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二章 叔叔賣雪狼骨

發佈時間: 2023-08-29 16:55:08
A+ A- 關燈 聽書

 雲霞獃獃的看着眼前的少年,平日囂張無比的她不禁也靜若寒蟬。這少年的實力實在是太恐怖了。

 旁邊的上官雲鳳目光一冷,朝雲霞使了使眼色,示意她過去探個虛實。

 雲霞只得硬著頭皮上前,恭敬無比道:「這位公子跟翩翩的關係是?呵呵呵,剛剛其實不過是一場誤會,我們都是文華學院的,鬧着玩的,希望公子別放在心上。」

 玄凌老氣橫秋的手一揮,漂亮的雙眸充滿怨恨的看了葉翩翩一眼,打斷了雲霞的話逼。

 「葉翩翩這死丫頭是小爺我不共戴天的仇人,你們打得好,你叫雲霞是吧?小爺很欣賞你!」

 葉翩翩臉上一陣抽搐,不知道這狐狸是什麼意思。

 雲霞完全想不到玄凌會講出這樣的話,一時間摸不著頭腦他話里的含義。

 「葉師姐,這位公子不是你表弟么?為何他說是你不共戴天的仇人?」

 李雪莉、葉翩翩兩人正看着玄凌跟寅組的人對話,李雪莉聽到玄凌這麼說,不由的擔心一問。

95豪門言情小說網 www.dargon95.com

 這人看起來很厲害,要是他真是葉師姐不共戴天的仇人,那自己這邊真是不好了。

 剛剛他給翩翩姐的丹藥不會真是毒藥吧?李雪莉趕緊看了看柳丙燦。

 還好柳丙燦神色如常。

 葉翩翩臉色一陣尷尬,不知道怎麼說好,自己總不能說他是自己收的寵物吧。

 「小莉,別擔心。他只是頑皮罷了。」

 對於玄凌,葉翩翩也有些哭笑不得,但是她相信玄凌應該不會害自己。

 雲霞頓了頓,又是小心翼翼的看着玄凌:「公子此言當真?」

 玄凌惡狠狠的看着葉翩翩,咬牙切齒道:

 「千真萬確!」

 玄凌臉上的仇恨之色不像作假。

 寅組的人全部都一松,剛剛自己這邊是白擔心了。原來這少年真是葉翩翩仇家,這下好了。

 既然威脅解除了,寅組裏的幾個女弟子便心思活絡起來。

 其中有個女弟子走到玄凌前面,笑的溫柔,正要開口說話,雲霞卻對着她冷冷一瞥。

 女弟子面有不愉之色,但還是停在了那裏,雲霞接着道:

 「如此說來便好,公子,奴家好不容易才打到雪狼骨,葉翩翩這見人居然仗着自己的修為高過來搶,您可要為奴家主持公道啊。」

 雲霞臉色一羞,變得嬌滴滴的,雙頰飛上一片紅暈,拉住玄凌的手臂就要往玄凌的肩上靠,嘴上語氣軟糯:「只要公子替雲霞主持公道,雲霞會記住公子的好……」

 眼前的少年修為如此之高,長的又是如此俊美,這可是活生生的金龜婿啊。這樣的男人外面的***狐狸肯定會貼上去,自己得快點把握機會才行。

 這時候,寅組的幾個女弟子有面色難看,雲霞這個浪貨,居然這麼快不知廉恥的發春,早知如此自己應該先一步搶在她前面詢問這位俊俏公子。

 「哦——你會怎麼報答小爺呢?」

 玄凌漂亮的桃花眼藏着一絲興味。

 雲霞臉上的羞澀更濃,嘟著嘴湊到了玄凌耳邊,聲音微不可聞:

 「只有小公子吩咐,想怎麼……雲霞也願意……」

 雲霞說完,低下了頭,不敢再看玄凌。

 「好啊好啊……」,玄凌聽完,搓着手頓時高興起來,指著前面的上官雲鳳笑眯眯對雲霞道,「你叫那位小美女晚上給我暖床,至於你么,長的這麼丑,就給我放洗澡水吧……」

 雲霞聽到前半句正興奮,待聽到後半句整個人一片凌亂。靠着玄凌的肩動也不是,不動也不是。

 尷尬萬分。

 「閃開閃開,你幾天沒洗澡了,身上臭死了。」

 玄凌一把推開雲霞,一臉的嫌惡。

 玄凌手上還不客氣,力道很大,雲霞一個鏗鏘,差點跌倒。

 「哈哈哈哈……」

 那個第一個女弟子終於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寅組的其他幾人也是忍俊不禁。雲霞心裏懊惱至極,偏偏又忌憚玄凌修為高

 tang深,憋得滿臉通紅卻又不敢發作。

 玄凌走到上官雲鳳前面,笑的浪蕩:「小美女,你們爭來爭去,就是為了三塊破骨頭呀,這樣吧,只要你給我親一口,小爺送你一整袋如何?」

 玄凌突然把身上的大背囊往地上一方,打開口子。

 眾人的眼睛都綠了。

 這……這……這裏面居然全是雪狼骨,看着數量,十副都不止。

 天啊。

 上官雲鳳默不作聲,她可不是雲霞,那麼好忽悠。眼前的男子看似應該不是葉翩翩的朋友,但是看他這放蕩不羈的邪xin,肯定也不是什麼易於之輩。

 寅組因為新加入了幾個人,雪狼骨還差那麼幾副,寅組的人不禁目光炯炯的看着上官雲鳳,滿臉期待的樣子。

 只是親一下而已,也沒什麼損失……

 「這個雪狼是公子你殺的?」

 上官雲鳳的語氣意味深長,卻並未直接答應玄凌的話,而是巧妙的撇開了話題。如果這少年一人殺了如此多的雪狼,那修為可真是恐怖。

 看他的樣子,甚至比自己年紀還小。

 「那是自……」

 玄凌眯着眼正笑的開懷,卻突然恰然而止。

 「小玄子,你拿我的東西亂送人,不怕我打你屁股么?」

 這時候一個慵懶的聲音遠遠的傳了過來,這聲音略帶沙啞而富有磁xin,卻像是催命符,讓玄凌臉色劇變。

 剛剛還笑眯眯的玄凌臉色一下子暗了下來,充滿了憤恨。

 葉翩翩聽到聲音,眼睛一亮,不由自主的向聲音那邊看去。

 一個男子騎着一頭驢出現在眾人視線里。

 「南……」

 葉翩翩剛想說話,又停了下來。眼前這個情況,不知道南宮叔叔過來是幹嘛,還是不要先相認的好。

 一旁的李雪莉也看見了南宮燁,不由得眼裏冒出了不可思議的神情,這男子好像自己在那裏見過,卻又想不起來了。

 「翩翩姐,這位大哥你也認識嗎?」

 李雪莉注意到了葉翩翩神情的變化,小聲道。

 「額……」

 葉翩翩點了點頭。

 「好帥……翩翩姐,你認識的人都長的這般好看,好神奇。」

 「……」

 葉翩翩只得又點了點頭。

 「那他是你表哥么?」

 李雪莉閃著一雙天真無邪的眼睛,又是問了一句。

 「……」

 葉翩翩臉色一紅,不知道怎麼回答李雪莉的問題,這個問題好難回答。葉翩翩的心如小鹿般亂跳,突然好緊張,這麼多人,南宮叔叔不會當面叫自己娘子吧?

 如果他叫了,自己應不應呢;如果不應,他會不會傷心呢。

 南宮叔叔可是個敏感脆弱的人。

 嗚……

 好大的難題。

 今天的那隻丑驢好似吃了興奮劑一般,居然走的飛快,不一會兒南宮燁就走到了葉翩翩前面。

 南宮燁朝着葉翩翩微不可見的眨了眨眼睛,不等葉翩翩反應卻又管自己走到了玄凌那邊。

 葉翩翩心裏一暖,有些害羞。

 「小玄子,把這樣東西收起來,誰准你把它拿出來了。」

 眾人不由打量起眼前的男子來,玄凌已經長的夠好看了,但跟眼前的男子比竟是還差了一分。這位男子似乎帶着與生俱來的高貴氣質,哪怕是在這荒郊野外,都無損一分,反而顯得更加鶴立群雞的樣子,加上他有玄凌沒有的陽光與沉穩,深邃的眼眸只要輕輕一看便不由自主的陷入其中。

 好完美!

 「去你的小玄子,南宮燁,老子是你玄凌爺爺,這一堆破東西誰稀罕啊,呸呸呸!」

 玄凌冷冷的看着南宮燁,面色不善,語氣也很不善。

 南宮燁坐在驢上看着有些滑稽

 ,但是不知為何寅組眾人站在他面前卻感覺到一股隱隱的壓力,竟是讓自己不敢輕易插話。

 這男子到底是什麼來歷?連上官雲鳳不由的也陷入了沉思。

 玄凌一把抓起地上的大布囊,啪一聲扔在了南宮燁前面,冷著臉道:「都在這裏,破骨頭當個寶貝似的。」

 寅組的人眼睛都看直了。

 他們千辛萬苦去打的雪狼骨,在這少年眼裏竟只是個破骨頭。

 南宮燁微微一笑,卻是根本不以為意,

 這時候,寅組裏那個本想出來跟玄凌搭話卻被雲霞攔住的女弟子急不可耐的跑了過來。

 眼前這個男子看起來比玄凌更好,而且這滿地的雪狼骨也是他的,自己這次可不能錯過了。

 「南宮公子,你這雪狼骨收集這麼多是幹嘛呢……」

 剛剛玄凌跟南宮燁對話,女弟子已經記住了名字,女子面帶紅潮急急的問道……

 南宮燁縱身下驢,站在了地上,聲音簡短而有力:「賣!」

 賣?

 女弟子眼睛一亮滿臉期待道:「公子能否讓一塊給林曉呢……」

 林曉在寅組實力不算出眾,又沒有什麼人幫她,還是提早準備一塊雪狼骨的好,要不然有雲霞他們新進來的幾個在,誰知道雪狼骨能不能有自己的份。

 南宮燁擺了擺手,毫不在乎道:「我賣十兩銀子一塊,要就放下銀子自己拿。」

 這名叫林曉的女弟子以為自己聽錯了,聲音顫抖:「你說……十……十兩銀子??」

 「不錯。」

 南宮燁的語氣里沒有什麼變化。

 林曉趕緊放下十兩銀子,拿起一塊雪狼骨滿意而歸,連本想勾南宮燁的心思都忘了……

 這時候雲霞也站不住了,十兩銀子一副雪狼骨,這跟白送有什麼區別,只要拿到這十幾塊雪狼骨不但輕而易舉的完成試煉,而且哪怕出去轉賣,也能發一筆橫財啊。

 雲霞看向上官雲鳳,有上官雲鳳在,她雲霞倒不敢自己做主。

 上官雲鳳略略沉銀,並對着黃回笑着道:「黃師兄,我們寅組是你帶的隊,自然都是你做主了。不過我們還真有些需要這個雪狼骨呢。」

 不知道為什麼,上官雲鳳總有些感覺不對,槍打出頭鳥,上官雲鳳不留痕迹的把黃回推了出去。

 黃回剛剛被玄凌一陣暴揍,正覺得丟臉無比頭都抬不起來,本以為自己在上官雲鳳心裏已經留下了沒用的印象,沒想到現在雲鳳對自己還是這般的尊重體貼。

 黃回頓時豪氣萬丈,十兩一塊雪狼骨,全買了也不過百兩銀子,這對他來說根本不算個事,待會送給雲鳳還能博美人一笑。

 想到這裏黃回樂滋滋的,國字臉上的霧霾一掃而空,聲音洪亮道:

 「這十塊雪狼骨我們寅組全部都要了……」

 「好!」

 南宮燁笑的深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