗都吃下去.";

 慕容傾兒雙手捧住慕容流晨的俊臉,清澈的水眸染上一絲危險與醋味.";晨,胡嫣兒親自爲你煮的粥,你怎麼能那麼不懂珍惜呢?";慕容傾兒微微笑着,她也不想想,是誰將胡嫣兒的粥打破的.

 ";呵呵.";慕容流晨爽朗的笑了聲,將懷中的人兒擁的緊緊的.因爲她纖弱的身子冰涼冰涼的,想必是在房樑之上呆的太久了.看來胡嫣兒那個女人不好好教訓教訓她是不行的.

 慕容傾兒白了他一眼,抓着他胸口的手已悄悄伸入他的腰間,邊擰邊微笑的罵道:";流氓.";

 慕容流晨當然明白她的想法,狹長的雙眼中劃過一絲間佞,雙手當即擒住她的小蠻腰,將她摟入懷中,絕美的容顏帶着佑人的魅力,低沉溫潤的嗓音有着讓人身體酥軟的魔力.";不如我躺在牀上任你處置?.";

 慕容傾兒輕飄飄的的從房樑上下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看着走到她面前要抱她的男人,一個閃身,不然他碰.然後一把抓住他胸口的衣袍,眯了眯雙眼,危險的看着他.";你說這筆賬我該怎麼跟你算呢?";竟然讓她呆在房樑上這麼久.

 待下人將地上散落一片的燕窩粥打掃之後,屋內總算安靜了.

 胡嫣兒有些委屈的咬了咬脣,點了點頭,擦着淚水說道.";嫣兒知道了,嫣兒去叫下人將這些打掃一下.";然後唯唯諾諾的走了出去.

 聽着慕容流晨這般說,她的心中好受了許多.確實,慕容流晨現在並不記得她,需要點時間讓他安靜一下.畢竟不論是誰,一覺醒來後,突然忘記了什麼人,一時間都會接受不了.

 慕容傾兒好笑的想笑出聲.想必他沒有跟胡嫣兒同一間房,就是用這個理由推脫的吧?不過,這個理由真不錯.他現在確實是‘不記得’!

 隱下眼中的怒意,儘量讓自己的聲音不發怒,但是卻還是帶着依舊的疏離.";你先出去吧,你也知道,本王現在根本不記得你的事,給本王點時間想想.";

 慕容流晨皺了皺眉,看着她這副着急的模樣,知道自己不能再隨意發火,不然她就真的不走了.

 看到慕容流晨對她更是反感,胡嫣兒頓時急了,豆大般的淚珠衝出了眼眶,委屈的道着歉.";王爺,我.嫣兒不是故意的,是手腕突然的痛了起來.";胡嫣兒輕輕啜泣着,急切的解釋着.她很怕慕容流晨討厭她,這樣她做的一切都白費了,她還怎麼得到他的心.

 慕容流晨裝模作樣的看了她一眼,眼中盡是顯而易見的反感.";你出去吧.";

 飛射過來的石子‘嗖’的一聲打在了胡嫣兒端着燕窩粥的手上,剛好打在她的手腕處,在那一刻慕容流晨趕緊站起身離的遠遠的,因爲他背對着胡嫣兒,胡嫣兒若是吃痛,鬆開了手中的碗,粥很可能打翻在他身上.隨後就聽到.";啊,啪";的兩聲,共同響起.一聲是她吃痛尖叫的聲音,一聲是手中的碗落地摔碎的聲音.

 慕容流晨當然看到了慕容傾兒惡作劇的一幕,嘴角邪魅的上揚,笑的慵懶魅惑.對她這樣的做法,他很贊同.

 只見她的手中不知何時多了個小石子,手指輕輕一彈,石子帶着強勁的力道向胡嫣兒飛去.

 最後,她‘大發慈悲’的解救了這一幕.

 房樑上的慕容傾兒,看着下方街的一幕,看着胡嫣兒委屈的站在她男人背後的一幕,頓時火冒三丈.你那委屈的樣子是表演給誰看呢?沒看到晨無動於衷,連看你一眼都嫌多餘嗎?

 而胡嫣兒看着慕容流晨背對着她,再加上那一句微怒的話,身子一僵,不敢再動再說話.只是默默的咬着紅脣,強忍着委屈.爲什麼晨對沐傾兒那麼好,一到她這裡就變的這麼冷酷,這麼的難以近人呢?她知道他忘記了自己的王妃是誰,一切都要從頭開始,可是當初的沐傾兒第一次接近晨的時候,也是這樣嗎?

 慕容流晨眨了眨丹鳳眼,眼中明顯說道.我說了,她不走.

 慕容傾兒見他看她,不由瞪了他一眼.然後微微擡了下頭,示意他將胡嫣兒趕出去.

 眼光看向頭上方房樑處,眼中的冰冷與反感已經消失不見.與慕容傾兒對視一眼,俊美的容顏上慢慢融化成春風拂過蘆虎溝的溫柔.

 隨即眼中掠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嫌棄,然後轉身,留給胡嫣兒一個冷酷的背影.他現在看到她,都恨不得掐死她.

 慕容流晨擡頭看了她一眼,毫不留情的說道.";本王說了,本王不餓,同樣的話本王不想再說第三次.";墨色的的眸子已經染上了一絲怒意,看着面前溫柔嫺淑的女人,銳利的視線夾着徹骨的冰冷.

 ";王爺,你趁熱吃吧,再過會就涼了.";胡嫣兒端着碗,舀了一勺粥,面帶微笑的看着慕容流晨.

 胡嫣兒見慕容流晨不再生氣,這才放心的端着手中的燕窩粥嚮慕容流晨走來.

 房樑上的慕容傾兒,轉身看向下方的一幕,真是要笑的合不攏嘴了.偏偏還得捂着小嘴,忍着笑意,真是讓她憋得小臉通紅通紅的.這男人竟然一點也不懂憐香惜玉,不過她喜歡!

 何況玉扳指可是很重要的東西,象徵着他的身份,地位,權利.她拿着除了能耀武揚威,吃吃喝喝,也沒什麼用.

 慕容流晨低頭把玩着左手大拇指上的玉扳指,漫不經心的點了點頭.";嗯.";這個玉扳指,本是在慕容傾兒手中,但是她戴着又大又不舒服,所以就還給他了.本來他是不要的,因爲這是他送給她的定情物,而慕容傾兒說,她的就是他的,他的就是她的.

 一句話落入胡嫣兒耳中,胡嫣兒頓時強忍着委屈,將眼中溢出的淚珠,狠狠的逼了下去.擡眸看向前方坐着的美男,抿了下紅脣,非常堅定的說道.";王爺,嫣兒以後再也不會了.";她是個聰明的女人,自然懂得改正缺點.

 慕容流晨背對着她坐在凳子之上,冰冷的視線落在某一處,聽到她委屈的聲音,眉頭皺的更是緊.";本王討厭委屈哭泣的女人.";

 胡嫣兒淡淡垂眸,眼簾遮蓋住她眼中的憂傷,咬了咬紅脣,委屈的說道.";對不起…嫣兒…";

 慕容流晨看了她一眼,向她走來,胡嫣兒一喜,還沒反應過來,卻見慕容流晨從她的身邊走了過去,直接向桌邊走去,坐在了凳子之上,慢悠悠的飄來一句清冷卻又威嚴的話.";本王的名諱是你能叫的嗎?";

 胡嫣兒並不在意他這麼對待她,向他那邊走去,邊走邊討好道:";晨,你嘗一下嘛,我的手藝很不錯的.";

 ";本王不餓.你出去吧.";慕容流晨淡淡說了聲,語氣中盡帶疏離.

 胡嫣兒看到他皺眉的表情,也不在意,只要她現在能呆在他身邊就好了.何況他現在並不記得自己王妃是誰,只要她這些日子努力的讓他愛上她就好了.

 皺了皺眉劍眉,一副對胡嫣兒反感的模樣.爲什麼小妖精瞪他一下,他都覺得是幸福,而這個女人對他笑,都令他噁心呢.

 慕容流晨始終站在牀邊,因爲慕容傾兒所在的房樑,剛好在距離牀邊不遠.他那個位置,剛好可以看到慕容傾兒伸出頭顱瞪他的一幕.

 ";晨,剛剛你沒吃多少,嫣兒爲你煮了點燕窩粥,你嚐嚐吧.";胡嫣兒邊說,便邁着小蓮步,優雅溫柔的走向桌子邊,將托盤放在桌子之上,端起了粥看着始終站在那裡,不曾向這邊邁一步的男人.

 胡嫣兒的視線落在慕容流晨身上,想着他現在是她的,一張俏麗的小臉上暈眩出片片紅暈.

 慕容流晨收回了看向房頂的視線,當寵溺的視線落在胡嫣兒身上時,眼中的溫柔已經消失不見,只留下滿眼的疏離與隱藏在眼底的寒冷.

 今晚慕容傾兒並未用膳,聞着屋內瀰漫的甜香味,頓時覺得肚子空空如也.吧唧了下小嘴,蠻餓的.

 開門的音,發出一道蒼涼的悲聲,隨後便見一身粉衣的胡嫣兒身姿妙曼的進入房間,雙手端着個托盤,托盤上放着一個翡翠玉碗,甜蜜的芬香從玉碗中四散出來,屋內頓時瀰漫着甜粥的芬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