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九章 不會喜歡你這個傻瓜

發佈時間: 2023-08-29 16:56:08
A+ A- 關燈 聽書

 玄凌莞爾一笑。

 「死玄凌。如果南宮叔叔有事,我就讓你學狗狗握手趴下一萬遍。」

 葉翩翩氣惱的看着玄凌道。

 「啊……屋」

 玄凌的下巴掉了下來,嘴巴成了O型添。

 葉翩翩快步走到營帳旁邊,很想進去看看究竟,但是心裏又十分猶豫。

 「如果你想讓他們都死,那你進去吧。」

 玄凌的聲音幸災樂禍討厭至極。

 葉翩翩只得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有些不安的在營帳外踱步:都怪自己不好,連累了柳丙燦,現在又連累了南宮叔叔。

 說到底,還是自己實力不行。

 自己一定要變得更強才行。

 葉翩翩的腦子裏一片餛飩,聽無塵講,自己在二十一世紀是個天才科學家,所以作為龍組的王牌特工溫無塵才會奉命保護自己。但是不知道為何,來到這裏后,關於那塊的記憶已經完全丟失了。

 要不然說不定還能派上一些用場呢。

 一個時辰、兩個時辰、三個時辰。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

 幾人在營帳外靜靜的守着,

 「咯吱——」

 營帳的門打開了,一個身影從裏面走了出來。

 南宮燁終於完完整整的從裏面走了出來。

 「叔叔,你沒事吧?」

 不等別人,葉翩翩快步走了過去,瞪着大大的眼睛,可伶兮兮的看着南宮燁。攬着他的手臂,左摸摸,右看看,怕南宮燁身上少了什麼一般。

 「有事。」

 南宮燁語氣有些倦意,因為天色暗了,今晚又沒有月光,讓人看不清他的臉。

 「叔叔,對不起。」

 葉翩翩低下了頭,心裏難過極了。不知道怎麼說好,自己最不想發生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我受傷了。你要對我負責。」

 「嗯。」

 葉翩翩重重的點了點頭,「叔叔,你不用太傷心,我砸鍋賣鐵也要請人醫好你的傷!」

 葉翩翩信誓旦旦。

 「那倒是不必,我這傷治起來也不難。」南宮燁聲音恬淡,「翩翩就可以治。」

 「什麼?我就可以治?」葉翩翩用力的抓住了南宮燁的手,帶着濃濃的疑惑和驚喜,「真的嗎?」

 南宮燁的眼睛在夜色中閃閃發光,修長的手指輕輕的挑起葉翩翩尖尖的下巴,笑的柔軟:「是啊。我現在腹內有股鬱氣無法排出,只要翩翩用渡氣**,治好我的傷不是難事。」

 葉翩翩眼睛一暗,有些難受道:

 「叔叔,我不會渡氣**。」

 「沒事,我教你。」

 「怎麼教——」

 葉翩翩還在沉寂在南宮燁會怎麼教自己鍊氣**的疑惑之中,南宮燁柔軟的唇突然在自己的唇上輕輕一啄。

 像鳥兒吃蟲子一般。

 葉翩翩目瞪口呆,全身僵直的站在了那裏。

 大大的眼睛傻傻的看着對面的南宮燁。

 「這是渡氣**初級階段。」

 南宮燁微微一笑,不等葉翩翩反應過來,拖住了葉翩翩的下巴又輕輕的吻了上去,溫柔的唇像是會勾魂,讓人忘了所以。

 稍頃,又從葉翩翩的唇上離開,眸子裏藏着笑意對着葉翩翩道:

 「這是渡氣**中級階段。」

 南宮燁的聲音很好聽,就如一塊磁鐵,不由自主的把人吸引過去。

 葉翩翩的眼珠子轉了轉,臉上火辣辣的。

 「啊——」

 一聲驚呼,葉翩翩用力的拍開了南宮燁的手,急急的後退了兩步,愣愣的看着南宮燁。

 「翩翩怎麼躲開了,為夫還教叫你渡氣**高級階段呢。」

 「你騙我……」

 葉翩翩

 tang小巧的臉上充滿了憤怒的看着南宮燁,「南宮燁,你好過分。」

 自己這麼擔心,原來又是被騙了。葉翩翩氣的張牙舞爪,直接叫了南宮燁名字。

 「只有傻瓜才會被騙,你還是被連騙兩次的低級傻瓜。」,玄凌不知道什麼時候鬼魅般的出現在了葉翩翩旁邊,拍拍她的肩別有深意道,「這男人比我們狐狸還狡猾,葉翩翩我勸你,以後還是少跟這樣的男人來往的好,要不然你被賣了還幫他數錢呢。」

 玄凌的話句句在理,葉翩翩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氣呼呼的看着南宮燁。

 南宮燁笑的邪惡,突然向前一步,一手揮向了玄凌。玄凌只覺得一股巨大無比的排斥之力從自己的側身狂襲而來。

 玄凌臉色一變,卻是不敢硬接,急急的朝着相反的方向急退。

 「砰——」

 玄凌一頭撞在了樹上。

 「呱噪。」

 南宮燁看了看撞的頭冒金星的玄凌,冷冷道。

 「娘子,我們繼續練吧。」

 南宮燁說的一臉誠懇,葉翩翩的臉很紅,也很氣。什麼屁的渡氣**,原來就是親親啊。

95豪門言情小說網 www.dargon95.com

 「發生什麼事了?」

 這時候,戊組的其他幾個人也驚動了,全部圍了過來。

 葉翩翩有些無語,自己真是太單純了。就憑南宮叔叔剛剛那一掌,哪會像自己以為的那樣修為掉落嘛!

 可惡的南宮燁!壞男人!

 可是現在也不知道怎麼回答千水、雪莉他們幾人的問話好。

 葉翩翩的臉紅撲撲的。

 「南宮哥哥,你出來了?柳師兄怎麼樣了。」

 李雪莉趕過來后,再次看到南宮燁滿眼都是驚喜。

 南宮燁臉色淡然,正要回答,臉色又是急速的一變,攤開了手心。

 這時候突然一道金光出現在了他手上。這金光溢彩斑斕,美輪美奐,上面還刻着古樸的符錄。

 「萬里傳音符!!!」

 李千水一陣驚呼。

 一般的傳音符只能傳千米之內,用銀子可以買到,這也是大傢伙最常用的;至於千里傳音符價錢就只能用靈石來計算了,現在這個男人居然隨隨便便拿着萬里傳音符!

 這價錢簡直要用恐怖來形容,只能用極品靈石才能買到,而且看着樣子,這個萬里傳音符居然還是可以多次使用的那種。

 翩翩身邊這個神秘的男子到底是誰啊?李千水充滿了疑惑。

 南宮燁攤開了傳音符,一道薄薄的靈力輸了進去。

 「燁哥哥,快來救我。我遇到鐵背翼龍了,還是好多頭呢,唔唔……」

 一個清脆的聲音從傳音符傳了出來,聲音里又急又亂。

 這個聲音葉翩翩聽過,就是那天遇到的殺了許多三尾狐的女子。聽到這個聲音,葉翩翩像是想到了什麼,原本臉上的那份輕鬆莫名的消失了。

 南宮叔叔這是又要走了么?

 眼前的這個男人,總是來如水去如風,好像永遠不會停在自己身邊似地。

 葉翩翩一臉安靜的站在那裏,柳葉眉下的眼帘有些低。

 「我先走了。」

 南宮燁快速把傳音符收了起來,朝着葉翩翩說了一句。身形一個模糊,消失在了眾人面前。

 此外竟是沒有一句多餘的話,好像事情真是非常緊急了一般,也沒有跟葉翩翩講要不要等他。

 「翩翩姐,這個聲音好像是那天那位女子的。」

 秦瑤當天把柳丙燦打成了重傷,李雪莉到現在還覺得清清楚楚,不由的走到葉翩翩旁邊問道。

 李雪莉有些不確定問葉翩翩道:「她跟南宮哥哥是什麼關係啊?」

 葉翩翩揉了揉自己的手臂,語氣恬淡而有些輕:「我也不知道啊,他的事情都沒有和我講,也許是她的粉紅知己吧。」

 李千水不似李雪莉這般單純,這位俊美無雙的南宮公子走了,翩翩雖然看起來好像沒有什麼,但是

 從她的語氣里自己可是聽到了濃濃的失落。

 李千水不留痕迹的拉開了好奇寶寶一般的李雪莉,朝她使了使眼色,岔開了話題,笑道:「真沒想到,我們居然能收集完試煉的所有東西,雷常鴻,你也想不到吧?可笑那個方振,自以為哦去了寅組是攀上了高枝,沒想到現在還是我們比較快。」

 一講到方振,李千水的氣就不打一處來。

 憨厚的雷常鴻此時臉上也帶着笑,在一旁輕聲道:「你怎麼同我跟他比,這次能成功還要多謝南——」

 雷常鴻講到這裏,像是想到了什麼,改口道:「還要多謝玄凌大人呢。」

 雷常鴻看着玄凌,一臉的恭敬。

 玄凌看着年紀比自己還輕,但是實力卻是如此的恐怖,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玄凌早已經重新坐在了樹枝上,翹著個二郎腿,搖來搖去。

 「那是。你這小子,實力這麼低微,要不是本大人替你們出頭,你們的東西早就被那個小美女生吞了。」

 玄凌很滿意這樣的吹捧,接受的安之若素。

 「天色不早了,我有些累,先去休息了。」

 葉翩翩的聲音仍然如剛剛那樣一般的輕柔,說完起步就要走。

 「切,葉翩翩,你裝什麼裝啊,什麼累了,我看你是因為南宮燁走了,心裏不舒服吧?我告訴你,南宮小子喜歡的是那個八婆,那個死八婆雖然噁心,但是她實力比你強多了,模樣也不錯,我要是他啊,也不會喜歡你這麼個小傻瓜啊,咯咯咯……」

 李千水、雷常鴻、李雪莉目瞪口呆的看着樹上的玄凌。這個玄凌是不是瘋了,他不是站在翩翩的這邊的么?

 雖然剛剛南宮燁表現的好像是有點這麼回事,但是,也不用當着翩翩就損吧。

 眼前的少年看着陰柔又狠厲,一身修為讓人看不清他的實力,彷彿深不可測。

 特別是李雪莉和雷常鴻可是見識過他的厲害的,所以儘管他們覺得玄凌話講的太難聽得了。

 卻也是不敢反駁她,而是略有些擔心的看着葉翩翩。

 「對。我是傻,我是笨。沒人的喜歡又如何,你又比我好多少?你這可惡的千年老妖,色胚,***之徒。他要去找他的粉紅知己,我才不會攔着他,哼!」

 葉翩翩機關炮一樣的把話說完,不再理會玄凌,氣呼呼的管自己一個人走進了營帳。

 玄凌看着葉翩翩,眼裏的狡黠之色越來越濃:好機會,這真是拆散他們的好機會。他必須要推波助瀾才可以。

 只要南宮燁不在,說不定自己什麼時候就能輕而易舉的說動葉翩翩主動解除契約,到時候。

 哼哼——

 天空還不是任小爺飛。

 另一邊,落神山脈深處,一個貌美的白衣女子慢步走在叢林中,表情很冷,正是那天葉翩翩他們遇到的秦瑤。

 她身後還跟着兩個女子,一個穿綠衣,一個穿粉衣。

 從衣着打扮來看,應該是她的下屬。

 「小主,南宮大人是和那個丫頭合乘一起的,看南宮大人的模樣,竟是對那丫頭百依百順。楊桃也是奇怪之極呢,南宮大人除了小主之外,還從未讓別的女子碰過那隻毛驢,更別說一起乘坐了……」

 其中一個叫楊桃的女子邊跟上女子的腳步,邊在後面詳細的說着。

 秦瑤的臉色越來越難看,眉頭皺的老深。

 「你怎麼能把那個人跟小主比呢,你看小主隨便一道傳音符,現在南宮大人已經在匆忙趕來救小主的路上了,怎麼是那個不知道哪裏的野女人能比的???」

 綠衣女子見秦瑤臉色不佳,趕緊向粉衣女子使了使臉色道。

 「我在這裏等南宮哥哥,你們兩個過去。把那個姓葉的小見人給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