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一章 臟死了

發佈時間: 2023-08-29 16:55:00
A+ A- 關燈 聽書

 「鏗鏘——」

 兩把劍撞在了一起,火光四射,闊劍竟是無法再前進一分。

 「不可能!逼」

 寅組裏一個男弟子不敢置信的驚呼紱。

 魔靈牌掛在葉翩翩腰內,在外人看來是葉翩翩自己身上湧出一股精純靈氣,進入青劍擋住了闊劍。

 葉翩翩居然能靠自己的靈力接下黃回師兄的絕命一劍,這怎麼可能!

 上官雲鳳也定在了那裏,漂亮的眼眸里散發着匪夷所思。

 剛剛葉翩翩明明就要死於劍下,為何她還能避過這劍?肯定跟那個白光有關。

 上官雲鳳不相信葉翩翩自己有這樣的實力!

 難道是君承送了她什麼絕世的防禦法器?以君家的實力,還真是有可能有這樣的東西。

 上官雲鳳眼裏的寒光越來越盛,手緊緊的握成拳頭。

 這個葉翩翩一日不除掉,君承的心一日不會回自己這邊,自己便永遠也進不了君家。

 這是她無法容忍的事。

 上官雲鳳一陣掙扎,又臉色歸於平靜。這裏人這麼多,她無法保證有誰不會泄密出去。

 葉翩翩要殺,卻不能讓君承懷疑到自己身上!

 葉翩翩有些奇怪的站了起來,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是小青醒來了么?

 葉翩翩並沒有想到魔靈牌。

 如果上官雲鳳看到是魔靈牌救了葉翩翩,恐怕更會不能置信。

 魔靈牌除了幫人改變靈根,哪裏會主動反擊救人?

 這木牌根本就不是魔靈牌!

 黃回的臉青一陣白一陣,兇狠的眼神恨不得把葉翩翩立馬殺死,但是三招已經用盡,再出手卻會落下了口舌。

 葉翩翩淡然的走到方振面前,平靜看着方振道:

 「把雪狼骨還給我們!」

 方振剛剛收起了雪狼骨,正好全部完成了試煉所需收集的物品,現在要他從嘴裏把雪狼骨吐出來,他哪裏捨得。

 但是黃回剛才已經答應葉翩翩了,如果自己不按着他說的做,黃回會不會責怪自己?

 方振剛投靠寅組,對黃回的脾xin並不是十分了解。

 這時候,一個略顯豐滿的女子站在了方振前面,卻是雲霞。

 「咯咯咯,雪狼骨給你?你配么?」,雲霞眼裏厲聲一閃,笑的惡毒,「有本事來搶啊。」

 雲霞一把從方振手裏奪過雪狼骨,故意在葉翩翩面前晃了晃,像是炫耀。冷笑的看着葉翩翩。

 「就你這小見人也想從我手裏拿雪狼骨,做夢!」

 黃回也走了上來,冷聲道:「葉翩翩,雪狼骨你就不用想了,帶着你們戊組的廢物滾!」

 「你們太過分了,剛剛明明說好了,現在居然又反悔……」

 雷常鴻跑了上來,氣憤無比。

 方振見黃回也根本沒有還雪狼骨的意思,膽氣一下子壯了起來,趾高氣昂道:「雷常鴻,別不識抬舉,怪只怪你弱智,跟錯了人。哼……像你這般無用之人,一輩子在下院獃著吧。」

 方振冷冷的攔住了雷常鴻:「滾!」

 「對,雪狼骨是我們發現的,憑什麼給他們。」

 「就是就是……」

 這時候寅組剩下的人也七舌八嘴的幫腔,雪狼骨可是關係到他們組試煉能不能完成的,哪能這麼輕易的還出去。

 現在試煉也沒剩下幾天了,經過這次打草驚蛇,以後對付雪狼恐怕難度上升了十倍。

 方振、雲霞、黃回虎視眈眈的看着葉翩翩,上官雲鳳臉上一片淡然,卻並未開口說話。

 區區雪狼她自問還可以擊敗,但是就這麼給葉翩翩,笑話,怎麼可能,不過反悔的事,自然由手下的人去做行了。

 葉翩翩眼裏帶着寒霜,正要開口。

 「如果我是你們,還是把雪狼骨給葉翩翩這個死丫頭的好。」

 <

 tangp>

 這時候突然一個陰柔的男聲傳了過來,在雙方拔劍弩張的氣氛中顯得尤為突兀。

 眾人循聲望去,一個少年身上背着個大布囊,慢慢悠悠的從遠處走了過來,臉上卻帶着濃濃的不甘憤怨之色。

 少年五官立體,膚若凝脂,竟是比女人的更為細膩。完美無瑕的臉上乾乾淨淨漂亮異常,走到大街上,恐怕連無數女人都妒忌他完美的容貌。

 可惜的是少年身上衣服沾滿了泥土,頭髮也有些凌亂,又背着一個比他身材都大了兩三倍的黑色包裹,看着有些滑稽。

 少年走到葉翩翩身邊,停了下來。

 「小玄子……」

 葉翩翩臉色一陣古怪,輕輕的叫了少年一句。

 「誰是小玄子,葉翩翩,我是你法力無邊的玄爺爺。以後對小爺客氣點!」

 少年不甘憤怨之色不減一分,卻是絲毫沒有給葉翩翩面子。

 「……」

 葉翩翩一陣無語,自從玄凌上次氣的不告而別,這幾日葉翩翩心裏對他也有些愧疚,說到底,那天自己是有些過分了。

 玄凌可是高貴的九尾狐,自己卻把他當小狗訓。

 都怪南宮叔叔。

 玄凌往腰內一探,摸出一粒丹藥,遞給葉翩翩,臉上卻是憤憤不平的樣子。

 「混元丹,給你那小姘頭吃了吧,省得他死在這裏,晦氣……」

 「他不是我的姘頭……」

 葉翩翩又是一陣無語,這個狐狸說話怎麼這般沒有分寸。萬一給南宮叔叔聽見了,到時候誤會了怎麼辦。

 「要不要?」

 玄凌臉色已經極度不耐煩。

 「要。」

 葉翩翩連忙接過混元丹,仔細一看這丹藥黑黝黝的,雖有上面葯香濃郁,但是真能給柳丙燦吃么?

 以玄凌的古怪脾xin,說不定這是毒藥。

 「這……這……他能吃么?」

 葉翩翩只好再度開口。

 「混元丹!!!」

 「那個真是混元丹!!!」

 對面的男弟子突然發出一聲驚呼。

 這時候連黃回眼裏都湧現出濃濃的貪婪,混元丹聽說能讓受重傷的人起死回生,不管多重的傷,混元丹都能輕易的救人。

 這可是比雪狼骨都貴重十倍。

 要不是摸不清眼前這少年的實力身份,他黃回恐怕早就動手搶了。

 玄凌看着葉翩翩,冷笑:「怎麼?怕死把你的小姘頭毒死?」

 葉翩翩原本有些踟躇,現在看到寅組那邊眾人貪婪的模樣,暗道一聲慚愧:哎,自己太多心了啦。

 葉翩翩連忙走到柳丙燦那邊,把混元丹給昏迷不醒的柳丙燦服了下去。

 才剛付下,柳丙燦的臉色就好了起來,呼吸也均勻了。

 葉翩翩、李雪莉兩人不由的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葉師姐,這人是誰?長的好漂亮……」

 見柳丙燦沒事了,李雪莉也放下了心,不由得好奇問葉翩翩道。

 「這……這個是……」葉翩翩靈光一閃,硬著頭皮輕聲道,「這個是我表弟……」

 黃回眼裏精光一閃,正要上前問話,上官雲鳳卻攔住了他,又朝雲霞使了使顏色,示意她不要講話。

 這少年看着不凡,自己試煉后已經晉級到了築基中期,竟還是看不清他的修為,除非他是毫無靈力,要不然就是個絕頂高手。

 能獨自一人出現在落神山脈的,恐怕還是後者的可能xin居多。

 黃回這人狂傲自大,自以為是,若是讓他出面,說不定又會起紛爭。

 現在她要對付的是葉翩翩,能夠少一個敵人最好。

 上官雲鳳目光流離,優雅的踩着蓮花步,白衣下的細腰不堪一握,臉上精緻的五官美到了極致,走到少年面前。

 「這位公子與葉

 翩翩有舊么?」

 上官雲鳳面色紅暈,眼裏不留痕迹的拋出了個秋波,只要是個男人,誰能抵得住自己的容貌,只要自己勾勾手指,這少年肯定也是一樣拜倒在自己裙下。

 玄凌臉色一盪。

 「小美女好漂亮,我很喜歡……嘻嘻」

 玄凌伸出手忽然摸向上官雲鳳的臉頰,另一隻手卻倏地攬住了上官雲鳳的腰。

 上官雲鳳正要躲,少年卻是極快。

 仍是抱住了上官雲鳳,笑嘻嘻道:「來,小美女,給爺親一個。」

 玄凌看着有多浪蕩就有多浪蕩。

 玄凌正要親上去,上官雲鳳眉心一皺,變得冷若冰霜,一把推開了玄凌。目光深邃的看着玄凌,眼前這男子是個高手無疑。

 若是一般人,剛剛怎麼可能抱住自己。

 「小美人別躲呀,小爺還沒親到呢。」

 玄凌又追了上去,還要抱向上官雲鳳。

 葉翩翩目瞪口呆的看着玄凌,這傢伙不是狐狸嗎?為何對人類美女都這麼感興趣,這個世界好瘋狂。

 「臭小子,你竟敢輕薄雲鳳!我宰了你!」

 這時候一邊的黃回看不下去了,怒氣沖沖的跑了過來,用力揪住了少年的衣領。

 自從試煉開始,黃回第一次看到上官雲鳳便驚為天人,心裏早已經全在上官雲鳳身上,平日裏上官雲鳳對自己也是秋波暗送。

 黃回早已經自以為上官雲鳳是自己的女人了。

 現在上官雲鳳被這男的欺負,他馬上站了出來。

 「喂,傻大個,小爺與這位美女是一見鍾情,兩情相悅,就算了親了又怎麼樣,她不喜歡我,難道喜歡你這樣長的這麼寒磣的么?」

 「嘔——」

 玄凌上下看了看黃回,嘔了一聲,「呸呸呸,就你還想扮英雄救美,噁心死了。」

 「嗷嗷嗷,我殺了你——」

 黃回氣炸了,一個重拳就往玄凌身上轟了過去。

 上官雲鳳靜靜的在後面看着,並沒有阻攔:這個黃回俗不可耐,又沒什麼大用,用他來試試這少年的實力也好。

 玄凌微微一笑,伸出一隻手掌,握住了黃回的手掌,臉上笑的更加陰沉。

 黃回臉色劇變,想要抽身,卻根本無法做到,少年的手像是有股強大的吸力。

 玄凌臉色冷漠。

 「啪啪啪啪啪啪啪……」

 毫不客氣的摑了黃回十幾個巴掌,然後抬腿一頂,重重踢在了黃回下腹,黃回一聲痛哼,往後倒了出去,竟是還手的機會都沒有。

 這時候,寅組的眾弟子都驚呆了,黃回是什麼實力他們是知道的,這男子竟是不費吹灰之之力擊倒了他。

 這實力!

95豪門言情小說網 www.dargon95.com

 好恐怖!

 黃回一骨碌的爬了起來,眼裏帶着濃濃的恐懼之色,哪還敢跟少年爭辯,他相信,只要少年願意,可以輕易殺了自己這邊的所有人。

 「哎,臟死了。」

 少年打了人還一臉鬱悶的樣子,從懷裏掏出手帕,用力的把剛剛打人的手擦了擦。